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細說那些主動降薪的「佛心」球星!

在7月3日Dirk Nowitzki,NBA比賽中的積極的領導者和現役上場時間,得分,罰球和防守籃板最多的球員,他以2年1000萬美元的價格與達拉斯小牛隊完成簽約。與2017-2018賽季Nowitzki 2500萬美元的球隊選項薪資相比,他為達拉斯小牛隊降薪的幅度是多麼巨大,往往未來的名人堂球員都要佔用大量的薪資上限,但Nowitzki已經39歲了,在下個賽季他每場的上場時間會比這個賽季少的多(總的上場比賽的次數也會減少),他下賽季的場均得分會減少,而且每場比賽的投籃次數將會少於他新秀賽季以外的每一個賽季。

Nowitzki可以很確定的說他已經老了,他已經和自己十年前拿到MVP那個賽季的競技狀態相去甚遠。

即使這樣,Nowitzki兩年的工資還沒有76人隊在自由市場上簽約的替補球員Amir Johnson一年賺的多。他將比Joe Ingles每年少賺800萬美元(他在上賽季29歲得到了職業生涯最高的7.1分),甚至還沒有Zach Randolph工資的一半,而Randolph已經和Nowitzki差不多老了,他每年也只比Justin Holiday多賺50萬美元。但這個簽約合約使他可以繼續在NBA聯盟中打球,而Nowitzki已經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拿了超過2億5千萬美元的薪水。也許有些人會質疑拿著80%的薪水生活在德克薩斯州併為一支樂透球隊效力是否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但我想說Nowitzki是一個成年人他有權利去做自己愛做的事。

同樣就像金州勇士隊的Kevin Durant,球隊從他的1千萬美元的降薪中獲益,他和Nowitzki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但這不會贏得別人的尊敬。

一般認為Durant降薪的原因是Durant拿更少的錢留在勇士隊而球隊把他少拿的錢分給球隊的其他隊友通過這樣來使球隊實力更加強大地位更加穩固。出於對金州勇士隊的信任,認為接下來這些簽約會出現:Shaun Livingston和Andre Iguodala得到了漲薪,但是勇士隊缺簽約了Nick Young,NBA的愚蠢之神,勇士隊用了520萬美元把他從湖人隊挖來。管理NBA的工資和交易至少可以說是非常複雜的。來看看Chris Paul從洛杉磯快艇隊到休士頓火箭隊交易後球隊的改變。

不過總而言之,Durant的主動降薪並沒有給Livingston和Iguodala漲薪的可行性,無論是從勇士隊的薪資總體支出還是從他們的奢侈稅法案來看這都使他們變得更加廉價。勇士隊的擁有者,風險投資家Joe Lacob,能為Durant,Livingston和Iguodala的簽約支付更多的奢侈稅,但他選擇不那麼做。(如果Durant不主動降薪那麼勇士隊可能不能用球隊的中產階級的合約來簽約Nick Young,但我不認為Nick Young的到來會讓17-18賽季的勇士隊變得更強。)

同時,達拉斯小牛隊,在上個賽季的西區例行賽只拿到了11名,幾乎可以確定他們在下個賽季無法進入季後賽,到目前為止他們沒有在自由球員市場上撈到任何大魚。這絕對不是Nowitzki的問題,無論如何;他的任務只是像一個老年人一樣跑動著得分,而不是集合一群有競爭力的球員。

但是當Durant第一次簽約勇士隊時The Ringer的作家Danny Chau寫到: 「Durant做出這個決定非常痛苦他永遠是那個做出‘犧牲’的人,而不是球隊的老闆。」

對於大規模的不公平的全球經濟體制,Durant明年只能到手2500萬美元而不是3450萬對於他來說這不是杯水車薪。自古以來,人們都在抱怨運動員賺的錢是多麼多,但坦率的說,這些抱怨並非空穴來風。Durant是一個籃球巨星,在聯盟中過去也得過MVP,剛剛過去的總冠軍賽MVP,兩屆奧運金牌得主,四次例行賽得分王得主,並且還入選八次全明星。

無數人,包括我自己,喜歡看他在賽場上打籃球,雖然在娛樂大眾方面他有巨大的價值,但他沒法治癒病人,教會人們閱讀,也沒用履行任何我們所知道的和社會有關的職責。在某種程度上,夏洛特觀察員的專欄作家Scott Fowler用嘲笑的語氣談起Stephen Curry (他所得到的回報根據LeBron James的籃球與勞動價值的論著來說太少了) 每年拿著相當於現在1000個學校老師的工資。我們可能會過的更好但前提是我們從Lacob或者Cuury那得到4000萬美元並把它們用在教育事業上。

當然,這些決定不是Durant或者是Nowitzki做的。在主張平等的烏托邦,體育隊伍會是一項公共事業,就像社會中的公園和圖書館一樣,城市提供個市民精神和情感上的福利。現在的體育隊伍大部分都是民間機構,而普通人會對自己的成功感到無比的自豪,要達到我們支持這個機構的程度,有時。尤其是當談到工資談判時。對個人取得成功的運動員是不利的。

球隊擁有者為了城市榮譽不僅壓榨球員還壓榨球隊球迷。城市榮譽感使我們支持 「達拉斯」 或者 「金州」 或是 「紐約,」 但球隊擁有者,將向你收取11美元的啤酒費因為球隊榮譽,他們會和你暗示這種關係,因為這有巨大的利潤。這是反常的,但在一個社會裡這是可以預測的所以政客們把這些重利的資本家稱為「重商主義」(也可以稱為與人民為敵)然後我們就會給他們投數以千萬記的票。

毫無疑問,勇士隊不是公共主義事業,而是一個重利的經濟組織,所以他們的老闆Lacob說他們的盈利利潤不會轉移到消費者身上。就勇士隊球票來說。 在舊金山灣區,對中產階級球迷來說。他們比前一年2015-2016賽季多花費了69%在球票上。現在Durant進行了降薪,Lacob的球隊2017-2018賽季的球票比今年的球票提升了16.9%的價格。無論是Durant降薪了1000萬美元,還是Nowitzki降薪了2000萬美元,這都意味著Lacob和小牛隊的老闆Mark Cuban將要在球隊上花更少的錢。

所以對我們來說,球迷,市民和呢些買了球票和球衣以及高價熱狗的人,我們所花的錢都在資質球館的建設,而不會拿到金錢的回報,無論是支付球迷現金還是城市的公園和圖書館建設或是支付高階教師現金的方式 。 這是世界無產階級革命者們做事的方式。這不是Durant也不是Nowitzki,他們只是讓籃球運動更吸引人,也不是球隊老闆,他們的任務是把百萬美元變成千萬美元然後裝進自己的口袋。

如果沒有球員,球隊老闆就沒有為他們賺錢的工具。如果沒有球隊老闆,球員們將不得不自己來組織比賽並進行比賽,這可能不會得到超過那些球隊老闆們50%的收入。我喜歡看Durant和Nowitzki打球,但我不知道,在球員們擁有的聯賽,老闆們的職責是什麼,不能用更低的成本而是用其他更有效的方式。 同時,Lacob是一個風險投資家。

Cuban是一個把網路泡沫變成現實的人。Cuban有時改變自己老闆的身份變成一個隨意的人,而Lacob和奧布萊恩杯有一種奇妙的關係,但他們都算比較善良的球隊老闆。就像Durant和Nowitzki不能治好病人的病,然而,Lacob和Cuban同樣也不能讓你微笑 。除非你是一個創智贏家節目的粉絲或是給一個3D矯正牙齒公司投過錢。

這比快艇的老闆Steve Ballmer所做的多的多,作為微軟的前任CEO他創造了Web的初始瀏覽器Internet Explore,即使它不能好好的工作有時。 一些NBA球隊老闆,像湖人隊的Jeanie Buss和尼克隊的James Dolan,給他們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球場做的貢獻可能還沒有給自己的家庭做的多。

其他NBA球隊老闆在積極運作,經常是把活在水生火熱的勞動人民的錢賺的自己的口袋裡。公鹿老闆Wes Edens是一個「準一流富豪」如果你看過紐約時報 或是「準一流貸款之王」 如果你看過華爾街時報。火箭隊老闆Leslie Alexander擁有一個以盈利為目的學生貸款公司的股份。Richard DeVos,奧蘭多魔術隊90多歲的老闆,他創造了一個金字塔計劃,並資助了反對LGBT權利的組織。Dan Gilbert,印刷大王也是克里夫蘭騎士隊的擁有者。上一次看到他是他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想要讓沒有任何經驗的Chauncey Billups做他的球隊經理,然後向電視評論員虛報低價開始自己的演出 。走進他家鄉底特律那白色的房子,承諾減輕他公司的衰退,加速貸款,有助於創造工作崗位。

而球員們也不是都不可指責的。他們中的許多人,最值得注意就是Michael Jordan,他在自己退休後買下了夏洛特黃蜂隊,他視自己為大亨,而不是一個勞動者。換句話說,他們把成為球隊老闆當做目標,而不是保持和普通人一樣。在球員工會主席Chris Paul的領導下,球員工會規定球員應該為了獲得符合自己的合約而與老闆們爭鬥(尤其是對那些超級巨星和他們的球隊)而不是用談判資本去追尋其他別的東西,如廢除草案或成為受限制的自由球員,甚至是得到更高百分比的收入,對工會最貧困的成員來說,這將是一個更大的利益。甚至在工人中,有錢人也剝削窮人。

畢竟,Durant和Nowitzki可以要求得到他們應得的利益。特別是Nowitzki,作為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這是在踐踏球員努力的汗水,罕見的可以在公關戰爭中擊敗傷人感情的Cuban贏得勝利。

也許Nowitzki已經和小牛隊就接下來自己的職業生涯達成了某種協議,但一個總經理助理的閒職角色不可能得到每年1000萬美元的工資 。即使整個合約的簽約沒有薪資上限的限制。但毫無疑問,最近矽谷在接近和幫助Durant希望他有一天能成為網路與商業領袖,雖然現在已經是在私人飛機上就能進行電視會議的時代了,但體育運動的地位仍然很低。畢竟,當Durant在奧克拉荷馬雷霆隊時是一個全民偶像。雖然說Durant和Nowitzki可以通過代言賺回很多錢,Nowitzki不喜歡去簽約代言,除了和Nike的合約,不管Durant可以通過代言賺多少錢。為什麼他不簽更多的代言卻能和Durant得到球迷同樣的支持?

但是,對於超級有錢的籃球運動員損失幾百萬美元並不是什麼大事。

在今天的美國勞工文化中,被要求付出勞動價值的人經常被描述成「沒有團隊精神」,而這對於一個團隊運動員來說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運動員的不但要進行比賽,還要服從那些有權利的人僅僅因為他們的權利,不管他們是否表現出同樣的尊重作為回報。當Durant或Nowitzki他們自己都身價數億美元。 他們被權力所迷惑,但這不是什麼大買賣。但是教訓是球員與老闆的關係從朋友轉為勞工與僱主。 而你的老闆最後一次用「團隊合作」這個詞是什麼時候?你為什麼要為你的老闆犧牲自己的利益?

最後說一句,我寧願給球員100萬美元也不想做球隊老闆。除非你想剝削家庭主婦或是讓大學生背上債務背井離鄉,然後你就能成為球員老闆。

推薦閱讀

這比喻適當?Kerr:Durant降薪讓我想到TD,他們都為冠軍犧牲

[精品譯文] 開創先河?KD降薪續約恐埋下聯盟失衡的種子

原文標題: The Empty Nobility of 「Taking Less」 原文作者: Michael Baumann 發表時間: 2017.07.77 原文連結: https://theringer.com/nba-free-agency-kevin-durant-dirk-nowitzki-salary-taking-less-eaba72bef463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