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帕帥親筆對球迷們告白:即便我覺得我盡力了,但卻被看成從沒全力以赴

曼菲斯,我即將在這個賽季回到球場了,所以我想花點時間來傾吐一下我內心的想法。自兩年前來到這裡起,我經歷了一個不太穩定的開端,對此我責無旁貸。

這兩年感覺像是一段漫長的時間——我確信這不僅是對於我,而且對於你們大家來說也是如此。我們幾乎沒有取得過與我們應該和能夠贏得的勝場相同數量的勝利。我要面對傷病,Marc Gasol和Mike Conley也有傷病。但現在有,一樣東西是和兩年前一樣確定無疑的:我想要待在曼菲斯。兩年前的七月份,我和灰熊隊進行了會面,而當我離開會議時,我就已經做好了自己的最終決定。我選擇了曼菲斯,因為這裡是一個適合我的地方。我喜歡這裡的人民和文化,也喜歡這座城市視球隊如己出的感覺。另外,我自火箭時期起和J.B. Bickerstaff教練有著非常好的關係,而JB教練當時也到了曼菲斯。作為一個在佛羅里達出生長大的孩子,曼菲斯的很多事物都會讓我有熟悉的感覺,這裡就像是我長期以來的家一樣。

然後我就受傷了。我猜我是覺得自己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了——但我錯了,而且錯得不著邊際。這個過程比我所準備的要更漫長和艱難。我經歷了裡裡外外的很多挫折,而且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和瞭解……現在再回首當初,我並沒能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樣快地把一切都學會。我當時沒有經驗,從而不知道怎麼回應那些衝我而來的批評。

我仍然覺得,曼菲斯是一個對我100%正確的選擇。儘管如此,我也知道你們諸位幾乎根本沒見身穿灰熊球衣的我有在場上出現過。這真的很X。這個賽季,我就要回來了。我感到自己身體健康、充滿力量。我想要向前看,但我要盡快花點時間來回顧過往,因為你們值得我這麼做。

在進入NBA之前,甚至早在進入大學和打AAU聯賽之前,我就是一個狂熱的籃球迷了。我們一家住在位於奧蘭多外郊的溫特帕克市,奧蘭多魔術就是我當時的主隊。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所有人,我感覺他們非常受人輕視,甚至不被人們所尊重。球隊在90年代有過幾年的好時光,那些年華是偉大的。Penny Hardaway和Shaquille O’Neal的年代是魔術球迷所能回味的一切,而且即便我那時還非常小,那些球員們的所作所為也讓我對魔術隊著上了迷。

但有些奇怪的是……這麼多年過去後,我記憶最深刻的卻是一件有些消極的事情:

當Shaq遠走洛杉磯後,我們的球隊沉淪了幾年的時間。我還記得「一切看起來都要扭轉過來」的那一天——當時11歲的我在那天看到了球隊簽下Grant Hill的新聞。在那個時候,我已經是Hill的狂熱粉絲了,我在臥室裡還貼了他的海報——那些活塞球衣上字母的形狀可是挺潮的——那真的是酷斃了。Grant在內線和外線都馳騁自如,他既能命中跳投,又能用運球擊破你的防守並完成灌籃。對於那個年紀的我來說,這簡直是最重大的消息了。我最喜歡的球員即將加盟我的主隊——這樣的好事多少次才能遇上一回啊!Hill的魔術球衣一開賣,我就去把它弄到手了。

然後,一切都沒按照事先的預料進行發展。Hill一次又一次地受著傷,在七個賽季的時間裡一共只為魔術打了大約200場比賽。等到他2007年離隊的時候,我還曾為魔術的失敗而指責過Hill。這是我的個人感受,就像是他之前所走過的路是為了讓我失望一樣。

對此,我在今年夏天又做了很多的思考。有趣的是,我發現自己也處在了類似的情況之中,但這回我才是球員。我不是Grant Hill,但和他類似的是,我也是剛到一支新球隊就立馬受傷了。兩年已經過去,現在的我已經比到曼菲斯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接近於那個受傷之前的我了。但在待在這裡的這許多時日間,我想我失去了同那種身為籃球迷的感覺之間的聯繫。當我在過去幾年裡經歷那些針對我的批評時,我希望我能想到比自己11歲時對主隊的想法更多的東西。

我不是唯一一個受傷並錯過許多比賽的NBA球員——我早在受傷前就知道這點。但我已經學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比如說,我非常確信很多受傷的球員不會去回覆他們的推特粉絲——表現出辯護、針鋒相對或是其他任何的樣子。我不止一次這麼做過,但這種行為是愚蠢的。

我也非常確信,其他很多受過傷的球員是不會在記者詢問他們的恢復過程時被激怒的,而我又有幾次成了例外。挺蠢的。我讓某些諸如此類的小事侵入了我的皮膚,進入了我的意識。我當時因為不能上場打球而感到沮喪,這是出於競爭精神,但我還是得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這花了一些時間,但我現在已經能看到自己似乎沒有在曼菲斯被賦予過什麼,就像我從沒全力以赴一樣——即便我覺得我盡力了。

我也是一個籃球迷,所以我知道作為球迷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況,會感覺自己為球隊付出了很多……而球員們卻不能拿出與之匹配的表現。我現在希望我當初能早明白自己需要多加適應,變得更加開朗,雖然我還受著傷——因為沒人能看到我在籃球場上的貢獻。恰恰相反,當球迷們看到我在度假或是被偷拍到去吃晚餐,又或是在IG或是其他什麼地方掛出某些圖片的時候,可能看上去就會像是我沒有真心地掛念球隊。當我如今回看到這些,再想起那些年前自己身為魔術球迷的切身感受時,我想我是能明白你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所以說,傷病確實是挺倒楣的。我受到了傷害,而且不能參加自己所熱愛的運動項目。而如果連著受傷好多年……你就很容易跌入黑暗的谷底,變得更加痛苦,並認為自己再也不能回到受傷前的樣子了。復健的歷程是一場磨礪——雖然光說起來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我如何對傷病做出應對措施就和「倒霉」沒有任何關係了。這是我要負責的部分。

作為球員的我也的確改變了。我已經將自己的日常安排改動了很多——從營養到訓練,再到每一天的各種小事。今年夏天,我比從前的任何時候都更加努力地工作。在過去的幾個月內,典型的一天總是早早地開啟,而且沒有籃球方面的內容。我一開始要先進行身體方面的訓練——包括力量和平衡感的練習。然後就是舉重:深蹲、硬拉、挺舉、翻舉,諸如此類。舉重不算是什麼新東西,但這次我要學著重新規劃自己在舉重和調節時的每一個小細節。我必須讓自己不只專注於塑造肌肉來防止受傷,而且要注意以最高效的方式來做好每個細節。這就像是把你的跳投動作放在顯微鏡下逐一拆解一樣。舉完重之後,我還要做瑜伽,再然後才能拿起籃球來做一些技巧方面的訓練。

現在的我距離那些我不能打5V5對抗的日子已經有很久了。我想我已經習慣於在休賽期打磨自己的技戰術並參加一些對抗賽,但之前的兩個夏天改變了這一切——我不能再專注於比賽,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四個鐘頭的康復訓練。這個夏天,我已經有100%的能力與Blake Griffin、Paul George、Courtney Lee、Marcus Smart和其他球員們進行對抗,並練習自己的個人技術了。和他們一同比賽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已經有日子沒和其他職業球員一起打過五對五的比賽了,而看到自己能回到受傷前自己記憶中的那個級別也是極好的。這就像回到了舊日的時光。

我知道,你們想從我這裡聽到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我對於自己場上表現的承諾——我知道我要在球場上把這些展示出來。我猜我現在真正想說的話是……「我回到這裡了」。我又回到曼菲斯了。我仍然愛著這裡,也曾在這裡遭遇困難,而後者則讓我比從前更想證明自己。我來這裡是為了工作,也的確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不會為公開自己與傷病的鬥爭而感到自豪。往好的一面想,我已感到自己在身體和心理上都已經比兩年前更加強大,所以我計畫在當下完成和兩年前一樣的任務——作為一名新人,我初來乍到,需要證明很多東西。


原文來源:The Players Tribune Chandler Parsons

譯文來源錢德勒-帕森斯親筆:致孟菲斯的一封信 – asjkfj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91715340060859

推薦閱讀

小Thomas親筆:風暴隊是西雅圖籃球的驕傲,懂得人自然懂

4千字親筆信!從被虐到哭,到追逐偶像Kobe的籃球路,大帝的人生就是一部勵志電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