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球衣號碼故事:兩大魔人「搞暗示」、「愛致敬」煩死聯盟 (39P)

在球場上,球員的各種裝備、髮型以及招牌動作,都會成為個人的標籤。球鞋、球衣號碼也分屬其中的門類。

聊起球衣,那就必須得說到「致敬王」Metta World Peace了。這老兄為了致敬Michael Jordan穿23號、為了致敬Dennis Rodman穿91號、為了致敬Michael Jackson穿37號、為了致敬家鄉穿96號、為了致敬父親穿51號,換號碼就像換內褲一樣勤,叫聯盟好頭痛。

而為了致敬Kobe和他謝幕戰砍下的60分,World Peace還打算穿60號。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回聯盟堅決制止了他的「習慣性致敬症」。

刨根尋底,往改號碼的祖墳上刨,Dennis Rodman是那活祖宗、絕對的先驅。小蟲出道前期,在活塞和馬刺時期都披的是10號戰袍。

轉會芝加哥後,由於公牛的10號已經退休,Rodman將「10」拆成91(9+1)號,而且對此他還有另一層解釋:「當你遇到危險時,你最先想到的電話號碼前兩位是什麼?」(美國報警電話是911)

Rodman數學學得不賴,到了湖人,他改穿73號——依然是把10給拆開,這也是NBA歷史上唯一的73號。

最後一個賽季,Rodman來到小牛,選擇了一個奇怪的70號球衣。畢竟7+0不等於10,小蟲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呢?

這是因為Rodman原本打算穿69號……然而遭到了聯盟的駁回,他索性加了1號變成70號。哇喔,69號的花小蟲,呃……大家都懂的。

言歸正傳,同樣都是號碼,為何有一些看起來那麼另類呢?其實在NBA和NCAA中,有一些沿用下來的號碼規則。比如FIBA在2015年之前,就堅持12人嚴格按照4-15號的區間來選擇,因為方便裁判向紀錄台打手勢(沒有1、2、3號是因為1這些都可能和罰球手勢混淆)。

歐洲之前也是類似的規則,因此不管是在2004年奧運、還是後期去貝西克塔斯隊,Allen Iverson都只能身穿4號球衣,而沒有答案鍾情的「3」號可穿。現在,FIBA開放了規則,從0-99,加上00號,一共有101個號碼可供選擇。

NCAA還堅持「裁判優先」,他們規定球衣上或1位或2位的號碼,數字都只能在0-5的區間上選擇;也就意味著,每個隊的球衣號碼在排列組合後,只有37個可用。這也是為何許多NCAA豪強退休的球衣很多,但號碼依然能留給現役球員使用的原因——不然真不夠用的!

而在NBA,原本規則是小於20的號碼正常使用,往上數則兩位數均不能超過5,所以最大的號碼應該是55號。這正是Dikembe Mutombo選擇55號的原因——我選的號碼和我的體格一樣,都是隊裡最大的。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這規則經過Rodman一番折騰後已名存實亡。之後,聯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作出愛誰誰去的清高姿態,成就了筆者將要深挖的一些頗為奇葩的、「不合規則」的號碼——比如為了紀念36歲早逝的兄長,Rasheed Wallace改換成了36號(6>5)。

Andrei Kirilenko,則有著最為傳神的綽號:他的姓名縮寫是AK,而俄羅斯出產AK47,他便選了47號,自此AK47的名號叫響全聯盟。

可惜的是,他退休的時候FIBA還沒開放號碼,所以他在國家隊只能穿15號。

有些小人物願意搞怪,所以也會選些奇特的號碼。比如Francisco Elson,這位在金塊打過79場先發的中鋒進聯盟時選了56號——比最大(55)還大一號。

前國王中鋒Scot Pollard,在國王穿31號,到了溜馬自然不能選31(有Reggie Miller大神在前呢)了,於是他又加了一個31,變身62號。

後來到塞爾提克,他又選過66號。

另一位龍套中鋒Hilton Armstrong在2013-14賽季短暫效力勇士了15場,他選的是57號球衣,沒別的理由,「Armstrong查數據發現,這個號碼還沒人選過。」

除了Pollard,其他6開頭的都是上古時期才有人用的號碼,後來聯盟規則出爐後便無人使用。而本賽季,塞爾提克小將Coty Clarke選了63號——身在擁有光榮傳統的綠衫軍陣中,可能是他想穿的號碼都已經掛到北岸花園球館的上空了吧。

著名中鋒大竹竿Shawn Bradley是1993年的榜眼,他在76人隊選擇了76號球衣,因為他身高7英尺6英寸(229公分)——76人隊7尺6的大個子穿著76號,這辨識度不高也難。不過高個子的危險在於他成了極限挑戰的一種,所有彈跳好手都想在他頭上隔扣一下呢。

穿77號的多一些,理由都是因為隊中7號被佔用,像Vladimir Radmanovic和2006年的狀元秀Andrea Bargnani都曾穿過77號。

唯一一個穿過84號球衣的是「國王」Chris Webber。在和76人協商分手後,Webber加盟活塞,由於4號已被Joe Dumars佔用,他選擇84號。因為他的侄子夢見他穿著活塞的84號球衣奪冠了!可惜Webber不懂周公解夢,畢竟,夢裡的事情一般都是反的。

大鬍子Baron Davis在生涯末期穿的是85號,因為他小時候在洛杉磯的房子門牌號就是85號。

同樣的,Evan Fournier剛進聯盟時的號碼是94號,因為他在法國的街區是94號街區。不過現在換成了他偶像Mike Bibby的10號。

穿過88號最著名的是Nicolas Batum,因為他是1988年出生的。此外灰狼的Nemanja Bjelica和Alexey Shved也穿過88號,他們也都是1988年出生的。

Antoine Walker穿88號是因為,他被換回塞爾提克時8號已經被Al Jefferson佔據了。不過穿了兩場88號後,他就從Jefferson那裡搶回了8號,Jefferson改穿7號並得到Walker送的禮物——一塊戴過的手錶。

另一位龍套球員Christian Eyenga選擇88號則因為他是個不折不扣的Kobe的頭號粉絲:在騎士他穿8號,後來在Dwight Howard交易裡被打包送到湖人,他選擇88號。再後來來去了發展聯盟和CBA,他都穿著24號。

2011年以防守LeBron出名、並最終拿下總冠軍的DeShawn Stevenson是第一個穿92號球衣的球員。他只是把之前的兩個號碼:2號和9號合了起來。身穿92號藍白球衣的Stevenson是小牛球迷2011年總冠軍賽的深刻記憶。之後暴龍的92年小將Lucas Nogueira成為了第二個92號所有者。

同樣,Drew Gooden的90號也是0號和9號的合體;但由於穿90號次數太多,這反倒成了他的代表號碼。

另一位穿90號的是現在塞爾提克的大前鋒Amir Johnson,他選擇90號的理由是他熱愛90年代的籃球,「那時候肯定是最好的,強硬鐵血,比現在強多了。」

Rodman和World Peace之後,Mindaugas Kuzminskas是第三個穿91號的球員。

曾經的黃蜂老將PJ Brown轉會到綠軍後選了93號。他表示自己93年進入聯盟,又和妻子93年結婚,93號於他有著非凡的意義。2008年,他穿著93號隨Kevin Garnett、Paul Pierce和Ray Allen捧起冠軍獎盃,這號碼又多了一重意義。

Jae Crowder不穿9號而選擇99號是為了照顧綠軍球迷的情緒,畢竟那是屬於綠軍功臣Rajon Rondo的。

而上一個穿99號的也是塞爾提克球員:03一代榜眼Darko Milicic,但他只穿著99號打了一場比賽便離開NBA。現在他已經退休,改行當了拳擊手。

共有兩名球員穿過98號球衣,伊朗球員Hamed Haddadi是其中一個。他到太陽後才改穿98號——98是伊朗的電話區號,Haddadi希望讓更多人知道伊朗、知道自己國家。

但另一位98號則更有里程碑意義:Jason Collins在塞爾提克選擇98號,隨後他被裁員,宣佈出櫃,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宣佈出櫃的現役球員。之後籃網簽下他,他繼續身穿98號。98在同性戀社群裡有著特殊的意義:大學生Matthew Shepard因為在1998年公開承認自己的同性戀身份之後被謀殺。後來,聯盟特別發售了籃網的98號球衣,將這款球衣的所得收入捐給男同性戀、女同性戀、異性戀教育網路和Matthew Shepard基金會。

今年增加的另一個特殊號碼新秀來自老鷹首輪21號秀德DeAndre’ Bembry,他是歷史上第一個穿95號球衣的。他出生於94年——他弟弟這是95年出生,在選秀大會開始前12天,Bembry的弟弟不幸去世。因此Bembry決定身穿95號懷念弟弟……

推薦閱讀

快艇輸籃網是科技系統害的?Rivers安排灌籃哥休戰只因『時間到了』

NBA球員刺青面積今非昔比,生澀的他們身上真的「很乾淨」 (15P)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