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考古系】最恐怖又複雜的氛圍 Magic Johnson帶著愛滋病毒的全明星賽 (36P)

1992年全明星賽,Magic看似有一個大團圓結局,但在此之前的風波可並不算小。

談論歷史上的全明星,1992年這一屆是繞不開的典範,而已經感染愛滋病病毒的Magic舉起最有價值球員獎杯的那個鏡頭,更是成為了NBA歷屆全明星大賽裡經典中的經典。

此時的Magic,跨越了生死,疾病,歧視,被認為是體育精神的終極象徵。而他宣佈感染病毒和參加全明星賽也被認為是體育史上最具紀念意義的事件。2004年,在ESPN評選的25年最重大體育事件中,Magic宣佈感染HIV和參加全明星賽排名第七,時任美國總統Bush對此評論道:“對我而言,Magic是英雄,是每一個熱愛體育的人心中的英雄。”

但問題是,難道一個球星感染HIV不應該首先是醜聞?事實上,從Magic被查出染病,到他最終捧得獎盃之間的過程,遠比最終一個簡單的大團圓鏡頭複雜的多。

Magic被查出感染HIV是在1991年的秋天,當時的湖人隊剛剛打完麥當勞冠軍賽,在和歐洲冠軍巴塞隆納隊的比賽中,Magic疲態盡顯,導致湖人差點被巴塞隆納擊敗,而當回到美國之後,他很快接受了一次體檢,在這次體檢中,Magic“中標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體檢並非NBA官方體檢,而是湖人隊內部僅僅針對Magic一人的體檢——這實際上,這個體檢僅僅是包含在一份Magic與Buss的場外合約中的,在這份合約中,Buss將向Magic提供一份300萬無息貸款,而體檢則是這份合約的附加部分和條件。

那為什麼會有這份貸款呢,這就要從Magic所處的時代說起。早在上古時代,籃球運動員是一份並不比汽車廠的機修工好多少的工作,球員們合夥租房子,睡通鋪,在場邊喝啤酒抽菸,是藍領中的藍領。

在這種時代背景下,60年代Russell得到一份10萬零1美元年薪的合約已經是天價,而Magic加盟NBA則是在1979年,當時球員的合約略有提高,但Magic和湖人一簽就是25年,總價值為2500萬美元。

此後進入80年代,當時美國社會正值越戰結束後頭一個5年,戰爭中成長的所謂“垮掉的一代”開始退出社會,嬉皮士文化漸漸退潮,而NBA此時也正面臨一個改朝換代的歷史時刻:ABA的融入,個人主義的盛行沒有讓NBA變得更受歡迎,相反,更多的毒品,個人表現反而讓聯盟的形象一再受到打擊。

而此時,Magic和Bird這兩個個人實力超群,同時又團隊第一的超級巨星的出現則成就了傳統籃球的回歸,加上聯盟有力打造,Magic和Bird很快成為金字招牌。所以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裡,聯盟的收益暴漲,球員們的收入也跟著水漲船高。

於是在很快的時間裡,NBA裡一些小角色和合約已經可以超過上一輩名人堂的生涯所得,而此時,Magic的工資也開始變得不合時宜了。

當然,Magic本人也並不是很在乎錢,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問題,讓當時的Magic難以看到自己作為商業人才的成功極限,工資+幾份代言,也許Magic作為球員的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但Jordan的和他的經濟團隊卻讓Magic看到了無限的可能,在有系統的運用下,Jordan一年收入可以超過自己工資接近10倍,而用這筆錢,年輕Jordan正在構建一個商業帝國——作為聯盟頭牌之一,Magic顯然認為自己也需要這麼做,而這需要啟動資金,這就是這筆貸款和這次體檢的來源。

但當Magic被查出感染HIV之後,自己未來可能建立卻提前崩潰的商業帝國已經是Magic最後擔心的問題了,面對生與死這種終極矛盾,Magic最先開始擔心的是自己的妻子Cookie,以及她肚子裡的孩子。

在當時,Magic私生活混亂在NBA的圈子裡並不是新聞,他的妻子Cookie對此也心知肚明,據稱兩人在大學約會時,Magic就經常出去亂搞,而且樂此不疲,但Cookie一直對此保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Cookie這麼做,因為他直到Magic一直對她心有所屬,事實上像Magic這麼聰明的人一向把亂搞和真愛分的很開,在後來參加歐普拉秀時,Magic曾坦言,自己從來不約隔夜炮,無數的女人都使勁渾身解數想要搞定他,但最終都無功而返。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那些願意挑戰Cookie位置的骨肉皮之外,更多排隊等著Magic臨幸的女人都有相當的身份地位,在職業體育圈外圍,和運動員約會過夜更多是一種生活方式,球員的地位、財力、長相並不比尺寸體力和性格更佔優勢。

眾所周知,Magic也是NBA最具人格魅力的人之一,所以無論主場客場,Magic身邊總圍著一圈妹子,有時候Magic在比賽開始前就會準備,比方說他說“我想來一道彩虹”,這就意味著他想在賽後來一場包含3種膚色的4P大戰……

更重要的是,在性開放的80年代,這種規模化的性行為基本上都是無保護措施的,這造成的後果顯而易見:在Magic感染HIV這個消息剛剛爆出時,很多球員都陷入了恐慌——顯然,他們在某些時候和Magic享用過同一套陣容。

聯盟是一個大染缸,沒幾個人是乾淨的,在事件公開後,一名匿名隊醫曾表示聯盟至少60%的人都有過性病,而這其實也體現了職業體育的殘酷之處:謙謙君子和道德楷模沒有什麼用,只要能贏球,球迷就不會在乎這個。

好在萬幸的是,Cookie和她的孩子經過檢查沒有被感染,而此時她並沒有選擇離開Magic——這在事實上幫了Magic大忙。由於此前Magic在球迷心中積聚的海量人氣,他居然被塑造成了抗擊HIV的鬥士。妻子的不離不棄也給這層身份加了一層光環。

此時,球員們也給予了Magic足夠的支持,很多球員公開表態支持Magic,而當他在球隊更衣室宣佈自己退休的消息之後AC Green衝上去擁抱了他,這在當時被認為是極其勇敢的舉動(儘管其實Green沒有冒什麼險)。

這就造成了一個結果,那就是雖然Magic雖然已經因病宣佈退休,但他的人氣卻反而居高不下,在那個靠手寫票統計全明星票數的時代,他的得票反而高舉西區後衛第二,僅次於Drexler。

這個結果顯然是給所有人出了難題,尤其是那些幾個月前還在表態支持Magic與病魔抗爭的球員,Mchale當時就委婉的表示,職業球員的手往往都傷痕累累,而拓荒者的隊醫更是煽風點火的說:“認為血液疾病不能夠通過一場籃球比賽傳染是完全錯誤的”

但最讓Magic傷心的還是他的隊友,作為第一個擁抱Magic的隊友,AC Green站出來反對Magic參加全明星賽——儘管兩年前他是因為沾了Magic的光才人生唯一一次入選全明星,並且成為了先發。

這實際上代表著一種劇情的翻轉,隨著時間的退休,報導的深入,更多的人開始清醒過來並且認真思考Magic本身的定位——一個因為濫交而感染致命傳染性病毒的人,為什麼我們會把他當做英雄?

而這事實上也是由於Magic離開賽場太久造成了,NBA是個造星功能異常強大的聯盟,Magic隱退以後,聯盟正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拓荒者正在成為西區的王者,而Jordan已經開始了無敵的衛冕之路。

這是真的,僅僅4個月,人們就已經開始遺忘Magic的偉大,並且開始對他進行道德審判,一些奇談怪論開始在人群中中傳播,比如不少人認為Magic實際上是同性戀,因為很多缺乏常識的大眾眼中,愛滋病被認為是只會在同性戀之間傳播的疾病。

而這也造成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效果,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Isiah Thomas,作為Magic的摯友,Thomas每次在與湖人比賽前都會與Magic貼面親吻,結果者被認為是兩人關係不明不白的證據。

這種言論讓身為球員工會主席的Thomas十分難堪,要知道在過去的幾個月裡,Thomas一直在為Magic奔走呼號,其中有一條就是拒絕某些人提出的要求進行全聯盟球員性病體檢的建議,而這甚至被捕風捉影的認作是他欲蓋彌彰的手段。

PS:當時美國夢幻隊正在選拔球員,當時Magic沒有給予Thomas足夠的支持,而Thomas對於他和Magic的關係做了一些毫無意義的辯解,這使得兩人的關係一度瀕臨破裂。不過即便如此,Thomas對於支持Magic打全明星上一事上還是選擇了毫無保留的支持。

除了場外民意的翻轉,Magic另外的麻煩來源於規則內,此前NBA還沒有讓一個退休球員參加全明星正賽的歷史,為此,Magic一度考慮在湖人隊復出打幾場比賽,但湖人總經理Jerry West對此的表示卻十分冷淡。

PS:West不僅僅對Magic表示冷淡,在得知Magic生病之後,Jabbar也試圖在湖人隊復出,並且聲明自己將會把所有的工資捐給愛滋病研究,West對此也表示無視。

這個時候站出來救場的是Stern,這位上臺沒有多久的NBA總裁直接了當的宣佈Magic將以西區先發的身份參加全明星賽,輕而易舉的化解了這個問題。“如果他流血,換他下來就可以了。”Stern說。

終於,Magic面前的障礙都被掃清了,他將人生中最後一次穿上NBA的戰袍(雖然日後復出了,但當時大家沒人預料到這一點),賽前,球員們在Thomas的組織下依次與他擁抱,包括因為怕死而聲明不希望Magic回歸的Malone。

而比賽的過程則充滿了溫馨的意味,球員們主動和Magic做身體接觸,Drexler主動放棄了衝擊FMVP的機會給Magic做球,Jordan則壓制著想贏球的心沒有逼搶Magic,終於,這出大戲在東區球員輪番換防致敬下達到高潮……

“我感覺我在一個夢裡。”賽後,Magic在更衣室裡說“我真的,真的不想醒過來。”

推薦閱讀

【影跡】Kobe,江湖最後一個老大 (30P)

深入直擊明星賽更衣室!地表最強籃球員們賽前都在做什麼…(32P)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