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影跡】吉諾比利,消失的妖刀 (30P)

馬努怎麼了?

5月7日,西區半決賽G1終場前43.7秒,吉諾比利一次莫名其妙的三分出手不中讓馬刺陷入危局;40.7秒後,他手起刀落,三分絕殺勇士。

波波維奇賽後說:“我從一度想交易掉他到只想明天為他做早餐。”僅僅一念之間,馬努就從輸球罪人化身為救世英雄。

而縱觀其職業生涯,不按常理出牌的馬努都是這麼干的:時刻讓對手捉摸不透,偶爾讓波波維奇抓狂罵娘,也常常讓球迷驚、喜、怒交集。

譬如2006年西區半決賽第七場,他終場前32秒的遠投幫助馬刺領先3分,但隨後他的無謂犯規讓德克打成2+1,馬刺被逼入延長後8分落敗。

但偶爾的短路尚可補救,長時間的低迷卻無法可施。回到今年總決賽,馬努4場比賽場均7.5分3助攻,投籃命中率34.5%,三分命中率18.8%,很多時候幾乎成為隱形人。

算上前三輪比賽,季後賽場均10.6僅高於菜鳥賽季,命中率37.7%生涯最差,這不是我們所熟知的馬努,也不是一句簡單的“他的貢獻無法用數據衡量”所能輕易掩飾的。

鄧肯和帕克都替馬努捉急不已:“他應該打得自私一點,我們需要他的爆發。”波波也旁敲側擊道:“他明顯不像以往那麼自信了……”

吉諾比利同樣懊惱不已:“我也想多得分幫助球隊,但很多球就是投不進……”配上慘淡的統計單,力不從心之感盡顯無疑。

誰都知道吉諾比利之於馬刺的重要性,隊友在等待他的蘇醒,對手在提防他的爆發,這是過去11個賽季馬努用許多經典戰例為自己拼下的江湖地位。

2005年總決賽,吉諾比利憑借鬼魅無比的突破一次次游弋在活塞的鐵血防守之下,成為馬刺7場勝出的關鍵。

以致於時至今日仍有人對吉諾比利落選FMVP憤憤不平,在他們看來,天外飛仙般的馬努比血拼雙華萊士的鄧肯更高效更致命。

2008年季後賽首輪G1,馬刺和太陽鏖戰至雙延長,吉諾比利最後時刻突破貝爾直衝籃下,左手打板將死對頭斬落馬下。

失去方顯其珍貴,妖刀因傷無緣2009年季後賽,馬刺1-4慘遭小牛凌辱,這是GDP時代銀黑艦隊首度無緣次輪。

吉諾比利的球風是馬刺常規武器之外的極大補充,正如鄧肯所言:“我為他的一切著迷,他正是賦予馬刺另一種氣質的那個人。”

如果說以鄧肯為“大基本原理”的馬刺曾是把無鋒的重劍,那麼帕克之快、馬努之妖則為這把神器配上了招招見血的鋒刃。

在07年主打替補(10-11賽季一度回歸首發)之後,馬努進一步豐富了馬刺進攻的層次,也成為銜接不同輪換陣容的關鍵軸承。

他匪夷所思的靈蛇突破、出人意表的後撤步跳投、手術刀般精準的直塞傳球,都成為劍走偏鋒的克敵法寶。

在防守端,吉諾比利一向以賭博式的搶斷著稱,這雙秒抓蝙蝠的快刀手曾連續兩個賽季(09-10、10-11)成為季後賽搶斷王。

而和許多南美球員一樣,吉諾比利也有影帝級的表演天賦,不少對手都曾因此吃過“技不如人”的暗虧。

但在連續高發的腿腳拉傷、腳踝扭傷,以及不可避免的老化後,馬努漸漸失去奔放自如的腳步、變幻莫測的魔力。

近兩個賽季,妖刀各項數據均直線走低,季後賽出場時間也大不如前,很多時候波波維奇寧可派上迪奧以求出奇制勝。

馬努的退化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也只能在他偶露崢嶸時重溫其招牌動作。他的傳球更加老道,但須知妖刀僅靠傳球是殺不死人的。

斯波爾斯特拉說的沒錯,馬努這種級別的球星再低迷也是潛在的威脅。但當低迷的陰霾遠無盡頭,這種威脅就會自動解除,被無視顯然比被擊敗更悲凄。

和馬努一樣,韋德也曾經歷長時間的萎靡不振,但在G4帶傷轟下36+6+6後,各種質疑聲隨之煙消雲散。

馬努重現神奇的難度無疑更大,他就快年滿36了(僅比鄧肯小1歲)。25歲才進NBA,固然讓他積累了足夠的經驗和聲名,但也因此錯過了鑄就更多輝煌的可能。

是的,馬努曾經快如閃電,但如今卻愈發步履蹣跚。唯一可堪欣慰的,是全隊不離不棄的信任,但留給他自我證明的機會並不多了。

今年夏天馬努即將成為自由球員,手握隊內最高薪(14,107,491)的他很難再贏得一份大合同,而在格林、尼爾、萊納德一干後輩相繼閃光的情況下,他甚至很難再成為絕對核心了。

吉諾比利近期不時流露出疲憊不堪的心態和打算退役的意願,這個夏天對他、對GDP、對馬刺的命運都充滿不確定性。

馬努怎麼了?或許我們早已知道答案,只是始終不肯面對罷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