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精品譯文] 一個月內,痛失雙親;隊友相扶,Channing Frye終將福來

作者:Joe Vardon

週五,Channing Frye打了一通電話給父親。

Frye剛剛結束活動,每年聖誕騎士隊都會去克里夫蘭兒童中心看望。剛閒下來的Frye打了通電話給父親,既是他的習慣,也有些突發奇想。他剛和身患重病的兒童們共處了幾個小時,換作誰來心裡都不會太好受。

但十分不幸的是,Thomas Frye,在感恩節已經過世,享年64歲,他在鳳凰城的公寓裡孤零零的,走完人生最後幾分鐘。而僅僅27天前,Frye就已經因為癌症失去了母親。

「我那個時候打電話給我爸,真的就是突發奇想…然後我的感覺就像,鑽心的痛,」Frye說。「我覺得現在說起這件事,我心態還算好,只是覺得自己內心的感覺還過得去。」

「但昨天,我又給他打了個電話。我自己都覺得挺變態的,其實也不是變態,是有些瘋狂。」

Frye今年33歲,這賽季是NBA三分最精準的人之一,有著47.1%的命中率,擔任著騎士板凳頭號利刃的角色。現在,他的情緒正處於極端低谷。他的雙親本就離異,卻又在一個月之內雙雙離世。本文將講述Frye與cleveland.com分享的,屬於他和家人的種種故事,他經歷的各種悲痛,又是如何克服個人的哀傷,繼續發揮職業精神。

Frye說他的父親是因心肌病突然惡化導致死亡,2012-13賽季,Frye缺席了整一年,也是因為這種疾病,不過Frye父親的病情更嚴重、難以治癒。Frye的祖母本想感恩節來和兒子聚聚餐。他的祖母發現他父親時,老Frye早已昏迷在地板上。

Channing Frye和Kevin Love上週去克里夫蘭兒童中心慰問。

Thomas Frye是一家公司的共同創始人,公司主要為公立、私立學校提供辦公服務。在兒子的強烈要求和慷慨資助下,老Frye同意搬到北卡州,好離家人更近些。感恩節那天早上凌晨一點,父子兩個還聊了會天,那時騎士剛剛戰勝波特蘭,Frye得到14分,投進4個三分,對他來說,這就是日常工作,小菜一碟。

感恩節當天下午,Frye和妻子Lauren還有兩個孩子,本來在Richard Jefferson家裡享用火雞大餐,還準備看看美式足球直播,可是,Lauren的手機卻帶著最不幸的消息,刺耳地響起來。

「他最後一條語音留言,我複述一下,就是『Channing…』然後我就聽不清了,」Frye說。「我得看著對話部分,用語音轉換器轉成文字。然後大致是『Channing,我為你驕傲,你知道爸爸一直愛著你,你知道,你是我第一個兒子,我永遠愛著你和Logan(Frye弟弟)。』」

「我聽完那段話,然後我母親那有說的差不多的留言,然後就感覺…很傷心,特別特別傷心說實話。但他們去世之前,我都跟他們說了,我有多愛他們,這也對我稍微是個心理安慰吧。」

母親去世時,Frye本在和隊友們觀看棒球決賽,歡聲笑語之中,噩耗從天而降。父親去世時,Frye本在和Jefferson慶祝感恩佳節,融融其樂之中,悲劇猛然襲來

癌症並非殺人於朝夕之間。Karen Mulzac Frye今年58歲,原是鳳凰城電視臺記者兼製作人,業績出色曾獲艾美獎,罹患癌症後經歷過多次手術。Frye一直沒和隊友們提起過母親的病況。新賽季,騎士衛冕之路即將啟程,還沒有一位隊友瞭解Frye母親的情況。騎士第一個主場比賽迎戰尼克,也是他們領取冠軍戒指的日子,就在那前一天,Frye母親進行了最後一次手術。

手術一結束,Frye就跟媽媽聯繫上,並且保證很快就會趕去看她。他還抱著一絲希望,祈禱著替代治療法能在挽留她幾天。直到母親生命的最後一週,Frye依然在祈禱。但最終,他不得不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

那時候,他在棒球決賽第二場現場,和騎士隊友們在一起,突然,電話響起,Frye一看,是母親Karen那邊一位親戚。Karen那時已經因病暴瘦至不到35公斤,上次Frye看見她,她還有將近60公斤。親戚來消息,說讓Frye趕緊去加州,也就是母親的住所。

賽季才剛剛開始,第二場騎士要北上戰暴龍。Frye去陪伴母親,好在及時趕到了她家裡,跟各位親戚問了好。過了一會兒,Frye本想去買個三明治,他剛上車,還沒開出停車場,Karen,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就這麼看著你的至親,離死亡那麼近,然後看著她最終離開,這就像…真的太瘋狂了,」Frye說。「我不會跟你說假話,直到今天,(母親離世)這事還讓我腦子亂糟糟的無法安頓。我覺得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腦子裡全是這一件事,情緒就一直被困在這上面。我的隊友們真的盡心盡力了,一直陪伴著我,畢竟有的時候我會突然渾然無覺,大腦空白,不知所措。」

44天的絕望與打擊,三場葬禮、追悼會、安葬儀式,布魯克林(Frye母親故鄉)和鳳凰城之間來來回回。騎士也給了Frye七場的寬容,好讓他安頓好一切事務,調整好感情心態。

可是,試問,這種事,怎麼調整感情啊?!

Channing Frye從母親葬禮上回歸,三分線外手感火熱。

母親過世僅僅三天後,Frye就趕回了球隊,接下來七場他場均可以得到14分,騎士擺出奇陣,排Frye打中鋒,對手都頗為震驚,要嘛防著LeBron James灌籃放Frye輕鬆投三分,要麼派一個大個子去防三分讓James肆虐籃筐。三分唰唰的進。

對手開始改變對Frye的防守策略,讓小個去盯他,限制其接球投籃出手空間。Frye適應的有些慢,不過,很大一個原因,還是他父親過世讓他不得不再次離隊。

「我還是想不通我們家究竟是怎麼了,因為父母在時,我還有兩邊的大家庭,可現實就是——總有一天你要親手埋葬父母,」Frye說到,「我覺得對我來說,最讓我頭疼不已的在於,他們出事相隔這麼短,他們的死因,還有他們還這麼年輕就雙雙離世,這是我一時無法接受的。」

「我當初是受人鼓舞去打球的,也想一心撲在籃球上,我認為有時候,我們需要一定情感上的正能量,才能打好球,可現在,我很難去發揮出這種力量。」

Frye的隊友們都記得——他接到兩條沉痛的消息時,大家都在他身邊;有人跟他說,還是在母親離世之前回去看一眼吧;有人告訴他父親去世的消息——而大家都對Frye的近況三緘其口,不願多提。

Jefferson是Frye在騎士最好的朋友,他說「這是Frye的故事,理應由Frye去講述。」

「情況很是艱難,」騎士總教練Tyronn Lue表示,他的母親和祖母也在和癌症抗爭著。「失去雙親之一都夠難接受得了,現在一下子兩位都走了…Frye肯定需要相當艱難的調整。我們會盡全力為他提供必要的幫助,也許他回歸後可能還需要三四場才能找回狀態。總之,我們很清楚Frye面對著巨大的悲痛,需要時間,我們會盡己所能幫助他。」

騎士客場對上曼菲斯的比賽中,球隊決定讓三巨頭輪休,Frye不得不頂上先發。他沒得幾分,還和一位裁判發生了口角,Frye認為自己突破時被犯規,可卻沒有得到吹罰。

雖然衝突並沒讓Frye吃到技術犯規,但他之後表示,自己「從來沒有」這樣的反應。

Channing Frye認為自己在曼菲斯的比賽中情緒有些失控,而他自己也很清楚原因。

「我覺得那件事(雙親離世)有一定原因吧,」Frye說。「我覺得我還是沒完全處理好。有時情緒會控制不住,所以你可能會見到我破口大罵呀、大喊大叫呀、甚至亂扔亂砸。但我要重申,我的隊友和教練還有所有球隊的職員都對我提供了極大極大的幫助。」

Frye個性本是開朗、很好說話的。他今年二月從奧蘭多被交易到騎士,他的樂天性子甚至讓隊友們認識到大家有時太嚴肅認真了,總是一心撲到比賽、冠軍上,忽略的籃球本身的樂趣。

現在,不難理解,他的微笑,他的逗比,以及他樂觀的處事方式,都很難保持了。

Frye的妻兒居住在奧勒岡州波特蘭。而Frye在俄亥俄為騎士效力,有時他會一個人,靜靜地開著車,趕往位於獨立市的騎士訓練館,車裡放著歌手Led Zeppelin的「雨頌」,是他情緒低落時最愛聽的。這首歌,讓他想起常年多雨的波特蘭,讓他想起波特蘭的家,以及以前家裡慈祥的父母。

「他們總愛自己趕到波特蘭看望我們,聽著這首歌,能讓我感覺他們還在看著我,關心這我,」Frye說。「即便黑雲漫天,總有朝陽隱於其中,心存希望,便能撥雲見日。」

推薦閱讀

「7呎射手打中鋒」成騎士無解大招 教頭:夠讓對手頭痛了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