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新秀焦點:想當下一個Curry?Trae Young要先學著在場上不停跑動!

夏天是對這些新鮮出爐的新秀們抱以一些幻想的時候。但想在NBA成為明星並非容易,每一名新秀在利用他們的潛能之前都會有不同的攔路虎去克服。在接下來的幾週中,Jonathan Tjarks會考察一些天賦滿滿的新秀和他們所在球隊的現狀會怎麼影響他們的新秀賽季,歡迎來到新秀曲線。

沒有球員在夏季聯盟打球時身上的顯微鏡會比今年的第5號秀Trae Young還大了。因為打球風格像一個年輕版本的Stephen Curry和打破NCAA的記錄,Young在俄克拉何馬的新秀賽季就已經逐漸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了。但他最終回到了平均水平,在第一輪的NCAA錦標賽中失利之前,他已經在多達十二場比賽裡拖後腿了。他這個如雲霄飛車般的賽季延續到了猶他和拉斯維加斯,夏季聯賽他場均在30.3%的投籃命中率下得到15.1分和5.7次助攻。在球場上的任何一個角落和比賽的任意時間,Young都擁有無限開火權。他沒有任何一個隊友會把他手中的球權拿走,但在下個賽季的亞特蘭大林書豪書豪將會這樣做。

一週之前他們把Dennis Schroder送到了俄克拉何馬,一週後老鷹從一次與布魯克林書豪、丹佛的三方交易中得到了林書豪書豪, 確保他們仍然擁有著一名具先發經驗的控球后衛。Young有著高達37.1的驚人命中率,這將是上賽季NBA的領先者,他所缺少的是他隊中的另一位組織者。俄克拉何馬給了他們的新秀控球后衛進攻的全部控制權,一個可以讓他在得分(場均27.4分)和助攻(場均8.7次)上都高居全國榜首的機會。如果只是為了保持他的健康,Young的責任在一定程度上會減少。一個體重177磅(約為80公斤)的20歲孩子將會很難處理和James Harden或Russell Westbrook一樣多的進攻工作量。

其實大部分都取決於林書豪的健康。年僅29歲的林書豪在過去兩個賽季只為布魯克出戰了34場。因在上賽季開幕戰中遭遇了右膝髕骨肌腱撕裂,使得他去年一年都沒打球。他的合約中還剩餘一個賽季,為像老鷹這樣的重建中的球隊打球給了他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他已經證明過自己在健康的時候有能力去組織NBA的進攻。他在聯盟的8個賽季場均出戰36分鐘,以43.3%的投籃命中率下得到16.2分和6次助攻。若是林來瘋回來了,通過打入籃下吸引防守,然後將球傳給空位的Young進行投籃,Young下賽季的任務就會輕鬆很多。

Curry在NBA大部分時間打的都是無球,根據Synergy Sports的追蹤數據23.1%的進攻回合都來自擋拆後無球跑動或者在邊線附近內切,這是Young在大學中所或缺的。Young的這項數據在大學時是3.7%,在夏季聯賽時是4.9%。儘管他被稱為一個優秀的射手,但他在奧克拉荷馬投了過多的高難度投籃,這也是他三分命中率只有36%的原因之一。

下賽季關注老鷹的一個故事線是Young和林書豪書豪一起打球的融合度。老鷹的新教頭Lloyd Pierce會有好幾種不同的陣容可選。他可以讓林書豪和Young一起組成小個子後場或者用更傳統組陣方式將他們倆人其中之一放到板凳上。Kent Bazemore、Taurean Prince、Collins、幾乎鎖定了先發陣容,他們可以和兩個控球后衛組成一個陣容;也可以和一個大個子組成陣容:5號位不是Dewayne Dedmon就是即將達成協議的Alex Len。但不論誰先發,兩名控球后衛會錯開時間上場,始終保持著兩名球員之一會在場上。就像休士頓處理Harden和Paul的方式一樣。

當林書豪在場下休息的時候,Young會有機會控制球權。他在那幾分鐘的表現可能會跟夏季聯賽的時候相似:艱難的做出花俏的運球動作和更高更健壯的防守者將手防到他的臉上時被迫選擇超高難度的投籃。在過去一個月Young所展現的最大優點就是傳球,但這個優點是在他的比賽中最被經常低估的一部分,他告訴媒體他在拉斯維加斯更多扮演的是Sreve Nash而不是Curry,而且表現出了能撕裂雙人包夾的能力:能在行進中做出小球或者傳給切入的隊友。

無論Young作為新秀打得有多好,當他和林書豪一起在場的時候,他很可能會被排在林書豪的後面,他需要在這類角色中獲得經驗。但這並不像在三分線外站著和等待球那麼簡單。當更大更強的防守者防住儘可能多的球員時,你會發現在NBA無球跑動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這個夏天當Young手中沒有球的時候,他大多都是站在球場一個點休息。但當他想跑動的時候,他很難得到一個空位。

Young和林書豪的搭檔會很像去年的9號秀Dennis Smith Jr.,和一個有著12年NBA經歷的J.J. Barea組成的後場。上個賽季Smith先發了他參加的全部69比賽,但總出場時間比Barea少了將近450分鐘。這兩個球員當對方不在場時分別負責進攻。達拉斯當Barea(在1603分鐘內的淨評分為-1.3)在場時會比Smith(在2049分鐘內的淨評分為-8.1)更有效率。當時Smith和Barea一同在場的時候,Smith無球跑動了395分鐘。當Barea在場的時候他的使用率為30.3,反之是22.2。

Smith唯一在北卡州立大學的賽季掌控著球權,獨行俠的教頭Rick Carlisle將他的大部分新秀賽季用來消除他的壞習慣。「和Barea打無球真的能幫助Dennis明白球場上另外的一個位置,」Carlisle對獨行俠官網說,「這樣的事情總是會帶來很大的好處,因為事實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會得到很多很多拿球的機會。他必須和他的每一個隊友互相瞭解因為他經常會拿到球。這能幫他理解的快一點。」從大學到NBA,Smith擋拆後的無球跑動或者切入內線所佔的進攻回合從3.9%漲到了6.5%。

相較於Smith場均出手4.9次,命中率為31.3%的三分命中率,Young出色的投籃能力會使他成為一個比Smith更好的第二選擇。但當他被防守者貼身防守時也會是致命的,因為對方的防守者肯定不會把他在三分線外放空。所有人很顯然都尊重他在夏聯時的投籃能力,當他持球從掩護中跑出時經常會包夾他迫使他傳球。Young很像Curry,吸引了很多防守者的注意,他可以幫助隊友拉開空間或者去抄截,可以幫助隊友開啟局面。他需要在接下來的幾個賽季泡在健身房裡很長一段時間來變得更強壯,才能勝任這樣的角色,但是老鷹可以通過教他正確的習慣來開始這個過程。

老鷹承受得起以長遠的眼光來看下個賽季,以輸和贏的代價來強調球員的發展。這是球隊經理Travis Schlenk從金州來的第二個賽季,嘗試著從零開始組建球隊。他們的球員輪換中都沒有什麼經驗,Collins和Prince是他們最好的兩個球員,然而這分別只是他們第二或者第三個賽季。老鷹隊可能沒有一個輪換球員在三十歲左右。Young很可能不會是唯一一個擁有大量上場時間的新秀。Schlenk用今年的19順位選了來自馬里蘭大學的得分後衛Kevin Huerter,30順位選了來自維拉諾瓦大學的大個子Omari Spellman。

青年運動在亞特蘭大才剛剛開始,他們明年會有三支樂透籤位:一支是他們自己的,一支是來自達拉斯的(1-5順位保護);還有一支是來自克里夫蘭的(1-10順位保護)。如果老鷹決定選來自杜克的大一新生 Barrett,一個201公分的前鋒,Young就不會像大學或者在夏季聯賽那樣去控制球了。他既能發動進攻又能防守側翼,如果能和Young一起打球,可能是發生在Young身上最好的事情。他們將會擁有兩個後衛的進攻優勢,而沒有通常的防守劣勢。下個賽季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Young對球的處理上,但更重要的問題是他從中成長了多少。


原文來源:The Ringer – Jonathan Tjarks 

譯文來源:新秀曲線:Trae Young的成功取決於不斷的跑動 – 火箭升空[email protected]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142701468131300

 

推薦閱讀:

Trae Young總算找回手感,三分球13投7中!前5場僅35投6中

Trae Young比大學時期的Curry更加全面,祈禱灰熊不再犯同樣的錯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