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過程已結束!屬於Simmons的時代已經來臨

還有三天就要迎來自己的NBA生涯初登場了,Ben Simmons躡手躡腳地走過了東州教養所(美國的一所監獄)陰冷而破舊的走廊。他把他頭上的黑色棒球帽壓得很低,擋住了他的眼睛。東州教養所距離Simmons位於Center City的公寓只有兩英哩的距離,它曾是世界上最著名以及造價最高的監獄,關過Al Capone(註1)和Willy Sutton(註2)這樣的大人物。但如今,這座殘破的哥德古堡已經被改造成了費城最令人驚駭的鬼屋了。Simmons宣稱自己是一個恐怖片愛好者,但他的朋友們似乎都不太相信,他們說他更像是一個《南方公園》的忠實粉絲。「你先走吧,」Simmons對他的哥哥Sean Tribe說道。「你可是208公分的大個子。」Tribe回應道,「為什麼不是你先走?」

註1:Al Capone:20世紀20~30年代最有影響力的黑手黨領導人 註2:Willy Sutton:美國著名銀行搶劫犯

他們在黑暗中擠在一起,試圖避開那些在走廊中突然竄出的斧頭殺人狂和瘋狂醫生們。在午夜將近的時候,Simmons發現了一個拱形的牢房,當他往裡面看的時候,卻發現一個臉上畫滿了條紋的著魔囚犯也在直直地盯著他。突然,這個囚犯停止了他的呻吟,一陣沉默之後,他尖叫:「哦!我的天啊!」他喊得很大聲,整個監獄裡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是Ben Simmons!」轉眼間,整個監獄的演員們都展開了對這名天賦異稟的76人新秀的追逐,他們手拿著電鋸和鐮刀,竭盡全力地想幫他留下一次難忘的回憶。

在過去的五年裡,Simmons在人們的心中都是一個如夢似幻的存在,是一個為籃球而生的天才球員。人們說他具有LeBron James的速度與視野,以及Kevin Durant的身高和敏捷性。他來自於澳洲,但人們對他的認知基本上都是來自於他在高中聯賽中的瘋狂表演以及被上傳到YouTube上的影片。Simmons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打了一個賽季(但除了他那部備受好評的紀錄片以外,Simmons的NCAA生涯並沒有什麼精彩的地方),之後他在隨76人隊進行了三次訓練之後便因右腳第五跖骨骨折退出了處女賽季的征程。在養傷期間,他都不得不待在自己位於Center City的公寓中,一邊用筆記型電腦玩著遊戲,一邊用iPad和iPhone和朋友家人們FaceTime,不得不說,同時完成多項任務的能力是不多見的。

Simmons今年只有21歲,但他為了自己的NBA初登場,已經等了自己一生中四分之一的時間了。17歲那年,Simmons參加了LeBron James的籃球技巧訓練營,在一次集訓之後,Simmons坐在一個位於拉斯維加斯的高中籃球館的場館一旁。突然,他感覺有一雙厚實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明天早上,」James說道,「六點半。」Simmons在四點就已經整裝待發了。當他在Wynn賓館的健身房和James以及Wade一起做引體向上時,他沒有忘記用自己的手機和遠在澳洲的朋友們視訊。Simmons從小就喜歡穿Wade的籃球鞋,他總是喜歡買紅色、白色和黑色的球鞋。Simmons在上課時經常用自己的iPad研究James的Highlight。Simmons來到美國時,正是熱火三巨頭的鼎盛時期。身高203公分,體重達到250磅的James是他們的持球核心,但他們卻說他們打得叫小球戰術。

「你擁有超越我的潛力,」James在四年前對Simmons說道,「但你沒有捷徑可走,你必須付出努力。」這樣的話語無疑是力量十足的,它支撐著Simmons熬過了他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那痛苦的一年,也在Simmons養傷期間給予了他無限的能量。「我真的能夠做到嗎?」Simmons時常這樣問自己。即使很多人都不相信,Simmons內心很清楚,他擁有這樣的天賦。因為這句話可是LeBron說的,對於Simmons這樣的年輕球員來說,James的認可比其他任何人的都要更有意義。「他希望別人也可以變得和他一樣優秀,」Simmons說道,「這也是他為什麼如此偉大的原因之一。」

九月的時候,76人的球員都被召集到了總部參加隊內的訓練賽。許多球員都承認他們在暗中觀察Simmons的表現:他到底是一個控球後衛還是一個大前鋒?他真的有傳言中的那麼優秀嗎?還是只是一隻經不起考驗的紙老虎?畢竟過去的一年中,他們最多也只能看到Simmons在旁邊練習投籃的身影。Justin Anderson,這個身高198公分,體重230磅的三年級側翼球員接過了防守Simmons的任務。「他的力量,節奏和耐心都是令人震驚的,」Anderson說道。「他既可以低位持球單打,也可以在外線吸引防守,不僅如此,他有時一個跳步就可以把你過掉,而且他人在半場就可以為隊友送出空接。我在比賽後是這樣和他說的:整個NBA中,我只有在防守兩個後衛時會有一種渺小的感覺,一個是你,還有一個是James。’」

記者們用盡了他們的筆墨,球探們耗盡了他們的精力,但他們最終還是沒能找到那個能夠繼承Michael Jordan衣鉢的球員,除了極為相似的Kobe外,尋找LeBron James繼承人的這份差事也同樣會是辛苦而毫無收穫的。Ben Simmons不會成為下一個LeBron James,但也許他會是第一個成功駕馭James開創的籃球風格的球星。

Simmons很快就迎來了生涯中的第一個連續客場之旅,比賽之後,他坐在一個位於沙加緬度市中心的餐廳中,啜飲著他剛點的第二杯熱巧克力。一隻蒼蠅喧鬧著從他的頭旁邊飛過,Simmons揚起右手趕走了它。Simmons的得分(18.7分),籃板(9.5個),助攻(7.2次)和抄截(2.1次)都排在本屆新秀的第一名——這無疑是非常優秀的——搶下籃板後推動的反快攻已經成為了他的標誌。他擁有著與自己身高完全不符的優雅控球技術,他能夠用兩隻手從多種不同的角度為隊友送上超遠助攻,有的時候他的助攻看起來就像是從他的臀部傳出來的一樣。Simmons的澳洲口音並不明顯,只有在說特定的幾個詞的時候才會被別人察覺,比如說「傳球」。

Simmons不時會展露出與自己年齡相符的一面,他對Sour Patch Kids(一種軟糖)和奶昔一直都保持著執著的喜愛,他也非常喜歡那些外國品種的寵物,比如他的那條法國鬥牛犬,閃電。他對於自己那雙16碼的Hyperdunks該選用什麼樣的配色感到有些苦惱,因為一名76人的訓練師堅稱白色的球鞋會讓Simmons跑得更快,Simmons很好奇這是不是真的。「看了我的比賽後,你覺得我打球的哪個方面最奇怪?」Simmons小心翼翼地問道,就怕自己把在嘴邊的「最酷」和「最棒」這兩個詞透漏出來。就在前一晚的比賽中,Simmons砍下了16分,13籃板,6助攻,3火鍋和3抄截的全面數據,不過比這些數據更加「奇怪」的卻是他抄了Rubio後隔扣Sefolosha的那記灌籃。

「我會去看我所有的Highlight,」Simmons說道。「我其實更應該靠著Sefolosha,尋找身體接觸的。」Simmons已經和教練們一起研究過這場比賽中的一些擋拆戰術了,他也和自己的隊友交流了比賽中的一些細節。在防守爵士的一次雙後衛擋拆戰術時,爵士的一名球員藉著隊友的掩護迅速向遠端跑去,這時J.J Redick大聲地喊道:「Red,」意思就是讓Simmons和他交換防守人,但Simmons不為所動。在隨後的一次暫停中,Simmons告訴Redick他喊得有點晚了。「Ben」Redick回答道。「如果我喊得有點晚了,我自己心裡一定是很清楚的。我喊得並不晚但我們誰對誰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下一次絕對不能再搞砸了。」

這就是為什麼說過程已經結束了的原因。在整整四年的擺爛之後,76人的球員居然會為了一次換防的時機而爭吵,這正是那些總是贏球的球隊才會在乎的事情。「我不認為這是過程的一部分,」Simmons說。「是時候大展身手了。」相信自己的天賦:在Ben Simmons和Joel Embiid(可能是KD和Westbrook之後NBA最引人注目的雙人組)身邊,他們還擁有Redick和Covington這樣的出色射手。

76人現在的戰績是12勝8負,他們想要長久地保持自己的競爭力,那麼Embiid的健康和Simmons的控場能力會是最為關鍵的兩大要素,當然上帝的庇護與Brett Brown的執教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76人的教練團在用狀元籤選中了Ben Simmons之後,認真地看了Simmons在路易斯安那州大的比賽影片,仔細地研究了Simmons的肢體語言,Tim Quarterman是老虎隊(路易斯安那州大校隊)的控球後衛,他是一名出色的球員,所以老虎隊的教練把Simmons安排到大前鋒的位置,讓他擔任球隊第二控球手的角色。但總教練Brown注意到,只要對手命中了一記投籃,Simmons都會反射性地回到底線去接隊友的發球,他常常會因此撞到Quarterman。「這有些尷尬,」Brown心裡是這樣想的。

在他接過76人的教鞭很多年之前,Brown曾在波士頓大學打控球後衛;他十三歲的兒子,Sam,現在是Philly triple threat籃球隊的一名控球後衛。他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誰是真正能夠掌控整個球場的球員。儘管Simmons比Isaiah Thomas要高了整整33公分,但Brown看到了他作為控衛的技術與嗅覺。他打了一通電話給Simmons的父親。「Dave」Brown說道,「我認為Simmons是一個打控衛的料,他以前打過這個位置嗎?」

Brown並沒有花很多時間就找到了這個電話號碼。早在1989-93年,他就在澳洲全國籃球聯賽的墨爾本老虎隊執教過Dave Simmons。Dave到了高中才接觸籃球,但憑藉著一對鐵肘和膝蓋,Dave成為了澳洲版的Charles Oakley——一個身高206公分,設立的掩護強硬到能把對手的手臂直接撞斷的大前鋒。Dave籃下的強硬手段彌補了他在傳球、投籃和控球方面的不足。「我希望Ben能做到所有我沒能做到的事情。」Dave是這樣說的。

Brown在Simmons還是一個嬰兒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他了,那個時候的小小Simmons就已經開始用嘴裡的奶嘴開始練習運球了。Dave一開始讓Simmons和自己同齡的人一起打球,之後又讓他與成年人進行對抗,他很害怕那些目光短淺的教練會因為Simmons比同齡的人高就把他限制在籃下。「你不是一個中鋒,」Simmons的哥哥Sean和Liam對Simmons說道,他們提起了Simmons在房間牆上掛著的那幅Iverson的海報。「你是一個後衛,讓他們看看你的轉身和你的Crossover。」他們喜歡坐在看臺上,為Simmons晃倒了一個八歲的孩子而歡呼。「這聽起來的確挺差勁的,」Sean笑了,「但我們希望能夠看到Simmons戲耍這些孩子。」

Simmons大部分的童年都是在紐卡斯爾度過的,這是一個坐落在南太平洋旁邊的小城市(真的很鄉下的一個小城鎮)。他在這裡衝浪,打網球,跑800公尺,有時他也會帶著他的那隻黃金獵犬在海岸散步。Simmons一家八口在這樣的一個小城鎮無疑是相當突出的。Simmons的父親是一個黑人,而他的媽媽Julie則是一個白人。他們有兩個孩子,Simmons和Olivia,不過Julie與第一任丈夫還生了四個孩子(Melissa,Emily,Liam和Sean)。這些孩子們感覺他們就像活在美國一樣,因為Dave的美國朋友時常會來到澳洲探望他。Patrick就是其中一個,他也是Simmons的教父,之前在路易安那州大擔任助理教練,現在則是德克薩斯基督教大學教練團的一員。在Simmons十五歲還在墨爾本的博克斯希爾中學的時候,Patrick看了Simmons在埃爾瑟姆進行的一場比賽。「他在那一天晚上完成了生涯的第一個灌籃,」Patrick在回憶時這樣說道。「隨後他又完成了四記灌籃,就在這場比賽中。」

Patrick幫助Simmons獲得了一個參加在加利福尼亞州長灘市舉辦的Pangos All-American訓練營的機會,那時候,他還只是一個沒有什麼名氣的小球員。「他很高大,所以我們把他安排在低位,」Dave Miller,這個訓練營的技術指導回憶道。「但他並沒有一心想著去得分,他會穩穩地拿住球,在閱讀對方的防守之後再做出正確的決定。他打球的方式就和控球後衛一樣。」Kobe Bryant在他的青少年時期總喜歡模仿Jordan,而Simmons則總是喜歡模仿James的打球方式。「Simmons看到了這個身高203公分的強壯大個子的比賽風格,他不僅可以自在的控球,還可以梳理球隊的進攻,」Dave Simmons說道。「在我打球的時候,人們並不鼓勵大個子球員去做那些事,但James改變了這一切,Simmons從他身上獲益頗多。」

為期三天的訓練營結束之後,Simmons迅速成為了焦點人物,隨後的一切都順風順水起來,他進入了佛羅里達州的蒙特沃德學院,畢業後他收到了許多名校的邀請,模擬選秀把他排在了相當靠前面的位置,各個球鞋品牌也為了爭奪他開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Simmons最終與James的經紀人Rich Paul簽約,並接受了James所在的Nike提供的球鞋合約。最終76人抽到了狀元籤,而湖人獲得了榜眼籤,Paul也曾嘗試過讓Simmons加入湖人。這次選秀的前一年就曾有過Kristaps Porzingis的團隊對76人隱瞞Porzingis的醫療報告,並最終讓Porzingis成功加盟了紐約尼克的案例。但76人隊的總教練Brown對Simmons非常好,而Paul也非常信任76人隊的總裁Colangelo,儘管Colangelo接過Sam Hinkie的職位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但他們最終選擇了相信過程。

在2016年的時候,76人管理層內部關於Simmons到底該打哪個位置的爭論持續了整整一個夏天。最終教練團決定把他放在大前鋒的位置上,在那年訓練營的前三天,Simmons打的就是這個位置。Simmons的傷病給了Brown重新思考的時間。「我想嘗試一些別的東西,」在Simmons手術結束後,Brown對Simmons說道。「我想把你培養成一個控球後衛。」每隔幾天,他們兩人就會聚在Brown的辦公室裡研究James以及歷史上最偉大的大個子控衛:Magic Johnson的比賽影片。「看看這個球,」Brown會這樣開始他們的對話。「你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你看到的是這個?那麼,你是如何看這樣的局面的?如果他們在這個擋拆中讓掩護者上前來壓迫防守人,哪裡會出現空檔?告訴我為什麼。」當他們聊完之後,Brown會把Simmons帶到戰術板前面,。「把這個戰術畫出來,」在說話時Brown會把雙手抱在胸前。「還有這個。」他們還拿James總冠軍賽的Highlight和Simmons在蒙特沃德學院的比賽影片做了對比。

2016-17賽季Brown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幫助一個已經賽季報銷的新秀的轉型工作上。那時誰知道Simmons能夠上場的時候他是否還能留在球隊裡呢?在客場的比賽期間,Brown會在半場的時候要求Simmons傳給他自己的觀賽心得;而在主場比賽的時候,助理教練Billy Lange則會時不時的來到板凳席,讓Simmons談談他對比賽的想法。對於這樣一個看不上大學籃球教育,還在自己的紀錄片中大膽吐槽的新秀來說,這一年的養傷就像是在上大學一樣。Simmons到現在仍然認為大學的教育沒有讓那些前程似錦的明日之星為以後的職業生涯做好準備。「大學應該教會他們如何去適應那樣的生活方式,」Simmons說,「教會他們如何去理財,如何保證自己的健康。如果你讓他們為你打球還不發薪水給他們的話,至少你可以用這樣的方式給予他們一些有幫助的東西。」

除了Brown的戰術講解,去年的冬天對Simmons來說無聊極了。Sean和Simmons住在一起,他每天早上都會把Simmons拖到健身房去鍛鍊一個小時。然後Simmons就會立刻回到他的公寓中,繼續和他的那些電子產品膩在一起。為了幫自己找點樂子,Simmons還買了兩隻熱帶草原貓,這實際上是違反他租房合約上的條款的。這兩隻貓一隻叫娜娜,一隻叫刀疤,簡直就是Center City的獅子王家族。娜娜很討人喜歡,而刀疤則總是喜歡闖禍,最後Sean只能專門坐飛機把他們送回了他們原本的飼養員那裡。這是在參加了Pangos訓練營之後,Simmons第一次離開了媒體的鎂光燈。一個擁有James神韻的年輕球員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人們總是會忘記的,」Simmons說。他很享受這樣一段靜謐的時光,不過他知道,這樣的日子並不會持續多久。

在上個月對上快艇的比賽之前,76人隊在聖莫尼卡高中進行了投籃訓練,訓練結束後,球員們沿著Pico大道開始向馬赫皇家酒店出發,Embiid正對著人行道上的棕櫚樹,假裝打著拳擊。這時,一個騎著Cruiser的男子突然對著他們高聲地喊道,「Lonzo會打爆你們的!」Embiid差點就衝進車流中去揍他了。 那天晚上,在熱身賽中,76人戰勝了快艇隊,Dave Simmons坐在自己老教練Brown身邊看完了整場比賽。當Brown幫Redick設計底角三分戰術的時候,他和Dave說道,「這個和我們當時在丹德農打的那個戰術是一樣的!」在Simmons完成了他在那天晚上的第七次灌籃之後,他的教父Patrick也傳了簡訊給他,「我感覺我就像在看當年你在埃爾瑟姆進行的那場比賽一樣。」

Dave和Julie現在住在費城,近到甚至可以去提醒他們的兒子要在罰球的時候放慢節奏。Simmons的投籃慣用手是左手,但他更喜歡用右手做終結。在熱身的時候,他會用兩隻手練習8到10英呎的投籃。在他投籃的時候,他的投籃手會筆直的放在他的手肘上方,完全不會向左邊偏移,在出手時,他的球會向後方旋轉,而非側旋。Simmons本賽季出手的7記三分球無一命中,他在距離籃框10到16英呎出手的投籃命中率也只有21.8%。但他的手臂很長,下盤相當穩固,腳步也足夠出色,即使他的防守者退防到了禁區裡面,他也總有辦法殺到籃下。「對於大部分的年輕球員來說,在防擋拆時選擇繞過去就可以攔住他們前進的步伐,」快艇總教練Doc Rivers說道。「如果你選擇繞過去防Simmons,那麼他就會一個加速殺入籃下,你絕對不可能再跟得上他。」

Simmons與騎士大前鋒Tristan Thompson私交不錯,他們二人的經紀人都是Rich Paul,在四年前的夏天,Thompson把自己的投籃手從左手換到了右手。不過對於Simmons來說投籃手並不是他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他的NBA生涯才剛剛開始,作為一個身高208公分的控衛,他還需要應對許多的挑戰。他高大的身材決定了他沒有辦法像Kyrie Irving和Damian Lillard那樣在人縫中閃轉騰挪,所以他必須要運用好他的長處:用一側的肩膀頂住防守者的胸口,雙腳迅速急停,然後跳起來一記勢大力沉的扣籃。他也慢慢開始利用自己在身高上的巨大優勢了,Irving和Lillard在擋拆後需要找到一個精巧的角度才能送出妙傳,而Simmons只需要把球舉得高高的就好了,就像是在和小朋友玩搶球遊戲一樣,然後只需要輕輕一撥,球就會穩穩地落在了Embiid的手中。

在擊敗了快艇後的第二天,76人就迎來了湖人隊的挑戰。在比賽之前,Simmons就已經預感到這會是一場屠殺。「我將會不斷地塞球給Embiid,」他說。「沒有人能擋得住他。」Embiid最終砍下了46分,而Ball則是只有2分進帳。Simmons不只是在進攻端打爆了湖人隊的所有後衛,他還在防守端完全地壓制了他們,這就是他和其他的大個子控衛的不同所在,像Giannis Antetokounmpo這樣的球員通常都會去防守對方的四五號球員。Simmons一直非常關注Antetokounmpo,他們都來自遙遠的國度,都在引領著自己所在的隊伍崛起,都是當下最為火熱的實力新星。字母哥是一個更加優秀的得分手,而Simmons在傳球方面則是技高一籌。在先發陣容沒有第二組織者的情況下,76人隊的場均助攻排在了東區第一。

「ben simmons antetokounmpo」的圖片搜尋結果

「你必須得看看這個,」76人隊的後衛Nik Stauskas打開了他手機裡的一部影片。76人隊的球員們剛剛結束了在UCLA體育館的訓練,Stauskas目瞪口呆地盯著一個兩週前76人對上小牛隊的比賽影片。影片中,Simmons從右側殺入了三人的圍剿之後,一記No Looking Pass成功把球塞給了埋伏在底角的Embiid。「我會拿Simmons和James去作比較,因為他們閱讀比賽,理解比賽的方式實在是太相像了。他不是LeBron,但他現在的表現和同齡的James可以說是十分相近了。」James更加有力,而Simmons則是更加的靈活。他打球很有靈性,時間會告訴我們他是否有那樣的衝勁。

對於UCLA體育館,Simmons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熟悉了。在2016年的選秀之後,他和James以及Wade的第二次訓練就是在那裡進行的。在訓練結束後,這兩個來自邁阿密的老傢伙都躺在邊線旁,敷著冰塊。Simmons則是在場地兩邊來回奔跑著,練習著1打0的快攻,這是他自己為自己加練的。James有些疲憊的看著他,說道。「我跟你說,如果我能像他一樣一直練下去,」他停頓了一會,當Wade看向他才把話全部說完。「我絕對會的。」

推薦閱讀

[球員嗨賴] 收學費!詹皇30+13+13+3秀爆費城狀元,即使累慘仍給學弟上課

【中文字幕】天才物語!費城狀元成長史大公開,8歲他就認定會進入NBA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