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天才or"奇葩"? 火箭問題新秀的世界你不懂 (31P)

屢有驚人言行、未打一場常規賽卻屢屢登上頭版新聞的懷特已經成為火箭本賽季最大的麻煩,這名患有焦慮症的新秀既讓人抓狂,也讓人深深地同情。

3月26日,繼4天前擅自離開NBDL毒蛇隊,單方面宣布重返休士頓後,懷特昨日再次做出“決定”——重返NBDL。

近半年來,火箭球迷已經受夠了這名反反復復的菜鳥,未打一場比賽,卻反復鬧騰登上頭版頭條,懷特也稱得上幾十年一遇的奇葩了。

這不是這名因天賦上佳被寄予厚望,因患有焦慮症而前途不明的問題新秀第一次出狀況,很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

2012年選秀大會上,在明知懷特有焦慮症病情的情況下,火箭仍冒險在第1輪第16順位選中懷特。莫雷向來對選秀淘寶頗有心得,很多人都深信他的眼光。

盡管這名神秘的新秀在參加選秀前就已經麻煩不斷,而他整個職業生涯風波不斷的軌跡完全可以用“詭異”來形容。

還在2009年10月,18歲的懷特還是明尼蘇達大學的大一新生,但他被控在商場盜竊價值100美元的衣服,同時被控襲擊商場保安。懷特隨後遭到校隊禁賽。

同年11月份,懷特又牽涉進一起筆記本電腦盜竊案,兩個月後被起訴為非法入侵,此後又因為涉嫌潛入大學寢室盜竊而再次遭到起訴。

2010年2月,懷特從明尼蘇達退學,而在2009年11月他就在沒有通知學校體育部的情況下,通過youtube對外宣布非正式的離校決定。直到離校那一天,懷特也未曾為明尼蘇達大學打過一場正式比賽。

在懷特無球可打時,肯塔基大學名帥卡利帕裡主動邀請他轉學至肯塔基,但恐飛症讓他臨行前取消了航班,只能與肯塔基擦肩而過。

懷特在大二加入愛荷華州立大學,並且表現出色,場均得到13.4分9.3籃板5助攻,在與2012年狀元秀戴維斯領軍的肯塔基的比賽中,懷特砍下23分9籃板。正是一系列的出色發揮,才讓火箭在懷特宣布參加選秀後甘冒奇險。

但選擇懷特卻讓火箭就此攤上大麻煩。賽季開始前,懷特就缺席了媒體日和第一天的訓練營,並希望球隊能夠在某些客場比賽讓他乘坐大巴前往,因為恐飛是他焦慮症的重要病症之一。

莫雷隨後發表官方聲明,對懷特予以理解和支持,並表示會盡一切可能幫助他康復和成長。隨後懷特就和他的兩名司機德維恩-特納以及大衛-皮克爾乘坐大巴前往曼菲斯客場。

但在去年11月中旬,懷特突然對ESPN表示自己已經做好離開NBA的準備了,在此期間他連續無故缺席球隊訓練,並在推特上連連抱怨火箭沒有信守承諾給予他始終如一的幫助。火箭則表示,懷特每缺訓一天,或者沒有和球隊安排的治療師在一起,都可能對其進行罰款。

在抨擊完火箭後,懷特又將矛頭指向雅虎名記阿德裡安-沃納羅沃斯基,他在11月底某天狂發近百條推特炮轟阿德裡安,痛斥其專欄扭曲事實,對自己的精神問題說三道四。

懷特始終麻煩不斷,火箭終於在12月底做出將其下放到NBDL鍛煉的決定,但懷特隨即公開聲明拒絕前去NBDL報到,因為他“有焦慮症,並且沒有得到醫生的許可”。是的,他華麗麗地拒絕了……

不僅如此,懷特還痛斥火箭虛偽、誤導公眾,為了利益罔顧他的身體和心理健康,並表示整個NBA都對有心理問題的球員缺乏關愛和專業領域的幫助,自己正為糾正這一現像而戰鬥。

在懷特拒絕前往NBDL後,莫雷開始了和他苦口婆心的溝通、協調,但同時在1月7日下達對他禁賽一周的決定。懷特回應道:這純粹是欲加之罪,火箭在推卸責任,要恐嚇要禁賽隨便你。

1月8日,懷特在推特上宣稱自己收到球迷的死亡威脅。而很多火箭球迷也受夠了他未為球隊盡一分力,卻有精力在推特上嘮叨不斷。

1月25日,懷特向主教練麥克海爾開炮了。他對外宣稱麥克海爾不像自己的教練,更像自己的同事,而且缺乏對球隊必要的掌控力,懷特海自稱這是導致他和球隊矛盾重重的重要原因。

1月29日,懷特終於和火箭達成一致,就一直糾結的問題達成協議,火箭取消對懷特的禁賽,懷特則將於2月11日前去NBDL報道。

如果你以為這就是故事的結局,那就大錯特錯了。在2月24日毒蛇隊與傳奇隊的比賽中,懷特突然失去冷靜,在攻防轉換、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猛推對手,險些上演全武行,最終被直接驅逐出場。

在連續挑戰球隊、球迷、媒體、對手的底線後,寂寞的懷特又有了新的追求。他在3月初再出驚人言論:政府應該為焦慮症患者負責,為此他決定搭乘巴士進行全國巡游,試圖引起人們的關注。

巡游大計遙遙無期,懷特在接受采訪時又表示,火箭乃至整個聯盟都希望他消失,他“一直都在和強大的惡勢力鬥爭”,並自我感覺獲得了最終的勝利,更直接點名抨擊史騰、席爾瓦(聯盟副總裁)、火箭管理層。

在火力全開後兩天後,便是3月22日懷特單方面宣布離開NBDL,又在4天後重返NBDL的故事。往後還會有什麼狀況,誰也無法預測,畢竟他的世界實在難懂。

如果不是有出類拔萃的天賦,以及高中、大學時不錯的數據表現,相信從來不做虧本買賣的莫雷不會冒險選他,更不會在他屢次胡鬧後一忍再忍,仍未作出裁掉或交易他的決定。

但因為心理和性格問題遠離賽場,再出色的天才也會被蹉跎成庸人,懷特目前已經接近300磅,即便在NBDL也僅有9.6分、5.6個籃板和3.3次助攻的表現,遠不如大學階段。

懷特屢屢抱怨,固然有違職業道德,但肯定不是無理取鬧的無聊惡作劇,畢竟幕後的故事外人並不完全了解,而人們所接收的,更多的也是球隊方面的官方聲明。

但至少火箭至始至終的表現都稱得上仁至義盡,他們人性化(至少表面上如此)、職業化的處理方式無愧於這個聯盟的聲譽。

而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10歲那年,懷特在訓練時目睹有心髒病史的好友猝然倒地、口吐白沫,從此對訓練抱有深深的陰影,並在2008年被診斷為一般性焦慮症,隨後病情愈演愈烈,始終困擾著他的生活、比賽。

某種程度上,懷特確實很值得同情。正如他所言,社會一直都缺少對心理疾病患者必要、專業的寬容和理解,畢竟外人很難感同身受於他們所經受的痛苦,一味的嘲笑和指責只會讓他們愈發孤獨和乖僻,而他希望改變這種現狀的決心也頗為令人動容。

但生意場上無關乎同情,這個不能提供正能量就意味著被淘汰的舞台,或許真的不適合懷特。祝他早日康復,未來走好吧。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