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精品譯文] 淺析馬刺文化:二十年如一日,馬刺恆強是怎麼煉成的?

聖安東尼奧馬刺以主教練Gregg Popovich和未來名人堂成員Tim Duncan為首,加上聯盟最具創造力的球探部門,打造出過去20年裡NBA中最穩定、最成功的球隊。

2月12日,週六下午,聖安東尼奧馬刺帶著41勝13負的傲人戰績朝麥迪遜廣場花園進發,準備迎戰紐約尼克。任何球隊能在全明星週末前拿下40勝都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並被認為是總冠軍的有力競爭者。然而,馬刺不在其列。全明星賽前拿下40+戰績對他們只是家常便飯。

在這個狂風大作的午後,雖然馬刺惜敗尼克(痛苦的是當晚馬刺還要凌晨3:30乘飛機離開紐約),但他們第二天晚上將在印第安納拿下他們賽季第42場勝利,確保球隊連續二十年勝率過半。

這一天,尼克和馬刺的更衣室只有一牆之隔,但這兩支球隊的運營水平卻有著天壤之別。此時正處於 Charles Oakley和尼克老闆Jim Dolan衝突鬧劇中的紐約尼克,在開局取得14-10後步履艱難。他們的首發控衛在1月份的一場比賽無故缺席。球隊主席Phil Jackson一直在推特上抨擊Carmelo Anthony,同時似乎使出所有手段想把這名球隊的頭號球星趕走。

而除了贏球,馬刺在過去十年多時間裡幾乎從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上頭條。他們的更衣室從不會有鬧劇,他們擁有一名能角逐MVP的招牌球員,他們的主帥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主教練之一。自兩隊在1999年總決賽相遇後,他們的命運天懸地隔,令人感嘆。

馬刺在99年總決賽擊敗尼克後,拿到了969勝383負的常規賽記錄。他們8次闖進西部決賽,5進總決賽,又拿下4個總冠軍,持續保持如此驚人的表現,在NBA歷史上實在難逢敵手。然而,他們現在還是運動界最被低估的球隊之一。

他們持久的成功引出一個簡單的問題:馬刺是如何經久不衰的?

波波在1996-97賽季初擔任馬刺總經理和籃球運營副總裁,18場比賽後接過了主教練的教鞭。那一賽季,馬刺最後的戰績為20勝62負——球隊歷史最差。但這也讓他們在97年選秀大會收穫了Tim Duncan。第二年,馬刺拿下56勝。再接下來的一年,Duncan和波波聯手拿下他們的第一個總冠軍。從此,馬刺王朝誕生了。

上個賽季退役的Duncan,一直以來就是馬刺球隊風格和成功的基石。真的很難再找到一個像Tim Duncan那樣對一支球隊的風格和成功產生如此重要影響的球員了。同威利斯-裡德、拉里-伯德和科比-布萊恩特一樣,Duncan具有極為罕見的殊榮——贏得總冠軍並終其一生為一支球隊效力。波波最後會成為歷史最偉大主教練之一,而Duncan則在安靜的德州城市聖城樹立豐碑,成為未來每一名馬刺球員學習的楷模。

「球隊招牌球員的個性塑造了球隊的風格,這很正常。問題是並不是所有招牌球員的個性和思想都是非常出色的。」2012-16年效力於馬刺的Boris Diaw說道。「而Tim是一名超讚的隊友,傑出的團隊球員,而且他專注於贏球以及採用正確的方式來打球,他的風格也變成了球隊的風格,很長一段時間這對球隊來說很棒。」

RC Buford在1988年曾在馬刺主教練拉里-布朗手下擔任助理教練,從1994年開始就一直留在馬刺工作。在2002年,他被認命為球隊總經理,開始同波波緊密合作。兩人的目標就是圍繞Duncan配置合適的球員去競爭總冠軍。兩人建立起的工作關係在聯盟極為罕見。

「RC和我一起做了所有事情,」Popovich說。「從第一天開始,我們一起做所有事情,我們的團隊一起做所有事情。球隊經理們參加教練組會議,我們也可以隨時參加經理會議。我們會議事,也會爭吵,吵完以後喝杯啤酒或紅酒就翻篇了。所有事情都是我們一起扛。」自1999年馬刺奪冠後,NBA的比賽一直都在持續的進化。在21世紀初的幾年,擅長單打的後衛和大個中鋒統治著聯盟。後來,Mike D’Antoni和Steve Nash的「七秒進攻」太陽橫空出世。然後Kevin Garnett和Ray Allen同Paul Pierce會師波士頓,開創了「超級球隊」的先例。接著,LeBron James把天賦帶到南海岸,「超級球隊」的策略運用到極致。如今的比賽,盛行小球風潮,所以可以在多個位置自由游弋的球員倍受青睞,大家更愛三分而不是中距離。再加上新的勞資協議、比賽規則和自由球員規則的改變,波波-布福德時期的NBA經歷了一系列重大的變革。

然而,馬刺在風雲變幻中卻總能快人一步,走在比賽的前面,或是立刻進行動態調整——他們在過去17年裡的不斷變化中始終保持了繁榮發展。

「波波是一名革新者。他在教練工作的許多領域到起到帶頭作用,特別是在這個層面上。」金州勇士助教Mike Brown說道。他在2000-03年是波波教練組成員。「他不會沉浸在過去的成功。他總是在思考如何去改變,去幫助馬刺更好地發展。是的,他們現在的打法強調創造空間,快節奏等等。但即便當年,他們也曾使用Malik Rose這樣偏矮的大前鋒來打小球。現在,他又開始回歸傳統,使用雙塔。他很開能從此又會改變潮流,因為他對雙塔的使用已經取得了成功。」 從2002年到2016年,馬刺始終保持了Duncan,Manu Ginobili和Tony Parker為基礎的核心陣容。馬刺在全球範圍內尋找適合他們體系的球員,經常會引進一些在其他球隊或聯盟並不出彩的球員並把他們變成有價值的資產。例如Danny Green,Boris Diaw,Patty Mills,Jonathon Simmons,Bruce Bowen,Rasho Nesterovic,Stephen Jackson和Tiago Splitter等球員都曾打出出色表現,並在球隊不同時期發揮重要角色。

馬刺管理層也通過靈活敏銳的決策保證了球隊未來10年的發展。Kawhi Leonard,如今聯盟排名前10的球員,在2011年選秀夜被馬刺通過後衛George Hill的交易獲得。這筆交易可能是史上最佳交易之一。

「馬刺非常擅長他們所做的事情。首先,他們總能找到非常適合他們體系的球員。」Diaw說道。「這歸功於RC以及球探部門,他們在歐洲發現了Manu,他們甚至還發現了Kawhi,Jonathon Simmons和Danny Green。其次,他們有適合這些球員的體系。你能夠很輕易地在那個體系裡打球並做出貢獻,因為你的角色——你知道你需要做什麼,而波波讓那些球員都能夠對此感到舒服。」

在NBA,許多教練嘗試用嚴厲,凶悍的方式來執教,但都失敗了。波波卻深受球員們的愛戴,因為他幫球員在球場打出最佳表現。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對所有球員保持尊重並一視同仁——不管是球隊招牌還是板凳席最末端的球員。

「當我終於獲得出場機會,我在一次防守中出錯了,」Pops Mensah-Bonsu說道。他曾在2008-09賽季為馬刺效力,出場次數極為有限。現在他是馬刺的球探。「波波把我拿下來,他理應如此,他狠狠訓了我一頓。當我坐到板凳席最末端,我心想我再也別想上場了。過了幾秒,也許是在下一節,Tim Duncan犯了同樣的防守錯誤。波波把他換下來,狠狠批了他一頓。波波對他所做的跟對我做的基本是一樣的。這也向我證明了為何馬刺能夠如此成功。Duncan看著波波說,『你知道嗎,教練,你說的對。』然後他到板凳席最末端坐下。如果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大前鋒都那樣做,像我這樣的其他人會怎麼做?」

從形式上看,馬刺總是多一次傳球,找到空位球員,放棄不錯的投籃機會換來更棒的投籃機會以及頑強敏銳的防守。這些也被稱為「馬刺球風」。他們採用的進攻跟歐洲聯賽中常見的類似。聯盟中沒有球隊能像馬刺那樣有那麼多國際球員做出貢獻。從波波執教的第一個賽季開始,先後有24名國際球員穿上銀黑戰袍——如果算上Dominique Wilkins(出生於法國),Steve Kerr(出生於黎巴嫩)和Tim Duncan(美屬維京群島),就是27人。馬刺的體系要求球員在比賽各個方面技藝嫻熟,並能根據對位情況適應不同的戰術風格。

「人人都有自己承擔的角色和貢獻,這種籃球基本上就是歐洲風格,」Diaw說。「每個人都要會傳球,每個人都要思考比賽並用正確的方式去防守。我們不會說,好吧,我們有一個投手,他就只幹這一件事情。在馬刺隊中每一個人到要會做所有事情。我認為這種籃球哲學在歐洲球員年輕時期就開始形成。」

「在歐洲的優秀球隊中,有3到4名場均能得10分或以上的球員,但沒人能場均得25-30分。我們這裡也是這樣。」拉脫維亞籍新秀Davis Bertans補充道。「如果我們有5,6或7個人得分能上雙,我們在進攻端基本就不可阻擋。」

隨著賽程的深入,聯盟中各隊要麼開始為季後賽衝刺,要麼排名墊底為未來打算或是深陷各種鬧劇中,而馬刺(截止本文發表戰績為53-16,排名西部第二)保持一貫的穩定,繼續不斷取勝。Duncan樹立的榜樣和先例正式被馬刺現在的年輕球員們繼承。隨著Duncan的退役,馬刺風格也絕不會在短時間消失。

「NBA總會流行各種風潮,當其他球隊忙著跟風,馬刺則是在打磨和改進我們一直堅持所做的,保持我們的原則,」Mensah-Bonsu說。「我認為我們能保持如此成功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球隊的個性,而這是從Tim Duncan和Gregg Popovich身上得到的。我認為Kawhi Leonard和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這些傢伙會繼承下去。他們適應並接受了這些個性。這就是為何馬刺還會是那個馬刺。」

推薦閱讀

又挖到寶!?馬刺輪休主力不怕,落選新秀狂轟27+6帶走勝利 (影)

敢玩!馬刺戰小牛6人缺陣 主將這一戰均輪休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