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如何定義「歷史最佳」要素?重新審視MJ與LBJ辯論之爭

在速貸球館內,為慶祝金州勇士隊四年內奪得第三個總冠軍的五彩紙屑還未徹底散去,而此時Stephen A. Smith便迫不及待地發出了一條消息,宣佈要擱置「MJ vs LBJ」的討論。

「騎士隊輸了,」Smith說,「這樣做太不得體了,不想再聽到和Jordan另一個瞎扯的比較。在他還在打球的時候,就不應該這麼做!」

但是,他週一就現身First Take[注1]的早晨節目中,大談這次總冠軍賽失利對James自身處境[注2]的意義,以及他和Michael Jordan的比較。

注1:ESPN的籃球談話類節目。

注2:原文為「James’ legacy」,根據牛津詞典,legacy有「a situation that exists now because of events, actions, etc. that took place in the past」之意,故翻譯為「自身處境」。

這個就是現在大眾在電視機上看到的體育辯論。雖然它們都被標榜為「支持辯論」,但是這些錄影棚內的節目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辯論。這是一種娛樂,這裡不會有一個明確的優勝者。這有的只是兩個歇斯底里的人拒絕承認對方說出的事實,或者拒絕達成任何共識,他們只會繼續提高自己的音量。「誰是史上最佳?」這種問題需要一個非此即彼的答案,但是真正的辯論的目標是推動思考,而不是簡簡單單得到一個「這一方是對的,另一方是錯的」這種倉促的結論。

一些面向大眾的溝通課程或者行銷課程會告訴你,辯論的種類有好幾種。有一些辯論,像「我們是否應當修改NFL的唱國歌時規定要站著或者坐著的這一政策」,會落入到政治的議題,因為政治就是用來分辨哪些事情該做,哪些事情不該做。像「誰是歷史最佳」的這種問題就是一個評價的命題,在特定的討論下,我們需要停下來去判定孰勝孰負。

在堪薩斯大學,Scott Harris在探究這些爭論,從1991年開始,他就擔任堪薩斯松鷹的辯論隊主管,而且是2018年全國辯論錦標賽冠軍的教練。Harris和他的學生會關注一些社群網站和體育博客,看看人們是怎麼爭論的。他們花了一些時間在關注體育的討論和留言板,發現了和政治很多的共同之處——人們只是在對著對方大喊大叫,而沒有理解認同對方一些很好的觀點或者繼續推進交流。

「人們總說不要和別人爭論體育、政治和宗教。」Harris說,「體育辯論中從不會有勝者,因為即使當他們明顯處在下風時,也不會承認。他們只會在想‘我才是對的,我才不管你說了什麼’。」

根據Harris的說法,開始「誰才是史上最偉大的球員:MJ還是LBJ?」這一爭論的第一步是,定義「最偉大」的構成因素,以及用來評判「最偉大」的標準。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客觀的測量數據來比較這兩名從未正面交鋒的球員。像得分、真實命中率和罰球這些因素是可以支撐我們這次討論的分析指標。防守指標或許沒有那麼容易評價,因為像助攻、火鍋和抄截等這些都會受到賽場上的其他因素所左右,像是對位防守或者傳球線路,而這些恰恰是數據表所不能體現的。

「我認為假如你要討論誰是歷史最佳球員,你需要同時考慮進攻和防守兩個方面,因為你要在攻防兩端都表現出色才能成為歷史最佳,這正是讓Jordan和James從其他球員當中脫穎而出的因素之一。」Harris說道,「他們兩個在攻防兩端都非常非常厲害。我們不僅僅要衡量它們進攻端的數據,也要評估他們的防守能力。」

因為籃球並不是一項一對一的比賽,而是一項團隊運動,所以一些主觀的因素也能在我們的討論中佔有一席之地,特別是當我們討論到總冠軍的時候。Jordan有時更多被冠以「勝利者」的頭銜,因為他六進總冠軍賽而冠軍從無旁落,至於James則是九進總冠軍賽,換來了三次冠軍。Michael Jordan花了四年時間跨過了底特律活塞,而且他在1993到1994年離開了去打棒球。在93-94賽季公牛隊只取得了55場勝利。同樣地,當James離開克里夫蘭或者邁阿密之後,它們都創下隊史最差戰績。

基本討論的目的,我們最好還是把歷史最佳球員這個討論擱置一下,直到James的職業生涯結束。Jordan的職業生涯和榮譽成果就說明了一切,但不能添加什麼新的東西了。然而,對於James來說,他每一年都存在變數,而今年季後賽肯定會對James是更好的球員的這一評價造成巨大衝擊,因為全世界都是基於期望來評價一個球員。James未能在由Rodney Hood和Jordan Clarkson所組成的一眾配角的支持下如願拿到今年NBA總冠軍。當James選擇前往邁阿密時,造成了巨大的轟動,如果他今年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盟到像休士頓或者費城這樣的地方——幾支非常接近最後勝利而且需要一個關鍵拼圖的球隊,肯定又會掀起另一個軒然大波。

時光也在改變對湖人名將Kobe Bryant的論調。在八到十年前,歷史最佳球員的討論是集中在Kobe和Jordan身上,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已經把Kobe移到了第三位,而現在是LBJ對Jordan,但在20年後,有誰會知道怎樣呢?

「這是我們對運動員們做的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我們總是把他們和經過我們美化過的過去的遠動員作比較。」Harris說,「我們在大學辯論中也有同樣的問題。一種是認為過去走在路上的都是巨人,而現在的人手無縛雞之力,另一種對過去的人有負面的想法,認為他們完全不能和現在的人相提並論。對於這兩種看法,年輕人傾向於看低過去的人,而年長的人會看不起年輕一代。」

定義「偉大」的客觀事實很快就跟一些主觀的評價結合在了一起,像是比賽質量、隊友的素質、不同年代下的規則等等。

「支持Jordan的人能舉出一些對Jordan更有利的例子,而支持LBJ的人也能舉出其他對LBJ更有利的例子。這些都不是客觀真實的東西,這是讓這次討論變得更加有趣。如果我們真的能準確客觀地算出誰更好,那麼就不會再有爭論了。」

如果我們能客觀地衡量出任何事物,那麼上述的Stephen A. Smith的花言巧語便不會奏效,但同時也不會有這麼受歡迎的討論。我得停在這裡,不然我就要陳述我的離職理由了。

討論的切入點的提示

在正確地開始這次辯論之前,要先定義「最偉大」的組成要素,這樣我們才能舉出一些非此即彼的例子。

假如你支持Jordan:

你可以從一些獎項、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最佳防守陣容切入。你要注意到,他是史上場均得分最高的球員。留意並尋找一些統計數據,像是球員效率排行,那裡面,Jordan排第一,而James排第二。你要找到這些種類的數據,為你的勝利定下一個基調。你也可以拉出一些主觀的東西,像是「好勝心」,放在數據討論裡面。此時,你可以結合球員效率值[注3]去說明Michael Jordan會不擇手段地獲得勝利。

注3:NBA球員效率指數是由ESPN專家John Hollinger提出的球員價值評估數據體系。利用PER值,可以將球員所有表現記錄下來,然後加權集成,綜合而成,便可以對不同位置、不同年代的球員進行評估和比較。其計算公式為:[(得分數+助攻數+總籃板數+抄截數+火鍋數)-(投籃出手數-投籃命中數)-(罰球出手數-罰球命中數)-失誤數]/球員的比賽場次 。

假如你支持LBJ:

你可以提出,LBJ有能力把一些離開他之後沒有那麼強競爭力的球員和球隊帶到更高的水平的這一事實。講講他進入總冠軍賽的次數——15年9進決賽 vs 15年6進決賽。找到一些其他的統計數據,像是勝利貢獻值[注4],那裡面,Kareem Abdul-Jabbar排第一,Wilt Chamberlain排第二,而James排第四,Jordan排第五。但是,Jordan的支持者可能會反擊說,如果把勝利貢獻值換算成48分鐘,Jordan會排得更高。在這場辯論中,你要掌控的是定義「偉大」的組成因素,以及怎樣去衡量它們。你可以爭論防守五個位置的能力,這讓LBJ顯得非常有價值,讓他在這場你所塑造的比較中成為更好的防守球員。你可以展開關於助攻的價值的討論。

注4:勝利貢獻值(Win Share),最初是由Bill James為統計一名棒球運動員每年為球隊貢獻了多少場勝利而發明的概念,後引申到籃球領域。

要避免的問題

不要嘗試去削弱其他人的成就。人們可能會提出一些觀點,像是那個著名的Chamberlain的傳說——他跟Jordan說,你需要記得,他們為了限制我而修改了規則,為了幫助你而再次修改規則。有人會從裁判那裡獲得有利的待遇嗎?這就很容易落入到,聲稱「Jordan逃脫了更多犯規,而LBJ受到侵犯也沒有哨子」的圈套當中。

Scott Harris博士的選擇

「如果我要為一場比賽選擇一個球員,我會青睞Jordan的‘好勝心’,但是如果他們進行一場一對一的較量,那麼LBJ的身體力量會很難讓Jordan取得最後勝利。」Harris說,「而且,其中一個對我的評價起到一些影響的是場外的因素,LBJ除了打球之外,做了更多社會和政治的事務。假如要我加入他們兩個隊伍中的一個,我會選擇當LBJ的隊友。如果要我從他們當中選擇一個,加入到保衛地球未來的對抗外星入侵者的生死存亡的對決,那我可能會選Michael Jordan。」


原文來源: SI – CHRIS CHAVEZ

譯文來源:“歷史最佳”的辯論之道:重新審視喬丹與勒布朗之爭 – 捞奇仔LOKI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107981913163373

推薦閱讀

NBA2K能力值怎麼設定?強如詹皇也未能超越一人

詹皇生涯末期欲轉型學Kobe喬丹,不一樣的23號即將到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