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明星賽球衣進化史 (23P)

對於NBA而言,球衣有時才是歷史的最佳見證者,近年來,NBA球迷已經自發孕育並產生了球衣文化。在NBA球衣文化中,明星賽球衣的進化史著實值得玩味。近年來,那款1979年NBA斜排字母和號碼的明星賽球衣日漸搶手。

在NBA明星賽的歷史長河中,明星賽球衣曾經非常寒酸。1955年,第一屆明星賽上,明星賽戰袍被偷懶的設計成了一個純色的普通球衣,上面只有一個號碼,外加幾顆星星點綴,而球員名字、東西區和“all star”等字則通通沒有。設計非常簡潔,也可以說是非常偷懶

經過幾年醞釀、演變,明星賽賽球衣的剪裁更加得體大方,圖案也增加了球員的東西區字樣,球衣上的星星圖案持續增多,但仍嫌簡單。這種簡單的設計理念一直維持到了70年代,直到1976年NBA與ABA的合併後,NBA才開始廣泛吸取ABA設計球衣的不同觀念

在70年代初,當NBA和ABA充分競爭時,ABA以其華麗的表演成分、球員誇張別致的造型、新穎獨特的球衣設計讓很多年輕球迷頗為著迷。1977年NBA明星賽賽是NBA和ABA合併後的第一場明星賽,NBA充分吸取了ABA的先進理念,明星賽球衣開始出現多種配色,球衣上開始出現球員的名字

1977年明星賽上,盡管東區輸球,但人氣王J博士卻成功加冕MVP。那是一屆令球迷如痴如狂的表演盛典,那屆明星賽賽的球衣也大賣特賣。在票房大獲成功後,NBA開始增加明星賽賽球衣設計的新穎獨特程度。1979年,一款獨特的字母斜排球衣誕生了

在經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設計理念激進化風潮後,NBA明星賽球衣開始重新回歸簡單的思路。在80年代中後期,NBA明星賽球衣上面只有“ALL STAR”和號碼,“EAST”和“WSET”被取消,球衣配色也開始回歸到單一純色

在80年代末90年代末,NBA明星賽戰袍除了質感繼續升級外,整體思路基本上保持了簡潔大方的一貫風格,NBA的logo、明星賽賽字樣等依舊是突出的重點。這一時期,明星賽球衣被關注的重點不再局限於設計理念,而是球星背號的衝突

為了方便裁判判罰,NBA規定,當球員號碼一樣時,必須有一方做出改變,選擇別的號碼。在那一時期,巨星們號碼最集中的莫過於32、33和34號。於是,Malone(32號)每年明星賽賽都需要換號,Pippen、Hill、Mourning(33號)也都抓狂不已

一般而言,更換球衣號碼都需要遵照江湖資歷,比較菜的人需主動換號。比如Ewing(33號),在生涯初期由於和Bird撞號,他也曾多次被迫換號。而當Bird退役後,Ewing獨霸33號,Pippen、Hill、Mourning等後輩也只能摸摸鼻子

當1992-93賽季Barkley來到西區後,這位身穿34號戰袍的超級巨星遇到了當時江湖地位尚且不如他的Olajuwon,氣度十足的Barkley最終決定讓出34號,不過這還是讓巴克利的球迷很不滿。就此,NBA開始考慮球員個性化日益鮮明的問題,必須趕緊解決球員撞號尷尬的問題。

NBA經過多次討論之後,依然無法解決撞號的難題,最終在1997年明星賽賽前決定“偷懶”。NBA放棄設計專門的明星賽戰袍,明星賽們只需穿上各自平日的比賽球衣即可。當然,為了應景,NBA要求球員的球衣上必須繡上一個五角星以代表這是明星賽比賽

1997年明星賽戰袍設計的偷懶做法盡管飽受詬病,但卻延續了下去。一個很重要的就是:盡管球迷不滿,但球員卻足夠滿意,因為他們終於可以穿上自己的號碼比賽。Hill,這位當時聯盟力捧的新偶像在1997年明星賽賽後對自己終於能在明星賽賽上穿上33號感到十分開心

從1997年到2002年明星賽,明星賽戰袍一直都是球員日常的比賽戰袍。盡管這從裁判技術層面規避了號碼重復的問題,但這嚴重影響了NBA的商業利益,NBA明星賽戰袍的銷量連年下滑。“沒有人為了一個僅僅多了一個五角星的普通比賽服再多花100美金”,《紐約時報》在2002年這樣調侃

2002年明星賽賽的比賽戰袍唯一銷量差強人意的是艾弗森的戰袍。原因就是他穿了一件費城6號戰袍,旨在向老前輩J博士致敬。除了這件獨特的球衣外,連當屆MVP科比、復出後狀態依舊良好的喬丹的明星賽戰袍都少有人買帳

商業利益的受損讓NBA決定做出改變。在裁判判罰精確性和商業利益之間,NBA當然要選擇後者。2003年明星賽賽上,NBA終於推出了新款的明星賽戰袍。更確切的說,這是一款復古戰袍,和80年代的純色戰袍幾無二樣,胸前依舊突出“ALL STAR”等字樣

多說一句,那年的明星賽不僅戰袍極具復古氣息,連MVP獎杯都一改往昔風格,重回60年代的奢華高大風格。很多人都認定,聯盟那年推廣復古風是刻意為之,旨在為參加最後一屆明星賽賽的Michael Jordan營造了一種完美的退役氛圍,可惜最終未能如願

伴隨著2003年喬丹的退役,這款純色球衣的傳統卻得到了保留和發揚光大。直到如今,NBA一直堅持著這種純色的設計,唯一做出調整的是,“ALL STAR”字樣漸漸被縮小,“ESAT”和“WEST”則被放大

和明星賽戰袍一樣,新秀挑戰賽戰袍的收藏熱也正在日益高漲。1994年明星賽周末第一次舉辦了新秀對抗賽,“便士”哈達威和克裡斯-韋伯各率一對菜鳥進行對抗。那屆對抗賽的戰袍完全參照了明星賽戰袍的純色設計思路,而胸口則簡單地印上了“NBA”三個字母

在1994年新秀對抗賽的基礎上,1995年的對抗賽戰袍設計雖保持了純色的設計風格,但胸口的大字母卻由“NBA”換成了球員各自所在的球隊名字。這一改變方便了人們認清菜鳥們所在的球隊,但那屆對抗賽戰袍的冷色調卻讓球迷對其望而卻步

1996年新秀對抗賽,NBA不再單獨為其設計戰袍,轉而讓球員穿上各自所在球隊的日場比賽球衣。也有一說,這是在為NBA明星賽賽不再單獨設計戰袍做實驗(圖為NBA史上最年長的新秀薩博尼斯在新秀賽中拋投得分)

新秀賽幾經更迭,從同屆新秀對抗演變成了一、二年級對抗賽。不過NBA一直沒能為球員設計專屬戰袍,這一狀況一直維持到了2009年。在2009年新秀賽上,NBA重新設計了新秀賽戰袍,但其混搭的色調並未引起廣泛的關注

近年來,明星賽賽戰袍的設計開始屢遭吐槽,盡管其科技含量激增,但色調的搭配以及明星賽舉辦地的文化特色融入卻很難獲得人們的共鳴和欣賞。2013年戰袍號稱只有普通球衣重量的31%,內襯縫合技術尤為先進,航天的科技含量再次成為主打招牌。這款戰袍你怎麼看?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