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2017年交易截止日:誰是輸家,誰又是贏家?

(原文: BEN GOLLIVER / 2017年2月23日)

今年最佳的季中交易早已發生了:DeMarcus Cousins、Serge Ibaka和Lou Williams的交易早在截止時間——美國東區時間週四下午3點之前就已經完成了,在餘下完成壓哨交易的角色球員裡,只有像Taj Gibson和P.J.Tucker算是相對大牌的球員了。不要以為最後時刻的風平浪靜就意味著截止期限前的動作是平淡無奇的:Cousins的交易有資格作為一枚重磅炸彈,暴龍用兩筆大交易確立了他們東區冠軍挑戰者的位置,以及,在另外的故事情節中,西區最後一個季後賽席位的爭奪將愈演愈烈。誤

以下就是關於這些交易——或者那些本應發生的交易——的盤點,我們來看看今年交易截止日的贏家和輸家分別是誰。

輸家:76人

面對Sam Hinkie時代遺留下的前場擁塞僵局,新時代的76人被迫使用諸如球隊的第五套備用方案來解決這個問題。方案一是看看球隊核心Joel Embiid能否和Nerlens Noel或Jahlil Okafor構成有效的搭檔。但某種程度上因為Embiid的傷病,兩種組合都沒有獲得足夠的時間進行磨合。

方案二是趁Okafor的交易價值還沒有萎縮之前,儘早高價賣掉這名復古型中鋒。但是這並沒有發生,因為海量的證據表明Okafor在場上甚至防不住一把椅子,而且幾個月的交易流言使他在交易截止日前的一場比賽前不能上場打球,這是為了可能的交易而採取的「保護」策略。

方案三是馬上對Noel道歉,因為他在「過程」中浪費了太多時間和生命,然後說服他成為Embiid身邊的長期「護法」。但這很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下個夏天續約他的代價太高了。方案四是儘早的覺察Noel的不滿,正視他的價值並高價賣掉他。但是這很顯然沒有發生,因為小牛以很便宜的價格帶走了他。方案五是忍痛交易Okafor扶正Noel,但這也沒有發生,因為Okafor莫名其妙的留了下來。

結論就是:費城的Brian Colangelo交易走了兩個可以交易的中鋒裡比較好的那個,而不是比較差的那個。他在交易中並沒有得到什麼好的回報,只能尷尬的迎接Okafor回來,而交易也沒有給Embiid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幫助,人們還是不知道Embiid/Noel能否是一對好搭檔,長達數月之久人們寄予厚望的交易談判以一種又長又慢令人傷心的放屁坐墊聲音效果結束。酷。那麼,至少Ben Simmons馬上就會迎來他的首秀了,對吧?

贏家:小牛

有理由懷疑Nerlens Noel是否能成長為可靠的先發中鋒,這些理由包括他的傷病史、場外紅燈行為和非常有限的進攻手段。這個夏天,Noel將成為受限制自由球員,考慮到他公認的防守能力、未開發的潛力和樂透秀身份,他期望得到一份慷慨的補償合約,即使他的職業生涯上場時間還不足5000分鐘。

小牛隊老闆Mark Cuban曾下過比這更大的賭注,但是,他嘗試換來Noel作為空中接力/護框型球員——像Tyson Chandler那樣,捨棄的東西並不多(Justin Anderson和一個偽一輪籤)。考慮到達拉斯多年來一直拒絕擺濫,當Dirk Nowitzki的職業生涯進入倒計時階段,他們並沒有囤積足夠多的潛力新秀,這時換來22歲的Noel而且沒有對常規輪換造成大的損傷是個相當高明的舉動。

現在壓力都在Noel這裡了,他得證明自己遠比在76人時期迷失在混亂中的時候強。

輸家:尼克

幾周的流言結束後,Phil Jackson依然沒能成功交易走Carmelo Anthony和Derrick Rose,雖然從球隊長遠的利益來看絕對得送走他倆。同時,Joakim Noah和交易無緣,因為甚至都沒有關於他的交易流言。紐約的無所作為帶來兩個問題:Jackson有足夠的能量消除他在任時給球隊帶來的傷害嗎?他有能力向球迷們展示接下來的計劃嗎?——不管是什麼計劃。在又一個無論場內場外都醜陋的賽季後,尼克球迷當然有理由知道上述兩個問題的答案。

除非Charles Oakley成功控訴紐約老闆James Dolan,尼克2016-17賽季唯一的亮點將是Kristaps Porzingis在全明星週末斬獲技巧挑戰賽冠軍。這並不是諷刺小品,這是事實。

贏家:暴龍

進入2月以來,暴龍逐漸感到他們需要進行人員調整了:良好的開局已經被揮霍的差不多了,他們的防守不足以限制對手,他們在四號位有個巨大的漏洞,在Kyle Lowry即將成為自由球員之前,他們急迫的需要利用好他的巔峰期。暴龍總經理Masai Ujili做了兩筆交易,使暴龍有機會體驗他們第二次東區決賽旅程:暴龍分別從魔術和太陽換來Ibaka和Tucker。

考慮到暴龍現有的輪轉人員,Ibaka和Tucker的到來使暴龍的防守大幅度提升了。鑑於Lowry和DeMar DeRozan一到季後賽得分效率就下降的黑歷史,這兩筆交易也給了總教練Dwane Casey足夠的武器用來拿下那些季後賽勝利。他們現在對上克里夫蘭和波士頓時的人員對位看起來順眼多了。

總之,Ujili用Terrence Ross、Jared Sullinger以及三個選秀權換來了兩名季後賽老兵。這個價碼看起來很合適,因為Tucker應該比羅斯更適應3D角色,而Sullinger完全無關緊要,同時暴龍保留了他們自己的2017年一輪選秀權。這兩筆交易中最大的風險在於Ibaka和Tucker這個夏天即將成為自由球員,但是失去一到兩名球員的痛苦和早早的在五月就被淘汰出季後賽相比就不算什麼了。Ujili時機恰當和思慮周密的舉動應該能扭轉暴龍下滑的頹勢。

輸家:塞爾提克

塞爾提克在這一點上接近於自我嘲諷,他們在這期間製造了海量的交易流言,但在交易截止日卻悄無聲息了。沒有Paul George,沒有Jimmy Butler,什麼人都沒簽。他們身處於東區的競爭中,但波士頓的Danny Ainge沒有任何補強,眼睜睜的看著克里夫蘭補充了Kyle Korver,多倫多獲得了Ibaka和Tucker,華盛頓增加了Bojan Bogdanovic。別的球隊都在活動,而Ainge坐視自己球隊的需求——另一個機會創造者、籃板球和內線防守——而無動於衷,或許他已經打定主意,一旦塞爾提克提前退出季後賽的爭奪,他將自己承擔所有的責任。

綠杉軍的策略是顯而易見的:依靠籃網的選秀權,波士頓保證了長期的搞事能力,最大程度保持薪資空間的靈活性以提前吃下像Isaiah Thomas這樣的合約,然後為虛張聲勢的休賽期動作定下日程。美好的前景確實很吸引人,而且的確不管是喬治還是巴特勒的要價都高得讓人無法接受。但是,在「帶來一名超級球星」和「當別的球隊變得更好時固執己見」之間還是有巨大的操作餘地,季後賽的艱難時刻也許能為塞爾提克好好上一課。難道就沒有辦法讓塞爾提克保持光明的未來同時稍微改善點什麼的麼?

贏家:鵜鶘

只要看到球館沒有別的贊助商的大名——除了Smoothie King,一家當地的飲品店——就知道鵜鶘面臨著什麼樣的嚴重問題(相比之下,聖徒隊的主場就是他們隔壁的Mercedes-Benz超圓屋頂體育場)。像Cousins這樣的超級球星以低廉的價格空降紐奧良,不只是能幫助鵜鶘在紐奧良運動市場分更大一杯羹,這對球隊來說是非常好的起步。雖然Cousins喜怒無常的性格和高使用率確實是個麻煩,但是仍然有很多理由做出這個交易:鵜鶘一直在費力的吸引並留下自由球員,他們必須在這個夏天留下Jrue Holiday,Cousins的家鄉在附近的阿拉巴馬,而且他和Anthony Davis是密友,同時,多個令人沮喪和傷病困擾的賽季讓鵜鶘一直在失敗的迴圈中搖擺。

不管如何,紐奧良沒有為了增加一名最佳陣容的中鋒而放棄一份A級資產。相比於Cousins以便宜到底的價格加盟,其餘的東西都是裝飾品了。他的個人天賦和與Davis的搭檔可以讓鵜鶘的收視率大幅提高,同時也會幫助他們衝擊季後賽。通過這筆敲竹槓的交易同時將鵜鶘放到一個聯盟不可忽視的位置,經理戴爾-丹普斯證明了自己是可信的。

輸家:國王

這一週發生的事情對國王來講是火車事故:毫無說服力的否認,Cousins在全明星週日交易的時刻,可憐的交易回報價值,Vlade Divac令人尷尬的記者會,Vivek Ranadive對Buddy Hield的興趣被透露,以及未能換回選秀權的多餘球員。在Cousins被交易後,接近一半國王隊名單上的球員都應被清洗,然而並沒有。很好。帶上Buddy Mania,球館裡還有很多空座位可以挑選。

贏家:湖人

Jeanie Buss終於決定放棄Jim Buss——一個沒有任何技能成為合格執行官的人,一個如同他自己的名字只會做糊塗交易的人——這一舉措讓湖人成為了贏家。但是更讓人興奮的是,魔術強森是一個人脈廣泛且備受尊敬的名人堂球員,他看起來也能知人善任,新經理Rob Pelinka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交易者,他在聯盟人脈也很廣。然後,新班子的第一個舉動——用Lou Williams從火箭那裡換來一個一輪籤——是一個明確的訊號,他們意識到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證六月抽籤時自己的選秀權能在前三。

通常的說,在交易截止日前進行重大調整意味著一場災難,特別是當它導致了名單的改變時。這種情況下,湖人從他們的頭等交易品那裡獲得了足夠的回報,讓他們的年輕球員諸如D’Angelo Russell和Brandon Ingram準備好在比賽關鍵時刻承擔更重的責任,同時鐵了心擺濫準備迎接UCLA新星Lonzo Ball的到來。比擺爛還要糟糕的是沒有遠見(vision)的擺爛,所幸魔術強森作為球員從來都不缺乏視野(vision),而他作為球隊管理也有一個不錯的開端。

輸家:快艇

快艇在Blake Griffin和Chris Paul因傷缺陣時體現了球隊的韌性,但他們對Carmelo Anthony的興趣傳聞說明了這支球隊要跨過西區決賽還需要一些提升。Anthony的交易會盡可能快的進行,但洛杉磯因為缺乏交易籌碼不得不在交易截止日按兵不動。

保羅即將從手部受傷中痊癒,這使快艇陣容保持齊整,也讓Doc Rivers教練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在買斷市場用來搜尋強援。但是對勇士的一系列慘敗讓快艇看起來需要一次徹底的、不成功便成仁的交易。雖然快艇仍然有時間在季後賽前再來一次賽季初的連勝表演,但看上去如果進入第二輪,他們仍處於不被看好的位置。

贏家:雷霆

奧克拉荷馬城的經理Sam Presti經常在交易截止日做幾筆交易,他送走Cameron Payne, Joffrey Lauvergne和一個二輪籤從芝加哥換來Taj Gibson和Doug McDermott的交易大獲成功。這個交易對雷霆有諸多方面的意義:首先,Gibson可以短期內頂替受傷的Enes Kanter,而且他帶來了季後賽經驗、可靠的籃板球保障和堅實的防守——這些可能對上馬刺或火箭的季後賽時都是需要的。

其次,McDermott是一名職業生涯三分命中率39.9%的射手,解決了雷霆陣容最大的一塊弱點——Russell Westbrook周圍缺乏射手,而且他直到下個賽季結束都是便宜的新秀合約。第三,McDermott可以作為一道保險,以防如果今年夏天Andre Roberson選擇自由離開時雷霆無人可用。

即使我們把Gibson視作租賃合約並且他將在夏天離開,雷霆對這筆交易依然感覺良好。二年級的Payne,作為一個樂透秀,因為腳傷很多時間不能上場,並且沒有表現出作為射手或者防守球員的一點點進步。隨著Westbrook成為一個事事親為和高使用率的角色,Victor Oladipo固定成為一個昂貴的補充品,Payne需要證明他無球時的威脅力、或是能成為帶動第二陣容的後衛,但他並沒有做到這些。所以Presti聰明的在他還有交易價值的時候把他送走了。

輸家:拓荒者

波特蘭唯一的舉動是用Mason Plumlee從金塊換回Jusuf Nurkic——在截止日前就提前完成了,但並沒有滿足球隊的最大需求。Nurkic是一個年輕,而且潛力無限的7尺球員,但他似乎並沒有資格成為內線防守的鐵錨。時間也是一個問題,拓荒者在即將到來的選秀中有三個首輪籤,但他們的核心球員——Damian Lillard和C.J. McCollum已經做好贏球了準備,他們需要前場球員的幫助。而且在季後賽席位爭奪逐漸明朗化的時候,波特蘭依然位列西區前八之外,不幸的是他們的競爭者(紐奧良、丹佛、達拉斯)都在截止日前做了交易以提升他們的陣容。

最糟糕的是,拓荒者經理Neil Olshey從夏天開始一直在做愚蠢的舉動:Evan Turner, Allen Crabbe和Meyers Leonard的垃圾合約將在接下來幾年繼續擠佔拓荒者的薪資空間。 總而言之,拓荒者依然保持著昂貴的、令人沮喪而且表現低於預期的陣容,而且五號位比以前更孱弱了。然而在接下來的選秀中他們並沒有一輪籤用來彌補這些。

推薦閱讀

遲到而失去先發!美國赤木:這是我的錯,下次不會再犯了…

落寞!Embiid 因傷呆坐場下觀看隊友們進行賽前熱身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