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如何將失控的球隊重新找回控制?灰熊教練Bickerstaff的面對各種難題…

執教並不是種美好的經歷。

你花費你生命中數不清的時間來準備你的執教工作。你犧牲了人際交往,犧牲了婚姻,犧牲了看著你孩子成長的時間。孩子的成年禮,足球賽,週年紀念日,生日,你總會因為你的工作日程而錯過其中的某些。如果你的孩子更年幼呢?也許你會錯過他說的第一句話, 錯過他邁出的第一步路。在你結束了一天的球隊訓練,或者在球員家屬或者你的員工與你會面抱怨球員表現得不夠好而你對他們備戰工作不到位之後,你疲憊地回到家,卻被告知你的女兒之前從噩夢中驚醒,喊著爸爸的名字,但當時你卻不在女兒的身邊。

這種感覺會把你撕裂。

但是無論你是在執教孩子還是成年人,是執教業餘運動員還是精英中的精英,職業教練這份苦差事總能驅動著你。像J.B. Bickerstaff這樣的人,擁有成為NBA球員的領軍者之一的機會,不僅僅是他的個人目標,也是家族使命。當你的父親已在NBA總教練的位置上取得成功注1,而你則在NBA比賽的環境下成長,並且親眼見證了配得上最頂尖比賽的執教方式,這肯定會讓你上癮的。即使你對於籃球是否真正進入網兜的影響微乎其微。

譯者注1: J.B. Bickerstaff的父親是前NBA總教練Bernie Bickerstaff。

因此所有體育運動的教練都會把自己逼到筋疲力盡的地步。不同等級不同比賽領域的教練都是如此,他們不斷推動自己,他們不斷學習,他們絞盡腦汁,他們為了贏得球員和同行的尊重而奮鬥。他們希望有一天能有機會擁有屬於自己的計畫,自己的隊伍,這是他們所求的全部。一支將完全由他們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方式來打造的隊伍。

Bickerstaff也不例外。

他希望對於球隊有這樣完全的掌控權利。而這就是難題所在。

當初的David Fizdale就認為成為灰熊總教練是他的機會。他將實現他所信奉的籃球文化。他將打造出一套能取得管理層信任的球員陣容。然而作為灰熊總教練執教的前101場比賽中,他只交出了平庸的50勝-51負的成績,然後又用7勝12負的戰績開啟了新賽季,同時在此過程中他又在公開場合下失去了隊中最好球員Marc Gasol的支持。這種種情況並不完全是一個人的過錯。Marc Gasol同樣應該受到指責。但是作為總教練的職責之一就是讓你的球員支持你和你的計畫,特別是你隊中最好的那幾個球員。

所以Fizdale失敗了。

在他的朋友沒有獲得成功的地方,Bickerstaff似乎有了一些成果。在球隊的另一個長連敗中,Marc Gasol持續地打出了符合他這個職業生涯階段人們對他預期的表現。他在目前這支隊伍中真的有些獨木難支,根據目前的健康球員名單,可以說現在這支球隊中表現第三好的健康球員是個剛剛在去年被選中的二輪新秀,Dillon Brooks。如果是在一支超級強隊中,Marc Gasol現在可能只是第二或第三好的球員。而在一支爛隊中,Marc Gasol自然會是最好的那個。

即使灰熊其他的明星們都已黯淡無光,至少Marc Gasol仍然嘗試著繼續閃耀。而這其中有多少能歸功於Bickerstaff呢?我們已經看到Gasol曾經公開批評教練,公開表示不願為他們打球或是不願全心支持他們。考慮到這個情況的性質以及Gasol家族(Pau Gasol)過去在曼菲斯的經歷,我們完全可以想像Marc Gasol會申請交易並嘗試離開曼菲斯。然而,相反的情況發生了。事實上,我們甚至可以說Marc Gasol正在作為領袖打出他最好的賽季之一。

Gasol對球隊的年輕小將們言傳身教。他將Brooks或是Deyonta Davis拉到一邊,像教練一樣在場上指導他們,向他們講解一個漏掉的輪轉防守,一個搞砸了的掩護,或者是一個額外的傳球。在這個他職業生涯以來最可能放棄球隊的低谷一年,他卻在嘗試儘可能利用這種糟糕的局面來幫助球隊。

作為職業球員的自尊心當然是原因之一。Marc Gasol不想被人當作是個「教練殺手」 —— 在Fizdale慘敗被解僱之後,他在與曼菲斯媒體的記者會中表明瞭這一點。但是,如果我們要批評Fizdale沒有處理好與Marc Gasol的關係,我們也應該可以表揚一下Bickerstaff,畢竟他讓球隊中最重要的球員Gasol職業生涯最糟糕的一個賽季中始終保持著對比賽的參與度和專注度。

Fizdale似乎一直堅信「他自己」的建隊理念,卻沒有重視如何把這種理念轉化為曼菲斯球隊的風格。而對於這一點,Bickerstaff看上去是在建立「我們大家」的球隊風格。這讓一切變得不同。

從Fizdale被解僱之後,曼菲斯的戰績為11勝29負。雖然這是有直接原因的——在大部分(如果不是所有)時間裡缺少健康的Chandler Parsons以及Mike Conley,還有Tyreke Evans也傷了——但還是要說,在Bickerstaff的領導下,灰熊的戰績並沒有起色。往好的說,作為一個整體他們變化不大,但大量的數字說明瞭他們更糟了。他們比Fizdale時期出手次數更多,但是投丟的次數同樣更多(特別是在二月)。

這個月他們出手三分的次數(23.8)比本賽季過去任何一個月都要少。在全明星過後的三場比賽的小樣本數據中(公平起見,說明一下對決的是三支東區季後賽球隊:騎士,熱火和塞爾提克),灰熊的三分得分更少了,失誤更多了,並且三場比賽都被打爆,全場得分都低於98分而他們的對手往往在第四節開始就得到這個分數了。

某些球員取得了一些成功——除了Gasol和Brooks之外, JaMychal Green,Andrew Harrison和Deyonta Davis也有令人注意的表現——但是空切和跑動卻少之又少。在球隊防守方面也看不到什麼持續的進步。球隊也沒有完整的進攻戰術,沒有持續的無球跑動,沒有將球員作為切入者和射手放在合適的位置上來幫助和配合Gasol的掩護。

當你隊中有一群年輕的球員時,你希望看到的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提高,而是作為一個整體的提高。但我現在還看不到這些。

球隊的這些毛病有多少該由Bickerstaff承擔責任?這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目前灰熊隊中健康的球員中有幾個能在塞爾提克或者騎士的隊伍中打上球?更別說是先發了。Gasol算一個,不過也就他了吧?像Dillon Brooks,Andrew Harrison這樣,很大程度上由於Conley和Parsons的傷病才在灰熊打上先發的球員,能否在塞爾提克或騎士進入輪轉陣容?Mario Chalmers或者Ben McLemore要是去了馬刺或是灰狼,還能有機會上場打球麼?Jarell Martin,Deyonta Davis或是Myke Henry能在巫師或者76人獲得出場時間麼?

當這些問題的答案絕大部分都是「不能」,有時你就不得不對教練目前的處境表示理解和寬容。從Gasol在對上熱火時的輪休,以及Parsons最近幾場的「生病」,可以看出球隊像是鐵了心要更徹底的擺爛(而不像是需要別人來幫助他們贏球),以達到讓隊裡的年輕球員獲得更多的出場時間來鍛鍊的目的。這就導致了球場上更糟糕的決策,以及更多的輸球。

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事實上這個球隊作為整體並沒有提高。當我們談到Bickerstaff該為球隊現狀負多少責任時,在很大程度上這取決於你如何看待目前球隊的健康陣容。這兒有個棘手的問題在於——下賽季球隊的陣容名單會與現在基本一致。會加上一個健康的Mike Conley以及一個(希望是)健康的Chandler Parsons,然後他們希望用中產特例來留下Evans。先姑且算他們成功了吧。於是你會發現,唯一真正的新援只有來自球隊的選秀權。

您是否相信Bickerstaff能讓這些球員在場上扮演更好的角色,然而將球隊運轉回正軌,最終有希望獲得更好的結果?鑑於迄今為止我們所看到的,你只能祈禱如「信仰之躍」一般的奇蹟了。

執教是一種文化。

這是在發展一種理念與思想,然後在球員的幫助下建立它,實行它並不斷培養它。不管是在大學還是在職業聯賽,我們看到了最偉大的教練們這樣做的先例。Popovich和Belichick,Jackson和Dungy,K教練和Wooden,Auriemma和Summitt。你建立自己的標準,然後不斷發展壯大它。

但是目前曼菲斯灰熊隊的文化可能不會允許Bickerstaff做這樣的嘗試。

灰熊老闆出售球隊的事仍處僵局。球隊管理層也將會有重大變動。Bickerstaff一直負責收集二輪選秀權的心儀球員名單的專案,並試圖做的比他的前任總教練更好。Bickerstaff一直努力讓灰熊隊這支小船在湍流水域中維持漂浮。會有一些成效,但根本上不會「那樣的」成功。

這對任何教練來說都是難題。特別是像Bickerstaff這樣為了下一份工作而努力的臨時代理教練,不管下一份工作是在曼菲斯還是其他地方。

Bickerstaff之前在休士頓也有過相同的經歷,不過當火箭的臨時總教練可比在灰熊要輕鬆的多(James Harden會幫你搞定一切)。然而他放棄了繼續在火箭工作的機會,選擇繼續前行尋覓機會。而現在他面臨著相似的困境,但是這一次連球隊自身都不清楚他們前進的道路何在。你又如何能在這樣不穩定的境地中建設一些你自己的東西?當你球隊的基石已搖搖欲墜,你又如何為這支球隊重新打下基礎,或者把這支目前已非常失控的球隊重新找回控制? 顯然你不能。這就是難題所在。

推薦閱讀

無心戀戰的「堅韌之城」戰士:小Gasol恐白白浪費生涯的黃金時光?

好想離開!從季後賽到爐主Gasol真的受不了,連說:我真的很沮喪

原文作者: Joe Mullinax  發表時間: 2018年2月27日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