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人物傳】惡即是王道!令對手聞風喪膽的「活塞壞孩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壞孩子也不例外。

在聯盟歷史裡,被後人銘記的,要嘛是正派楷模

要不就是充滿悲情的英雄

而象徵草根、堅韌的汽車城養育出的的孩子們,卻因為踏上了河的第三條岸而為後人所銘記。

他們秉持”壞就壞到骨子裡”的信念與世界為敵,並在黑白雙雄與公牛王朝之間兩次稱霸天下。

所以當14年後的底特律英雄們再次顛覆世界時,人們仍鍾情於尋根探究他們身上的”壞性”血統。

Chuck Daly、Isiah Thomas、Bill Laimbeer 、Vinnie Johnson、Joe Dumars 以及Dennis Rodman。這些在活塞退役球衣中,開創壞孩子時代的主帥及其座下弟子。

上世紀80年代的活塞,或許是史上最鐵血頑強、強硬、甚至最骯髒、同時也最另類的球隊。

但凡一支成功球隊的組建,必須經過一番網羅而成——儘管在其他球隊看來,壞小子們可能只是無人眷顧的平庸無奇之輩。

1981年選秀大會上,活塞用榜眼籤選中了微笑刺客Thomas,壞小子軍團的大腦率先駕臨汽車城搭建霸業根基。

同年11月,Vinnie Johnson來投靠,日後他一次次用暴力摧毀敵方禁區。

隔年春天,傷人如麻的Bill Laimbeer到來,為壞孩子軍團打上了強悍凶惡的烙印。

1983年,壞小子們的領導人兼老爹Chuck Daly執掌活塞教鞭,球隊從此脫胎換骨,連續九年躋身季後賽。

兩年之後,活塞在18順位選中的Joe Dumars,迅速嶄露頭角成為球隊攻防兩端不可或缺的力量。

1986年活塞,第2輪第27順位挑中的Dennis Rodman成為壞孩子軍團的中堅力量。

除上述諸人,其他如「壞孩子最惡者」Rick Mahorn。

“蜘蛛” John Salley

狀元Mark Aguirre

“單打王”Adrian Dantley

他們有些充當配角來去匆匆,但每一個都為活塞崛起奉獻了自己的力量,並一一為自己打上了”壞孩子”的標籤。

底特律如同接納了江湖各路惡漢,集結號響之後,堅如鋼鐵的壞孩子們嚴陣以待準備上路了。

86-87賽季無疑是活塞邁向輝煌的起點。

他們數十年來再度殺入分區決賽,但大戰七回合之後遺憾敗於經驗老到的綠衫軍,Thomas第六場的致命失誤成為激發他們潛能的不懈動力。

第二年壞小子們再進一步,跨過塞爾提克殺入總決賽。

3-2領先之後,Thomas扭傷腳踝為活塞前景投下陰霾。

儘管他王者歸來並貢獻創造總決賽紀錄的6次抄截和單節25分。

但活塞還是連輸兩場功虧一簣。

不過,以牙還牙向來是壞孩子的生存法則,曾經吞下的苦果他們會讓對手加倍奉還。

他們在來年季後賽中直落三局徹底擊敗塞爾提克。

四場血洗密爾瓦基公鹿。

大戰六場結束與公牛的東區決賽

總決賽中湖人連折Magic Johnson和Byron Scott,根本無力阻擋活塞眾將接連攻擊。

活塞以秋風掃落葉之勢首度加盟聯盟王座。

在Cooper嚴防死守下的Joe Dumars,憑藉場均27.3分的表現成為FMVP。但誰都知道,這是全體壞孩子的勝利。

當80年代告一段落的時候,活塞再次頑強抑制住了Jordan和公牛上位的氣勢。

並用五場比賽斬落拓荒者成功衛冕。

微笑刺客Thomas取代Dumars成為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兩尊FMVP基本奠定了兩人在活塞隊史上無可取代的地位。

假如時間停留在1990年夏天,那無疑將是壞孩子軍團最美好的結局,但沒有誰能永駐巔峰。

球隊老化,功臣離散,難以避免的雄風不再。

曾經堅不可摧的活塞軍團日中則移,如日中天的公牛王朝才是大勢所趨、王權交接,聯盟正走向新的輪迴。

1994年,Thomas膝過度伸直、肋骨骨折、足弓扭傷 、小腿傷病和左手割傷,並在最後一個主場撕裂阿基里斯腱,隨之宣告退役,同時也宣告壞孩子軍團就此成為歷史。

儘管Dumars仍率領一干小弟苦力支撐活塞的局面,但更像舊日王朝的遺老遺少般維繫著王者之師的尊嚴。

新加入的Grant Hill,才華橫溢。承襲的卻是Dumars謙謙君子的一脈。

多年之後,人們已不再如當年那般對壞孩子們恨之入骨,而是更平添一分敬意。

回首當年聯盟各隊對活塞聞風喪膽般的恐懼。首當其衝的便是惡人之首,從不知犯規是什麼的格鬥籃球創始人Laimbeer。

Laimbeer和大多數壞孩子一樣天資平平,但為了勝利無所不用其極。

他是球場上的暴徒、惡棍,但也因此成為活塞軍團的守護神。

同時又是假摔界的天王級人物。

常能在惡犯之後若無其事地拍拍屁股走人,或搖身一變假扮受害者懇請裁判向對手處以極刑,所有對手及球迷都對Laimbeer深惡痛絕,恨不能將其碎屍萬段。

Laimbeer把每一場比賽都當成UFC在打,即便常常遭受忍無可忍的對手的報復也在所不惜。

不止對手,不止正式比賽,Laimbeer甚至曾在訓練中故意將與自己有矛盾的Thomas的肋骨狠狠撞斷。

Mahorn曾是Laimbeer的左膀右臂,兩人經常合夥暴揍不聽話的Rodman。Mahorn轉投76人之後,Laimbeer毫不客氣羞辱昔日小弟的舉動激怒了Barkley,引發兩隊的空前大群毆。

Magic Johnson在與活塞對陣之後曾心有餘悸地說:”很奇怪,你看到他站在籃下冷冷的表情,就不會想到衝進去上籃。沒人希望因為一個上籃就報廢自己的職業生涯。”

Laimbeer的肉搏防守有多恐怖?88-89賽季,Barkley場均25.8+12.5,對位Laimbeer時12+9。Olajuwon場均24.8+13.5,對位Laimbeer時12+6。Ewing場均22+9.3,對位Laimbeer時9+6。

Laimbeer的惡行惡狀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人們對他賽場成就的評價。

作為一個14年職業生涯僅僅缺席過8場比賽(兩場因為打架被禁賽)的超級鐵人。

從1982-1990年,他始終把持著聯盟防守籃板第一的位置。

並以中鋒中並不常見的三分遠射成為活塞重要的攻擊點。

但他最大的成就,也許是將Rodman這位我行我素的另類天才成功帶上道。

比起Laimbeer招招見肉的恐怖舉動,球隊靈魂Thomas給於對手的更多是精神和心理上的摧殘。

他可以在前一秒鐘以天使般的微笑注視著你。

下一秒鐘就給你致命一擊。

微笑刺客Thomas是一名出類拔萃的優秀領袖、關鍵先生。堅韌不拔的小個子傳奇,同時也是深不可測的謀略家。

只要比賽結束的哨音未響,Thomas的微笑就永遠令人不寒而慄。

他一貧如洗的出身為職業生涯增添了不少傳奇色彩,13年生涯12次入選全明星,其中11次先發、兩次MVP的表現說明一切。

Dumars是壞孩子軍團的異類,和大名鼎鼎的惡徒隊友相比,他在場內低調行事,場外彬彬有禮。

但卻是最不容忽視的主角之一。

在與Dumars糾纏多年之後,Jordan曾表示活塞4號是防守自己最成功的對手。

Rodman是壞孩子中最具特色的一個,並在日後成就了不遜於所有兄弟的傳奇。

而將這一群恐怖分子訓練成團並願意為之出生入死、不惜背負罵名的,是被壞孩子們尊稱為老爹的Chuck Daly。

Daly說道:”這個聯盟是屬於球員的,由他們自己決定是否你夠格執教。一旦他們不服從你,也就意味著你該乖乖滾蛋了。”

Daly的因材施教和寬容大度令性格乖張、風格迥異的壞孩子們在場上各司其責、竭盡所能。

以喬丹法則為例,在聯防不被允許的時代,Daly打造的防守體系時刻如潮水般淹沒襲來的對手。

令無往不利的Jordan一次次陷入重圍,無功而返。

沒有哪一個人、哪一支球隊能夠完全遏制住Jordan,但活塞軍團已經無限接近成功。壞孩子是Jordan真正成熟的最佳考驗。

壞孩子為求勝利不擇手段,但Daly認為他的球員僅僅是”時刻保持身體接觸”而已。

他們子彈上膛,隨時待命,只等Daly呼哨一聲便像嗜血的野狼一般撲向對手並將其撕裂對手。

固若金湯的防守意志和無縫銜接的輪轉換位,最終將活塞推向了時代巔峰。

比起其他豪門和超級巨星,活塞及這些各有所長壞小孩未必會有許多球迷。

但他們為求勝利赴湯蹈火的態度,團結一致不顧個人榮譽的覺悟,無懼任何強敵的驕傲宣言,站直了絕不趴下的骨氣,卻可以成為所有孩子成長路上的座右銘。

看看把NBA當UFC在打的Bill Laimbeer如何摧毀對手:

Piston Bad Boy 在過去的”精彩”表現

推薦閱讀

NBA「5位壞孩子」組成一隊,哪位教練能鎮住?

NBA惡棍排行:Rodman上榜 活塞老大Laimbeer稱王 (16P)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