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想奪冠先換帥!Jordan、KD均需"恩師"解救(86P)

每個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都需要不同的導師,小學老師教不了你大學課程,同樣的,大學教授也未必就適合去教小學生。對於張伯倫、Jordan、O’Neal、Durant這些帝王星而言,若想順利登基,尋訪一位真正的帝王之師十分必要。

隨著近日雷霆被灰熊拖入苦戰、甚至可能被種子隊刷下,雷霆總教練Scott Brooks也遭遇了空前強烈的質疑,West的弟弟甚至公開要求雷霆換帥。質疑者對其最大的不滿就是他只會放任這群球星單打,毫無戰術體系可言。

平心而論,Brooks對目前這支雷霆居功至偉。自從20008年秋接手雷霆帥印,Brooks用自己的耐心、熱情和充分放權的自由度引導著青澀的Durant們迅速成為頂級巨星。

Durant能僅用三年(2007-2010年)從新秀賽季的鐵神變成NBA最年輕的得分王,這無疑要歸功於Brooks無為而治營造的寬鬆環境。Brooks樂於讓Durant、West隨性發揮,而這也給自己帶來了一尊最佳教練獎杯。

不過,隨著Durant們的逐漸成長,外界開始用總冠軍標準來要求雷霆時,他們突然發現雷霆的進攻幾乎全部建立在球星個人攻擊力之上,Brooks這位少帥壓根沒有為球隊編制出系統完整的戰術。

製造寬鬆氛圍放任球星單打,這曾是Brooks獲得最佳總教練的關鍵因素,但如今,只會放任球星單打則成為Brooks的最大短板。在某些比賽關鍵時刻,甚至都是由Fisher在執行實際的教練職責,這更體現了Brooks的戰術編制能力的短板。

對於Durant們而言,從情感上,目前肯定很難接受恩師Brooks下課。但只要理性一點,他們就會明白,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都需要不同的導師來指點。在陪同雷霆成長為頂級強隊後,Brooks的使命其實已經完成了。

縱觀NBA歷史,無論是Jordan、張伯倫還是O’Neal,這些帝王星在登基前都經歷了很多恩師的指點。其中,有的恩師只適合陪他們逐步成長為頂級巨星(中學教師),而有的教練卻能讓他們真正登基成為NBA的帝王(大學教授)。

從2011年西區準決賽被小牛莫名打垮到如今2014年首輪再被灰熊領先,Brooks越發顯得黔驢技窮。雷霆如果想要打破瓶頸、百尺竿頭再進一步,他們能做的就是感謝Brooks之餘讓其立即走人,然後請一位真正的帝師來幫Durant走好登基的最後一步。

如果雷霆不能當機立斷,任由Brooks再呆下去,那麼雷霆很可能因此屢屢折戟、耐心喪盡,最終師徒反目、球隊階梯。在這方面,Jordan與其恩師Collins的關係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

換帥案例一:1989年,公牛解雇Douglas Collins扶正Philip Jackson;期盼解決的問題:球隊無體系之痛、只能依賴Jordan單打。

Collins從1986年夏入主公牛,到1989年夏被解雇,這三年裡,Jordan的個人能力打磨得毫無瑕疵,但沒有人真正把他們視為奪冠熱門,原因就是Jordan打得越好,公牛就越顯得毫無體系,總給人一種公牛全是Jordan一人在單打的印像。

因為遲遲無法為公牛量身打造一個合理的體系,Collins和Jordan的關係從最初的親密無間變成了衝冠屢屢失敗後的矛盾叢生。幸好,公牛斷然用禪師取代了Collins,這既讓公牛終於奪冠,又保住了Jordan和Collins的那一絲師徒之情。

公牛跟隊記者曾在《Jordan法則》一書中寫道:“在Collins執教之初,他和Jordan無話不談,但隨著他在季後賽屢出昏招後,Jordan對其態度日益冰冷。幸好他們及時分手,Jordan才免於和Collins撕破臉皮。”(圖為Jordan在巫師時期重新請Collins出任自己的總教練)

和Brooks之於Durant一樣,性情溫和的Collins非常適合陪同Jordan成長,但當Jordan成為真正的頂級巨星、在衝冠路上遭遇瓶頸時,Collins的才智卻不足以為Jordan分憂,反而有屢出昏招、耽誤Jordan之嫌,這也讓Jordan對其日益不滿。

1989年季後賽首輪第五戰,公牛在終場前落後騎士1分。Collins在暫停時突發奇想,一本正經地宣布要把最後一攻的機會交給替補中鋒Dave Corzine,他的理由是“克裡夫蘭人絕對不會想到我們會讓Dave去投絕殺”。

要知道,那是生死戰,輸球就意味著出局,而Collins要把球隊的命運交給了一個替補中鋒,這讓Jordan突然火冒三丈,他一拳就砸在了戰術板上:“把球交給我!”Collins頓時慌了,他馬上低下頭去,僅花了三秒就設計了一個Jordan需要的戰術。

如你所知,Jordan最終用超級滯空投中這記名被命名為“the shot”的超高難度絕殺。目睹整個過程的公牛替補Jack Harry說:“在那件事後,Collins注定要走人了,誰都看得出來,Jordan對他的昏招已忍無可忍。”

這就是Jordan“the shot”背後的故事。據說,Jordan也正是因為這次絕殺的布置而失去了對Collins的信任。Jordan認為,即使不給自己投,起碼也可以給Pippen、Grant等人投,但決不能把公牛的命運交給一個壓根不靠譜的替補。

Collins除了在關鍵時刻屢出昏招外,還缺乏從全局層面上為公牛編制戰術體系的能力,公牛攻守兩端全靠球星的本能。而和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死敵活塞,活塞很少有人會單場40分,但他們卻總能依靠體系廝殺公牛。

1989年東區決賽,公牛再度被活塞痛毆,Jordan的情緒達到了爆發的臨界點,他上演了“死亡之瞪”:“賽後Jordan在更衣室裡恨恨地咒罵著什麼,他用刀一樣的目光一遍遍地掃過那些沒有給他幫助的隊友,最後惡狠狠地盯著總教練Collins,然後摔門而去。”

在Jordan發出“死亡之瞪”後,總經理Klaus很快就解雇了Collins,轉而將助教、出身CBA(大陸籃球協會,低級籃球聯賽)的Phil Jackson扶正。Klaus從1960年代中期就一直關注Phil,他認定Phil就是最適合帶領公牛奪冠的人。

如你所知,禪師轉正後開始推行三角進攻戰術,限制Jordan控球權,轉而把Pippen塑造成了戰術發起者,就此公牛逐漸改掉了“Jordan依賴症”。禪師的改造讓公牛開始進入雙核制衡時代,公牛王朝也就此水到渠成。

禪師通過“限制”Jordan為公牛確立了三角進攻的體系,儘管Jordan最初對此頗有微詞,但隨著公牛最終奪冠,Jordan對禪師越來越信任。而當Collins抱怨自己的勞動果實被禪師竊取時,Jordan說了句公道話:“算了吧,Doug可沒資格抱怨。”

Jordan對禪師和Collins這兩位恩師的功能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公牛王朝後期,他為了保住禪師寧可威脅老闆自己要退役,而在弱旅巫師復出後,他卻第一時間聯系了Collins,“因為巫師需要的是一位耐心陪他們成長的教練。”

類似換帥案例:1966年,費城76人聘請“禿鷹”Hannum來調教個人能力無敵的張伯倫。

單場100分、單賽季總得分超過4000分、場均50.4分……張伯倫的個人能力之強毋庸贅言,但和生涯早年的Jordan一樣,張伯倫越是個人無敵就越顯得形單影只。

那些年,儘管他個人無敵,但季後賽遇到實力強大、堅持團隊打法的塞爾提克時,76人總是無懸念被擊潰。在當時,塞爾提克只消堅持兩條策略即可獲勝:將張伯倫和他的隊友切斷聯系,然後用砍張戰術搞死張伯倫。

在連續被塞爾提克羞辱後,76人請來了號稱唯一可以和Auerbach較勁的名帥Hannum。Hannum曾率領老鷹在1958年擊敗塞爾提克奪冠,那也是Russell唯一一次在總冠軍賽輸球。

Hannum在加盟76人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張伯倫放棄高得分。張伯倫自然不爽,兩人頓時吵得不亦樂乎。吵到高潮處,Hannum一捲袖子:“有種出去單挑,我要好好修理你。”

如果真要打架,十個Hannum也未必是張伯倫的對手,但老傢伙的那種氣勢卻一下子震懾住了張伯倫。張伯倫最終聽從了老傢伙的教誨,放棄高得分,轉而成為策應型中鋒,76人就此建立了自己的進攻體系。

在Hannum的調教下,張伯倫無懸念丟掉了把持7年的得分王頭銜,但卻榮獲了助攻王,球隊也豪取當時的歷史最佳戰績68勝,季後賽也順利復仇塞爾提克,就此,張伯倫才打破了無法奪冠的魔咒。

換帥案例二:2005年12月,PatRiley解雇弟子Stan Van-Gundy,轉而自己親自出馬重掌帥位;期盼解決的問題:陣容奢華但戰績不佳。

自從1995年夏以總裁+總教練身份加盟熱火後,PatRiley屢屢通過大交易讓熱火成為東區頂級強隊,但令他抓狂的是,熱火的靈魂人物Mourning卻在2000年夏被查出腎病,熱火從此步入了低谷期。

在熱火連續兩年(2002-2003年)無緣季後賽後,PatRiley終於喪失了最後的耐心,他直接把帥位讓給了弟子Stan Van-Gundy,轉而開始出任專職總裁,一門心思布局重建的新格局。

2003年夏,PatRiley趁快艇不備,以6年6500萬挖走了“左手魔術師”Odom,隨後又在選秀大會上選中Wade,再加之此前已然入伙的Eddie Jones、Butler(02年選秀)、Brian Grant,就此開始重建。

大Van Gundy在這群年輕人身上投資的耐心很快獲得了回報,熱火在2003-04賽季不僅重回季後賽,而且還十分驚艷地闖入準決賽。假以時日,熱火這支青年近衛軍定能逐漸成為東區的頂級強隊,但PatRiley卻沒有耐心再等了。

2004年夏,湖人決意甩賣O’Neal,最終PatRiley拆了用三大主力(Odom、Grant、Butler)外加首輪選秀權換來了O’Neal,就此熱火馬上搖身變成冠軍大熱。

從O’Neal加盟熱火第一天起,很多熟悉PatRiley性格的人都認定,PatRiley很快就去取代Van Gundy重新成為總教練。有這麼一手好牌,PatRiley肯定手癢難耐。而且O’Neal又是一個愛耍大牌的人,大Van Gundy未必能鎮得住O’Neal。

出人意料的是,PatRiley當賽季並未復出,不過Van Gundy帶領著這支豪華之師並未能奪冠,由於Wade意外受傷,熱火最終在東區決賽被活塞4-3淘汰。

2005年夏,PatRiley再度出大手筆,他完成了史上最大的一樁交易(牽涉5隊13人)從而得到了Antoine Walker、“白巧克力”Williams和Posey,隨後Payton來投,再加之Mourning底薪歸來,熱火陣容頓時奢華無比。

坐擁如此奢華的陣容,熱火開局卻只取得了11勝10負的戰績,隨後PatRiley宣布大範因為家庭原因辭職,自己將重回帥位。很多人頓時斷定這是場謊言,PatRiley是在變相搶劫徒弟的勝利果實(日後大範也承認,自己當時不是辭職而是被解雇)

很多人替大範鳴不平:當初熱火糜爛,PatRiley隨手將爛攤子甩給了徒弟。大範一步步陪著這支球隊共同成長,好不容易熬成了奪冠熱門,恩師卻第一時間跳出來取而代之,實在令人不齒。

很多人只知道指責PatRiley一看有好牌就復出,但他們沒看到的是,熱火的問題也不少。當時熱火陣容固然奢華,但老兵居多,且O’Neal等人並不信服大範,如果照此下去,熱火很可能會再度失敗。

PatRiley有好牌就立馬出山,沒好牌就讓弟子玩,但有多少人真正想過,有好牌就真的一定能贏?剛過21場就解雇大範固然有些心急,但要知道,當時那支熱火雖然奢華,但老兵居多,PatRiley已經輸不起了。如果再浪費一年時間,這些老傢伙的戰鬥力還能剩幾何?

PatRiley耗盡心血才打出 了一手好牌,所以他需要的是必須100%保證奪冠,而不是讓一個經驗不夠的後輩試試運氣。並且這個陣容年齡老化、所剩時日無多,所以他選擇了親自出馬,力保萬無一失。PatRiley事後說:“我知道這個陣容很老,也很需要磨合時間,但這些都不能當作失利的借口。”

從某種意義上,當年的熱火和2012-13賽季的湖人很相似,陣容奢華但老化嚴重,都在開局不利的情況下臨時換帥。儘管換帥時都有人抱不平,稱球隊對總教練缺乏耐心,但兩隊的命運卻大不相同。熱火方面,教父級名帥PatRiley走馬上任,最終克服所謂的重重困難、成功奪冠;而湖人放棄了禪師選擇Mike D’Antoni,最終球隊四分五裂。

這就是帝師的價值。一手好牌給了Mike D’Antoni、大Van Gundy之流很可能導致陣容短板無限放大,最終球隊四分五裂、內鬨不斷,而給了PatRiley、禪師這類帝師,則會克服隱患,最終風光奪冠。

換帥類似案例:湖人在1968年組建了Westbrook、張伯倫、Baylor三巨頭陣容,但他們陣容老化的短板也很明顯,於是連續三年在季後賽吃癟,最終他們在1971請來了名帥Sharman,Sharman為他們帶來了全新的體系,湖人才成功奪冠。

1968年,張伯倫加盟湖人,湖人就此從Baylor West的二人轉變成了三巨頭。但問題是Baylor年齡偏大,一身傷病,名頭雖大,但能力早已走上下坡路。儘管陣容奢華但老化陣容突出,無論是名帥Colfer還是Mullaney,都無法讓他們成功奪冠。

湖人無奈之下,三年內第三度更換教練,最終請來了出任塞爾提克的教練Bill Sharman。Sharman不僅為湖人帶來了團隊理念,還創立了一套適合老兵球隊訓練的熱身體系,最終湖人當賽季豪取33連勝,總冠軍賽復仇尼克順利奪冠。

換帥案例三:2003年,在Carlisle率領活塞成為東區常規第一並打入東區決賽的情況下,活塞將其無情解雇;期盼解決的問題:季後賽不如例行賽給力。

2001年,Rick Carlisle因為在爭奪溜馬總教練的競爭中輸給Isiah Thomas,只能無奈加盟陣容慘淡、毫無前景、單賽季僅32勝的活塞。當時的活塞只有一個明星球員,那就是那位只喜歡投籃的“毒瘤”Jerry Stackhouse。

當時的活塞還處於後Hill時期,陣容缺乏天賦,球員多是無人問津的藍領。由於2000年夏Hill出走奧蘭多,最終活塞聊勝於無接過了兩個補償籌碼:選秀落榜的矮壯中鋒Ben Wallace和同樣選秀落榜的控衛Chucky Atkins。

Rick Carlisle出身塞爾提克,曾是Bird的替補小弟,退役後以助教身份追隨Bird加盟溜馬,他的理念和Bird並無二致:強調團隊配合和防守至上,注重內線的壓迫和外線的輪轉。

Carlisle加盟前,活塞就是一支純粹的投搶快攻部隊,Ben Wallace等藍領搶籃板,Stackhouse搶分(2000-01賽季,Stackhouse場均29.8分,僅次於Iverson)。Carlisle就確立了防守至上、壓低節奏的策略。

在Carlisle的調教下,Stackhouse從29.8分驟降至21.4分,但全隊的進攻變得均衡起來。最終活塞也由之前的32勝一躍成為50勝,Carlisle當總教練的第一年就榮獲最佳教練,Ben Wallace也生涯第一次成為最佳防守球員。

由於理念衝突,Stackhouse和Carlisle日益不合。而與此同時,在巫師,Jordan也嫌棄hamilton球員偏軟、難撐大局,於是兩隊果斷交易,投籃狂人換團隊球員,就這樣,活塞唯一的明星也走了。

活塞在2002年還做了一個不起眼但對日後極為重要的引援:引入流浪漢比Billups。比Billups雖貴為97屆探花,但生涯早期一直被視為水貨,先後效力塞爾提克、暴龍、金塊、灰狼四隊均打不出亮眼表現。

除了收集了一堆別人拋棄的球員(比Billups、hamilton、Ben Wallace)外,活塞在2002年夏首輪末段選了新秀Prince。活塞陣容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Carlisle則開始圍繞這四人重建。

儘管陣容變化很大、缺乏明星陣容,但這些人卻很符合Carlisle的胃口,當年度活塞成功殺至東區第一,但東區決賽卻憾負Kidd領銜的籃網。就此,Carlisle的危機來了。

Carlisle執教活塞的最大問題就是他例行賽各種驚艷,季後賽卻平淡無奇(03年首輪差點被T-Mac上演老八傳奇)。活塞總經理Dumars認為這皆是其性格太過溫和的緣故,於是在2003年夏,Dumars斷然解雇Carlisle,請來了鐵血名帥Larry Brown。

Larry Brown治軍嚴格,推崇鐵血防守和團隊理念,此前在76人就因為團隊理念而數次與Iverson爆發衝突。在2003年準決賽被活塞淘汰後,Brown一怒之下請辭,結果,活塞馬上向其伸出橄欖枝。

相比於少帥Carlisle的青澀和溫和,老帥Brown更加老辣和激情。在Carlisle打造的團隊打法的基礎上,Brown進一步提升了活塞的防守質量,甚至明確提出“每場都要將對手壓低到75分”的防守標準。

如你所知,Brown在賽季中期還引來了符合自己體系的拉Rasheed Wallace,就此,日後名騷一時的活塞五虎徹底組建成型。當賽季他們獲得了54勝,最終一路連克籃網、溜馬、湖人等強敵最終神奇奪冠。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3年被活塞無情解雇後,Carlisle卻因禍得福回到了溜馬。他的大佬Bird重回溜馬並出任總經理,Bird到任後炒掉Thomas,轉而把剛下課的Carlisle請了回來。

儘管出任溜馬總教練,但Carlisle依舊對活塞的絕情很是幽怨。當賽季,他率領活塞豪取聯盟最佳的61勝,季後賽言必稱活塞,一心想復仇,但很不幸,在老辣的Brown面前,他太嫩了,溜馬東區決賽的失利也讓其就此啞口無言。

隨著活塞擊敗強大的籃網、溜馬和更為強大的湖人,Brown和他的藍領活塞就此成為了那個時代的傳奇。在活塞奪冠後,即使Carlisle也不得不承認,Brown的確才是那個最適合執教活塞藍領軍團的人,Dumars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換帥類似案例:2004年秋,小牛實現和平過渡,菜鳥教頭“小將軍”Johnson接班老Nelson,成為小牛新帥,開始為小牛減速。

眾所皆知,老Nelson從勇士時代就是一位跑轟大師。自從1997-98賽季中途兼任小牛總教練後,老Nelson把小牛逐步打造成了一支只進攻不防守的進攻型球隊。

在2004-05賽季的太陽快打旋風問世之前,老Nelson和他的小牛三叉戟才是NBA跑轟的代言人,他們那種只進攻不防守、失分用得分彌補的自殺式打法既賺足了人們的眼球,也在例行賽大獲成功。

但問題是,例行賽所向披靡的他們季後賽總是早早出局。2003-04賽季,Cuban下了血本,一舉囤積了五個當打之年的明星賽進攻好手,但最終仍不免首輪就早早出局。

受此刺激後,Cuban終於清醒了,他認清了跑轟不可能奪冠的真相,於是他交易來了當時瀕臨退役的“小將軍”Johnson。Johnson球員時代雖然曾為老Nelson效力,但他並不認同老Nelson的那套理論,他更崇尚均衡和防守。

在Cuban的精心安排下,Johnson在小牛退役,先是出任老Nelson的助教,然後在賽季初轉而成為小牛總教練,而老Nelson則和平過渡、漸漸退居二線。在Cuban的支持下,Johnson為小牛減速,樹立防守體系,試圖讓小牛變得攻守均衡。

Johnson的改弦更張讓小牛在2006年一舉闖進總冠軍賽,2007年成為聯盟第一,儘管小牛那些年並未能奪冠(甚至屢次蒙羞),但Johnson的減速改革卻為小牛日後奪冠奠定基礎。

換帥案例五:1999年夏,禪師以5年3000萬的高薪加盟湖人,試圖帶來OK組合走上正途;期待解讀的問題:雙核內鬨、遲遲難以形成合力。

在Magic Johnson因為HIV病毒倉促退役後,湖人進入了漫長的衰退期。而在這個重建過程中,“銀狐”Harris居功至偉。他一手將Eddie Jones、Van Exel、Anthony Peeler等年輕球員調教了出來,自己也因此榮獲1995年最佳教練。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