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不只DDR、水行俠憂鬱過,愛神甚至呼吸困難!球員龐大心理陰影該怎麼解?

當你身價千萬,身旁擁有豪宅美女無數,你會冷漠憂慮?當你曝露在鎂光燈下,享受著來自現場球迷的歡呼擁戴,你會煩躁不安?

看起來,這些人本該過著讓大多數人羨慕的生活,但真實的情況就是,童年的陰影,工作的壓力,或是傷病的侵蝕,心理疾病,隨時都有可能襲來。

即便強如Steven Adams,一個身材魁梧的紐西蘭硬漢,近日在自傳《我的人生,我的奮鬥》中,也公開透露自己曾經經歷過的那些孤獨。那對於那些身患憂鬱症的人們來說,他們究竟應該怎麼樣才能走出來呢?

什麼是憂鬱症?

憂鬱症,又被稱為是憂鬱障礙,顯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是其主要的特徵。一般而言,這些人的心境低落與其處境不相稱,情緒的消沉可以從悶悶不樂到悲痛欲絕,自卑憂鬱,甚至悲觀厭世。嚴重者會出現幻覺、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狀。每次發作持續至少2週以上、長者甚或數年。

NBA中身患憂鬱症的球員不少,遠的不說,剛被暴龍送走的DeMar DeRozan就是其中之一。今年2月,DeRozan透過社群網站,坦誠自己飽受憂鬱症的困擾。「籃球藝術家」Larry Sanders更是因為身患憂鬱症,失去了對籃球的熱情,巔峰時期,便選擇退出聯盟。

騎士球迷們都知道,Kevin Love也曾在《球星看臺》上撰寫長文,透露自己身患心理疾病。只不過,Love得的是恐慌症(Panic attacks),而不是憂鬱症。雖然都屬於心理疾病,但兩者之間,還是有一些不同的。

醫學上對恐慌症的解讀是一種由交感神經過敏、導致的焦慮型精神官能症,症狀發生時的表現包括心跳加速、呼吸困難、頭痛、頭暈、反胃、顫抖、冒冷汗、喉嚨異物感、過度緊張、肌肉僵硬、胸痛、身體或臉有灼熱感、手指或腳趾刺痛感、失真感等。患者會有強烈的不適,通常需要接受治療。

恐慌症的可怕之處在於發病前通常毫無徵兆,突然就會發作,而且若是頻繁發生,會有演變成慢性病的危險,令患者長期飽受煎熬,嚴重者甚至會喪失生活能力。一般而言,身患這種疾病,可能是源於三個原因。家族遺傳,身體某項生理機能失調,或者就是壓力過大。

心理疾病發作是怎麼樣?

心理疾病發作,通常會影響到一個人的狀態和情緒,普通人尚且會影響到工作和學習,對於平常處於緊張的訓練和比賽的運動員來說,更是如此。

別看DeRozan表面風光,但球場之外,他的痛苦只有他能懂。「我有很多這樣負面情緒纏身的夜晚,從我小時候,我都會有這樣的夜晚,但我想這也是我行為舉止養成的原因。如果你不了解我的話,會認為我很安靜,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淡然處事。」

憂鬱症的世界,正常人會很難懂。當病症發作的時候,整個世界,你可能都會毫無興趣。原本,Larry Sanders被認為有機會成為NBA的頂尖中鋒,但進入這個聯盟後,他漸漸找不到籃球的快樂了,NBA球員這個身份帶來的巨大壓力,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進入這個名利場所,開始擔心起未來的生活。」Sanders的母親說,「怎麼處理意外狀況?怎麼規劃自己賺到的錢?怎麼照顧好自己?誰值得信賴?該和誰當朋友?該追隨哪位前輩?」Sanders的母親曾經這樣說道。

「情況為什麼會變成這樣,」Larry Sanders也曾這樣問自己。有那麼一段時間,Sanders不知道該怎麼改變,吸大麻成了他尋求解脫的方式。2014年2月,夜店鬥毆事件後三個月,剛剛傷癒復出不久的Sanders又在對火箭時眼眶骨折,他認為球隊當時為了讓自己儘快回到場上打球,以便讓大合約物超所值,而沒有照顧好自己。

「球隊的態度就是,讓我回去好好休息,然後就把我送回家,根本不擔心有什麼問題。」Sanders回憶道,「然後在第二天,我發現自己的眼眶骨折了,這讓我不得不慎重考慮離開NBA,哪怕僅僅從健康狀況考慮。自此之後,我不再認為和他們和公鹿在一起是安全的。」

相較於DeRozan和Larry Sanders,Love的情況似乎更加糟糕。「我在場上喘不過氣來,十分詭異,明顯感覺心跳加速,呼吸困難,彷彿天旋地轉,就像大腦要從頭跳出來。你覺得空氣都變得沉重,口乾舌燥,四肢無力,好像身體在對我說:『你就要死了!』我回到更衣室,癱倒在地板上。」

那些走出陰影的人,是怎麼解決問題的?

雖然心理疾病對人會有著非常嚴重的影響,但憂鬱、焦慮並非是洪水猛獸、不治之症。透過科學的方式,接受治療,很多球員最終還是走出陰影,回到正常的生活。

比如說Adams,父親去世,一度失去奮鬥目標。但籃球,又讓Adams走出孤獨,重新找到快樂。「對我來說,戰勝孤獨就是回歸正常,當我在威靈頓的時候,我把時間安排得很滿,沒有時間去自怨自艾。」

當然,像Adams這樣,憑藉著自己走出陰影的還是少數,最好的辦法,還是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2010年的總冠軍賽,湖人戰勝塞爾提克再次奪冠,搶七大戰,Metta World Peace的表現讓人讚嘆。奪冠之後,World Peace首先感謝的不是父母、不是隊友,而是他的心理醫生。

「我必須得感謝我的心理醫生,因為沒有她的存在,球場上我無法那麼專注。你可以想像,在休士頓火箭和印第安納溜馬,我都是一個場均可以拿到20分的球員,但在湖人,我們的隊伍中有Kobe Bryant、Pau Gasol、Andrew Bynum、Lamar Odom、Derek Fisher,不缺乏任何的東西,我一度很低落,因為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得不到像之前那麼多的球權,這讓我倍感沮喪。」

之後World Peace找到了自己的心理醫生,並將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訴她,「我知道我在和哪些人一起打球,我也想贏總冠軍,但現在我有一些自私的想法。我想要做的事情,我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做到。而她幫助我理解團隊的重要性,讓我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個性。」

很多球員都羞於承認自己存在著心理問題,但事實上,親朋好友的陪伴,可能才是開啟心結最好的鑰匙。2013年8月12日,火箭前鋒Ryan Anderson和自己的演員女友Gia大吵一架後摔門而去,誰都沒有想到,這一別,竟是天人永隔。當天晚上,Anderson收到女友在家中自殺的簡訊。

噩耗擊垮了當時還在鵜鶘效力的Anderson,他一度因為悲傷無法走路,甚至在醫院坐著輪椅送別了自己的女友。在那之後,Anderson試著與世隔絕,絕食,自責和憂鬱差點毀掉了他的一切。但好在隊友、親朋好友的安慰和陪伴,最終讓Anderson重新走回了NBA的舞台。

當然,心痛還需心藥醫,解鈴還須繫鈴人。當年在Jordan身旁打球,Pippen本來就頂著巨大的壓力,1990年東區決賽前夕,Pippen的父親去世,這對Pippen打擊非常大。那一年東決公牛與老冤家活塞戰至搶七,第七場比賽前,Pippen找到訓練師表情痛苦地表示:「我頭痛,視力模糊。」

但隨後的那個夏天,Pippen跟隨Jordan一起苦練,從最一開始根本跟不上Jordan,到逐漸在與Jordan的一對一中互有勝負,每天要防守世界上最好的得分手,同時也是垃圾話大王,讓Pippen的抗壓性不斷提升,而飛快進步的Pippen克服了心理障礙,最終成為了一代名將。

推薦閱讀

被交易傳言再傷一次?DDR IG一夜刪光光,他真的被憂鬱症傷很重

DDR的苦我懂!水行俠自爆患有抑鬱症:為了活下去我只能不停奮鬥…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