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超級新秀Larry Bird空降波士頓,大鳥傳奇復興綠軍王朝

超級新秀Larry Bird在1979年空降波士頓,將戰績從29勝升至61勝,不僅復興了塞爾提克王朝,還挽救舉步維艱的聯盟於水火。

1978年,塞爾提克用六號籤摘下Larry Bird。那時候他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大三學生,就讀與印第安納州立大學。

雖然當時並沒有引起多大反響,但後來人們卻認為此舉是拯救塞爾提克,甚至整個聯盟的一步棋。

因為Bird原本要在1978年畢業,所以即使還有第五年大學要讀,他依然可以提前參加選秀[譯註]1。Bird最早在1974年底在印第安納大學讀書,但卻在大學籃球聯賽還未開始時便退學了。在印第安納州立大學紮根前,Bird還曾在位於印第安納州南部的Northwood Institute短暫就讀。 [譯註]1 Bird的教育史有些複雜。印第安納大學->Northwood Institute (某大專)->印第安納州立大學

印第安納溜馬手握1978年的狀元籤,對Bird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溜馬的教練兼經理,前印第安納大學球星Bob 「滑舌」 Leonard試圖說服Bird離開學校提前加入NBA。

酒過三巡,這位全美最佳前鋒給了「滑舌」明確答覆。Bird表示他之所以要留下來讀完大學拿到文憑,是為了了結他媽媽的心願。

溜馬在2年前交了不菲的合併費加入NBA,雖然曾經貴為ABA勁旅,但眼下可是落魄的鳳凰,正在重建且資金緊張。因此,Leonard正為是否該把寶貴狀元籤用在Bird身上而猶豫不決。

在Bird拒絕他的邀請後,Leonard隨即用狀元籤換來了三號籤和1977年拓荒者奪冠陣容中年輕,充滿活力的重要後衛Johnny Davis。

Leonard隨後用三號籤摘下了1978年率領肯塔基奪得NCAA冠軍的Rick Robey。具有諷刺意味的是Robey和Bird在1979年到1983年不僅在塞爾提克是隊友,還是經常出去浪的好基友。

印第安納的不幸卻成了波士頓以及整個聯盟的萬幸。堪薩斯城用榜眼籤摘下北卡控衛Phil Ford。尼克則用四號籤選中蒙塔納變幻莫測的後衛邁Micheal Ray Richardson。傑克森州射手Purvis Short則被金州在第五位摘走。

而波士頓幸運地在第六位偷到了Bird。因為當時可沒有ESPN,電視轉播也不普及,所以在1977和1978年NIT(National Invitation Tournament)失利的梧桐樹隊以及Bird的知名度基本為0。

費城76人名將,時任總教練Bill Cunningham對紅衣主教的選擇提出質疑-「在明知道Bird這孩子今年不會加盟的情況下,你為什麼還那麼執著地選了他?」

「光陰似箭,你知道一年時間有多短嗎?」高瞻遠矚的Auerbach是這樣回答的。雖然這個決定無比正確,但紅衣主教當時並不清楚這隻『鳥』有多強,也不知道他成年後的最終形態有多強。

「我知道他是個出色的射手,但不知道有多出色,」主教補充道。「我知道他的籃板、傳球能力很出色,但不知道有多出色。我也沒料到他會帶傷出戰…Larry是我見過的最有上進心的球員。」

這由衷的讚美可是來自那個握有9枚戒指的紅衣主教啊。來自那個曾經執教過Bill Russell,Bob Cousy,John Havlicek以及超級硬漢David Cowens等人的紅衣主教啊!

一年後,Bird橫掃大學籃球界,不僅拿獎拿到手軟,還率領印第安納州立大學打出了33勝0負的戰績;Auerbach又一次成了人們眼中的天才。

跟Bird的商談幾經波折,Auerbach在和他正式簽約的記者會上說道:「現在我們有了Larry,再小修小補一番,便能會重回爭冠行列。」

但Auerbach不知道Bird差點就因傷無緣新秀賽季。在大學籃球賽季結束後,塞爾提克希望Bird能加入球隊出征1978-1979賽季的最後一個月。波士頓該賽季的戰績僅為29勝53負。

但Bird希望繼續呆在大學,打打球,完成他的教學指標以便拿到學位。再者說,他和小夥伴們玩得挺開心的。

意外發生在那年夏天的一次室外棒球賽期間。有一個回合Bird在底線飛身接球,而右手卻被捲到了身下。在站起來把球扔出去後,發現球偏離預定軌道很遠。

Bird低頭一看,發現了恐怖的一幕-他的右手食指已經移位。對一個右撇子射手和傳球手來說,食指是最重要的。

Bird儘量不讓塞爾提克方面知道此事,應為他害怕這會影響到他的合約。作為一個天生的左撇子,他已經做好了右手食指殘疾,改用左手打球的思想準備。

Bird食指的傷始終沒治好,因此,他不得不改變投籃姿勢,加倍努力地練學投籃。(看看他多節的食指就知道了)

大學時期他的跳投幾乎在頭頂出手,而在NBA時期則更接近於右耳。隨著年齡增大和受其它傷病影響,他的出手點也越來越靠近右肩。

更多的訓練也許使他獲益匪淺。但也有人認為他在NBA時期的射術和大學時期已不可同日而語。在大學期間,他場均抓下13個籃板的同時還能怒砍30+得分;在三年間已然成為了Div. I得分歷史第5。

照此速度,如果Bird在Division I打四個賽季的話,在得分榜上能排到第二,僅次於Pete Maravich。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二人還在Bird新秀年做了半個賽季的隊友呢。

在Bird去球隊報導時便馬上要面對新外號--「白人希望」(great white hope)帶來的各種壓力。內在的壓力主要來自於隊友Sidney Wicks和Curtis Rowe,這兩位黑人老兵對瘦小的Bird持懷疑態度。

Wicks和Rowe兩人甚至在Bird第一天參加訓練時說出「看啊,白人的希望來啦」。這兩位前UCLA攻守兼備的前鋒在職業生涯末期表現不佳,心裡有些不平衡。

Bird在NBA TV 的紀錄片「魔&鳥:宿敵之戀」(Magic & Bird: A Courtship of Rivals)中簡潔的提到了這兩人的命運。在前海軍陸戰隊操練教官(Marine drill sergeant)Bill Fitch的調教下,Wicks和Rowe沒有撐過訓練營第一天,就為譁眾取寵的行為付出代價-被裁了。

塞爾提克前鋒Cedric Maxwell坦誠,因為當時白人球星寥寥無幾,所以很多黑人球員對高加索球員(譯註:即白人)抱有偏見,公開質疑他們是否能在高水平競技中拿到好成績。

近一段時間,幾乎所有被冠以「白人希望」頭銜的球員都表現得不盡人意,被公眾吹噓過頭,慘遭「捧殺」。第一眼看上去其貌不揚的Bird會落入同樣的怪圈嗎?

「我對Larry的第一映像是,額,他看起來和別的白人沒什麼不同,」麥克斯維爾回憶道。隨後Bird在他面前連續命中三個跳投,一個比一個遠。「玉米麵包」[譯註]2才開始覺得Bird有點料「我當時想,靠,這個白孩子不錯。」[譯註]2 麥克斯維爾的外號

當時關於超級新秀Bird的宣傳可謂鋪天蓋地,這另他不僅揹負著成功的壓力,更有舉起「波士頓傳統」大旗的重任在肩。但連塞爾提克最狂熱的粉絲,都沒有預見到Larry和球隊是如何扭轉乾坤,超出眾人的期望。

當年,我還是一個住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市郊區的小孩,我有幸目睹Bird的最後一場新秀表演賽。塞爾提克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的聖約翰球館對上老對頭尼克。

我那張當時價值僅為6.5美刀的球票上的日期是星期天,10月7日晚間比賽(我把這張球票和1992年東區季後賽準決賽塞爾提克做客克里夫蘭搶7的球票放在一起,我同樣有幸目睹了Bird最後一場NBA比賽)

和Bird對位的是來自印第安納州加里市的老鄉,身高6尺9的彪型大漢Larry Demic。Demic也是個新秀,他憋足了勁,想給這個波士頓的救星點顏色看看。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從亞利桑那大學畢業的Demic僅僅在聯盟待了3個賽季,交出場均4.7分3.9籃板的答卷,就消聲滅跡了。

除了小動作不斷以外,Demic還想做出點引人注目的「大動作」。在比賽某個階段,Bird正沿著右路全速衝刺,準備接球上籃,Demic不僅故意把他絆倒,還推了一把,Bird隨之「飛」出場外。

不湊巧的是,和大多數場館不一樣,聖約翰球館的木地板僅超出底線幾英尺。等待Bird的是粗糙,滿是灰塵的水泥地。因為正全速衝刺,沒料到會被下陰招,Bird直接跌出了場外,在髒兮兮的水泥地上滾了好幾碼之後才停下來。

Bird雪白的球衣頓時沾滿了黑色的汙垢。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他們發覺Demic骯髒的行為是有意而為時,噓聲響徹球館。而Bird則一聲不吭,沒有抱怨,也沒有過激的反應。他自己爬了起來,繼續上場拼殺,因為他只道這是屬於他自己的使命。

除了這個插曲之外我就不記得太多了。當時溫娣漢堡(創始人Dave Thomas創始的漢堡連鎖店以哥倫布市為根據地)[譯註]3是贊助商之一,我清楚地記得,紅衣主教在賽前儀式上為雙方開球,他拋上天的不是普通的籃球,而是外形酷似溫蒂漢堡的紀念球。這可是另紅衣主教的傳奇性跌倒馬裡亞納海溝的舉動啊,但這也側面反映了聯盟在1970年代所面臨的窘境。 [譯註]3 Wendy’s,溫娣漢堡。知名快餐連鎖店

在5天後,也就是星期五10月12日,一個綠衫軍球迷在Bird萬眾矚目的首秀前放飛了一隻鴿子,它隨後飛過了波士頓花園的上空。「這不很具有象徵意義嗎?多麼諷刺啊!」塞爾提克第六人M.L. Carr反問道。

Bird命中6記投籃的同時2罰2中得到14分,但贏得球迷芳心的不是他的射術,而是他的傳球和籃板。Bird的首秀圓滿收官,波士頓以114-106擊敗休士頓。

當時的聯盟收視率奇低,公眾形象差,鬥毆時有發生。因此,有聲音表示聯盟變得越來越自私自利,越來越「黑」,而Larry Bird則被視為是能改變次局面的天降神兵。

Bill Walton領銜的拓荒者本應從60年代的塞爾提克,和70年代早期的尼克手中接過團隊籃球的火炬。那兩支球隊的無私和戰績另球迷如痴如醉,浮想聯翩。2014年的馬刺也是這麼個節奏。

然而事與願違,在1977年奪冠後,風華正茂的拓荒者卻在1977-78賽季轟然倒下。在他們打出了50勝10負的夢幻開局後,衛冕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但一連串的傷病令一切都化為泡影。

在季後賽首輪第二場的比賽中,MVP Walton的腳傷復發致使拓荒者兵敗西雅圖,波特蘭王朝還沒開始就結束了。Walton作為前任救世主,因服用止痛藥帶傷上陣致使情況惡化,而後他起訴了隊醫並以自由人的身份離開了波特蘭。官司纏身的Walton加盟了家鄉球隊聖地亞哥快艇,但表現卻不可同日而語了。

1978-79年季後賽對上雙方是西雅圖和華盛頓。這是2支以半場進攻為主的小球隊,雖然優秀,但星光和觀賞性不足。他們當中名頭最大的是子彈隊老將Elvin Hayes,一個被許多人視為自私,沒大局觀的人。

NBA和CBS雙方都希望1977年決賽能再次上演,因為76人大戰拓荒者極具觀賞性。但這希望因Walton等人受傷,子彈跨過76人而落空。儘管這場系列賽比分扣人心絃,關注度和收視率卻均一瀉千里;來年的總冠軍賽還是子彈對超音速,但收視率一樣不容樂觀。

當Bird進入聯盟時,有不少人認為(對也好錯也罷)聯盟裡大部分球員都很自私、不努力、不防守、成天嗑藥。當時有一個笑話流傳頗廣-觀眾只需要要看比賽的最後兩分鐘,因為那時候球員才開始努力打球。

屬於上一個黃金時代的巨星大多都退休了,其餘的也都在職業生涯末期。Elgin Baylor(1972),Wilt Chamberlain(1973),Jerry West,Oscar Robertson,Willis Reed,Dave DeBusschere,Jerry Lucas(上述五人均於1974年退休),John Havlicek(1978),Dave Cowens(1980),Rick Barry(1980),Walt Frazier(1980)。

傳統的老牌勁旅,像塞爾提克,湖人,尼克和公牛都不約而同的在1970年代末期陷入低谷。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優秀但缺少星光的小球隊,像西雅圖,華盛頓,聖安東尼奧,鳳凰城和波特蘭。

1969-74年代的尼克可謂人見人愛,薈萃70年代的優點於一身。他們的球員獨具特色,球技,球商都很高。無私的球風和強悍的防守令他們成為冠軍熱門。

尼克是那個時代的驕傲,他們色彩鮮明、球風華麗、同時不失強硬的作風。聚集在媒體之都的球員黑白半參,教練則是個有球員背景的猶太人。他們是NBA的嬌子,媒體的寵兒。

但在主要球星退休和一系列的交易後,70年代末的尼克逐漸變成了一支平庸、自私、球員滿口髒話,以黑人主導球隊。1970年冠軍成員最後一點痕跡也隨著Walt “Clyde” Frazier在1977年10月被隨隨便便的交易到克里夫蘭而煙消雲散。

塞爾提克在1976年奪下隊史第13冠後也迎來了衰退。在一次和布法羅武士隊(快艇的前身)瘋狂的交易後,聯盟最高傲的球隊走下了神壇,連Auerbach都有去紐約另謀高就的打算。

在1977年的一場比賽裡,白人全明星前鋒Rudy Tomjanovich在阻止衝突進一步惡化時,被Kermit Washington狠狠地打翻在地。Rudy幾乎因此死在場上,面部完全錯位,籃球生涯就此被毀。這次意外事件另很多白人認為當時的聯盟是黑人的天下。

除此之外,聯盟裡很多白人新星都有這樣那樣的傷病,另他們的表現大打折扣。比如Ernie DiGregorio(1975),Geoff Petrie(1976),Jerry Sloan(1976),Walton(1978),Pete Maravich(1978),Doug Collins(1979),Frazier(1979),Bobby Gross(1978),Paul Westphal(1980),Rudy(1980),Mitchell Kupchak(1980)和Tom LaGarde(1979)等等。不少人已經展露頭角,卻在巔峰期甚至還沒到巔峰就隕落了。

綜合上述,本來在70年代初被認為是「70年代最佳運動」的NBA卻艱難的熬進80年代。NBA被更上鏡的NFL和棒球爆得體無完膚。由於比賽上座率一跌再跌,大部分球隊甚至出現財政赤字。好彩聯盟運氣不錯,隨後Bird、魔術強森、喬丹的加盟挽救了NBA。

Larry Bird,一個天賦和球商極高的球員粉墨登場。雖然身體素質很一般,但NBA依然把他刻苦的品質最為賣點來吸引藍領白人。他強硬,風騷而又「復古」的球風立馬吸引了很多眼球,塞爾提克也喜迎開局4連勝。

敢問誰是這個南印第安納山溝溝出來的Norman Rockwellian[譯註]4式人物,他是怎麼一躍成為NBA超級巨星的?[譯註]4 美帝20世紀知名畫家

塞爾提克前球員、教練兼CBS分析員Tom Heinsohn,在一場全明星比賽時時這樣評論Bird的:「他就像從一塊堅冰裡跳出來的史前怪物一樣,技術全面令人乍舌。他使我想起象棋選手Bobby Fischer[譯註]5。當別人在下跳棋時,Bird卻早已在下象棋了,而且還總是比別人高瞻遠矚。」[譯註]5最偉大的國際象棋選手之一

Heinsohn給出了獨一無二的評價,但沒有提到這個復古球員有著屬於21世紀的風騷,和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球迷們迫不及待地想知曉Bird的一切,但他本人守口如瓶,高深莫測的性格給自己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

如果他的個人能力和帶隊能力不佳的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事實上,這個「(白人)希望」打得比之前宣傳的還要牛逼。

塞爾提克重振雄風,回到舉國關注的行列,和洋基、蒙特利爾加拿大人、巴黎聖母院足球隊一樣,走到哪裡,哪裡就一票難求。NBA也跟著沾光,上座率和收視率雙雙飆升,逐步重回正軌。

在輸給印第安納和聖安東尼奧後,塞爾提克打出一波6連勝,戰績來到了10-2,期間場均淨勝12分。老冤家76人以1分之差結束了塞爾提克的連勝,但塞爾提克隨後9戰8勝。具有代表性的一戰是Bird對上印第安納時砍下30分,帶領波士頓以15分的優勢擊敗對手。

塞爾提克又打出一波7連勝,但在聖誕節前夕再次輸給76人,戰績來到了27勝7負。這兩支球隊圍繞大西洋區榜首的爭奪戰也愈發激烈,僅有2個勝差。

Bird的無私、高技術、高水平的作風另老兵Dave Cowens、內特-阿奇博爾德煥發第二春。聖誕節2天後,一場本屬於Bird和他高中時的偶像-Walton的對決,成了Bird的個人秀。塞爾提克輕鬆擊敗快艇,而Walton則整個賽季都因傷休戰。

Cowens在波士頓以118-97大勝快艇的比賽怒砍27分,而波士頓兩個賽季前還迫不及待的想要交易他呢。塞爾提克隨後以105-123輸給了湖人,這也是大鳥(16分)和魔術強森(23分)在NBA的首次對決。

在接下來對上金州和未來塞爾提克Robert Parish的比賽裡,「酋長」得到28分,但波士頓倚靠籃板球的優勢戰勝了對手。

接下來的比賽裡塞爾提克4戰3勝。1月13日星期天CBS再次直播湖凱大戰。雖然塞爾提克絕大多數時候都處於領先,但在最後時刻被湖人反超;Cowens投失22英尺的跳投後,凱以98-100憾負湖人。

Bird前6投全中,但下半場卻幾乎沒有出手。與此同時,湖人在第三節掀起一波21-0的高潮一舉反超比分。Norm Nixon在比賽還有3秒鐘的時候2罰2中,一舉奠定勝局。Bird的對頭魔術強森被腹股溝的傷病所拖累,僅有1分進帳。

波士頓接下來13戰11勝,週日CBS直播了Bird吊炸天的表現。塞爾提克隊打爆快艇,Bird的不僅得到36分,還羞辱了Joe Bryant(Kobe的老爹)。Bird先是假裝背傳,騙得Bryant把目光移開,Bird隨後把球拉回來在底線跳投命中。Bryant的臉上寫滿了屈辱和憤恨。

Bird本場比賽的高光鏡頭,是在一次無人防守的快攻中,把球傳給了一個鮮有上場機會的替補中鋒Eric Fernsten,而後者則砍下他賽季175分裡最精彩的2分。

你能想象Michael Jordan或Kobe Bryant在新秀時期就如此深思熟慮,團隊為先地讓一個飲水機守護神得分麼?

在場外的CBS評論員,前UCLA和湖人隊球星Keith Erickson評論道:「這樣(無私)的風格令人不寒而慄。」

有趣的是,儘管有著大量白人球的迷波士頓表現一流,但Bird仍然沒!有!入選全明星先發陣容。取而代之的是Julius Erving和John Drew(你在逗我麼…)。這樣的冷遇表示美國人對Bird的表現仍持懷疑態度。

雖然另外幾個表現不俗的後衛像Paul Westphal,Dennis Johnson更適合那個位置。但笑容滿面,能說會道的魔術強森卻成了西區先發後衛。

Bird在第四節末雙方打平,時間所剩無幾的時候才披掛上陣,這並不妨礙他成為比賽的焦點。但他手感不佳,在20英尺外投失了制勝球。

魔術強森回到板凳席時,走到Bird身邊時帶有挑撥意味地鼓起了掌。這可不是個好主意,因為這對Bird來說是個絕佳的動力。

在延長期間,Bird接管了比賽,並贏得了在大場面、關鍵時刻毫不手軟的名聲。Bird先是投中了22尺跳投,隨後在幾乎同一位置命中了讓東區領先的三分。

而後,他華麗地獻出了本場最佳球。

Bird搶下守籃板後持球快攻,傳給了Moses Malone,而他卻在籃下失手。Larry衝向籃框,導演了他整個職業生涯裡最佳傳球之一。

籃板球越過了西區中鋒Jack Sikma和Malone,在半空中的Bird展現出過人的反應、視野和創造力。他扭過身體用左手甩出一記不看人妙傳,球飛過Sikma和魔術強森,落入10尺外George Gervin的手裡,他隨後反身上籃終結比賽。

這記即興表演式的傳球,令觀眾集體摸拜,令CBS解說驚歎不已。

Brent Musburger驚呼「我無法相信他看見了格文!」同僚Hot Rod Hundley補充道:「難以置信,他在空中轉身時完成了一記傳球!」

Bird在延長全面的表現另東區以144-138取勝,但冰人拿到了MVP。

幾天後,Bird在復仇76人的比賽裡怒砍32分。2月13日雖然塞爾提克以1分之差敗給太陽,但Bird命中19記投籃,包括3個3分並砍下賽季最高的45分。

Bird在9連勝裡場均得27.2分,包括對底特律時得到41分。塞爾提克以19分之差再次復仇76人,Bird比賽裡得到27分。這場111-92的大勝使得波士頓的戰績來到53勝15負,在還有14場比賽時領先勁敵費城3個勝場。

Larry隨後在對上子彈和二流球隊溜馬的失利時得到33分和28分,波士頓的戰績也跌倒53勝17負,另東區第一的歸屬懸念再起。

然而,由於Pete Maravich半路加入,塞爾提克接下來6戰5勝。再次對上印第安納時,Bird表現不佳僅得14分,而皮特手槍則砍下31分。波士頓現在的戰績為57勝18負。

在3月25日做客華盛頓時Maravich化身真大腿,不僅在第四節得到17分,還在比賽末命中了一記後仰三分。波士頓以96-95險勝。這場勝利不僅另塞爾提克奪得大西洋區頭名,更以59勝20負奪取聯盟最佳戰績。

Bird在波士頓以130-122擊敗克里夫蘭的比賽裡爆發,得到33分,而塞爾提克在僅有1場比賽的時候正式得到聯盟最佳戰績。值得一提的是,Robey在那場比賽砍下生涯第二高分-25分。

做客費城的最後一場比賽毫無意義,因此雙方主力都沒有怎麼打。波士頓的卡爾得到25分,76人替補前鋒Steve Mix得到22分帶領76人以116-110擊敗塞爾提克。Bird僅得10分,而J博士乾脆沒有上場。塞爾提克以61比59的微弱優勢領先大西洋區。

Bird不僅82場全勤,而且以壓倒性優勢(63-3領先魔術強森)獲得最佳新秀。最值得驕傲的是,他在列強林立的NBA,作為一個新秀入選了最佳陣容。

Bird的表現從數據就可見一斑,21.3分,10.4籃板,4.5助攻,1.7抄截,84%罰球命中,41%3分命中。

他場均僅出手17.8次,以詭異的傳球盤活全隊。無私的風格不僅令老尼克,塞爾提克球迷回心轉意,還吸引了許多新球迷。

除了全面的數據外,Bird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之將傾,以球商、強硬以及數據無法體現的作用令波士頓在短短一個賽季就起死回生,更令搖搖欲墜的聯盟重現生機。1978-1979賽季先發5人僅有一人被Bird替換,而球隊則神奇的從29勝一躍成為61勝,聯盟最佳!(注給審稿baby:跟下一段有些重複,故合二為一。)

32勝之差的記錄被1989-1990年的馬刺以3個勝場所打破。但聖安東尼奧上一年的記錄可要差得多,當年的西區也無法和1979-80年代的東區相提並論。帶領馬刺扭轉乾坤(21-61到56-26)的是7尺1的大中鋒-David Robinson。這距離Bird的神蹟相隔剛好10年。

儘管Bird的記錄被Robinson以3場之差擊敗,但不吹不黑,Bird的含金量要更高。1988年後,NBA擴充了4支球隊,夏洛特和邁哈密在1988加入,奧蘭多和明尼蘇達緊跟其後於1989年加入。所以,1980年的NBA整體實力比10年後要更強。

Bird不僅挽救了塞爾提克,令NBA煥發光芒。他更點燃了塞爾提克與另三個歷史悠久的球隊76人,尼克和湖人的宿敵之戰。

1980-81年的NBA決賽在美國東區時間週末晚11:30以錄播的形式展現給觀眾。這樣是為了避免CBS在5月收視率不佳,因為那是收集相關統計數據的月份。但到了1984年,塞爾提克VS湖人史詩般的對決是必看的節目,G7至今仍保持著NBA收視率之最。

雖然在Bird無可挑剔的新秀賽季,塞爾提克沒能闖入決賽對上魔術強森的湖人,也沒能拿到總冠軍(第二年就有了),他的新秀賽季依然超出了人們的期望。

和其他被大肆炒作的新秀,特別是白人新秀不一樣,Bird在重壓之下再接再厲,日漸純熟,以打質疑者的臉為樂。在他職業生涯的每一個階段總有人跳出來質疑他、輕視他,而Bird總能夠強有力地回擊質疑者,打得他們心服口服。

1980年MVP榜單上Bird位列第四,是NBA史上新秀排名最高的之一。而對面的魔術強森則一票也沒有,未能入選一陣或二陣。

魔術強森所在的湖人贏得了總冠軍,但MVP 賈霸才是湖人的領袖。魔術強森加盟的是一支滿是當打之年全明星的隊伍,有賈霸、Jamaal Wilkes和Nixon等大將。魔術強森本人對湖人從47勝到60勝的貢獻甚少。

魔術強森的防守不敢恭維,外線跳投糟糕(他幾乎不跳投),輕浮的球風另隊友,特別是後場搭檔Nixon頗有微詞。

因為Bird的全面和聰慧,在當時眾星雲集的NBA裡他提升了比賽的強度。無私的傳球,身先士卒的拼勁和領導能力令隊友表現得更好。

除此之外,為了趕上Bird領銜的塞爾提克,其他球隊也不得不認真對待比賽,否則便會被打爆。

即使如此,就算對手整晚手感都不錯,他們也一不留神就會輸球,甚至被噴一臉垃圾話。因為站在對面的是Larry Legend (大鳥傳奇)。

推薦閱讀

什麼?Larry Bird有雙胞胎妹妹!溫網賽場驚現神似大鳥的女性工作人員

綠軍三巨頭是抱團的源頭?十年前塞爾提克是這樣打造BIG 3

原文作者:Professor Parquet 原文標題:The story of how rookie phenom Larry Bird led the NBA’s greatest turnaround season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