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精品閱讀] 火箭隊是如何通過籃球數據分析打造了最狂體系?

(文:Tom Cato / APRIL 13, 2017

Patrick Beverley和每一個人都有說不完的話題。踏進球隊訓練場,你就能聽到他的聲音在地板上迴響。賽後找到他進行採訪,他會反過來問記者一個無足輕重的問題,而記者卻毫無準備。如果你告訴他有一個隊友去聽碧昂絲的音樂會了,那他就會花幾分鐘時間來試圖找出這個人是誰。(他最終還是推斷出來了,是James Harden。)

在三月初火箭主場對上灰熊開賽前90分鐘,Beverley開始跟我談話。

「你要去(賽前)祈禱室嗎?」

Beverley很樂觀,甚至可以說是很活潑,他會清掃更衣室,彷彿他擁有這個地方一樣。在某種意義上,他確實擁有這地方:這個五年的NBA老兵是隊中資歷最老的火箭人,在Harden被交易來火箭前幾個月在第二輪被選中(註:此處可能為原作者筆誤)。顯然,他不想讓我感到自己被遺忘了。

我問他我能否作為他的客人參加球隊賽前的祈禱活動。

「當然,來吧!」

我們都知道這不會發生。從業媒體的人員是不允許進入賽前神聖的教堂服務區域的,兩支對上的球隊要花個十分鐘在那裡進行祈禱活動。但是Beverley的邀請是真心實意的,他是真的想要我參加。在結束祈禱出門走向對面的門之前,他嘗試邀請更多的非籃球隊員進入球隊祈禱室。

這種信仰的表達看起來似乎與休士頓更衣室文化優點背道而馳,畢竟,在聯盟中,火箭並不只是以數據分析的先行者而聞名的,他們完全是在嚴苛的數據上建隊的。比賽日的祈禱室是對他們這種信仰的一個提醒。

一塊長而連續的LED屏橫貫在球員的儲物櫃,用來展示聯盟各項統計數據排名的佼佼者。NBA大多數球隊都會按時間順序展示他們對手最近幾場比賽的集錦,而火箭隊會把一些像擋拆戰術和比賽錄像、甚至是裁判們本場比賽的判罰趨勢都一起展示在LED屏上。這一切都是在提醒球員們要看重這些有力的事實。

但是在火箭更衣室中,信仰有它的立足之地。如果火箭不信任這個體系會帶來什麼結果,他們就不會相信他們能擁有一個55勝的賽季並成為季後賽3號種子。

「我們的球員們都信任我們球隊的體系,」火箭隊籃球運營副總裁Monte McNair說。「我們希望我們的投籃選擇和打球方式能開花結果。但是重要的不僅僅是要讓我們的球員們相信他們的投籃會進,還要讓他們相信他們的球隊體系能為他們帶來總冠軍。」

Beverley從祈禱室出來幾秒之後,Ryan Anderson穿過更衣室。Beverley總是洋溢著能感染人的能量,Anderson則是熱情而謙遜的類型。他不可能聽到了Beverley之前的邀請,但是他看到我站在一旁的時候,對我發出了類似的邀請。

「你想要進球員祈禱室嗎?」

火箭隊不僅僅是聯盟中最令人吃驚的球隊。他們是個籃球實驗室,做一些超越現代籃球進攻效率界限的大膽的實驗。提醒一下,這些界限正是過去幾年中休士頓所參與建立的。本賽季的火箭刷新了聯盟三分記錄並在避免中距離投籃方面做的比往年更盛。整個NBA聯盟已經跟隨這個方向發展多年,但是火箭已經做到這點,並用液氮加速過了。(註:賽車中使用液氮能極大提升車子速度,此處用來比喻火箭在投三分球方面走的挺遠)

兩年前,休士頓刷新了聯盟三分球出手次數的記錄,這個賽季又將之前的記錄提升了500多次。他們今年整個賽季只有579次中距離出手——三分線以內,禁區以外——所有30支球隊中最少。事實上,聯盟中有4名球員的中距離出手次數比整個火箭隊都多。

那些並不重要,尤其是這種做法實際上很有效。火箭隊擁有聯盟第三好的進攻效率,並正處在重新定義進攻效率的路上,如果沒有金州勇士隊的煩擾的話。令人著迷的地方在於火箭在減少了一名明星球員(Dwight Howard)的同時將他們的進攻方式(中距離投籃)縮減一倍。

僅僅一年之前,火箭經歷了一個漫長而充滿陰霾的賽季,球隊內鬨、球員之間漠不關心,季後賽被勇士隊狠狠地踢了屁股。Harden和Dwight Howard相互厭惡,這從根本上迫使他們的隊友們要選擇站隊,賽季結束之後的他們反應可以用一個詞來總結:謝天謝地。

球隊認為有必要自上而下對他們的整個方式進行評估,以便重新踏上西區頂級強隊之路。總經理Daryl Morey總是以進步的眼光來看待籃球,但是在防守掙扎和一個陰霾的結局的情況下,常識告訴火箭在上次季後賽的失敗之後,球隊應該採取一個更為傳統的方式。但是,Morey撕碎常識,用火炙烤並將它扔到了墨西哥海灣。不過,McNair告訴我:即使是火箭自己也沒料到球隊能做得這麼好。

從祈禱室出來之後,一度聚在一起祈禱的球員們就從信徒變成了對手,火箭出手42次三分並命中了18個,把曼菲斯和他們的傳統的大個子籃球帶入比他們的學慣更快的比賽節奏中。火箭得到123分,贏了對手兩位數的分差,並且這還不是休士頓最好的水平。

「我們可以打的更好,」賽後採訪時火箭的總教練Mike D’Antoni說。

去年五月份D’Antoni簽約火箭,並開始了今年的實驗。你不能僱傭一個在21世紀10年代中期在鳳凰城太陽執行著名的「7秒甚至更短」的進攻的藝術大師卻讓他來打傳統籃球。在D’Antoni執教生涯的上兩站,尼克和湖人,球員們並不是一直買快速進攻理念的帳。但是勇士的成功——他們有著類似的打球風格——鼓舞D’Antoni再次進行嘗試,在休士頓,他找到了完美的條件。

「他們曾經像這樣打了一段時間,並且他們想要更上一層樓,」在一次投籃訓練之後D’Antoni告訴我。「他們知道那就是我所信仰的。」

D’Antoni上船之後,Morey日程表上的下一件事就是自由球員了。放走Howard並沒有讓Morey感到惴惴不安,他用Clint Capela和Nene的組合取代了Howard。然後他又簽下Ryan Anderson和Eric Gordon,給球隊的進攻端又帶來兩個火力點,這兩名射手都不是防守的擁護者。

「這就是我們所擁有的球隊,」D’Antoni在他們首次會議中的一次中告訴球隊。「這就是我們所擁有的武器,那麼讓我們來試試看吧。」

然而,最重要的一件事已經被提上日程。D’Antoni做的第一件事之一就是告訴Harden要他打控球後衛的想法。儘管這個6尺5的後衛整個職業生涯一貫都在處理球,但是他從來沒有在進攻端被賦予完全的自主權。D’Antoni使出了三十六計來說服Harden。

「卑躬屈膝,求他,我太老了,這讓他感到心懷愧疚,」D’Antoni說。「我認為這對他和他的職業生涯都有好處,但主要還是因為我認為我們那樣能贏球。並且他也沒有一點不情願。」

連續兩個賽季都在最有價值球員獎投票中僅次於Stephen Curry之後,這一改變使得Harden再一次領銜MVP競選者。在得分(29.1)和助攻(11.2)兩項數據上都創下職業生涯新高,同時也是他效率最高的賽季,真實投籃命中率達到61.3%。十二月份得到53分、16個籃板及17次助攻的那場比賽展示了他打球的令人感到荒謬的極限,但即使Harden不在場他也仍能在進攻端幫助球隊。

他在場時創造的機會使得像Anderson和戈登這樣的球員受益匪淺,你經常可以看到他們在三分線幾尺之外出手。如果對方防守離得太遠希望能罩著Harden,那他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射手,而三分線內,Capela在擋拆中是個有效的終結者。只要能攪亂對方防守一瞬間Harden就會有兩種選擇。結果就跟計畫一模一樣:空位三分和輕鬆暴扣。

「Harden真的激發出了每個人的最好狀態,」D’Antoni說。「他是關鍵。沒有他你就沒辦法做到這點。你可以擁有所有這些好點子,但是沒有他就沒辦法實現。他真的棒極了。」

在交易截止前,Morey換來了Lou Williams,而不是支持Pat或在防守端尋找更多的幫手,Lou Williams是聯盟板凳上的頂尖分手之一。火箭進攻端更加亮眼,賽季結束時得分更高並且投了更多的防守反擊三分球。

做這筆交易時,火箭說:就他了,我們會得到更高的分數。

對Morey和D’Antoni的體系他們完全買帳,不僅僅在數據上相信,而是他們內在地相信這個體系。

Morey曾一度認為多名超級巨星才是通往總冠軍的唯一路徑。這就是為什麼火箭之前會簽約Howard,也是2014年夏天為什麼他們距離得到Chris Bosh只有幾小時之遙。那種思維模式變了,休士頓接受了Harden作為他們唯一的超級巨星。現在在任意一個夜晚的比賽中第二好的球員就是,「對方不願意下心思重防的那個,不管是誰」,如Anderson所言。

然而,有個弊端。之後一場比賽面對馬刺時(潛在的季後賽第二輪的對手),在下半場Harden被Kawhi Leonard生吞活剝之前,他打出了極佳的上半場。當第四節Harden陷入掙扎時,聖安東尼險勝火箭。對馬刺——或任何對手——能把火箭帶離他們的節奏快、轉移球迅速的風格的說法,Harden予以駁斥。畢竟,火箭在這場失利中也得到了110分之多。

「我們會得到投籃機會,」他說。「不論對手是誰我們都會按計畫打出具有我們的風格的比賽。」

當D’Antoni來到休士頓,他將頌歌引入了火箭更衣室,並伴隨球隊整個賽季。所以,接下來是什麼?

就像發生的故事那樣,接下來的是有一場失利,這次是回到主場面對猶他爵士隊。但是D’Antoni賽後並沒有慌亂,確實,這只是火箭賽季四次連敗中的一次。之後,D’Antoni把他的球隊和拉斯維加斯的賭桌進行了比較。

「這有點像一個旅館老闆,」他說。「有時你會跑錯方向。你會讓人開始的時候先贏。但是你的怪論是,你不停地修建賓館。你是勝者。房子不會讓你失敗。我們並不覺得他們會擊敗我們。在一場比賽中,是的,他們或許會贏,我們可能會輸掉一場比賽,這場或者那場。但是我們認為,從長遠來看,他們並沒有擊敗我們。」

那就是科學。但是和任何人一樣,D’Antoni知道有些時候如果所有牌不能按正確順序落子的話就不能贏得總冠軍。他的太陽隊甚至從來沒有打進總局賽,有些事需要集運氣、時機、天賦和化學反應於一體。並非所有這一切都是一支球隊所能掌控的。

跳投型球隊不可能贏得總冠軍的神話已經破滅,被勇士打破(實際上是他們之前2011年的小牛隊)。跳投在例行賽中會起起伏伏,但是火箭隊相信,從長遠來看,他們的經過數學論證的策略終究會勝出。畢竟,三分球永遠大於兩分球。

火箭隊相信,季後賽中休士頓的三分球方式會將他們置於可擊敗任何人的位置。剩下的就不在他們所能掌控範圍了,尤其是面對那些紙面陣容稍微優於他們的對手。在手感好的夜晚遇上勇士或者馬刺,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這能在一輪七場的系列賽中發生麼?這是個終極考驗,他們只能控制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火箭允許每個球員去找到他們自己的方式來適應火箭的科學的、以數據為驅動的籃球方式。籃球可以通過數據看待,但是它不是計算機模擬。由Morey和D’Antoni所組建的火箭隊, 和我們先前所看到的所有球隊一樣,以數學為基礎,推動由有形數據所支持的界限。不過,沒有球員們全身心為球隊付出它就無法存活。

回答一個陳年舊問:科學和信仰能共存嗎?在休士頓,他們正在證明這必須可以。

在火箭對上聖安東尼奧之前,我又一次收到了參加球隊賽前祈禱的邀請,這一次的邀請來自Sam Dekker。

「如果你願意加入,來吧。這是個好時機。」

推薦閱讀

逆轉臭名!ESPN獨家專訪Mike D’Antoni,一窺火箭驚奇之旅的幕後

季後賽籃球!瘋狗貝為守忍者龜下狠手,兩次黑手直攻威少臉部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