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美國男籃一直是最無敵的存在?這個國家可能不會答應,他們就是30年前的金州勇士

在奧運上,美國夢幻隊一直都是無敵的存在,不是嗎?

有這麼一個國家可能會不答應——前南斯拉夫,可惜他們早已經分裂成幾個小國家,但沒有人會輕視他們。

這麼說,如果他們排出最巔峰的陣容,是有很大機率跟美國最強的陣容一較高下的,對!就算LeBron James、Kobe Bryant都參戰。

不信的話?試著想一下:

斯洛維尼亞有15人曾經在NBA打過球,他們可以拿出這幾位,熱火王牌Goran Dragic,獨行俠未來第一人Luka Doncic,長臂如蜘蛛捕食的Anthony Randolph。

塞爾維亞更誇張,他們的籃球水平常年居於世界前三,美國西班牙下來就是他們,Vlade Divac開始,前前後後有31位塞爾維亞球員進入NBA,他們其中的翹楚是:

歷史三分命中排在第16名的Peja Stojakovic,2003白金一代的榜眼Darko Milicic,傳球如鬼魅的Milos Teodosic、1992年出生,打了一年NBA並穩居年度最佳新秀陣容的Bojan Bogdanovic,灰狼最擅長打硬仗的Nemanja Bjelica,新賽季要去國王了,當然,還有進聯盟三年,可能是未來最具「柔和手感+大局觀+攻擊性」的新時代中鋒Nikola Jokic。

黑山也是從南斯拉夫分出來的,盛產強力內線:在魔術常年貢獻雙十的Nikola Vucevic和當年Kevin Love身邊最凶猛的大白熊Nikola Pekovic。

克羅埃西亞跟塞爾維亞一樣強勢,30來年有22人進過NBA:從最早的Toni Kukoc和Drazen Petrovic,到後來的Dario Saric、Ivica Zubac、Ante Zizic、Bojan Bogdanovic,無一不是大局觀極強,打法聰明的球員。

最後是波黑:身高206公分,臂展218公分的三分炮塔Mirza Teletovic,再加上在拓荒者打出14+9的Jusuf Nurkic。

等等,於是…..南斯拉夫如果放到現在,他們的奧運陣容就會是這樣的:

後衛:Goran Dragic、Luka Doncic、Milos Teodosic

前鋒:Bojan Bogdanovic、Dario Saric、Mirza Teletovic、Nemanja Bjelica、Ante Zizic

中鋒:Nikola Jokic、Nikola Vucevic、Jusuf Nurkic、Ivica Zubac

這12個人,足以進奧運決賽,而且不一定會輸

但可惜,這只是假設,因為南斯拉夫這個籃球強國早已不存在。

由於歷史問題,其實在1998年後,南斯拉夫所能徵召來的球員,只有塞爾維亞和黑山而已,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馬其頓和波黑的球員已經不可能代表南斯拉夫隊了。

但球隊在一段時間內還沿用南斯拉夫這個名字,也許是為了曾經的榮耀和未來的夢想。

這個在地圖上來看,不太起眼的半島,彷彿利劍,直直插入愛琴海中,他們有過無限的驕傲,體育,文化,美景都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

一顆炮彈落下,兩顆,三顆,無數顆,然後民族間拿起槍鬥爭廝殺,這裡成了災難的煉獄,儘管體育還是能在一定時間內將大家聯合在一起,但隨著仇恨的加深,體育也無能為力,最終崩斷殆盡,一分為幾。

19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上,世界驚嘆於一件事——美國隊怎麼能強橫到這個地步?

場均淨勝43.8分,這是Michael Jordan、Magic Johnson們在向世界宣佈,相比2年前世錦賽的失利,這次美國隊是玩真的。

Magic Johnson說過,他一下飛機,所有人都瘋狂的圍著他們,好像他們是娛樂明星一樣,讓別的球隊黯然失色。

就連比賽之間,還有對方球員試圖上前索要簽名,被教練叫回去呵斥一頓。

可以理解,當你看到對面站著的是Jordan時,你很難抑制住內心的興奮,就像那時電視機前面的Tony Parker和Pau Gasol一樣,美國隊是一種圖騰,深深烙印在每個心懷憧憬的小孩心中。

但是,今天我們想說的,並不是美國隊,1992年的南斯拉夫籃球怎麼樣了呢?

回到80、90年代,南斯拉夫的球員們實在是太過優秀,而且,與一般球隊不同,他們這一代是一起成長起來的,親如兄弟。

「籃球莫扎特」Drazen Petrovic,歐洲最強殺手,最冷酷的無死角射手,單場狂砍112分,60投40中,三分球20投10中,一口氣劈落22個罰球,單賽季場均44.3分。

還有高大友好的頂級中鋒Dino Radja,Vlade Divac和皮包骨的全能前鋒Toni Kukoc,得分、藝術般的傳球,拼死卡位搶籃板都能做,他們組成的南斯拉夫男籃牢不可破,帶著整個巴爾幹地區的期待,和寒風、疲勞、和整個世界的籃球對手們鬥爭。

他們彷彿集Jordan的公牛三角體系,綿延的馬刺多人輪轉,LeBron的單點吸引伺機三分,勇士的強力換防關鍵單打於一身,使得當時的南斯拉夫,跟其他歐洲的球隊相異,拉開了很大的距離,媒體們沸騰了:這就是現代籃球吧!

籃球的特別在於,它很難去界定,到底是團隊運動還是個人運動,既要將這項運動打好,要信奉的是團隊主義還是個人英雄主義呢?——很難說

足球相對簡單一些,11人一隊,梅西,姆巴佩或C羅這樣的當世最好球員,也不敢打包票說可以帶領一幫二流球員們奪冠。

於是我們可以說,足球是團體運動。

另一個極端,網球,一對一,一人一拍一球,站在網前,對面的是另一個對手,打贏或打輸,成敗全在你一人。

所以毋庸置疑的,網球是個人運動。

但籃球……好像介於兩者之間,行走在邊緣。

5個人一隊一個籃球,有時候像Jordan、James、Curry這樣的球員,他們無法帶領一群小雞們奪冠,但可以無限接近。

甚至在某些時候,隊內最值得信賴的那名球員,是可以一對一,四人拉開,分差兩分以內,交給他去決定生死的。

這就像是在說Michael Jordan需要Scottie Pippe、Dennis Rodman、Toni Kukoc,Kobe Bryant需要Pau Gasol、Lamar Odom一樣,在某些關鍵時刻,Jordan和Kobe誰都不需要,他們的眼裡充滿攻擊的慾望,爆發力壓縮在他的小腿裡面,一起速,爆裂,跳投出手得分,帶走比賽。

你說說看,籃球到底是講究團隊,還是注重個人呢?

這就牽扯出籃球的另外一個矛盾點:歐洲籃球和美國籃球

大部分人喜歡把歐洲籃球歸納為「更注重團隊」,美國籃球「專注於個人能力」

所以你在NBA裡面會看到更多的單打,一對一,跟鬥獸場一樣圍觀著,起鬨吶喊,而歐洲籃球冠軍聯賽上,三人配合,四人穿插打的行雲流水。

歐洲籃球似乎更能剋制個人的慾望,反覆練習基本功,將投、切、傳運用到極致。

美國籃球好像沒那麼多講究,釋放球員天性,更有天賦的球員們,飛奔,跳高,讓自己的動作得到更肆意的表達。

這是對於籃球理解方式的不同,在最近幾年深入了解之後,也得到一些與大眾認知不太一樣的資訊:

——塞爾維亞大多數球隊訓練孩子的方法,14歲以下儘量少用擋拆,多展現個人能力。

——美國少年球員們最喜歡的攻擊方式,鎖定在二到三人的擋拆跑位。

與那時的南斯拉夫籃球相比,現代籃球似乎又繞了一圈,回到了原點。

大家看慣了Jordan、Kobe美如畫的一次次單打,將籃球變成了極限運動,不斷創造不可能的角度、出手、滯空和擦板。

但在最近幾年,Curry領銜的勇士異軍突起,大家幡然醒悟:原來勇士這支球隊,在擁有眾多聯盟攻堅手的情況下,還能打得如此無私,贏得輕鬆。

彼時前南斯拉夫的Drazen Petrovic,是最有可能成為NBA巨星的歐洲球員,爆發性的得分能力和無邊界的射程,可惜在1993年的車禍中煙消雲散。

Toni Kukoc是最早的「可以防守五個位置」的全能球員,Vlade Divac則帶來了大腦、領導力,和中鋒的中軸功能,與一般接球強打的大中鋒不一樣,他是一個極好的傳球手和指導空切手。

無疑,他們是一個完美的組合,看他們1990年在世錦賽上玩弄所有強隊的影片,可能會給人一種感覺——這不就是金州勇士隊嗎?

勇士隊打得柔滑、和順、強硬、果敢,那支南斯拉夫全部都有。

他們是歐洲籃球的集大成者,也許說他們足以跟「任何一支NBA球隊較量」也不為過,就像「夢幻一隊」如果是美國籃球的巔峰,那這支南斯拉夫當然就是另一頭歐洲的巔峰。

無怪乎,馬刺的波波喜歡從歐洲招募一些球員,加以培養,關鍵時候上場,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歐洲也有著一個觀點——現在四年三冠的勇士,也許就是那支前南斯拉夫的升級。

人們總是在假設著:如果1992年南斯拉夫沒有分裂,是全員上陣的話,他們有可能會進入決賽甚至跟美國不相上下嗎?

克羅埃西亞,這支從南斯拉夫分出的球隊側面說明了一些,Toni Kukoc和Drazen Petrovic帶著克羅埃西亞和美國戰了四節,最後拿了銀牌。

如果再加個Dino Radja和Vlade Divac?結果可能一樣,也可能有些變化也說不定。

就像我們開頭說的那樣,我們不可能再見到一個除了美國以外的國家,可以湊出如此有天賦的陣容,前南斯拉夫可以,但早已成為往事。

26年過去,夢幻一隊開高走低,夢幻八隊回升,而另外一邊的對手,多麼希望是那支假想的南斯拉夫。

推薦閱讀

塞爾維亞NBA雙核42分統治,俄羅斯Shved空砍33+5,金牌將成昔南斯拉夫內戰 (影)

04年奧運失利全因內訌?「獨狼」Marbury公開狂嗆波波和鐵帥:他讓雅典奧運成為噩夢…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