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他曾被Kobe噴「不配在NBA打球」流浪海外,現在只想說謝謝和抱歉

在復活節前一個陰冷的清晨,Smush Parker站在布魯克林東弗萊布許區尤底卡大道和比佛利路的轉角,伸出了一隻手。闊別NBA五年,他早已不再是那個跟傑克尼克遜擊掌的湖人先發控衛,伸手是他如今的工作,他要專門等在這裡,負責招呼那些去教堂的人。

面帶微笑,不停握手,36歲的Parker帶著一副圓框眼鏡,領口繫了塊黑色方巾,穿著短大衣,褲子平平整整。

「我就像是中世紀給騎士當扈從,」他說,「給牧師當保全,還要在外面接待大家,幫助他們做好準備。」

The R.O.C.K. Brooklyn教堂佔據了一幢大廈的整個二樓,剛進去就有歌舞隊表演,牧師Louis Straker很年輕,有激情,喜歡放喬丹時代公牛賽前播放的音樂「Sirius」。Smush Parker在工作日夜晚就是做這樣的服務,讓人幾乎想不起他曾經在紐約野球場和NBA裡的過往。

他成功進入NBA,可以說是紐約籃球界的傳奇故事。因為在那之前,他只打過三年有組織的籃球,而在NBA,他跟Kobe的恩恩怨怨也總為人議論。但現在,Parker已經找到了內心的平和,年輕的衝動、遭受的誤解、以及那位傳奇巨星說他「根本不配打NBA」的打擊,都已經過去了。

Parker也說,來做這樣的社群服務,可以說是洗滌了他的心靈,「事實上,我就靠這個撐下來。我覺得自己每天都在成長,對以前感覺憤怒、痛苦的一些事,我現在已經很平和了。」

從小到大,Parker都說父親Bill Parker是他最好的朋友。Bill也喜歡打籃球,Smush的基本技術就是他教會的。Smush這個名字(綽號),是母親Robin Parker取的,就是一種愛稱。Smush 9歲的時候,Robin因愛滋病去世,原因是輸血感染。

「我13歲父親再婚,這段時間對我而言可沒那麼好過。」他說,「我童年留下了很多創傷,是個沒媽媽的孩子。」

暴躁的脾氣底下是一顆沉重的心。在球場上,他年紀輕輕總能幹翻成年隊,很快就在紐約籃球圈出了名。當時紐約街球的傳奇導師人物Rodney Parker看中了他,想讓他的人生重回正軌。

「我所讀的初中只有9年級,Rodney告訴我,10年級要去的高中太沒名氣了,他幫我聯絡到了皇后區的新城高中,那真是一支強隊。」

Parker進不了11年級的隊伍,但去了一支AAU球隊,擁有者是前火箭球星Kenny Smith的弟弟,Vince Smith。於是,Parker還沒打過一場高中聯賽,就已經在拉斯維加斯、巴黎打比賽了。在Rodney的幫助下,他還進入了著名的ABCD訓練營,引來了不少關注。

當時他的教練Roy Beekman回憶道:「Smush對比賽的感覺是很老派的,不像城中心那些高中的孩子。他知道自己無需耍那麼多花活就能打好。」

在新城高中,Rodney還一度給Parker介紹了一份廣告模特的工作,拍了一些平面廣告,照片也登上了《SLAM》和《運動畫刊》兩大權威體育雜誌。在高中的一年,他場均得到20分,帶隊打進了城市聯賽的準決賽。

他在南愛達荷學院讀了兩年制大專,隨後回到紐約進入福特漢姆大學。但因為學業不合格,他被迫停賽一年,在2000-01賽季,他場均得到16.5分4.5助攻,球隊僅獲得8勝20負。

在LeBron James成為騎士的天選之子之前,Parker得到了在這裡效力的機會。他是落選新秀,但出戰66場,場均得到6.2分2.5助攻,跟著球隊一起擺爛。但還是足夠多的閃光時刻,讓他得以在聯盟站穩腳跟。

「我參加了老鷹的老將訓練營,Dominique Wilkins告訴我經紀人,我不可能落選大名單。」他回憶道,「但因為有人受傷,球隊不能裁掉他,球隊沒辦法簽我了。」

在那之後的幾年,Parker一直在飄遊不定,去愛達荷打過美國的CBA聯賽,去希臘奪冠,在太陽、活塞都短暫效力過,甚至還見證過奧本山事件,「我很生氣自己沒機會出場。」他笑著說。

他還在發展聯盟打過球,創造了那裡歷史上第一個大三元。等到2005年,Parker加盟了湖人。

「熱身賽裡,Phil Jackson從來不叫我Smush,他都亂叫成Smash、Smooch、Spat什麼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裁,但到了開幕戰,我還在大名單上,最終,他還是對我說:好的,Smush,你是先發。」

在2005-06賽季,他坐穩了湖人先發控衛的位置,在聖塔莫妮卡生活,休息時經常去看單口喜劇,參加教會活動。

「如果你足夠瞭解我,就知道我是很安靜、喜歡觀察的人。」他說,「我都喜歡一個人在華盛頓廣場公園坐著,靜靜觀察人群。在社交時我也不主動,其實我真的沒跟什麼人有過深交。但湖人隊裡真有很多不錯的人,比如Brian Cook、Luke Walton、Lamar Odom。因為我也是紐約人,Odom甚至讓我進了他的小圈子。」

Parker在湖人效力的兩年,他們都在季後賽首輪被淘汰。他也承認,自己跟Kobe的關係從不緊密,但也沒有鬧過大矛盾。

「我們倆真的沒什麼交往可言。」他說,「出了更衣室(甚至不用出也差不多),我們就各走各路。但當穿上湖人球衣,我們就是隊友。我想他也是這麼看的。我們之間打出過美妙的配合,他當然是承擔主要責任的那個,但我們真的在後場共享過一些特別時刻。對太陽的系列賽,我投進關鍵三分,又抄截Nash,讓他投進壓哨,他當時那麼興奮地擁抱我,真的是很特別的回憶。」

Parker現在能回想起Kobe很多好的地方,雖然在他離開湖人後,兩人鬧了很大的矛盾。他簽約熱火之後很快就失去了先發的待遇,2007-08賽季之後就在NBA沒球可打了。他又去了中國、俄羅斯、希臘、伊朗、多明尼加共和國、委內瑞達、克羅埃西亞、突尼西亞、蒙古(2015年加盟蒙古籃球超級聯賽MNBA,場均24分7籃板)等國效力,到處流浪。

最終,他還是回到了最熟悉的紐約。2009年,他在接受採訪時吐露了對Kobe的不滿,稱在湖人效力也沒什麼了不起。「媒體說我跟禪師有矛盾,但從來不是這樣。都是因為你們的巨星,24號,KB,就是你們知道的Kobe Bryant。每個人都覺得跟Kobe做隊友是最棒的,但真的不是這樣。」

他跟Kobe打起了口水仗,最終輸得一敗塗地。他說Kobe是冷漠的球霸,甚至還說自己就是不給他傳球。在2012年,Kobe回應了Parker,他輕蔑地說,Parker根本不配在NBA打球,「但我們真的沒錢選別的控衛了,才讓他進隊。」

他們的罵架引來了一番討論,但很快沒多少人關注了。Kobe至今仍拒絕再評論。

Parker如今想維繫籃球之路,但已經不容易了。去年冬天,Parker和前NBA球員Jamario Moon加盟了北美超級籃球聯賽的阿爾巴尼莊園隊,拿下了第一名,但就在季後賽開始之前,Parker突然離隊回到紐約,據說是不滿隊內的不穩定。他還想參加Big 3聯賽,但兩次落選。

他知道自己能打球的日子不多了。現在除開做教堂義工,他還跟警察體育聯盟合作,擔任客座講師,鼓勵青少年專注學業。他還擁有一個小型服裝公司,在社群網站上賣一些潮流帽子和T恤。他的女兒已經6歲,生活在加州,暑假會來紐約陪伴他。他說或許有一天,自己會去NBA做裁判,或是到發展聯盟做教練。

他也知道,直到現在,網上還是有很多嘲諷他的聲音。「或許,Kobe那麼說我,只是出於憤怒,他並不是真心那麼想的。我真的無法相信,我跟他做了兩年隊友,看到我那些表現,他會覺得我是NBA最爛的控衛。」

「如果他能改口道歉,那對我來說真的意味著太多。」他笑著說,「反正,我是因為批評Kobe受到了太多抨擊。」

但這些年來,Parker和Kobe都沒有任何交流。去年聖誕節,他主動找到Kobe的基金會,希望能為Straker牧師要到Kobe的一張簽名照。很快,照片就真的寄到了Parker手裡,Parker很高興。

「我沒有直接跟他聯絡,但我確信他知道是我要的,因為我是有向他致謝,並且道歉的。」Parker說,「我寫著,我很抱歉過去說過的一些話,做過的一些事,那都是年輕人的一時衝動。」

推薦閱讀

暗喻前隊友打太爛?Kobe再偷酸死神Parker:這就是為什麼我得81分(影)

史上最爛!?NBA前死神談Kobe:希望他能承認自己說了氣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