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精品譯文] 德國老司機與高中教練不得不說的故事

(原文:Dominik PutnaiVICE Sports )

當提及Dirk Nowitzki的德國教練,大多數人腦海裡總是浮現出Holger Geschwindner的名字。他是Nowitzki最初的私人教練與導師。但是,Nowitzki在德國效力的最後一支球隊——Oliver Baskets Würzburg——的教練是Klaus Perneker,他現在在高中教授化學與生物學。Perneker現在在維爾茨堡的Röntgen-Gymnasiumin高中教書,在那裡他作為一個教師,認識了Nowitzki,他教Nowitzki打籃球,也教他化學。我們想要知道年輕的Nowitzki學生時代是什麼樣的。

VICE 體育:你最開始是怎麼認識Dirk的?

Klaus Perneker: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我那時候是Röntgen-Gymnasium的一位實習生。作為一個實習生有幾個小時的見習時間,要在前幾周完成。我那時在十年級的教室裡旁聽,Dirk也坐在裡面。他在我的第一堂課上提了個問題。這是一個有趣的畫面,他們一起站在黑板前,老師最高也就5尺6寸,而Dirk卻有6尺8寸高。這不是很重要,但是看起來畫面很有趣。 下面以Q表示記者,A表示教練。

Q:Nowitzki在學校裡總體表現怎麼樣。

A:他當時就是典型的青少年模樣。但我得說的是,他參加了很多種類的體育活動。他由於生活不太規律而受到困擾。他打網球,手球,和籃球。

Q:你什麼時候發現他有所改變了?

A:當他遇到Holger Geschwindner的時候,他受到了Holger教練的單獨指導,之後他的表現就變好了。在這之前,他更多的時候處於平均水準之下,有好幾門課學得不太好。我在化學上幫助他,也輔導他一些高級化學的課程。Holger教練在數學上幫助他,他也是一位很好的導師。

Q:所以他在「德國高考」的表現是歸功於你和Holger嗎?

A:說到底,我認為他對待考試認真的態度幫助了他,他的專注力和努力是他從學校學到的。

Q:你什麼時候發現Dirk是一名非常棒的運動員?

A:在正常的運動器材之外,我們在重量訓練室增加了一些賽艇運動的設備。我們還和慕尼黑賽艇球隊去特格爾恩湖。我們都坐在賽艇裡,你知道,如果你從來沒有嘗試過皮划艇,你第一次玩總會跌入水中。我們都沒有例外,但Dirk卻劃的像是一個老手,憑藉著他寬大的身材,非常平穩。這場旅行有一個重要的意義:那個時候我們非常注重嚴格管教我們的運動員,這樣他們就不會像孩子那樣被慣壞。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住在賽艇球隊的房間裡,睡在木板床上,通過遠離奢侈的條件來培養更好的運動員。

Q:你是否認為這次旅行幫助他成為一位團隊球員?

A:是的,我相信這讓團隊合作的概念深入他內心。當時還有其他籃球球員在那裡:Robert Garrett,Desmond Green,都是後來的國家隊成員。和他們共同度過的時光是一段我不能忘懷的美好經歷。

Klaus Perneker攝於烏茲堡,1999年 注:可以看見身著隊服,衣服上有LOGO.

Q:你們三個人是怎麼相處的?你,Dirk和Holger。你們不僅僅在體育運動上互相幫助,也在學校生活中互相幫助。

A:我很久前就認識Holger了,這也是一個有趣的故事。在班貝克附近有quattroball錦標賽,這個錦標賽是四類大球運動的集合。我們都在”Barney Geröllheimer”隊裡打球,這個球隊裡的球員幾乎都是第一級或者第二級聯賽的籃球球員,Holger總是我們特殊來賓,他精通所有四種球類運動,是我們的偶像。至於Dirk,我最開始是合作者和整個團隊的教練,而Holger是私人教練。和他們兩人合作對我來說無論是在體育運動上還是在生活上,都是我這一輩子幹過最重要的事情了。我覺得我們互相補充,非常有效。

Q:你知道Dirk和Holger是怎麼互相認識的嗎?

A:Holger在Schweinfurt見到年輕的Dirk打比賽,在那之後他們就開始合作了。這樣他就能夠幫助Dirk提高,這是一個現在廣為人知的故事,在我的視角看來,這要歸功於Holger個人良好的品質。一方面,由於他對於Dirk的管理,另一方面由於他讓Dirk明白自己的潛能。雖然Dirk在維爾茨堡已經是一個極其優秀的球員了,但是至於未來有一天Dirk會不會被認為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球員,是讓人難以預料的。

Q:所有的故事都是從Nike籃球峰會開始的嗎?

A:比那還要早,是從其他BBL和NBA教練打電話來確認Dirk是不是真的那麼強的時候開始的。舉個例子,當時在荷蘭有個錦標賽,有來自費城76人的球探在場邊觀戰。我們與荷蘭U22國家隊對抗,Dirk獨自得到了維爾茨堡隊的前28分。對手知道他要出手得分卻不能阻止他。觀眾們都被震撼了。我們贏得了錦標賽,在那之後Dirk Nowitzki就真正出名了。當然Nike籃球對抗賽也有作用,但是那時人們已經知道Dirk能夠在球場上得分如入無人之境了。他永遠不是身體素質最勁爆的球員,但他的球感和協調性卻非常棒。

Q:有很多文章是關於第二次Nike籃球峰會的情況的。不管怎麼樣,Dirk都離開了維爾茨堡隊。

A:是的,我是在那之後才知道情況的,但是講道理:對於我來說,Dirk沒有在2,3年前就離開就是一件好事了。他已經有來自Alba Berlin球隊和Bayer Leverkusen球隊提供的合約了,這些合約相比於他在維爾茨堡的合約,他可以多賺20倍。出於這個原因,他的決定受到球隊中每一個人的支持,教練團也支持他,即使這種說法只是事後諸葛亮。我不能因此批評他。

Q:Nowitzki是一個忠誠的球員,即便是在今天這個時代。他本來也可以離開達拉斯去拿一份大合約但是他沒有。

A:那就是為甚麼當小牛戰勝熱火得到總冠軍的時候我心裡感覺非常棒。熱火隊的球員在總冠軍賽前激怒了Dirk。他忠誠的留守為達拉斯的總冠軍提供了可能性。時至今日他仍舊在做著這一點。

Q:你在德國怎麼看季後賽?

A:我們在學校裡看,這很棒,在季後賽階段我允許使用學校的機房來看比賽直播。如果贏了我們第二天就穿白色的襯衣,如果輸了就穿黑色的。後來看比賽的人多了我們就在Röntgen-Gymnasium餐廳裡看比賽。

Q:你最後一次見到他是什麼時候?

A:我們都很忙,但是我們兩年前在一家希臘餐廳吃了頓飯。我們談論了很多,我們都很認可彼此的工作。雖然我們的職業之間沒有交集,但我們之間的聯繫沒有中斷過。我也知道Dirk是那個在任何時候都能夠在困境中幫助我的人。

推薦閱讀

[歷史上的今天] 18年前,「諾天王」邁出3萬分之路第一步…… (影)

[精品譯文] Yogi Ferrell:達拉斯的及時雨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