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考古系】1989-90年:史上最殘暴MVP之爭,第一名選票拿最多也沒用 (72P)

2016-17賽季的例行賽如今即將進入尾聲,而隨著威少恐怖的場均大三元接近達成,本賽季的MVP之爭也被認為是自1989-90賽季以來NBA近二十幾年來最難抉擇的一次。

但事實上真的回顧1989-90賽季的MVP之爭,你會發現今年的MVP爭奪戰不過只是小菜一碟,在80年代和90年代交接的這一年,兼顧歷史級禽獸數據+52勝球隊戰績的巨星集體爆發——舊時代巨星尚未退場,新時代巨星準備奪權——這毫無疑問預示著一個偉大的時代的到來。

不過,就像歷史不總是由大人物決定一樣,推動這一切開始的,卻是幾個「小人物」的交易,而這就得先從灰狼、活塞和76人之間的一筆人員交易開始說起。

1989年,活塞在總冠軍賽中擊敗湖人奪冠,但作為唯一同時擊敗過Jordan、Bird、魔術強森的鐵血軍團,球隊領袖刺客Thomas和Joe Dumars卻從來沒有在例行賽MVP的評選中受到青睞。

這與活塞隊的戰術特點有關,壞孩子軍團雖然最為人所知的是骯髒的比賽風格,但團隊作戰的打法才是他們無往不利的利器。在當時的活塞,被稱為壞孩子九兄弟,全隊沒有一個場均得分20+或者籃板&助攻10+的球員。

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1989年,灰狼和魔術宣佈加入聯盟,NBA旋即組織擴張選秀,當時聯盟規定,每支球隊只能留下8人的保護名單。活塞隊想來想去,決定把Rick Mahorn放在非保護名單裡。

為什麼是Mahorn呢?因為當時Mahorn是活塞壞孩子軍團裡的第一打手,往往是中鋒蘭比爾負責挑事,大前鋒Mahorn負責揍人。作為超級保鏢,Mahorn心狠手黑,對球隊忠心耿耿,而且年紀不小,擴張選秀的球隊一般不會挑選這種潛在麻煩。

可人算不如天算,狼隊當時的管理層負責人還是決定挑走Mahorn。Mahorn得知消息隨即表態絕不會去狼隊報到,這一下就引起了聯盟多支豪強的興趣:公牛和湖人都向他發出邀請,活塞隊也以未來選秀權為籌碼企圖回購。最終在多方斡旋談判和妥協下,Mahorn沒有加盟兩個活塞的大勁敵,而是轉投了當時還不算強隊的76人。

彼時的76人老大是Barkley,熟悉76人歷史的同學可能清楚,76人隊在1983年奪冠,Barkley則在之後第二個賽季入隊,從他入隊開始,球隊就在進行緩慢的更新換代和半重建,可以說,Barkley是在多位大佬的羽翼和陰影下成長起來的。

1989-90賽季前,76人終於將舊時代最後一個大佬奇克斯送走,此時Barkley終於生涯第一次徹底當家做了球隊老大,擁有了從場上到更衣室絕對的話語權。

由於Barkley一直打大前鋒,所以76人最開始的設想是讓Mahorn做Barkley的替補。性格外放的Barkley待人真誠勇於擔責,而Mahorn作為打手也是鐵骨錚錚說一不二的直腸子,兩人迅速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很快,Mahorn就接納了Barkley對自己的領導,而Barkley也以自己充滿感染力的方式回報了Mahorn。11月19日,在與太陽隊的比賽中就有記者聽到Barkley對Mahorn大喊:「對!揍死那幫狗養的!有罰款老子替你交!」(圖為兩人在更衣室合夥」欺負」隊友)

如此情況自然被時任76人隊教練看在眼裡,於是很快他做出一個決定,讓Mahorn和Barkley同時先發出場,Barkley改變位置,去打小前鋒。

這下聯盟其他隊倒楣了,當時的Barkley體重還沒有膨脹,作為小前鋒他的力量和靈活性足夠碾壓一切擋在他面前的小前鋒(80年代三號位普遍比較瘦弱,且聯盟並不太注重三分球),而打大前鋒的Mahorn也能彌補Barkley只摘板不卡位的打球習慣,兩人堪稱天作之合。很快,原本勝率只有5成的76人豪取一波10連勝,Barkley也就此進入了MVP的討論中。

Mahorn作為新援加入球隊引發了良性化學反應,這種效果放在以往一個賽季聯盟能有一例就不錯了,但在1989-90賽季,類似的情況在多個球隊都有發生,西區的太陽和拓荒者也在因為兩個前鋒位置上的變化而進化,把兩隊的核心也捧進了MVP的討論中。

上文提到,擴張選秀的保護名額有限制,而就在一年前由於黃蜂加入聯盟,湖人也因為擴張選秀損失了內線藍領Kurt Rambis(NBA八十年代知名眼鏡俠,當年被麥克海爾經典「晾衣杆犯規」的受害者)。

與Mahorn的打手身份不同,Rambis是藍領中的藍領,被黃蜂選中後他沒有磨嘰,乖乖轉會在夏洛特勤勤懇懇的打了一年。由於在湖人橫練了一身功夫,得到充分出場時間釋放之後,Rambis的數據從場均4+5暴漲到了11+9,自然很快就被其他球隊盯上。

看中他的是太陽隊,此前一年,籃板和內線防守一直是他們的軟肋,所以當時太陽的比賽就像是生死時速,每場都只能寄希望於內線在被對方壓垮前把對方跑崩潰,否則就是一場無頭蒼蠅似得潰敗。

而Rambis的到來給了太陽更多的戰術選擇和籌碼,在他加盟前,太陽開局7勝10負,而他加盟後,球隊立馬刷出一波24勝3負的瘋狂反彈,籃板更是多年難得一見的開始淨勝。太陽也一躍成為了西區的豪強之一,戰績一度威脅到了一枝獨秀的湖人。

PS:太陽隊的教頭菲茲西蒙斯在接受採訪時說:「去年我們靠跑贏得比賽,而今年,我們可以靠籃板和防守贏球了。這都是Rambis(dirty kurt,Kurt Rambis的綽號,意思是他把所有的髒活都做了)的功勞。」

有了Rambis在防守端做後盾,太陽隊的第一內線攻擊手也像Barkley一樣得到了更多的施展空間,該賽季,Thomas Chambers斯場均轟下27分(聯盟第四)7籃板,命中率高達50%,帶領球隊拿到54勝,這個成績在以往任何一年都足夠成為MVP的有力競爭者(至少是之一)。

可Chambers斯拿到了多少MVP第一選票呢?0。過於低調的性格和比賽氣質(可能是NBA知名度最低的單場得分60+先生和全明星MVP)讓他難入媒體法眼,另外,有關他和凱文-約翰遜誰是球隊戰術核心的問題也拖了他的後腿。

同樣因為一個內線加盟改變球隊,同樣因為搞不清誰是領導導致球隊大哥MVP票選遇冷——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了波特蘭。

是年是Rick Adelman作為教頭完整執教拓荒者的第一年,結果這位不被看好的教頭卻讓球隊比去年整整多贏了20場,最終拿下59勝,排名聯盟第二。而如上文所說,讓球隊脫胎換骨的,除了Adelman的神機妙算以外,主要還是得歸功於一個內線新援。

這位新援就是Buck Williams,賽季初,球隊用隊醫已經放棄治療的的水貨榜眼鮑威從籃網換回了他,結果這個低位硬漢瞬間撐起了拓荒者真空已久的內線,賽季結束後,拓荒者的籃板排名聯盟第一,防守效率從第14飆升到了第4,Williams也入選了防守第一陣。

在這種情況下,作為球隊門面的滑翔機這一年數據不升反降,從27+8+6掉到23+7+6,可倒黴的是,在媒體看來,這並不代表他為球隊做出了犧牲,而是Williams「填補Drexler領導力不足」的結果。

眾所周知,Drexler球風優雅紳士,但總是被批過於謙遜,以至於球隊的關鍵球往往不由他這個老大來投,這一點甚至都引發了隊友含蓄的吐槽「我們倒不是每一次都需要Drexler出來拯救球隊」球隊控衛Terry Porter就在該賽季接受《運動畫刊》採訪時說:「但我們的確需要他來完成一些關鍵球得分。」

而這一印象作用在MVP選票上的結果,就是場均13+9的Williams的得票反而比場均23+7+6的球隊老大Drexler還高,喧賓奪主到了這個程度,也不知道滑翔機當時到底作何感想。

當然,也不是所有雙人入圍MVP評選的球隊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一個球員在球隊中扮演的角色給人的印象如何,很大程度上還是要看教練給他設置的角色安排,比如猶他雙煞,無論在任何時候面對任何媒體的評價,Malone的地位都穩穩的高於John Stockton。

決定這種主次關係的人是Jerry Sloan——1989-90賽季對於教練來說是一個偉大的賽季,除了阿德爾曼和Phil Jackson,Sloan也是在這一年第一次作為教頭完整的執教完了自己的首個賽季,而他當時接手的爵士隊防守效率在聯盟排名第一,進攻效率排17,是聯盟最重守輕攻的瘸腿球隊。

在籃球場上,進攻與防守是永恆的矛盾,但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聯盟還沒完全從仙風道骨的攻擊型打法中轉型過來,當時一場比賽一個隊場均可以得107分,所以盾在堅固也懟不住鋒利的矛——在之前一個賽季,51勝的爵士就被43勝的勇士下克上0-3幹翻,臨時教頭的Sloan差點帥位不保。

鑑於在那個系列賽裡主導進攻的斯托克頓場均砍下27+13依然無能為力,痛定思痛的Sloan意識到提升爵士上限的關鍵不在於斯托克頓,而是在於壓榨Malone的攻擊火力,而Malone也不辱使命,而前幾個月的磨合之後,一月份他單月場均轟下驚人的34分(生涯最高),在對上公鹿的比賽裡甚至單場砍下60分。

但高潮過後,Malone難以避免的開始疲軟,2月份前5場,Malone場均只有23分,結果就是期間對上活塞和76人兩場爵士加起來總計輸了50分,眼看球隊攻擊力難以為繼,Sloan決定將球隊第六人上來打先發。

和上文提到的馬洪、蘭比斯和威廉姆斯三個藍領不同,拜利是一個專職砍分手,身高2.11米的他打三四號位搖擺,投籃能力出眾,曾連續兩個賽季場均得分19+,可以被看做NBA早期的空間型四號位。更換先發之後,爵士11場比賽贏了10場,期間Malone回勇場均32分11籃板。而他們和太陽、馬刺明爭暗鬥也一直持續到季後賽首輪。

先發攻擊力提升對於Stockton的助攻也有幫助,全明星之後他場均助攻從13次提升到16次,最終賽季場均14.5次助攻創聯盟紀錄並保持至今。但在季後賽首輪與凱文-約翰遜的對位中,Stockton職業生涯第一次暴露了攻堅能力不足的問題。而把拜利先發透支其火力的結果就是爵士被太陽的艾迪-約翰遜射爆,最終慘遭淘汰。

爵士其實本不必和太陽在首輪就相遇,要怪就只能怪他們賽季末太差,最後6場輸了4場。其中倒數第三場和馬刺的分區冠軍卡位戰輸的最可惜,最後7連勝收官的馬刺56勝,只比爵士多贏一場,排名就升到了西區第二。

在那場比賽裡,馬刺核心David Robinson瘋砍30分16籃板2抄截5火鍋,難以置信的把賽季場均31分11籃板的Malone趕出禁區,全場只讓Malone19投6中得到20分——要知道,這還只是他的菜鳥賽季,而他的賽季數據,是恐怖的場均24分12籃板1.7抄截3.9火鍋。

PS:事實上自從Robinson進入聯盟以後,每個賽季Malone對上馬刺的數據都是他對上各隊數據的最低值,Robinson和馬刺隊就是有辦法在例行賽收拾Malone。

PS:當然,這也僅限於例行賽,1994年兩隊唯一一次季後賽相遇Malone幹翻了Robinson,原因是第一場Robinson在一次防守中被Stockton非常隱蔽的上腿飛踢踹出了底線,之後第二場,Robinson只出手14次投中2球,從此對爵士產生了陰影(羅德曼想幫他找回場子,第二場對斯Stockton飛膝+垃圾話,卻因此被禁賽一場),於是,接下來的一年,Malone對上Robinson以來生涯唯一一次對上數據超過例行賽平均水平。

眾所周知,Robinson是1987年的狀元,之後他選擇為海軍服役,兩年後才加盟馬刺,而這就給了馬刺足夠的時間來清理球隊。1989-90賽季前,馬刺一口氣清掉了8個老球員,就是為了給Robinson足夠的施展空間,而Robinson也的確表現優異,讓馬刺隊整整多贏了35場球。

那這麼厲害的Robinson最後再MVP票選中拿到了多少第一選票呢?答案是93張中的2張。原因就在於,菜鳥Robinson在於Ewing、Olajuwon這些老將的對位中還是吃了癟。其中Olajuwon尤為殘暴,他和Robinson的對位數據是場均26.5分16.5籃板,Robinson面對他僅僅能拿到22分9籃板。

既然大夢這麼拽,那大夢又有幾票?遺憾,比Robinson還慘,只有1票。顯然,41勝41負的戰績成了大夢的弱點,即使他場均24分14籃板4.6火鍋的數據已經逆天,而且在個人對位上已經難逢敵手。

和Barkley同年入行的Olajuwon很早就開始了單獨帶隊,早在4年前他就進過總冠軍賽。這一個賽季,他把自己進化成了聯盟最強的低位防守者,場均14個籃板連續第二年封王,4.6火鍋也讓他第一次成為了聯盟火鍋王。

這樣的數據若放在以往由球員票選MVP的時代或許還有戲,但自從1981年聯盟將MVP改為由媒體投票以來,球隊戰績就成了更加重要的考量元素。在這一點上,大夢是典型的被隊友坑——整個賽季,火箭隊一直沒有專職控衛,縱使Olajuwon對此萬般吐槽,球隊總教練錢尼也只能安慰他說:「相信弗洛伊德,他能搞定的。」

所以最後火箭隊跌跌撞撞只拿到41勝,比去年還少贏5場,直到最後一刻才依靠相互勝場佔優擠掉了同是41勝的超音速擠進季後賽,如此戰績,大夢想拿MVP自然無異於做夢。

PS:超音速雖然被擠出了季後賽,但卻在之後的樂透抽籤中撞了大運抽到榜眼,並以此選中了Payton——這也是算是因禍得福吧。

Olajuwon的例子告訴我們戰績差的球隊基本沒有參加MVP評選的資格,但對於大城市的核心球員來說,凡事總有開綠燈的特權,Ewing就是如此——同樣不到50勝,同樣戰績相比去年下滑,Ewing不僅擠入MVP榜前五,還生涯唯一一次入選了最佳陣容一陣。

不可否認,該賽季Ewing表現很出色,如果說Olajuwon場均14籃板4.6火鍋在防守端展現了完全的統治力,那場均28分的Ewing就是當時攻擊力最強的中鋒(事實上,Olajuwon整個職業生涯也沒有打出過一次場均28分的賽季,在這點上Ewing的確了不起。)

Ewing還有一個加分項就是他的進步幅度,生涯早期的Ewing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屢屢被老派中鋒對位轟炸不說,在尼克打了四年都沒有夠到場均20+10的超級中鋒門檻也是非常尷尬,尼克隊圍繞其重建非常不成功,直到皮蒂諾到來帶領球隊主打三分戰術才拿到50勝。

如果對比同期Olajuwon已經進過總冠軍賽,你就能知道紐約人對Ewing到底有多失望。所以進入第五季的Ewing終於爆發才會讓人感到如此揚眉吐氣。然而,雖然這一年Ewing刷出了28+11+4,但球隊的戰績卻不進反退,所以說唯一能導致Ewing在票選中被高看的,很可能只是他所處的位置——畢竟當時不像現在有那麼發達的網絡,瞭解一個球員基本只靠電視直播和報導,紐約尼克在這點上有天然優勢。

而這也能解釋為什麼Barkley會在選票中更受歡迎。他外放的性格實在太適合在直播的比賽中宣傳自己,加上其人來瘋的性格,一言不合就暴扣的比賽氣質,讓他幾乎每次在全美直播的比賽中都能大爆發,尤其是在賽季後半段的焦點戰中。

比如在3月14日對上湖人的比賽裡狂砍35分19籃板,以及賽季最終戰裡對上活塞的36分15籃板——這都是在和MVP直接競爭對手以及聯盟頂尖強隊對決中拿到的,含金量十足,沒有人會不喜歡這樣的能量炸彈。

但凡事總有兩面,看過比賽,認為Barkley強的媒體記者會非常喜歡欣賞他,但如果本來就對Barkley有成見,以至於根本沒看直播的記者呢?——畢竟從數據上黑的話,Barkley場均25+11並沒有比Malone的31+11更好,而且76人53勝的戰績實際上也不如爵士隊54勝。

這樣的結果就導致那些不認為Barkley強的記者不僅不會把第一選票給Barkley,甚至第二第三選票也不會考慮他。更何況Barkley在焦點戰中也不是沒有差的表現。比如3月17號打公牛的比賽,Barkley就只有17中8得26分搶4板的尷尬表現,公牛用一次變陣就徹底限制住了他。

如前文所言,1989-90賽季也是Phil Jackson執教公牛的第一年,在賽季前幾次遭遇76人時,公牛都被Barkley凌辱(比如連續被刷出37+21,33+13這種數據),在小前鋒這個對位上,Pippen在對Barkley根本無能為力。

所以在兩隊例行賽最後一次交鋒時,Phil Jackson想了一招,他決定讓Grant對位防守Barkley,以對抗限制他的衝擊力,而Pippen乾脆去守76人的大中鋒戈明斯基,結果反而收到奇效。

PS:這年兩隊季後賽相遇時禪師如法炮製,結果Barkley效率下滑,於是公牛5場輕鬆幹掉76人晉級……76人的中鋒戈明斯基雖然是大中鋒,也有過單賽季場均18+10的高光表現,但他以投射為主要攻擊手段,對抗能力一般,Pippen的長臂正好對上他。

相對於Barkley在評選時的兩極分化,Jordan在這一年則吃了自己過去刷數據的虧——此前一個賽季正是Jordan改打控衛連刷大三元的一年,當時Jordan場均30+8+8,造成的結果就是這年場均砍33+6+6反而缺乏震撼效果,對於Jordan暴走已經麻木了……

結果這種麻木導致公牛的戰績進步(47勝到55勝)不太被人高看,畢竟Pippen在這一年進步明顯,Phil Jackson的換帥效應也有搶功的嫌疑。而且,Jordan在這一年依然沒有擺脫活塞Jordan法則的限制,打活塞5場場均只有26分,命中率從49%跌倒42%,戰績也只有1勝4負。

另外,公牛在最後階段的糟糕表現(2勝4負)被塞爾提克搶了風頭,該賽季最後一個月,綠軍打出了10勝2負的單月戰績,並且在Bird休戰的情況下在賽季倒數第二戰裡擊敗了全力以赴的公牛(Jordan45分),這難免讓Jordan的印象分下降。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Larry Bird,在之前的一個賽季,Bird因為背傷賽季報銷,這是他職業生涯第一次遭遇危機生涯的傷病。所以在1980-90賽季賽季初他的攻擊狀態非常一般,只能徹底轉型成組織前鋒,塞爾提克的戰績也一般般。

但在3月和4月,大鳥終於找回感覺,連續兩個月送出場均27+10+8級別的大鳥式準大三元。塞爾提克的戰績也強勢反彈邁進50勝門檻,終於還是讓Bird進入了MVP的評選討論中。

然而受傷畢竟永久性的損害了Bird的身體,這個賽季他的命中率跌到了生涯最低的47.3%,數據也僅為場均24.5分9.5籃板7.5助攻。相比以往的傳奇拉里,本賽季的Bird更多還是給人一種不復當年的感覺,所以最終他在票選中第一次(此前一季幾乎未打排除)沒有拿到一張MVP第一選票,最終在所有人中排名第10。

最後繞了一圈,綜合看來,在這一年的MVP的候選人中,還是湖人的魔術強森最完美。是年賈巴爾退休,魔術強森單獨帶隊讓湖人保持了63勝的聯盟第一戰績,自己場均22.3分6.6籃板11.5助攻的數據也達到了MVP的標準。

最讓人感動的則是魔術強森的加分項:在這一年,魔術強森把自己的投射弱點完全填補上了,賽季結束後,他的三分出手數和命中數都驚人的排進了聯盟前五,命中率更是高達38.4%,生涯第一次比伯德射的還準。

PS:這一年最後一場湖人隊的比賽,Pat Riley冷藏了魔術強森等三員主將,結果吃到了聯盟一張兩萬五千美元的罰單——這是找到的NBA歷史上最早的輪休,以及最早針對輪休的處罰。從這裡你也能看出當時聯盟和如今聯盟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態度。

最終,魔術師在MVP第一名選票落後Barkley 11張的情況下,逆襲獲得了1989-90賽季的MVP,成為最終大贏家,而Jordan則以非常小的差距排名這兩人之後——這三人瓜分了所有92張第一選票中的86張。

這次MVP評選對日後及個球員的歷史地位排名產生了相當影響,錯失MVP的Barkley整個職業生涯MVP因此比Karl Malone少了一個,所以在九十年代乃至NBA歷史第一大前鋒的討論上,他註定被Malone壓過,否則這個話題本該還有討論的餘地。

而魔術強森憑藉這個MVP,在個人MVP數追平了伯德,加上在冠軍數上5-3的優勢,確定了日後人們評價黑白爭霸時代時,黑>白的基調。

至於Jordan……強者恆強,這次MVP競爭失利成為了催化他邁向更大成功的催化劑,之後兩個賽季,他徹底粉碎壞小子軍團,並連續兩年以絕對優勢獲得MVP,建立了自己的王朝。

推薦閱讀

【NBA考古系】被MJ帶偏的SG進攻大殺器之路,由Kobe終結循環?

【考古系】MJ、T-Mac、Iverson、LBJ 等職業籃球場外的跨界故事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