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考古系】NBA球鞋江湖:「黑曼巴」另擇新主的苦衷 (43P)

這是一期講述籃球球探和品牌代言之間利益糾葛的故事,「球鞋教父」Sonny Vaccaro在本篇故事中像神一樣存在,他創造了一條球星發掘的流水線,而Michael Jordan、Kobe Bryant、Tracy McGrady、LeBron James這樣的巨星正是這條流水線的批量產品,然後他們被Vaccaro分別輸送到了不同的品牌那裡去併成為該品牌的救世主。

在本篇故事中,Michael Jordan、Kobe Bryant、Vince Carter、Tracy McGrady、LeBron James、Grant Hill、姚明甚至整個美國籃球夢之隊都如同一個個被球鞋合約操控的木偶……

隨著韋德10年一億美金+股權入主李寧,關於NBA球星的球鞋合約的話題再度被熱炒:Rose10年2.5億美金、詹姆斯平均每年1500萬進帳的新合約、Kevin Durant、Carmelo Anthony同為7年6000萬……而在這些大牌環伺中,Kobe的球鞋合約卻顯得有些寒酸,他「只有」3年4200萬。

如你所知,無論是在北京奧運還是倫敦,Kobe的號召力都在LBJ之上,但在代言方面,無論是NIKE開出的合約金額,還是在廣告宣傳戰略中的地位,Kobe的待遇卻在LBJ之下。從某程度上而言,這與Kobe當年由愛迪達改投到NIKE有關。在NBA的球鞋江湖中,最忌諱中途改換門庭

說起NBA的球鞋江湖,就必須從喬丹說起。就如同喬丹是NBA歷史排名的標尺性人物一樣,在NBA的球鞋江湖中,喬丹同樣是一位不可逾越的豐碑。1984年他和NIKE的簽約一舉奠定了現代NBA球星代言的遊戲規則,也從而改寫了NIKE、喬丹本人甚至是每一個見證那次簽約的人的命運。

而在這其中,那個把喬丹介紹給NIKE並玉成此次簽約的人無疑是此次簽約最大的功臣,他就是Sonny Vaccaro ,如今他被人們尊為「球鞋教父」,因為他曾先後幫助NIKE、愛迪達和Reebok三家球鞋在籃球市場上強勢崛起,而被他發掘出來的球星有:喬丹、Kobe、McGrady、詹姆斯、Dwight Howard……

Vaccaro在80年代奉行名校公關策略,他當時與諸如北卡、喬治城等NCAA名校的名帥關係密切,這些名帥紛紛將愛徒推薦給Vaccaro,Vaccaro則從中選出巨星苗子並推薦給NIKE,同時他把與自己關係親密的經紀人推薦給這些明日之星,從而將NIKE、自己、經紀人和球星的命運牢牢地捆綁在了一起。

從喬丹起,這種名校公關+利益捆綁的模式就大獲成功。Vaccaro成為了球鞋教父,而深受他信任的經紀人David Falk則成為權傾一時的籃球經紀人,他們聯手壟斷了NBA的超級新星。在90年代中期,Falk旗下的NBA球星多達120名,喬丹的北卡系、Ewing的喬治城系是其主要客戶源

儘管Vaccaro的這種NCAA名校攻略在90年代盛極一時,但他卻預見到了另一股潛在的力量,那就是高中球員。Vaccaro建議NIKE撥巨資建立一個高中生球探體系,但卻遭到了NIKE老闆Phil Knight的斷然否決。彼時的NIKE正在從NCAA名校攻略中享受著超值的回報,他們自然看衰高中生的投資回報率

就這樣,Vaccaro和NIKE鬧翻並轉投到了愛迪達旗下,他把自己的ABCD訓練營的選拔重心移到了高中球員身上。同期,他找到了新的經紀人搭檔Arn Tellem。1995年Kobe成為ABCD訓練營的MVP,隨後Vaccaro把Tellem介紹給了Kobe一家,最終Kobe在96年簽約愛迪達併成功進入NBA

Kobe的成功為Vaccaro開闢了一種新模式。1997年,全美各路高中籃球明星雲集於ABCD訓營,其中就包括了當時的全美第一高中生奧多姆,但整個訓練營期間他卻McGrady完爆,McGrady就此聲名大振。於是,McGrady走上了Kobe的道路:僱Tellem當經紀人、籤愛迪達、以高中生身份選秀……

Vaccaro憑藉ABCD訓練營壟斷高中生天才的模式不僅讓愛迪達這個歐洲品牌開始在NBA站穩了腳跟,他還收穫了NCAA的尊重。當初在為NIKE服務時,他奉行NCAA名校公關策略,需要討好NCAA名帥;但如今他壟斷了高中生天才,杜克的K教練、堪薩斯的Roy Williams反倒該討好他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K這位NCAA第一名帥當時經常揹著一箇舊書包、帶著一杯飲料,在ABCD訓練營裡一坐就是一天。就是在那裡,他第一次見到了Kobe並邀請這位天才加盟杜克,但卻被婉拒。最終他在那裡收穫了Carlos Boozer、Shane Battier,這兩位球星日後幫助杜克奪取了2001年的NCAA冠軍

與Vaccaro的合作令Arn Tellem成為了Kobe、McGrady、Boozer等一批球星的經紀人,這為其成為NBA21世紀第一個十年的頭號經紀人奠定了基礎。而與此同時,由於失去了Vaccaro的幫助,Falk只能吃老本,一方面與NCAA名校繼續保持聯絡,另一方面,他開始為喬丹之隊打工

就這樣,隨著喬丹、Ewing、Mourning、Mutombo這些老牌名校出產的巨星的退休,這位在90年代與David Stern並稱「NBA的兩個大衛」的Falk喪失了在經紀人中的霸主地位,如今他的僱主寥寥無幾,但依然還都是名校出身,但杜克的Elton Brand已是其旗下最大牌的球員

Arn Tellem通過Vaccaro與愛迪達形成了戰略同盟。從Kobe、McGrady一直到Derrick Rose,他旗下的頭號球星一直都是愛迪達的代言人。當愛迪達宣佈以10年2.5億元與Rose續約時,很多人在驚愕不已後也感慨道:「遍觀NBA經紀人,也只有Tellem和愛迪達的關係才能促成這項天價代言。」

Vaccaro的離去不僅讓Falk遭受重創,也讓NIKE在尋找Jordan接班人方面陷入了困境。「便士」本是NIKE眼中的最佳Jordan接班人,他的球鞋銷售也一度極為火爆,但卻很快因傷陷入了沉寂。便士之後,NIKE選中Hill,但Hill卻選擇了FILA品牌,NIKE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後喬丹時代將落入被動

在看到Kobe、McGrady的成功後,NIKE高層才意識到當初否決Vaccaro的提議是何其的愚蠢。為了彌補這個錯誤,他們緊急從Vaccaro身邊挖來了其最好的助手——George Raveling(右)。在當年的NIKE球探大會上,Phil Knight怒吼道:「今後,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不穿NIKE球鞋卻進入NBA的高中生。」

George Raveling(前排左起第三)的大名毋庸多言。1984年喬丹第一次參加奧運時,他便是隊內的首席助教。1992年組建那支由「便士」、Hill等組成的夢一隊陪練隊時,他和Roy Williams(前排左起第四)一道成為了那支陪練隊的教練。

Raveling曾是Vaccaro最親密的朋友和助手,Vaccaro擅長大局策劃,Raveling則負責具體執行既定策略。上在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什麼比挖角其最親密的戰友更能重創對手的辦法了。一方面,被挖者最清楚前東家的最大優勢,另一方面,他也最清楚前東家的致命弱點

在Raveling與Vaccaro反目成仇的同時,愛迪達內部的矛盾也幫了Raveling的大忙。Kobe在1996年與愛迪達簽下了一份5年1000萬的合約,在2002年夏該合約到期,Kobe提出了提高代言費和球鞋款式設計更科學這兩大要求。愛迪達答應了第二條,但在代言費上,愛迪達內部的意見很難統一

給Kobe提高代言費是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因為當時愛迪達的兩大代言人Kobe、McGrady齊名,給一方漲薪很容易引發另一方的不滿。愛迪達的猶豫不決最終經過媒體的炒作變成了Kobe、McGrady爭愛迪達一哥的肥皂劇,連番的炒作使得當時年輕氣盛的兩位巨星也變得敏感起來。

Kobe有三連霸,McGrady有得分王,愛迪達在兩人之間很難抉擇。誰也沒想到,最後讓愛迪達作出決定的居然是喬丹。喬丹在一場比賽後送了McGrady一雙喬丹鞋,這被媒體過度解讀為喬丹試圖搶McGrady做代言人。於是愛迪達再無猶豫,明確告訴Kobe:可以加薪,但不能高過McGrady,我們不想讓McGrady不開心

就這樣,因為愛迪達一哥之爭,Kobe憤而與愛迪達解約。根據雙方協議,Kobe在一年內不得簽約愛迪達的主要競爭品牌,於是在2002-03賽季,Kobe不停地試穿各種品牌的球鞋也成為了當年的一大話題。而因為指責愛迪達在處理Kobe、McGrady問題上的不理智,Vaccaro與愛迪達的矛盾日深。

Kobe、McGrady之爭到了最後,就連Kobe和McGrady共同經紀人Arn Tellem也需要在兩人之間做出一個抉擇,最終Tellem把工作重點放到了McGrady身上,而把Kobe交給了自己的助手、昔年密西根大學的最佳第六人——Rob Pelinka,這也為日後Pelinka自立門戶買下了伏筆

儘管暫時無法簽約,但Kobe在2002-03賽季時卻已和NIKE達成加盟意向,不過,當時NIKE也已經有了後喬丹時代的新一哥——卡特,這讓Kobe陷入了一種進退維谷的境地。留愛迪達,McGrady鋒芒畢露;去Reebok,Iverson穩坐一哥位子;來NIKE,卡特已先入為主。不過幸好,卡特在NIKE的地位並不穩固

和喬丹一樣,同樣是北卡出身的飛人,卡特在1998年加盟NBA時躊躇滿志,希望NIKE能給自己一個像喬丹一樣的子品牌。在遭到拒絕後,他憤而選擇了PUMA。不過不到兩年,他就重歸NIKE懷抱。但這種代言過其他品牌的球星往往很難獲得新東家的重用

提起魔術強森和Larry Bird,人們會想起他們的匡威的Weapon;提起喬丹,人們則會想起NIKE,而提起卡特,人們卻會首先想到PUMA,然後才是NIKE。這就是NBA球鞋代言的一個禁忌,俗稱「代言界的處女情結」,當然,為愛迪達代言過的Kobe在這方面同樣不合格,這也是NIKE自始至終不願奉其為一哥的原因

2002年和Kobe與愛迪達解約的差不多同時間,Vaccaro又發現了一名天才高中生,他就是詹姆斯。在當時,愛迪達想當然地認為詹姆斯必當與自己簽約,但他們卻忽略了Vaccaro的態度。在Kobe和McGrady爭一哥的鬧劇中,Vaccaro對愛迪達高層的做法已心生不滿,此時他已打定主意離開愛迪達。

整個高中時間,詹姆斯都是穿著愛迪達的裝備,甚至愛迪達在2002年還為簽約詹姆斯造勢時趕造了一雙疑似LBJ的簽名鞋,但這一切都純屬白費功夫

2003年春天,Vaccaro閃電轉投Reebok,而在當年的ABCD訓練營中,詹姆斯腳上馬上就換了一雙Reebok。和以往一樣,Vaccaro馬上為自己又選了一位新的經紀人搭檔,那就是Aaron Goodwin。一切看起來,Reebok簽下詹姆斯已毫無懸念。

但這次NIKE拒絕再犯96年錯過Kobe的錯誤。堅決執行跟隨策略的Raveling盯上了Vaccaro新發掘出的「寶貝」,他力邀喬丹出面和LBJ會面,並由喬丹邀請後者參加喬丹訓練營。鑑於96年愛迪達僅給了Kobe5年1000萬而導致日後矛盾不斷的前車之鑑,Raveling上來就拍出了7年9000萬的頂薪

就這樣,詹姆斯一場NBA未打,就已經成為了NIKE鐵定的新一哥。而Kobe雖然在休賽期簽下了5年4500萬的合約,但總金額只是詹姆斯的一半。原本,卡特的屢屢傷停、LBJ的稚嫩還給Kobe留下了上位的最後機會,但那個夏天在鷹縣的那一晚讓這最後的希望也蕩然無存

值得一提的是,Vaccaro的第三位經紀人搭檔Aaron Goodwin也遠不如David Falk、Arn Tellem幸運。儘管他曾先後幫助詹姆斯和Durant與NIKE簽下頂薪代言,但NIKE很忌憚其與Vaccaro的關係,因而詹姆斯和Durant在成長為巨星後都不約而同地宣佈與古德溫解約

在LBJ簽約後,NIKE全力清洗詹姆斯的過去。他高中時期出席愛迪達活動的照片被刪的只剩下寥寥幾張,他出席全美麥當勞高中全明星賽的照片也被電腦技術處理過。就如同日後有人敢在LBJ頭上扣籃的錄影馬上被沒收一樣,NIKE從一開始就全力維護著LBJ的品牌純潔性和品牌形象。

NIKE獲得了詹姆斯固然是大喜,但他們卻隨後失去了姚明。早在1997年,NIKE的中國區總裁陸海瑞發現了姚明,於是他以非常廉價的代價就搞定了姚明。2002-03賽季姚明的代言合約即將到期,此時挽留姚明成為了NIKE的一道難題。

一方面,姚明當時在NBA備受追捧,當年度被譽為姚明年,姚明的商業價值毋庸置疑,NIKE當然想留住姚明,但姚明的知名度激增讓他們擔心簽約價碼會很難承擔;另一方面,大個子不賣鞋是真理,NIKE擔心高薪續約姚明會得不償失。就這樣,在猶豫中,NIKE最初只給出了一個4年160萬的報價

NIKE大筆一揮給了詹姆斯7年9000萬,而姚明卻只獲得了4年160萬的報價,這嚴重傷害了姚明的自尊心。姚明隨後開始與Reebok接觸,NIKE獲悉此訊息後馬上大幅追加了報價,據稱新報價是詹姆斯+2/3的Kobe合約,但這份傳說中的史上最高球鞋合約卻最終未能挽回姚明那顆受傷的心。

沒有了姚明這位亞洲的開路先鋒,再加之Kobe被冷藏、卡特頻頻傷病、LBJ尚且稚嫩,NIKE在2003-05年期間在亞洲的市場份額被嚴重壓縮。其間,為了討好亞洲人,NIKE還試圖用亞洲文化來包裝LBJ。在一款LBJ為主角的遊戲中,LBJ闖關中居然擊敗了亞洲的聖物——龍,這反倒讓全亞洲一致抵制詹姆斯。

無論如何,從2003年開始,Raveling的跟隨策略開始大獲成功。詹姆斯和安東尼曾被Vaccaro視為是又一個Kobe和McGrady,但這次,NIKE卻將他的新發現一網打盡。2003年夏,喬丹品牌宣佈以6年1800萬的價碼與安東尼簽約。至此,Raveling開始對Vaccaro掀起了全面反撲

伴隨著NIKE的銀彈攻略,Vaccaro的ABCD訓練營儘管總能選出天才,但這些天才卻不肯再聽命於Vaccaro,他們紛紛選擇與NIKE簽約。

在Raveling的步步緊逼下,Vaccaro開始尋找新的出路。最初,他將人才挖掘的觸角滲入到了美國的初中籃球生中去,最得意的作品就是挖掘到了梅奧和勒夫這樣的天才後衛。鑑於Vaccaro挖掘的球員年齡越發變小,Stern很快就出臺了年齡限制策略。

Stern的限制年齡讓Vaccaro開始思考另一條道路,那就是輸送高中生天才到歐洲去,在歐洲打一年職業聯賽,然後重返美國參加NBA選秀,Vaccaro的這一策略曾被視為他在美國站不住腳的證據,但2009年Jennings的成功讓世人再度對Vaccaro的創新視野心生敬佩。

最搞笑的是,在看到Jennings的成功後,Raveling又馬不停蹄跑到了歐洲,也同樣玩起了青年訓練營。「NIKE和RavelingXX靠抄襲就想逼死我?太天真了」,72歲的Vaccaro如是回應道。是的,在NIKE、愛迪達和Reebok之後,老教父也許還有第四春。不過,如果老教父看到我天朝大企鵝的所作所為後,他又該作何感想呢?

NBA的球鞋江湖永遠不限於在NBA賽場上,夢之隊才是球鞋代言潛規則橫行的更高舞臺。

推薦閱讀

夏季清爽出擊!Kobe A.D.全新「Igloo」薄荷綠配色登場

湖人紫金色系終於現身!Kobe A.D.「Purple Stardust」新色曝光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