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還會回來嗎?玫瑰這關比身體受傷還難過,那曾耀眼的堅毅精神正逐漸凋零

當你以為自己要輸了,再努力一點,或許你就贏了。然而,當你一次次跌倒,將自己弄得傷痕累累,再次爬起來需要多麼大的信心和勇氣?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不斷戰勝身體上的傷痛和心理上的裂痕,在黑暗中殺出一道光亮。有的人做到了,他們令人尊敬。有的人沒有做到,他們應該獲得理解。

據美媒體報導,Rose已經離開騎士,他因為傷病頻發和狀態不穩而沮喪,需要花時間評估自己在NBA的未來。現在,沒有人知道Rose何時能回來,或者說他還會不會回來。

天賦滿滿的選秀狀元,NBA歷史上最年輕MVP,30歲不到的時候在退休的邊緣徘徊。Rose曾頑強地挑戰命運,如果他選擇堅持,他是好漢,如果他選擇放棄,他也絕不是懦夫,畢竟那些來自身體和心理的痛苦是他在承受。

畢竟,這朵來自Inglewood的玫瑰,曾以最絢爛的方式綻放過。

從風光無限到無人喝彩

Rose曾經擁有前程似錦的籃球生涯,他在高中時期就是享譽全美的天才球員,大學生涯只在曼菲斯效力一年就帶隊殺入總冠軍賽,在淘汰賽中一路碾過D.J. Augustin和Russell Westbrook等NCAA明星球員,展現出強大的即戰力與深不可測的潛能。

2008年選秀,Rose金榜題名狀元及第。殺入NBA的Rose三年三大步,他在菜鳥賽季拿到新人王,第二年成為全明星,第三年場均25分4.1籃板7.7助攻,帶領公牛取得聯盟最佳的62勝,Rose以22歲6個月的年齡,成為NBA歷史上最年輕的MVP。

那時候,那座MVP獎盃看上去只是Rose輝煌籃球征程的一處風景而已,他的未來有無限可能。然而,Rose未能兌現人們期待的那個未來。2012年季後賽首輪第一場,Rose左膝前十字韌帶撕裂,原本行駛在快車道的籃球生涯,突然一個急停,再也回不到之前的飛馳軌道了。

從那次受傷開始,Rose不斷遭遇傷病打擊,他的兩側膝蓋,腳踝、背部、腹股溝和眼眶都出過問題。2011-12賽季至2014-15賽季期間,Rose缺陣場次總計達到228場。傷病奪走了Rose曾經驚人的爆發力,他無法回到從前了。「以前的那個Rose消失了,關於我的問題應該是『他還能打球嗎?』,而不是『他還能像以前那樣打球嗎?』」Rose說。

這個落差究竟有多大?2017年9月,剛剛加盟騎士的Rose拜訪中國,中國行期間接受專訪。當這位昔日狀元,最年輕MVP出現在大廳的時候,沒有想像中的明星效果,來來往往的人群沒有人停下來觀望,沒有粉絲上前索要簽名或者合照,場面很冷清,而Rose似乎已經習慣這樣的場景,他面無表情的快步離開。

職業體育,愛上一位球星,與遺忘一位球星的速度一樣快。

難過的心理關

「如果能回到過去,你想對新秀時期的自己說點什麼?」在9月的那次專訪中,主持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Rose沒有馬上給出答案,他有些遲疑,情緒忽然變得有些激動。「小伙子,你做得很棒,」Rose將這段話反覆說了好幾次,才漸漸平復了心情。可以感受到,職業生涯曾經的那段美好,對如今的Rose而言更像是一道傷疤,當撕開它的時候,會流血會疼痛,畢竟再也回不去了。

一個人的成長經歷,對於他的性格塑造有很大的影響。Rose來自芝加哥Inglewood,那裡是美國著名的貧民窟,是全美犯罪率極高的區域,槍殺和毒品交易在那個地方司空見慣。但是,小時候的Rose卻是出淤泥而不染,因為他有哥哥們保護。

Dwayne、Reggie和Allan,三位哥哥看到了少年Rose身上蘊藏的巨大籃球天賦,相信Rose能夠用籃球改變命運。因此,哥哥們成為了Rose的防護網,將Rose與Inglewood的那些持槍販毒的壞小子隔離開,Rose需要做的就是專心訓練打球,其他的事情都由哥哥們出面解決,家人之外任何試圖接近Rose的傢伙,都被哥哥們視為潛在的危險。

哥哥們的保護為Rose提供了更安全更安靜的環境打籃球,但與此同時,也讓Rose形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他並不擅長與教練和隊友溝通。當Rose受傷之前,他無論在中學、大學和NBA都是王牌球星,球隊以他為核心運轉,Rose的性格弱點不是大問題,但隨著Rose因傷導致隊內角色發生變化,他的性格缺陷就成了絆腳石。

Rose這次暫離騎士,與上賽季突然離開尼克有一些相似,只不過這次Rose處理得更妥當一些,他是在和球隊請假後才離開的,而上賽季那次缺席比賽,Rose沒有和尼克的任何人溝通,結果一度引發軒然大波。

從上賽季的那次事件可以看出,Rose有些任性,或者說他在處理一些原本很職業的事情時不夠成熟。當情況不順利時,Rose近乎本能地尋求一種能夠讓他重新心平氣和的保護,暫時逃脫出來,上賽季和本賽季的離隊都是如此。

內向的Rose很少向媒體吐苦水,但表面的堅強並不能治癒內心的傷口。在過去的幾年中,與其說Rose在和身體上的傷病搏鬥,不如說他在和心理上的創傷戰爭。這一點,Rose的哥哥們最清楚。「我實話實說,過去的幾年中,Derrick在心理方面非常難過,」Rose的哥哥Reggie說。

雖然Rose承認無法回到從前,但每當他回憶起當年的自己時,那種辛酸和苦澀,沒有同樣經歷的我們恐怕是無法體會的。

職業生涯的岔路口

「Rose厭倦了受傷,這在精神上對他造成了傷害,」一位來自騎士的消息人士談到Rose離隊時說。

傷病給Rose在身體和精神上的打擊太大,他現在處於職業生涯的一個岔路口,向左走還是向右走,Rose必須要做出選擇。

在NBA歷史上,因傷病和「心病」毀掉職業生涯的例子並不少。當年的Arenas,與Kobe對決狂砍60分的猛將,絕殺球尚未破網就轉身慶祝的狂人,巔峰期連續兩個賽季場均得分28+的全明星,也曾經光彩奪目,卻在自己25歲的時候,因為一次韌帶撕裂的重傷就此走向衰落。

那次膝傷確實對Arenas的身體造成了損傷,他難以恢復到受傷前的狀態。然而,巫師在Arenas受困傷病時,仍為他開出了一份6年1.11億美元的合約,可以說對他足夠信任。但是,Arenas卻未能從傷病中走出來,他的心態出了問題,性格中的負面因素開始爆發。

持槍門,這是Arenas心中的「魔鬼」出現的黑暗時刻。那件事的起因是Arenas在飛機上與隊友Crittenton玩牌,輸了卻不願意付錢,而且向Crittenton叫囂著:「有種像泰森拿冠軍那樣來拿錢呀,用你能做的任何方式把錢拿走呀。不然的話,你什麼都得不到。」

那筆錢總額是1100美元,而那一年Arenas的薪資是1619萬美元,他卻為了一千多美元和隊友撕破臉。如果事情就此結束,也只是隊友之間的矛盾而已,不算什麼大事,但Arenas接下來的舉動令人瞠目結舌。在與Crittenton鬧翻後的第二天,Arenas在更衣室展示了四把槍,對著Crittenton吼道:「你xxx(髒話),有種來選一把,我會用另一把打你。」

Arenas顯然低估了Crittenton,Crittenton當時背對Arenas,當他慢慢轉過身來的時候,手裡也有一把槍並指向Arenas,那把槍裝了子彈而且已經上膛。儘管雙方都沒有扣動扳機,但球員在更衣室拔槍相對,這件事成為了NBA的醜聞,令當時正致力於整頓聯盟紀律的NBA主席David Stern勃然大怒。

聯盟起初原本想儘可能低調處理,等待警方調查後再做決定,但Arenas卻不怕死。NBA球隊在賽前通常有一個儀式,隊友圍在一起相互鼓勵,Arenas那次被隊友圍在中間,他嬉皮笑臉地做出了拔槍射擊的手勢,隊友們也跟著起鬨。這簡直是對NBA紀律的赤裸裸挑釁,在奧本山宮殿鬥毆事件後,NBA一直在努力清除街頭文化的陰暗面對聯盟造成的消極影響。

Stern忍無可忍,對Arenas做出禁賽處罰,Stern在聲明中寫道:「Arenas的行為讓我得出了結論,他目前不適合在聯盟打球。」巫師也不再護短,官方發表聲明,表示Arenas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持槍門以及隨後的風波和處罰,讓Arenas的職業生涯徹底走向末路,再也沒能翻過身來。

有壞的例子,當然也有好的榜樣。Grant Hill,當年的「Jordan接班人」,場外言行舉止風度翩翩,場上球風華麗突破如風。那時候的Hill擁有聯盟最強第一步,那種爆發力令人嘆為觀止。「他的第一步太強了,你作為防守者,永遠無法預判他要做什麼,」 T-Mac談到當年的Hill時說,「我那時候非常害怕防守他,因為他的啟動真的是天下無敵的。一旦他加速突破,你根本攔不住。當你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已經在你頭上扣籃了。」

當時的Hill可謂眾星捧月,新秀賽季就成為全明星票王,是美國四大體育聯盟首位在菜鳥賽季成為全明星票選第一名的球員。即便Jordan在1995-96賽季率領公牛橫掃聯盟,Hill還是蟬聯了全明星票王。那時候的Hill,偶像指數破表。

然而,無情的腳傷剝奪了Hill前程似錦的NBA之路,他的腳踝多次接受大手術,甚至曾因為手術後的感染一度威脅生命。姚明在2005年做腳踝手術時,看過Hill的腳踝X光,當時他驚呆了。「我當時看了Hill左腳的X光,他的左腳裡面左一個鋼釘右一個鋼釘,前一個後一個。我當時就想,這還是人的腳嗎,這樣還能打球嗎?」姚明說。

能!Hill頑強地從一次次重傷中挺了過來。儘管他不再擁有受傷前的爆發力,但他用經驗和技巧彌補身體上的損傷,讓自己成為進攻中的角色球員,防守中最積極的那位悍將。曾一度被認為職業生涯將迅速毀滅的Hill,在NBA打到了2013年,2008-09賽季至2010-11賽季連續出戰場次達到80場以上。

Hill是怎麼做到的?除了科學的治療和系統的訓練外,Hill用閱讀讓自己平靜,他讀了很多運動員的傳記,從中獲得激勵元素。《醜陋地贏得比賽》,這是Hill在養傷時最喜歡讀的一本書,作者是網球運動員Brad Gilbert。Gilbert並不是那種身體天賦很出色的球員,他打球並不好看,但他用球場上的智慧獲得勝利。這本書給了Hill很大的啟發,腳傷讓他無法像以前那樣美如畫地打球,他必須要適應這樣的變化,用「醜陋」的方式去戰勝困難。

騎士還會給他機會?

與上賽季的離隊事件相比,Rose這次暫離騎士並沒有引發很大的爭議,因為Rose事前向球隊請假並獲得批准。騎士的態度是支持Rose,總教練Tyronn Lue表示期待Rose回來,但不會施加壓力給他,而是給Rose充足的時間考慮。

客觀來說,Rose在騎士打得並不差,出戰7場場均貢獻14.3分,投籃命中率47%。雖然Rose的三分球還是不太可靠,不能起到拉開空間的作用,另外他的防守表現也不太好,防守效率創生涯最差。但是,考慮到Rose拿的是老將底薪,不必對他過分苛求,尤其是防守方面,騎士本賽季防守效率聯盟倒數第一,體系問題比球員個人防守能力問題更為嚴重。

從陣容方面來考慮,騎士也不願意放棄Rose。雖然騎士本賽季開局不佳,但近來的這波七連勝已經讓他們找回了贏球的節奏。衝冠仍是騎士的目標,而過去三年與勇士在總冠軍賽的對決讓騎士明白陣容深度是決定冠軍歸屬的關鍵。Rose畢竟曾是拿過MVP的超巨,即便如今的籃球功力只有巔峰期的六七成,也足以成為一名合格的輪替球員。尤其是Rose只拿底薪,從CP值上來說是相當不錯的。

現在的Rose面對的困難一是腳傷二是心理方面的沮喪,而更重視季後賽的騎士,確實不會給Rose壓力,球隊有足夠的時間讓Rose調節身體和心理方面的問題。其實,Rose在騎士隊內就可以找到學習的榜樣,那就是Wade。Wade曾是拿過總冠軍賽MVP的超巨,是NBA頂級得分後衛,但由於膝傷,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爆發力不斷減弱,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閃電俠」,加盟騎士時拿的也是底薪。

在本賽季初期,Wade的進攻效率很不好,他與Rose面對的問題有些相似,運動能力下滑,三分球還沒有練出來,但Wade很快就適應了,他主動改打替補,帶領球隊的第二陣容,進攻端用經驗和技巧保持對禁區的殺傷力,防守端努力扮演稱職的角色。在這波七連勝期間,Wade的進攻效率位列騎士第三,防守效率也是隊內第三,他在攻防兩端起到了幫助騎士連戰連勝的作用。

結語:最好的回憶是沒有放棄

在回憶自己的職業生涯時,尤其是談到如何在連續重傷後重返賽場,Hill說了這樣的一番話,這段話或許適用於現在的Rose。

「我知道自己以前在賽場上曾留下很美好的回憶,我想起來的時候也會感到溫暖,但是當你受傷了,你要面對現實,逐步設立小目標,一步步去完成,日積月累就會獲得成功,」Hill說,「當你因傷不能打球,那是很困難的,尤其在心理方面非常煎熬,但我不想留下遺憾,我希望在職業生涯結束時,能夠對自己說一句『你真的拼盡全力了』。全力以赴成為你能夠成為的最好球員,享受比賽的樂趣,我最美好的回憶就是沒有放棄。」

希望Rose也沒有放棄。當然,如果他選擇離開,也沒有錯,因為那是他的人生,他有權做出這樣的決定。

推薦閱讀

開心最重要!騎士眾將齊心祝福玫瑰:他已經犧牲太多,我們只希望他快樂 (影)

飆風玫瑰到底受了多大打擊?若退休他將直接損失超過8000萬美元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