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從天才被冰成水貨!當年力壓甜瓜的獨角獸,為何成了03梯最「不和諧」的存在…

03黃金一代深深影響了全世界90後的球迷。LeBron James至今仍穩坐江山,緊隨著「飛人」Jordan的步伐,在籃球總統山上留下自己的身影;Dwyane Wade三冠在手,功成名就,享受著在聯盟剩下不久的時光;「甜瓜」Carmelo Anthony儘管稍遜一籌,也算是不可多得的超級得分手,如今加盟火箭再拼一回;「昔日龍王」Chris Bosh因病遺憾收尾,卻是連續11屆全明星。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優秀的角色球員,都是球隊中的一塊重要拼圖。

可是,當我們檢視當年的選秀順位表,總會有個「不和諧」的名字,排在眾多知名球員的前面,那就是Darko Milicic,一位已經消失在籃壇五年之久的球員。2003年選秀大會上,底特律活塞的總經理Joe Dumars,用六年前送走Otis Thorpe而換來的灰熊首輪籤,跳過Carmelo Anthony,劍走偏鋒挑了這位剛滿18歲的白人大個子。精明一世糊塗一時的Dumars浪費了寶貴的榜眼籤,也徹底改寫了Milicic和Anthony的命運。

總冠軍成員?我只是「人肉勝利雪茄」

2003年以前,Milicic對於美國人來說還是一個略顯神祕的球員,16歲就代表弗爾沙茨在塞爾維亞一級聯賽出戰,數據並不華麗的Milicic依舊展現了超出同齡人的潛力:彈跳能力突出、腳步靈活、對抗能力還相當不錯。在那個時代,國際內線正得到更多球探的認可,無論是兩年前的Pau Gasol還是前一年的「小巨人」姚明,都在自己的菜鳥賽季大放異彩,也正因如此,Milicic的行情一路上漲,最重要的是,他太年輕了。1985年出生的Milicic有理由被認為能透過前幾年適應NBA後達到不俗的高度。

事實上,早在2002年的全球高中明星球員大賽上,Milicic的精彩表現就讓時任小牛隊總教練的老Nelson讚嘆不已,爵士球探同樣如此,他甚至豪言:相較於詹瓜絕代雙驕,Milicic是他心中的狀元人選。無獨有偶,Dumars同樣是塞爾維亞人的忠實擁躉,就這樣把他帶到了活塞。

但那時候的活塞,已經步入鼎盛時期,2002-03賽季,他們以50勝32負的例行賽戰績高居東區榜首,Ben Wallace、Chauncey Billups和Richard Hamilton這些日後冠軍陣容的核心成員都已扛起大旗。Rick Carlisle在東決被橫掃後黯然下課,取而代之的是嚴厲異常的Larry Brown。

Milicic的活塞生涯,用「噩夢」來形容也毫不為過。整整三年,他沒有在任何一個賽季上場時間超過7分鐘,場均進球數不到一個,有兩個賽季最高是慘淡的6分。Larry Brown顯然不會給新人什麼機會,很顯然,他把堂堂03年榜眼視為「人肉勝利雪茄」。

「他把這個孩子的自尊心摧殘得太厲害了,那種粗暴的態度簡直讓Darko無法從傷痛中恢復,以至於讓他可能永遠都不能重新振作起來,這個孩子擁有非凡的天賦,可以說,他在球場上是無所不能的,」——這段話出自活塞隊魂Billups之口,並非毫無根據。因為多年之後,Nate Robinson同樣談到了Larry Brown當年對他的摧殘,他當眾羞辱Nate Robinson,看起來超出了一個總教練應有的底線。

但Larry Brown確實是個能力極佳的教練,這也是為什麼他能打造出活塞這個草根軍團,一舉掀翻紫金F4,並且在後一年和馬刺鏖戰七場的原因。只是,這一切都和青澀的Milicic毫無關聯,甚至於與其讓他選擇留在這支常勝之師中,他更願意逃出Brown的魔掌。

自認水貨,「曾經的我已經死了」

Milicic之所以在活塞淪為空氣,除了Brown的心靈折磨外,自身的性格原因也是重要的因素。他出生於前南斯拉夫,一個戰火紛飛的國家,之後也遭遇了四分五裂的命運,父親參加過波黑戰爭,小時候的Milicic幾乎只靠著母親撫養,貧窮和混亂是他青少年時代的主旋律。籃球對Milicic來說,只是讓他脫離貧苦的途徑,能透過籃球賺到錢才是他的追求。

剛進入NBA,3年1100萬美元的合約擺在這位18歲年輕人的面前,對他而言,已經完全實現了理想。他在活塞和隊友們的頻率都不一樣,他在比賽之後獨自回家洗澡,悶悶不樂,訓練心不在焉,這些都是導致他無法融入球隊的因素。

可是他到底有沒有傳說中那麼優越的天賦?其實還是能看出一二的。2006-07賽季,他被交易到魔術的第一年,季後賽首輪碰上老東家,Milicic用接近六成的命中率貢獻12.3分4.5籃板,很難想像這是個前三年場均不到2分的球員;2009-10賽季,已經流浪到明尼蘇達的Milicic反而坐穩了球隊先發內線的位置,並在例行賽面對衛冕冠軍湖人時瘋狂表現,當Kevin Love得分掛0時,他用23分16籃板5助攻6火鍋的華麗數據撐起籃下攻防,並在對位中數次蓋掉大名鼎鼎的Pau Gasol······

有句話叫「哀莫大於心死」,這句話對Milicic再適合不過。他對於這個兵荒馬亂聯盟的厭倦,無時無刻都看得出來。他可以時時刻刻把自己是個「水貨」掛在嘴邊,對於不光彩的球員時代只剩下不屑,並告訴孩子當年的自己多麼糟糕。因此,當媒體在Milicic退休之後採訪他時,他可以說「我回憶過去像在回憶一個死人,曾經的我已經死了。」

打搏擊,當農夫,再次擁抱陽光

2015年,已經離開聯盟兩年時間的Milicic出現在自由搏擊的賽場上,體重暴漲超過300磅的他顯然不是搏擊的料,三個月的系統訓練,僅僅一個回合後就掛了彩,並退出比賽。隨後,便在家人的反對下決定結束短暫的搏擊生涯,但他也許終於做了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

如今的Milicic,正在從事種植業生意,以種植蘋果起步,並計劃發展多種作物,潛心學習農業知識的他當農場主人當得不亦樂乎。告別酒精後,他和家人享受著悠然的田園時光,在家中開派對,裸著上半身,放聲歌唱,你能從他的笑容裡看出他現在相當地愜意。他終於在告別籃球後過了充滿陽光的生活,在自己的世外桃源裡,不去計較過去的苦澀。

而如果此時你問Milicic,對於下賽季NBA局勢有什麼看法,他大概會告訴你:我,真的沒關注啊!

推薦閱讀

歲月匆匆如水流,03黃金梯今何在?陪我們長大的那屆新秀被「偷走」了…

二年級菜鳥是如何成長,能在他們身上看到03黃金一代影子?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