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考古系】Kobe與Duncan本應聯手去波士頓?

以Kobe Bryant領銜的96黃金一代和97屆Duncan的成就早已無需贅言,但如果Tim Duncan當年也參加96年選秀的話,那又會產生什麼樣的轟動效果呢?這並非是一個純粹天馬行空的意淫話題,因為Duncan本人曾一度決定參加96年選秀,但在最後時刻又選擇了放棄。更為重要的是,Duncan的這個決定直接引起了一系列的後續連鎖反應,最起碼在波士頓人的眼裡,這打亂了綠衫王朝的復闢大計,甚至間接影響到了Kobe的命運……

關於Kobe和Duncan,有多少人設想過他們聯手會有什麼樣的效果(當然,全明星賽除外)?在這個話題上,意淫經驗最豐富的不是湖人球迷,也不是聖城媒體,而是波士頓人。他們曾無數次設想過兩人搭檔的情形,而搭檔的地點則是在塞爾提克。

Duncan和Kobe在塞爾提克聯手?這並非波士頓人一廂情願的意淫,因為在1996年這的確差點就成了現實,而這一巨集大計劃則是出自於紅衣主教之手。事實上,直到今天,依然有大批量的波士頓人堅信,他們錯失Kobe和Duncan是因為遭遇了潛規則。

在進入Duncan和Kobe選秀的正題之前,有必要來重溫一下老主教那神鬼莫測的手段。眾所周知,波士頓能夠成就王朝,靠的就是「紅衣主教」Auerbach數十年如一日的精妙謀劃。尤其是在如何延續王朝血脈方面,老主教的手段堪稱精彩絕倫

從1957年奪得第一個冠軍開始,此後13年間塞爾提克勇奪11冠,其間包括一次空前也必絕後的8連冠。而在13年間,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綠軍王朝血脈的傳承。從早期Bob Cousy為正、Bill Russell為輔,到60年初期Cousy瀕臨退休、Russell正式成為核心

從那時起,在老主教縝密的安排下,塞爾提克的核心傳承工作開展得順風順水,與之俱來的則是塞爾提克冠軍不斷。在60年代後期,Russell(左)將權杖讓渡給了Havlicek(右),後者幫助Russell在晚年再添兩冠。

隨著1969年Russell等老一代退休,Havlicek(右)獨自咬牙支撐起了那段暗無天日的重建歲月。終於他在70年代等來了David Cowens(左)。他幫助這個後輩成長為了聯盟的MVP,兩人攜手再奪兩冠,實現了綠衫王朝的中興。

因為在70年代末,Cowens不滿球隊先後交易了他的幾位好友,他與老主教翻臉,以致於他曾三次退休,這迫使塞爾提克不得不準備重建。隨後,老主教在1978年選中了Larry Bird並在79年簽下了這位史上最偉大的白人球員,從而迎來了綠衫王朝的全面復興

有人說綠衫王朝的祕密是:老主教的勝利雪茄、詭異的球館地板和選秀好運。所謂的「好運」就是塞爾提克總能選到巨星坯子,他們的隊史上從未出現巨星真空期。這就是這個世道,總有人會把別人在人後的努力結果歸功於簡單的兩個字:運氣。

在選賢任能方面,老主教付出了大量心血。在50年代他手裡只有Cousy這麼一個王牌,他想盡辦法才從老鷹隊手裡「騙」到了榜眼籤,然後又用利益交換誘導皇家隊放棄用狀元籤選擇Russell,從而他才用榜眼籤簽到了Russell。

別人只看到了他在人才爭奪方面的無往不利,卻忽略了他其實是廣撒網才捕到了更多的魚。在1989年賈霸作客波士頓時,老主教為他舉辦了一個退休儀式並透露了一段祕聞,那就是早在1967年他就瞄準了賈霸,有意讓賈霸來接替Russell,可惜天不遂人願。

同樣還被老主教「撒過網」的還有Ralph Sampson(1983年狀元)和Ewing(1985年狀元)。先說Sampson,早在1980年老主教就試圖勸說Sampson提前選秀,但遭到了Sampson的拒絕,後者最終在1983年成為了狀元並在日後和大夢組成了雙塔

這就是老主教的過人之處。他的策略永遠是環環相扣、綿綿不絕,從而保證了東邊不亮西邊亮。沒得到賈霸,他等來了Cowens;沒能讓Sampson提前選秀,他馬上就在當年夏天做出交易,用新科狀元Joe Barry Carroll(左)換來了探花Kevin McHale(右)和Rober Parish,後兩位和伯德聯手在80年代三次奪冠

不過,從1984年開始,在新任總裁David Stern走馬上任後,老主教和他的綠衫王朝開始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原本,非籃球科班出身的Stern正是在紅衣主教等NBA元老的支援下才走上了總裁寶座,而老主教也正是欣賞Stern的改革思路才鼎力相助。但他沒想到的是,Stern的改革觸動最多的卻是綠軍的利益。

兩人第一次交手是在1984年波士頓續約伯德時。當時Stern力主推行嚴苛的奢侈稅策略,在新規定下,綠衫軍的薪資空間已不足以續約伯德。老主教當然不肯坐視愛徒離開,於是他聯合湖人提出了伯德條款,這個特例其實是一種實質意義的開綠燈。儘管這次交手Stern告負,但這更堅定了Stern的改革信念

其實,Stern的種種改革並非刻意針對塞爾提克,但在當時,老主教在全聯盟的威信之高、影響力之大已經嚴重影響到了總裁的權威(比如伯德條款的出臺)。綠衫門徒被安插在全聯盟各隊掌握實權,NBA當時的各項政策都能體現著老主教的理念

在老主教的運籌帷幄下,彼時的NBA綠衫軍可謂是一家獨大,在1984年總冠軍賽開打前,他們已14次奪冠,而湖人只有8次,並且其中5次還是在明尼阿波利斯時代。老主教當時已經跋扈到了直接來了一句:「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有可能,但有一件事絕對不可能,那就是湖人在總冠軍賽擊敗塞爾提克。」

同樣是教父級人物,Jerry West(右)卻在老主教面前像個怯弱的孩子。1984年總冠軍賽,West居然不敢跟隊去波士頓。他對魔術強森說花園球館有惡魔存在,魔術強森最初不以為意,但到那後運球時球居然「粘」在地上,賈霸更是差點在更衣室熱暈過去,湖人自然輸掉了總冠軍賽。

1984年剛奪冠,老主教根本沒打算享受奪冠的快樂,他已又瞄上了喬治城大學的Ewing。老主教接觸Ewing有天然的優勢:Ewing的恩師John Thompson當年在NBA曾給Russell打替補,是老主教的門徒之一,從這個角度,喬治城大學就是老主教家的自留地。

此外,Ewing從小就在馬薩諸塞州的劍橋讀書,Russell是其偶像。於是,1984-85賽季還沒打,全聯盟便風傳明夏的準狀元已被波士頓預定,唯一的懸念就是這次會是誰乖乖地把狀元籤給老主奉上。全聯盟人心惶惶,於是Stern果斷出招,決定改用新式的選秀辦法。

在那之前選秀順位是靠戰績決定,東、西聯盟的倒數第一拋硬幣決定狀元歸屬。1985年改用樂透選秀,把代表沒進季後賽的7支球隊的7個信封丟進機器賭狀元籤。如果沿用舊法,波士頓只需跟東西區的倒數第一提前商討狀元籤交易即可,但現在他們只能等樂透結果出爐後才能採取行動

最終尼克得到了狀元籤並選中了Ewing。關於為什麼會是尼克,NBA至今還有多種陰謀論的說法,或說Stern把尼克的那個信封冰凍過,或說那個信封折了一個角。總之,大家都認為Stern故意在照顧大都市的球隊,他希望幫助尼克復興,從而讓聯盟的格局更均衡

1985年的選秀結果讓很多人質疑。有人認為越改革選秀也混亂,以前作弊的權利在球隊,單靠輸球就能拿狀元籤;現在改樂透,作弊的權利卻給了Stern,他可以「補償」給任何人:2011年選秀前灰熊總經理就認為狀元籤必屬剛失去LBJ的騎士,而2012年則給了剛完成收購的黃蜂

Stern如此明顯針對塞爾提克的做法讓老主教怒不可遏,兩人互相給媒體放風聲攻訐彼此,從此變得面和心不和。值得一提的是,從1980年之後,無論綠衫軍再怎麼糜爛,他們也從未再獲得過狀元籤。這也為1997年綠衫軍錯失Duncan後波士頓媒體聲討Stern埋下了伏筆

85年錯過Ewing還不足以動搖王朝根本,隨後,1986年老主教親自選定的接班人、號稱比喬丹還牛的超級搖擺人Len Bias在選秀後猝死才是噩夢的真正開始,1993年另一位接班人Reggie Lewis的猝死讓波士頓第一次出現了巨星真空期,波士頓開始進入了暗夜

以往,老主教在王朝接班人選拔培養方面向來是遊刃有餘、左右逢源,A計劃不通還有B號備案,但從84年開始他的A、B、C三套接班方案均失敗了,超級自信的他居然也開始有點懷疑自我了,一夜間,他蒼老了很多。他退居了二線,但還想從96黃金一代身上做最後的一搏

那一年在模擬選秀榜上名列前茅的有:大一的Marbury和Rashmi、大二的Iverson、Antoine Walker、大三的Marcus Camby、Duncan和Ray Allen。而在這其中,狀元大熱門的就是Marcus Camby和Iverson,他們被視為84年大夢和喬丹的翻版,Marcus Camby是NCAA榮譽大滿貫,而Iverson則是個人能力NCAA無敵

在那時,Duncan同樣備受矚目,但他前面卻站著Marcus Camby。作為馬薩諸塞的超級內線,Marcus Camby1996年一舉包攬了約翰伍登獎和奈史密斯兩項NCAA殊榮,NCAA內線第一人地位毋庸置疑。不光在個人榮譽方面壓倒Duncan,在兩人一對一的焦點對話中,他也多次完勝。

如果放在尋常年份,Marcus Camby和Iverson必將對狀元頭銜展開激烈競爭。但問題是那一年最後拿到狀元籤的居然是76人。76人當時內有90年狀元、全明星內線Derrick Coleman(當賽季重傷才導致球隊進樂透),外線有95年探花Jerry Stackhouse,球隊陣容齊整,就差一個組織後衛。於是他們只肯在Iverson和Marbury之間選擇

原本Duncan已打定主意參加選秀,在模擬選秀榜上他最低是第6,最高是探花,排在Marcus Camby之後。1996年夏,當他和自己的教練Dave Odom(右)驅車前往機場參加伍登獎頒獎典禮的途中,他突然改變了主意,隨後發表宣告稱自己將再打一年NCAA。

Duncan的退出令綠軍的計劃落空:當時綠軍換來了小牛的第6順位,意圖博一位內線。費城、狼隊和公鹿都缺後衛,所以AI、Marbury和Ray Allen都難滑落到第6位,Marcus Camby最差也是前三。綠軍經過分析,認定Duncan和Rashmi這兩位必有一位會落到自己手中。但結果Duncan退選,綠軍選了剩餘球員中最被看好的沃克

與此同時,另一位選秀中的X因素Kobe的故事也開始了。儘管他在費城呼風喚雨,但當年的麥當勞高中明星賽上他的星光被Tim Thomas和Mike Miller遮掩。他年僅17歲,並且NBA歷史上從來沒選擇過一位高中後衛,因而最初選秀Kobe的模擬順位只在首輪末段。

當時Kobe的經紀人是Arn Tellem(左),他和Jerry West是朋友。鑑於Kobe的預測順位在首輪末段,而湖人當時的順位正是24號順位(後來選了小魚),他就請求West給Kobe一個試訓機會。結果West在試訓後大加誇讚,湖人教父的好評無疑就是質量的保障,Kobe由此轟動全美

West的稱讚讓Kobe獲得矚目,在波士頓,老主教派出了最信任的門徒、防守大師Dennis Johnson和Kobe過招。儘管老主教很滿意,但當時他的心思主要還在第6順位的人選上。他認定Kobe最多在首輪中段被選中,而他的徒弟Danny Ainge當時正在太陽當教頭,太陽的順位恰好是15順位。

Ainge(左)也對Kobe進行了試訓,事後他稱讚那次試訓是其「四年執教經歷中最好的,其他的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他當時的想法是15順位足以拿到Kobe,但萬一被提前劫走,自己還可用Horry(右)去交易(交易流言後被曝光,兩人日益不睦,Horry曾把毛巾摔到了Ainge腦袋上)

但Kobe最終還是被劫,因為湖人已授意黃蜂去搶Kobe。當時黃蜂的教頭兼總裁正是前文所提及的那位曾因好友被紅衣主教交易而三次退休的David Cowens。他手裡有13順位和16順位,原本他想用16順位選Kobe,然後跟湖人換Divac,但看到太陽對Kobe的熱情後,他用13順位進行了攔截。

作為老主教最中意的門徒之一,Cowens卻因為老主教的交易而三度退休,其間的恨意不言自明。在選中Kobe後,儘管綠軍和太陽多次對他提高報價,但Cowens統統拒絕。這就是赤裸裸的報復,或許Cowens的瘋狂只有如今為了報復波士頓而轉投宿敵的Ray Allen才能體會

這就是1996年波士頓先後錯失Duncan和Kobe的故事。不過波士頓人還沒有徹底絕望,因為1997年Duncan會捲土重來。這一次,老主教決不允許再出任何差池。綠軍努力擺爛,最終15勝67負,一舉創造了隊史最差紀錄。為了Duncan,綠衫王朝已拋棄了底線

1996-97賽季從一開始就決定擺爛的原本只有塞爾提克和灰熊。但隨後,因為Stackhouse和Iverson內鬨而慘不忍睹的76人、核心David Robinson意外重傷的馬刺也先後加入到了這一行列中。最終14勝的灰熊成功成為倒數第1、15勝的綠軍屈居第2、馬刺第3、76人第4。

除了努力擺爛,老主教還搞到了僅24勝的小牛的首輪選秀權,這麼一來,他有兩次機會衝擊狀元籤,堪稱雙保險。但事實證明,玩賭博,再心思縝密的玩家也玩不過莊家。Stern開啟謎底:馬刺獲狀元籤,綠軍只收獲了第3順位和第6順位。失意的綠軍無奈選了Chauncey Billups和Ron Mercer

面對著選秀結果欲哭無淚的老主教仍舊不甘心,他在選秀結束後第一時間向馬刺提出了交易請求:用沃克、Chauncey Billups和Ron Mercer三位青年才俊換Duncan,畢竟馬刺已經有了海軍上將,並且在那之前,NBA主打雙塔戰術的都未能奪冠,但馬刺還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

在那之後,迴天乏力的老主教徹底明白,江湖已不再是舊江湖,Stern已成為NBA真正的操縱者。心灰意冷的他把Danny Ainge招了回來,自己選擇徹底退休。每當想起王朝史上最恥辱的15勝67負最差紀錄,再看看Duncan為馬刺帶去的4個冠軍,波士頓人除了詛咒Stern外就是懊喪

Duncan生涯4次奪冠,但惟一令人遺憾的是他只能在奇數年奪冠。在NBA王朝的基本標準是三連霸,而Duncan甚至連兩連冠都從未做到。每當想到這一點時,波士頓人總會想:如果Duncan當年來綠衫王朝,他肯定能改寫不能成功衛冕的命運。也許會是這樣,但歷史從來沒有也許

推薦閱讀

【考古系】2007年風起雲湧,Kobe與Garnett也差點成了湖人隊友

【考古系】最恐怖又複雜的氛圍 Magic Johnson帶著愛滋病毒的全明星賽 (36P)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