大家都在看
奪冠之際祖母離世——Kyle Lowry總冠軍背後的心路歷程

「你看到了嗎?」他問道。

洛瑞回到了北費城,在Cecil B. Moore娛樂中心—塑造他那活躍的、好勝的內驅力的其中一個地方,離他長大成人的20號街區和理海大學(Lehigh)並不遠。他將奧布萊恩獎盃帶回了老家,展示給老鄰居們、那些他仍珍視的人們看,這時候他看到了一位老婦慢慢地推著購物車穿過體育館。洛瑞並沒有對此多加評論。他只是單純的很欽佩他老家的人們的智慧:人們立刻給這位老婦讓出了一條道路。「這就是街坊鄰裡」 洛瑞說道,隨之搖頭輕笑。「這就是鄰裡相助的例項。」這些就是洛瑞想要與其分享他那最近獲得、最偉大的獎盃的人們。在NBA裡打拼了13年之後,現在的他終於有機會擁抱奧布萊恩杯了—在承受過季後賽失利的心碎和在北方邊境真正安家之前、被其他兩支隊伍所橫掃的憤懣後—洛瑞想要讓這些人們也體驗這份激動。而不是讓一些不友好的窺伺者或者仰慕者們體驗這一點。

上週,洛瑞穿著多倫多暴龍的總冠軍帽和衛衣,在Cecil B. Moore娛樂中心和Hank Gathers青年活動中心,鼓勵那些靠近他、想要與他合照、索取簽名和與他握手的孩子們,去觸碰那個金黃璀璨的財寶。 「當我贏得它的時候,我說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將會把它帶回家鄉。我會將它帶回到人們能夠看著我如何成長的地方!’」洛瑞說道。「我想讓他們觸碰它…它所蘊含的努力、毅力。深夜或是清晨,待在球館鍛鍊,這就是為什麼你做這些事情,這就是為什麼你如此努力。」

洛瑞正在享受著他應得的勝利慶祝儀式,而過去的冠軍賽季,起初他還因德瑪爾-德羅贊這名他在聯盟裡最親密的朋友的交易而不快。在這段旅程以他獲得他的第一個NBA總冠軍結束之前,旅途中出現了許多次考驗他性格的時刻。在嘗試埋頭深耕這個賽季後,洛瑞與暴龍的總經理烏傑裡在二月進行了一次關於他對隊伍的承諾的討論,而這次討論的結果按他的說法來說便是一次 「有必要的」消除問題的關鍵。之後,當季後賽來臨時,洛瑞在他的第一場在家鄉舉辦的季後賽比賽上始終保持鎮靜,儘管在比賽中他的腹股溝遭到了Ben Simmons的肘擊。

當他左手大拇指韌帶撕裂的疼痛在一次特別的快攻中發作時,他並未受此影響而中斷這次快攻。在一位金州勇士的少數股東於他生涯的第一場總冠軍賽中推擠他,詛咒他之際,他選擇了成功率最高的路線。而他非常敏銳地勸阻了烏傑裡,使後者遠離了在球隊鎖定勝局後、與甲骨文中心安保人員之間的騷動。他緊緊地抱住烏傑裡的頭,讓他重新專注於慶祝這場對加拿大職業籃球歷史來說最偉大的一刻。

所有的這些情況都被公之於眾,顯示了33歲的洛瑞在個人層面和職業層面上有多麼成熟,隨著時間的流逝,婚姻,為父,和意料之外的富裕,這些事情都改變了他看待事物的觀點。但對洛瑞而言,這個系列賽還有一個只屬於他自己的,別人不得而知的難熬的挑戰:在他一步步接近那等待已久的,考驗職業生涯的時刻時,洛瑞那82歲高壽的祖母——雪莉-霍洛威(Shirley Holloway)——正要走完她生命中最後的旅程。

在暴龍奪冠後的三天,霍洛威去世了,而洛瑞的母親——瑪麗-霍洛威(Marie Holloway)——解釋為她是為了能親眼見證這一切才堅持如此之久的。如果她的孫子沒有打出他NBA總冠軍賽的最佳水平——洛瑞為暴龍拿下了頭11分,全場砍下26分,10助攻和7籃板——如果暴龍隊沒有在勇士的主場(總冠軍賽第六場)終結他們,這些都很有可能不會發生。

洛瑞對雪莉-霍洛威褒揚頗多,感激她給予了自己頑強的個性,這個性曾經讓他陷入麻煩,但現在則被視為富有魅力的挑戰。洛瑞的祖母於預定的第7場比賽日的早上仙逝。「感覺是五味雜陳的;我不知從何說起。激動的無以復加。也悲傷的無以復加。她可能知道她能參加慶祝****的唯一辦法便是從天堂觀看這一切吧。」

兩個月後,洛瑞仍未準備好談及他親人的逝世,他也不確定他以後是否會提起這點。他在接受《The Athletic》的採訪中承認了她的離世,但他很難找到合適的語言來表達隨之而來的各種情緒。「這仍是一件……我不想說它很困擾我,但這就是這樣。事物發生都有其原因,但面對死亡你確實會提出質疑」洛瑞說道。「我的母親對此有個很好的比喻:當她去世時,他趕在我們開始****之前便到場了。她是第一個到場的人。」

在NBA總冠軍賽的一個非比賽日期間,洛瑞被要求描述他現在所承受的壓力,而他將其視為一次用以褒揚他母親和祖母為家庭所作出的犧牲的機會,鑑於他父親的缺席。「像這樣的人們是我的英雄,」洛瑞那時說道。「只需要去工作,艱苦訓練,做一切能供養家庭和保護你必須保護之人所必要的事情。」

那時他從未提起過雪莉-霍洛威艱難的健康狀況,也沒有提到他正在積極應對。他後場的夥伴,丹尼格林,在奪冠之後於他的廣播上分享了洛瑞那時所需要處理的事情,但就算是他那時也不能確定洛瑞是否失去了他的祖母。「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很艱難的事情,」洛瑞的大哥——朗尼,說道。「我知道在精神上他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那時只希望她能夠堅持下去保持健康。能夠看到他勝利。」多倫多的冠軍****在她去世後一天舉行,但他那繼續前進、認為他的祖母以靈魂的形式一同慶祝的想法,使得洛瑞能夠不帶著悲傷的情緒來參與這次****。他搖晃著前暴龍成員達蒙-斯塔德邁爾的球衣,隨意地噴灑著香檳,快樂地(但不成功地)讓某些暴龍粉絲們向Kawhi Leonard反覆呼喊「再來五年」,還有跟饒舌歌手德雷克和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開玩笑。「我從未見過他如此開心。」朗尼說道。「他非常開心。」

洛瑞的母親意識到了這個休賽季洛瑞身上的變化,像是他終於有時間得以欣賞他為比賽刻苦訓練所得來的成果。總冠軍是其中一個夢寐以求的成就,比5次當選全明星,獲得奧運金牌或是其他的成就更讓這名大器晚成且漸入佳境的球員渴望。那些瞬間當然也很重要,但這個瞬間完全不同。「這難以置信」洛瑞在聊起獲得總冠軍的感受時這樣說道。「你想要去描述它,但你並不想用錯形容詞。你想要正確的描述它,但這只是單純的喜悅。」

洛瑞一直都相信自己,儘管在他的籃球生涯中他時刻都要爭取才能獲得尊重和機會。他起初並沒有在他的AAU隊伍裡打上先發,大二之前也沒有入選大學代表隊,而打上先發也是大三的事了。起初他與維拉諾瓦大學的教練傑伊-懷特(Jay Wright)有矛盾,但後來他們達成了共識。而他無法忍受愚者的性格讓早年的他在NBA裡經歷了一些困難。儘管成功最終降臨了多倫多,依然存在對他季後賽表現的批評以及他無法超越LeBron James的看法。「我跟他說‘你贏得了總冠軍,你不需要證明其他東西了。’」洛瑞的妻子——Ayahna說道。「他說道,‘我還有更多能夠證明的東西。’所以我不認為他會失去鋒芒。這就是他的性格,他喜歡競爭,喜歡比賽,所以我認為他會繼續這麼做直到退休。」

這種對未來充滿期待的個性讓洛瑞能夠避免陷入自滿的狀態。當休士頓匹配了克里夫蘭給洛瑞開出的4年2350萬美元合約時,洛瑞著眼於下一份合約。(被交易到暴龍之後)洛瑞在一次與烏傑裡進行關於自己職業生涯的談話後,洛瑞被其打動,同意下一份合約與其簽下一份4年兩倍於目前薪資,高達4800萬美元的合約。「而他像仍未簽約那樣努力訓練。我想他是有點不正常。我不打算對你說謊!」朗尼說道。之後他早早地跳出了合約,在3年內獲得了一份一億美元的合約。

洛瑞想要與暴龍續約合約,但他也準備好在明年夏天試水自由市場了。他強調稱在開幕夜戴上那枚鑲鑽的總冠軍戒指後,他的方式方法並不會改變。「我從未如此的對我目前的人生感到滿意。我一直想要找到方法來讓生活變得更好。這一切都太讓人滿意了。真難以置信。但這並不是終點。我想要再來一次!」洛瑞說道。「當我贏得一個冠軍後,我能想到的只有贏下第二個。你永遠都不會不想贏得冠軍。我覺得這就是其他冠軍會告訴你的事。那種感覺是無敵的。沒有什麼比得上那種感覺。這就是我們為之奮鬥的目標。」

除了展示他的奧布萊恩杯之外,洛瑞給每個娛樂中心都捐贈了1.5萬美金,送出了將近600個揹包。洛瑞與他的社群保持聯絡,因為其中的人們理解他的「怪異的」性格,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更與他休慼相關。他們目睹了他在維拉諾瓦大學的新秀賽季中途韌帶撕裂,在Hank Gathers青年中心打業餘混合聯賽。他們知道洛瑞克服了什麼樣的困難。

凱爾對失利非常看重,而我經常對他說,他是個贏家!」吉米-理查德森(Jimmy Richardson)——一名在Hank Gathers的社群拓展職工這樣說道,後者從洛瑞7歲開始打籃球起便一直指導他。「當那位先生(勇士隊的小股東馬克-史蒂文斯)在總冠軍賽推擠他時,我看到了(凱爾的)成長,他的進步,因為以前的凱爾很可能會情緒失控,但他並沒有,他保持冷靜。如果他被驅逐離場,他們很可能(不會贏),而那個獎盃可能就不會在這了。所以我們感謝他保持冷靜,保持堅定。」帶著獎盃回到家鄉本身就已經足夠令人欣慰了,因為暴龍隊與費城76人隊的「搶七大戰」是如此的激烈,以至於洛瑞的母親難以回到家鄉享受這份喜悅,而這也使得與凱爾在高中相識的Ayahna不得不留在多倫多,避免處理粉絲和家庭的事務。

「我只想要擊敗他們,這樣我就能回家做這件事,而且能夠享受這段時光,」洛瑞說道。「(前暴龍後衛和費城本地人)埃爾文-威廉姆斯對我說他無法忍受這座城市,因為他在季後賽輸給了他們(在2001年)。並不是說他真的無法忍受,而是他們總會有對他看不順眼的地方。而他們目前對我還沒有任何意見。」「我尊重這座城市,我愛這座城市,我愛它的一切。包括那些咒罵著的粉絲們。但這仍是我的家鄉。我不想惹怒任何人。這就是為什麼你未曾見到哪怕一句推特上的抱怨,或者是Instagram上的抱怨。你們想說啥就說啥。我從不回應任何他們的話。他們仍舊會保持負面。不管怎麼說,他們仍舊會保持負面。我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我贏下了比賽。我獲得了總冠軍。」

洛瑞以前曾跟隨著哥哥來到公園,在場上打野球的美式足球隊缺人時上場比賽。哥哥朗尼很不情願的讓凱爾加入他,有時候在身體對抗超過界限的時候,他不得不高舉雙拳保護他。「他們會打他,他們不會讓他好過。他會馬上起身。他會跳起來!」朗尼解釋道。「我絕對被捲入了一些小規模的衝突。但我從不是惹事的主。他一直都非常的爭強好勝,所以不管對面是誰,是什麼樣的情況。我都得看著點他。」擁有一位對其愛護備至的哥哥,並不意味著洛瑞不擅長打架;他絕對很擅長——而這也成為了他在籃球場上的一個典型的特質。

「他最大的特點,也是我欽佩他的一點,便是他的行動力。他的決心。在每一個層面上,凱爾都不得不戰鬥!」洛瑞的母親說道。「我說的是每一個層面。在AAU。在高中。在大學。在NBA。正是這些戰鬥塑造瞭如今的他。他內心深知自己有多優秀,知道他比大部分孩子們都要強,而且人們並沒有認識到這點。這非常艱難。這讓他想要繼續變得更好。你也注意到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變得更好了。這就是他所做的一切。‘我會變得更好。我仍想變得更好’。所以,我非常欽佩他——以一個球迷的角度。撇開我作為他母親的身份不談。作為一名粉絲,我很高興看到這點。」

在很早之前,洛瑞就學會如何將這場戰鬥轉變成更有建設性的東西。在Cardinal Dougherty高中的訓練結束後,他會坐巴士前往天普大學,在那裡聯絡投籃。他會在Cecil B. Moore練習投籃直到晚飯時間,而在晚飯結束之後他又會回到這裡繼續訓練。「這種動力是內在的,是因為自己想要帶家庭走出這個社群。這就是原因。人們不理解的是,想要帶家人走出這片社群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這真的很困難,」洛瑞說道。「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便是整個社群的中心。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的母親和我的祖母在培養我,讓我走出這片社群這件事情上貢獻巨大。」「我的孩子們,我的家人們,如今的生活方式,就像在幻想世界一般。」洛瑞說道。「而當我們回到這裡來的時候,才算是回到真實世界。」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楓糖社-翻譯】奪冠之際祖母離世——凱爾-洛瑞總冠軍背後的心路歷程 由  ChenYanJia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537820.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