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這支Harden威少的新火箭,從Paul那繼承的東西

Westbrook哈登的新火箭,從保羅那繼承的東西

James Harden和羅素-威斯布魯克在一起了。火箭,就這麼意外地組成了這對MVP搭檔。 在這個暗流湧動的休賽期,火箭隊並沒有落後其他諸強。雖然杜蘭特和厄文,倫納德和喬治,詹姆斯和濃眉,這些組合既銳利又狂野也夠強悍。但哈登+威斯布魯克無疑是他們之中最具有未知性和想象空間的。組成威登組合,火箭想要的絕不只是兄弟重聚那麼簡單——在哈登巔峰仍在的時候,火箭仍然是豪賭,他們要的依然是總冠軍。

提到兩個人的相容與否,大家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了無球的問題。是的,這確實是他們的大問題。然而,Chris Paul早就給火箭留下了一個魔盒的鑰匙,這也是他留給火箭除了羅素-威斯布魯克以外的最重要財產。 這個魔盒裡面裝的東西是什麼呢?就是兩個持球後衛在一起如何能夠適配的戰略佈局。 理念,始終是比戰術更要龐大的概念,火箭最大的理念是魔球理論,再往下細分便是雙後衛核心,再往下才是雙後衛如何驅動球隊,打造防守體系這個層面的問題。既然試水保羅已經證明瞭以哈登為核心的雙後衛體系大有可為,那麼當保羅換成Westbrook之後,球隊自然依舊充滿信心。 當年豪賭保羅帶來的結果是:火箭開闢了一個新的後衛建隊想法。這讓他們的籃球顯得那樣與眾不同並與其他球隊格格不入。(當然,這種佈局的前提是你擁有像哈登這樣世所罕見的後衛)
這一切,都要從哈登的打法說起:全體拉開看他一個人單挑,不需要無球走位,只要給哈登做個好掩護,剩下的就接球準備就行了。這種打法,簡直就是老將的福音,保羅17-18賽季能安穩打完例行賽,哈登這種體系功不可沒。等到哈登離場休息後,保羅依然是這套打法,恰好巔峰尾巴的他整個賽季的錯位單打猶如教科書一般。於是,火箭得以48分鐘都保證了至少有一個超強火力點帶隊不停施壓對手。 簡單來說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帶一隊,我帶一隊,就算兩個人同時出場,也是按照這個節奏來打,大不了另一個人在邊上好好休息,以求得有更充沛的體力做別的事。對火箭來說,老將和超巨的體力遠遠要比對面的年輕人更值錢。反正,球基本就在效率最高的球員手中。 那麼,在雙後衛的大方向敲定之後,當保羅換成Westbrook後,火箭會有什麼變化呢?
先說這兩個人之間的化學反應吧,這一點我是不看好的。
哈登在弧頂持球的時候,威少站在哪裏有威脅?——站在哪裏都沒有威脅,甚至還有可能拖後腿。
在哈登把注意力放到胯下運球調整節奏去突破眼前的防守人時,無球跑動多半是沒用的。因爲哈登擅長的是單點爆破,而不是運着球來來回回吸引防守。這種打法註定了火箭要做的不是什麼無球跑動,而是拉開,讓更少的人和更低的防守壓力去幹擾哈登。
所以,場上最清楚的場景應該是:哈登單搦一個對手在弧頂solo單挑,其他四對球員目不轉睛的等着哈登的一舉一動。這種情況下,無球切入的機會幾乎是被扼殺至0的。
那麼,哈登的助攻來自哪裏?
它們幾乎都來自擋拆後的瞬間所吸引的雙人包夾,在對手不能完成合圍之前迅速分球給三分線外的外線掩護人(戈登,小瑞弗斯等等),或者插入籃下的內線掩護人(卡佩拉,內內),以及攻防轉換中的妙傳。
但是尷尬的是,這三項裏,都不是哈登可以和威少能產生互動的地方。第一點,威少定點投籃能力渣化,三分餅想吃也吃不到。第二點,由於第一點的渣化導致擋拆切入籃下的終結將會同樣低效,而且卡佩拉同樣會把對手的內線留在籃下更加不利於威少切入。而第三點,正是兩人同樣擅長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哈登已經收起了這杆槍,而這杆槍是威少如今在進攻端僅剩不多的遮羞布。
從這個角度來看,哈登想助攻威少是很難的,這似乎證明了化學反應似乎並不存在於哈登對威少的這個方向。甚至威少的低空間性會有可能在進攻端減弱哈登的威脅。
威少在持球的時候,哈登除了跑得慢,別的倒沒大問題。
反過來,讓威少持球哈登無球,檢測這一側的化學反應,那麼火箭大概會進入上賽季的雷霆模式——哈登的接球三分能力還是有保證的。
而當威少拿起籃板快馬加鞭打快攻的時候,他勢必要注意,在他衝到敵軍陣前的時候,哈登可能還在後場。自打16-17賽季開始,哈登就逐漸成了個慢悠悠的“蠕轟”大師。最近這兩個賽季,哈登如果持球基本都是讀秒過半場。而如果是戈登或是誰持球過半場,也會停下來把球交還給剛剛趕到現場的哈登然後拉開充當三分威脅,這個任務同樣是威少不能勝任的。
目前來看,威少可調整的空間非常之小。投籃這個事,這幾年每年都練也沒有起色反倒越發下滑。這和他身體機能老化都有一定關係。上賽季,威少接球跳投只有35%的命中率,季後賽36%,可以說十分慘淡了。而在威少的遠距離投籃譜中,有人防和沒人防差得並不多。基本都是30%左右,這種級別的遠距離威脅基本可以說是災難。
威少當老大,一是球迷喜歡看他打球漂亮,二是他改不過來打不了無球。所以,誰和他搭班子都像老二一樣。當然,杜蘭特在的時候除外,那時候威少打球有張有弛,能突能投,節奏感比現在要強得多。

事實上,很多球員手握球權不是因爲他應該手握球權,而是因爲他已經沒辦法改變了。而球隊,又不能白白支付球員薪水而不使用。所以,搭起班子來就要犧牲一些其他人的空間。斯蒂芬-柯瑞就沒這個問題,他能夠改變,而且可以隨心所欲的改變。
所以,我們能看到的是什麼?就是這兩個人原先各自的那一套對於對方來講絕對行不通。
接下來是好的一方面:
但是事實上呢,哈登和保羅之間也並沒有直接發生多少次傳球和助攻。17-18賽季,保羅只助攻了哈登29次,哈登只助攻了保羅19次。看球的時候我們也能感受到,兩個人基本沒什麼亮眼的配合。但兩人同場時,火箭仍然擁有一種微妙的默契。他們按照自己的節奏穩健地進攻防守,一切顯得有條不紊。哈登不是張伯倫,不可能每場打48分鐘,但火箭有了雙核之後,就可以保持48分鐘對對手持續衝擊。
在哈登保羅組合出現之前,大家都覺得球星組合的兩人之間必須無比默契才行。比如,OK組合的inside-out,比如詹韋的空中連線,再或是庫杜的殺人擋拆等等。
然而,用鬥地主的哲學來說,當你你有兩個王的時候,不一定要王炸,只要控制住節奏,掰開打單對面也是贏不了的。而即便是你只有一個大王一個二,使用得當的話依然可以打出類似的效果。而這種打牌方式也和火箭此前的戰略如出一轍,那就是靠自己最強的王牌抓着你不停的單打。
我敢確定,丹東尼和莫雷如今一定正在像瘋狂博士一樣,亢奮到眼睛發紅地做着改造實驗,他們設想着保羅沒能完成的宏願可以在更年輕的威少身上完成。
當哈登保羅組合換成了哈登威少組合之後,火箭的戰術體系變化勢在必行,整支球隊都要小心翼翼地以“登威”這個新的軸心完成整齊劃一的扇形旋轉。這期間,需要做的是上至管理層中至教練團隊,下至全部球員,一起精誠合作才能做到。有任何一部分掉了鏈子,那麼這個扇形在移動過程中可能就零散了。
改造新火箭難度極大,需要從各個方面入手,簡單來說可以分成三大部分,威少,哈登,和其餘隊員。
上面說了,哈登和保羅本身也沒什麼互動。所以關於哈登威少的使用整體方針,也應該放在這個層面上——不需要留意二人的互動,而是要留意他們對整支球隊的驅動反應。這就要求火箭隊其他隊員要適應兩種打法,哈登持球時靜着打,威少持球時動着打,這無疑對他們來說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而搭配給威少的將會是聯盟最好的三分陣容之一,這也會最大化他的突分能力。而上賽季的雷霆,三分球命中率只能排在聯盟的下游(22位)。另外,還有一件很有價值的事實就是:上賽季,給隊友傳球出手三分最多的兩個球員,一個是哈登,另一個就是威少。
而哈登威少兩人也肯定要互相遷就一下,至少在明面上雙方要展示出自己的態度。如果哈登還在8秒過半場,那就說明了威少的妥協。如果威少放緩一點步伐,哈登也邁開了大步子。那麼,他們就是都擺出了平等的合作態度。而不論多麼深入的磨合都需要從基本做起,威少一定要調整自己的接球投籃,並且減少盲目強攻打出更多的EASY BALL。而哈登則一定要提速,防守成功後跟着威少的節奏第一時間進入對方半場。
至於其他的未知,都交給即將到來的新賽季一併揭曉吧。
下個月,我們就可能會看到這樣的畫面:火箭適當地提速打起了跑轟,威少或哈登搶下後場籃板後迅速推進,另一人立刻跟上形成快攻之勢,聯盟最恐怖的轉換進攻二人組重出江湖。

兩人齊頭並進的樣子就彷彿回到了2012年的奧克拉荷馬城,這是屬於那年青春的藍色風暴——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這支哈登威少的新火箭,從保羅那繼承的東西 由  ROGGEKG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542703.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