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別再飲鴆止渴!為免Kobe、Rose式悲劇重演,波波式輪休成顯學

Derrick Rose因為不堪傷病困擾,已經離開騎士,職業生涯的這個時候,面臨退休。曾經的超級巨星如Rose,在傷病面前也顯得如此脆弱不堪,傷病真的是職業球員最大的敵人。NBA因為帶傷上陣或者過度使用毀掉的巨星很多,Kobe Bryant、姚明等人退休的方式,都讓人痛心疾首。現在保護球員身體健康已經成為共識,但仍然還有人過度使用或者使用帶傷球員的情況,這些教練不該反思嗎?

保護球員成為共識——波波教練的貢獻

球員有傷為何堅持出戰?KobeRose姚明因此被毀

曾幾何時,競技體育鼓勵輕傷不下火線,鼓勵帶傷上陣,說這是頑強,是體育精神。如果真的是一般小傷,比如說手指輕微扭傷,沒有出現骨裂或者骨折的情況,纏上繃帶帶傷上陣沒有太多問題,即便傷勢加重,也不會有太多後遺症。但如果是膝傷這樣的大傷,帶傷上陣和自殺沒有什麼區別。

對於職業運動員來說,健康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帶膝傷上陣,很可能從一般的膝蓋肌腱傷,變成膝蓋骨折或者韌帶撕裂的重傷。比如說2015年季後賽期間的Kyrie Irving,從騎士首輪對上塞爾提克開始,兩個膝蓋就有傷,最初是普通的淤青和肌腱炎,一直堅持打,到總冠軍賽第一戰的時候,他膝蓋骨折,賽季報銷。

在以往,競技體育一向注重精神品質,球員受傷過後,不止要求參加比賽,而且訓練也必須參加,這讓很多年輕球員在訓練中就被操壞了。那個時候,一是醫學不夠發達,檢查不出韌帶拉傷或者撕裂這樣的重傷,處理方式也簡單粗暴;二是教練或者球員本身沒有那個觀念,一昧的強調拼命。

除了帶傷上陣,以前還鼓勵勤奮苦練,這本身沒有問題,但如果只是單純的苦練,沒有科學訓練,同樣會毀掉運動員的職業生涯,同樣是過度使用球員。

現在時代變了,無論是NBA還是其他體育項目,都開始注重保護球員的身體健康,越來越少球隊和教練會做飲鴆止渴的事情,科學訓練和保護球員逐漸成為共識。NBA能達成這個共識,馬刺的Gregg Popovich居功至偉,他對Tim Duncan、Manu Ginobili、Tony Parker三巨頭的使用,已經成為典範。

波波教練偉大的地方就在於,在1997年馬刺選中Duncan的時候,他就和馬刺管理層、教練團提前規劃好了Duncan的使用方法和保護方法,制定Duncan的訓練計劃、體重控制計劃和上場時間計劃。在Duncan 26歲之前,他的場均上場時間在38分鐘左右,但26歲過後,Duncan上場時間銳減,先是35分鐘左右,最後變成30分鐘。

也就是從Duncan職業生涯最巔峰的26歲開始,Popovich就開始控制Duncan的上場時間,開始保護這個大個子。在Popovich的保護下,Duncan職業生涯打了19個賽季,從來沒有遭遇過賽季報銷的嚴重傷病,職業生涯晚期還煥發第二春,2012-13賽季以36歲高齡重新入選全明星。

除了保護Duncan之外,Popovich也非常注重保護Parker和Ginóbili,這也成功延長了兩個人的職業生涯。Manu現在已經40歲,還活躍在NBA賽場上,場均上場時間達到20.1分鐘,是馬刺的重要輪換球員,和Popovich的保護分不開。因為Popovich的保護,GDP成為NBA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人組,馬刺也成為一支王朝球隊。

Popovich模式的成功,為NBA其他球隊帶來了深遠影響,波波的弟子Steve Kerr、年輕少帥Brad Stevens在控制球員上場時間和保護球員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10人左右的球員輪換方式,開始在NBA流行開來。

那些讓人痛心的例子——Kobe、Rose、姚明被毀掉

一些NBA老派教練,比如說前湖人主帥Byron Scott、巫師主帥Scott Brooks、火箭主帥Mike D’Antoni、灰狼主帥Tom Thibodeau和騎士主帥Tyronn Lue等等,仍然在堅持以前的方法。Scott的訓練營強度非常大,在訓練營就會把球員累個半死。Brooks、D’Antoni、Thibodeau、Lue等人則喜歡過度使用明星球員,甚至會讓球員帶傷上陣。

球員有傷為何堅持出戰?KobeRose姚明因此被毀

Scott、Brooks、D’Antoni、Lue等人是老派球員出身,他們球員時期就練得非常辛苦,明星球員一場比賽拼個40分鐘被認為是非常正常的,所以他們執教的時候,也用這種標準要求自己的球員。D’Antoni在執教湖人期間,2012-13賽季允許Kobe Bryant連續7場比賽上場達到41分鐘以上,包括4場比賽上場47分鐘以上,一場比賽打滿48分鐘,直接導致Kobe跟腱斷裂,職業生涯就此一蹶不振。

Brooks在雷霆的時候,操壞Russell Westbrook和Kevin Durant兩個人,經常讓兩個人第四節最後時刻精疲力盡,後繼無力。他在成為巫師主帥後,猛操John Wall和Bradley Beal也成為常態。2017-18賽季,Wall在2017年11月8日對上小牛的比賽中就左膝受傷,之後一直帶傷上陣,接下來8場比賽打了7場,只在11月20日休戰一場。

在此期間,Wall的膝傷惡化,導致他不得不接受富血小板血漿和黏彈性補充治療注射治療。Wall是一名有嚴重傷病史的球員,他進入NBA過後兩個膝傷、踝傷基本上沒有停過。對這樣一名球員,Brooks在他左膝受傷的背景下,還讓他帶傷上陣,就顯得有些無法理解。Wall是相當靠天賦的球員,兩個膝蓋本來就脆弱,讓他帶傷上陣,可能會危及到他的職業生涯。

Thibodeau就更讓人痛心疾首了,Rose被傷病毀掉,他有無法推卸的責任。Rose在2011-12賽季例行賽的時候就傷病不斷,到季後賽開始過後,Thibodeau在公牛大比分領先的情況下,還讓Rose留在場上,直接讓Rose膝蓋重傷,職業生涯跌入谷底。Rose在場上受傷是意外,但Thibodeau責任很大。

Thibodeau是一個防守大師,他和他的師傅Jeff Van Gundy一樣,進攻套路不多,進攻就喜歡狂操明星球員,讓明星球員去進攻,也喜歡猛操老將,堅持8人左右的輪換,這樣讓明星球員非常累。在2012年4月29日Rose受傷那場季後賽,第四節只剩1分10秒,公牛99-87領先12分,大局已定,Thibodeau還把Rose留在場上。Rose在受傷之前,已經打了37分鐘,如果Thibodeau稍微有保護他的意識,根本不可能出現重傷的情況。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下姚明,他職業生涯會那麼短,也是因為太累和培養計劃不對造成的。在Van Gundy手上,姚明從一個靈動的夢幻舞步內線,變成了一個肌肉坦克型內線,他本來身高就高,體重再增加,兩隻腳不堪負荷,傷病不斷。在這個背景下,姚明還要雙線作戰,代表火箭打NBA,代表中國男籃打各種國際比賽,休息時間不夠,增加了他傷病的機率。

球員有傷為何堅持出戰?KobeRose姚明因此被毀

坊間一直有一種說法,如果把姚明給波波教練,他現在應該都還在NBA。這種說法其實很有道理,Van Gundy不止在姚明的培養定位上有重大失誤,在上場時間的控制,也做得非常差,這點他和Thibodeau非常相似。

為什麼還有人飲鴆止渴——戰績、金錢和個人健康的博弈

Kobe、Rose、姚明等人都讓人痛心疾首,為什麼現在還有人過度使用球員,還有人帶傷上陣呢?無論是球員個人還是教練決定這樣做,無非就是追求球隊成績,追求個人榮耀,追求大合約。

以Kobe為例,2012-13賽季湖人擁有Kobe、Dwight Howard、Pau Gasol、Steve Nash 4個巨星,但因為D’Antoni不會使用大個子,掌控球權的Kobe不是控球後衛,湖人打不出跑轟戰術,球隊的戰績一般。Kobe為了讓湖人進入季後賽,只得自己拚老命,才出現連續上場超過40分鐘的情況,導致生涯被毀掉。

球員有傷為何堅持出戰?KobeRose姚明因此被毀

Isaiah Thomas 2017年季後賽臀部受傷後,一直堅持帶傷上陣,除了慰藉亡妹的在天之靈,還有就是不想錯過季後賽這個大場面,想幫助塞爾提克在東區季後賽走得更遠,自己將來續約的時候,可以拿到一份億元合約。結果是小Thomas帶傷上陣,導致臀部傷勢嚴重惡化,2017-18賽季一場未打,職業生涯有可能都會受到影響,億元合約更是鏡中花水中月了。

上面提到的Wall,之所以堅持帶傷上陣,因為他是這支球隊的軸心骨,球權主要掌控者,巫師絕大多數戰術都是圍繞他展開。一旦Wall缺陣,巫師的體系就無法正常運轉。換言之,Wall是巫師不可或缺的球員,他自己知道,總教練Brooks也知道。Wall本人又飽受質疑,他想在大家面前證明自己。如此一來,無論是從球隊和個人角度,Wall都咬牙上陣,結果導致傷勢加重。

從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看出,球員之所以疲勞作戰或者帶傷上陣,主要是以個人健康為代價,追求球隊戰績,或是證明自己,或是爭取大合約,但往往結果都不甚理想。

反思——那些需要改變的NBA舊觀念

即便波波教練讓保護球員成為共識,讓人看到保護球員可以實現球員、球團、教練、球迷多贏的局面,但是NBA還是有一部分人只注重戰績,不注重保護球員,也不注重時代的變化,比如說火箭主帥D’Antoni,一直堅持8人左右的輪換陣容,這已經不符合新時代的小球風格了。

在小球時代,講究速度、空間和三分,講究進攻快節奏,這就讓進攻回合數增加,球員在球場上的奔跑距離增加,身體磨損和消耗也隨之增加,體力下降速度加快。為了應對這個問題,Popovich、波波的弟子Kerr、塞爾提克主帥Stevens的方法是增加輪換,減少主力球員上場時間,保證他們的效率和身體健康。

現在勇士、馬刺或者塞爾提克的比賽,哪怕再重量級的比賽,他們都沒有8人輪換的情況,輪換人數基本上都在10人左右。因為這個原因,勇士、馬刺和塞爾提克基本上都能保持48分鐘的攻防質量,打出穩定的進攻和防守表現,其中勇士往往在第三節打卡下班,就是因為他們的主力體力充沛,能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球員有傷為何堅持出戰?KobeRose姚明因此被毀

但是NBA的一些教練,比如說上面提到的D’Antoni、灰狼的Thibodeau和騎士的Tyronn Lue,他們在一些不重要的比賽中,可以增加輪換人數,但是一到重要比賽或者季後賽,立刻過度使用老將,縮減輪換人數。相信球迷們一定對2016年火箭的西區準決賽記憶猶新,在Nene受傷過後,D’Antoni一度堅持7人輪換,這為火箭第6場崩盤埋下伏筆。

2017-18賽季,D’Antoni有意增加輪換名單,但一有人受傷就原形畢露,基本上堅持少一個人補一個人的8-9人輪換模式。要知道,Paul有嚴重的傷病史,近年身體狀況不是很好,D’Antoni 這樣的輪換方式,到季後賽真的沒有問題嗎?Thibodeau在關鍵場次,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

堅持8人左右輪換的結果就是,過度使用球員和讓球員帶傷上陣,保持輪換陣容的高效率。D’Antoni對此給出的解釋是,他堅持這種輪換模式,只是想用最有把握的陣容,幫助球隊取得勝利。至於Harden等核心球員上場40分鐘以上,他們是年輕球員,這個時間倒沒有問題。

只是D’Antoni沒有注意到的是,現在幫助球隊取得勝利的最好方式,就是讓輪換人數增加,減少球員上場時間,保證球員上場打出高效表現。騎士主帥Tyronn Lue也是如此,他11月26日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將來的輪換人數不會超過10人,意思就是要讓LeBron James打更多時間——James已經快33歲了,在NBA打了15年,現在場均上場時間聯盟第一,這樣真的好嗎?

結論:不要讓Rose、Kobe的悲劇重演

Kobe、Rose和姚明的悲劇,讓很多喜歡他們的球迷非常難過。如果在他們受傷之前,教練們能像波波一樣,有一顆保護他們的心,就不至於如此了。前車之鑒,現在有部分教練還在堅持老觀念,堅持過度使用和使用帶傷球員,沒有對球員的健康做長遠規劃。短期內,這樣使用球員沒有問題,但長遠來看,無異於謀殺球員的職業生涯。因此,希望那些老派教練反思一下,不要讓Rose式的悲劇重演。

推薦閱讀

【中文字幕】留下或離開?多次站起卻又不斷被傷病擊倒,身心俱疲的玫瑰將何去何從?

還會回來嗎?玫瑰這關比身體受傷還難過,那曾耀眼的堅毅精神正逐漸凋零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