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Myles Turner親筆:印城之火永不熄,溜馬絕對擁有最狂熱的球迷

只要花相應的錢,你能買到溜馬主場任何位置的票…除了101區的那一片座位。那裡是我的球迷專區,我把它叫做「Turner的地盤」[譯註1]

[譯註1]Turner’s block,block也有火鍋的意思

並且還有個規定:你不能買這些位置的票。

別想了,買不到的。

來Turner的地盤看球的球迷不用付出什麼代價…好吧,不需要現金而已。

他們需要接受考驗才能進場。

很多人都來接受我們的考驗。今年的這場盛會幾天前才剛舉辦完,這也是我每年最興奮的幾天之一。並且最終它讓我對一些事情的認識更加深刻了:印第安納溜馬絕對擁有最狂熱的球迷。

這就是讓他們成為最好的球迷的原因。

我知道你以前曾經聽說過。當然,很多球員都說他的球迷才是最好的。但是,我不認為你真的瞭解這些。這些球迷,老哥,他們太瘋狂了。

一句話,這幫胡希爾人[譯註2]簡直太野了。

[譯註2]Hoosier;在美國建國之初,西區大地仍然分佈著許許多多的印第安人原住民的部落。其中生活在印第安納地區的部族被稱為Hoosiers。「胡希爾人」被用作稱呼來自偏遠山區的鄉巴佬。這樣的綽號時至今日已經少了諷刺與歧視意味,更多是一種憨厚和自嘲幽默的象徵。

這是他們每天的常態嗎?他們平時都是完全的正常且可愛的人啊!實話說,當我走在印第安納波利斯的街頭和粉絲互動時,從來沒有哪一天是糟糕的。每次的經歷都非常積極向上。認出我的人都非常善良、有禮貌,那些沒認出來我的人也是一樣——這就是整個印城的縮影。(點名表揚一下我去年在印城樂高積木玩具店遇到的那個12歲小孩,他告訴了我很多關於樂高的小知識…他肯定不知道我是溜馬的球員,他就是有一肚子關於樂高的知識等著告訴全世界。)

但你讓他們進入球場,給他們換上我們的藍金色球衣的時候再看看?那簡直是天翻地覆的轉變。他們就是怪物。他們可能是最狂熱籃球迷。相信我,畢竟是我讓他們免費進來看球的。

考驗是這樣的:他們需要在舞台上用20秒時間展現出一些能打動我的東西,一些彰顯他們球迷身份的東西。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們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我對上天發誓,曾經有一個球迷穿著一身婚紗就來了。她親自走上台,單膝跪地,在我面前掏出了一個櫻桃味的戒指糖(ring pop),希望能在我的球迷區觀看比賽。

你早就知道我會說什麼不是嗎?

寶貝,我願意!

歡迎來到我的地盤,穿著婚紗的公主!

還有一個傢伙上台翻唱了Wiz Khalifa的「Black & Yellow」——他只引用了副歌,其他部分被他改寫成與溜馬有關的歌詞,包括現在和隊史都有涉及。我猜他肯定忘記了Rik Smits這號人物。但整首歌的細節非常到位,當然他也殺死了比賽。兄弟,歡迎來到我的地盤。

這位老兄還為這首歌剪一個MV。但裡面沒有我想像中的那些畫面啊,我們能改改嗎?

但是我很清楚: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有心的。

這對我來說也是個殘酷的考驗,你懂我意思嗎?我認真的!一些球迷總是會犯一些技術性錯誤。就像我們問他誰是溜馬最有天賦的球員時,他居然回答「Victor Oladipo」…

SMH. SMH. SMDH.

我服了!

聽著,Oladipo也是我最喜歡的隊友…但是你快別說了。你知道你在說給誰聽嗎?這可是Myles Turner的球迷區啊!你連撒個謊都不願意嗎?這很好回答啊不是嗎!

有一個球迷還準備了一套完整的節目,但是卻因為嚴重怯場沒能表演。向他致意!明年我會繼續留意你的,你值得這個機會!

大家都很有創意。另一個兄弟穿了20件T恤上來,想在20秒之內邊繞圈子跑邊把它們全部脫掉。就像我說的,通過!他可不是運動員啊…而且你我都不能也不會這麼做。向他的拚搏精神致敬!大家都該這樣high起來!你們知道的,他應該加入其中。歡迎你,T恤俠。

這裡有男人、女人和孩子——你能想到的所有類型的人都有。甚至還有一個人在模仿貓王,我開始真的覺得Turner的地盤已經集結完畢了。

我猜我這麼做的意義就是:這裡的所有人——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是狂熱的球迷。這就是我要說的:當談到籃球時,整個印第安納都會陷入瘋狂。他們簡直太迷戀這項運動了。他們也瘋狂地愛著這支球隊。我真的非常喜歡他們這一點。

因為這就是我切身感受到的。

當我2015年加盟溜馬之後,第一個遇見的人就是我們的訓練師Josh Corbiel。

Josh的性格讓我想起了好漢兩個半裡面的那個傢伙。他是什麼名字來著?不是Charlie Sheen,也不是那個小孩。另一個男主角是誰來著?反正就是他,Josh跟他很像。

[譯註3]好漢兩個半是美國情景喜劇,講述的是兩個男人和一個孩子同居的故事。另一個男主指的是由Jon Cryer扮演的艾倫,是一個脊椎按摩師,Charlie的弟弟,同時也是一個有責任心,對妻子百依百順的好丈夫,但是機機歪歪的性格。

在我被選中之後,要搬去一個新地方讓我非常緊張。選秀的過程讓我受到了大量意想不到的關注。在聯合試訓中,還有一些球隊先後讓我沿著直線走兩步…你們要做什麼啊?

然後我就被溜馬選中了…我猜是因為我這幾步走得還不錯?

無論如何,和Josh第一次接觸時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非常直接。他從來不開玩笑。他說:「我聽說你左膝的肌腱有些炎症,我們接來下就要解決這些問題。」幾分鐘之後,他開始用手使勁按壓我的腿。我感到一陣劇痛,幾乎都要從桌子上跳下來了。我知道在印第安納以外的地方,他們可能只會給你一個肌肉分析的儀器和一個冰袋。但Josh對我盡心盡力,一直到我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當我和溜馬續約的時候,我回想了一下那些像Josh一樣的幕後工作者,他們幫了我很多,這讓我感激不盡。出於很多原因,我對於留守印城感到十分激動。但是最重要的是,這裡是一個團隊。在這裡人們之間的關係很重要,我也知道在這裡我可以變得成熟。

我們在訓練室裡會花很多時間,所以我、Josh和Carl Eaton——也是球隊的員工——一直會聊很多事情,其中我們都很感興趣的就是星球大戰。

關於這個系列的電影,很多地方我們都意見一致。但最大的分歧就在索洛身上。Carl和我都很喜歡他。Josh則認為他已經過時了,而且他也不符合整個系列的基調。Josh顯然是大錯特錯,但是那又怎麼樣呢?這都已經過去了。

[譯註4]韓索羅是電影《星球大戰》正傳三部曲中的主要角色,他原本是一名走私貨船「千年隼號」的船長,後來成為義軍的重要成員。之後在《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中被自己的兒子本索洛親手殺死。文章後面的漢指的就是索洛。

無論如何,如果你是星球大戰的死忠粉,你會將裡面的角色和現實生活中遇到的人進行對比。

例如:我在印城的頭兩年裡,大Al Jefferson就是我的尤達大師。

[譯註5]尤達大師是電影《星球大戰》系列中的人物,絕地委員會大師,德高望重,隱居在行星達戈巴的沼澤中度過了他的餘生。九百歲的尤達授徒已經有八個多世紀了。他的原力非常深厚。

他平時幾乎只會說俏皮話,但其中也蘊含了很多智慧。他脫口而出就是這些句子,你都不知道他這是從哪學的…但他總能在適當的時機說出這些話。例如,當我們落後很多試圖往回追時,他會這麼說:「任何一匹快馬最終都會慢下來的!」或者當對面的替補做出了一個很精彩的動作時,他就會說:「誰還不吃頓大餐呢?」

你知道的,尤達大師就是這樣顛倒措辭的。

Big Al的原力也如此深厚。

還有我們的教練,Nate McMillan?他就像魅使雲度,從不說廢話,總是關心同樣的事情。是一個大壞壞壞壞蛋!

[譯註6]魅使雲度是系列電影《星球大戰》中的人物,是絕地最高委員會中一位受人尊重的資深委員。他智略過人,閱歷豐富,雷厲風行,一言九鼎。雲度大師在科羅森的絕地聖殿裡邊度過了他的大部分時間。他定期與尤達和其他十位絕地委員會成員進行商討,關注原力的本質和絕地武士團的事務。

我自己嗎?我覺得我是鼎盛時期的歐比王。就是第一部到第三部裡的歐比王,簡直一身正氣呀!

[譯註7]絕地武士歐比王為銀河系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的一生富於色彩,在幫助整個銀河系實現它的宿命過程中渡過一段長時間的動盪生涯。

至於Oladipo,好吧,這太有挑戰性了。Oladipo…他不像任何人。在不同的時候,他會有不同的人設。因為在場外,他不是在講笑話就是在唱歌。這基本上就是他的兩種模式,他是個挺不錯的歌手。在更衣室的時候,他能唱的歌可多了。他有時候唱福音,有時候唱R&B,當你不注意的時候他又會唱一曲鄉村民謠來嚇你一跳。

一旦他上場,比賽就會變得完全不同。跳球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有了溜馬的心態。就是絕對地狂熱!他的比賽強度和侵略性讓他看起來簡直像是造物主創造的怪物。如果某晚我們都不在狀態,他會面對著我們大喊:「我們在打什麼?我們他X的要幹什麼?我們他媽的想成為誰?」光是想想這些就能讓我熱血沸騰。但除此之外,他還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這些也讓他成為我們的幕後領袖。

我記得去年早些時候,有場球我打得一無是處。那是我腦震盪之後復出的第一場球,我的協調性還有一點不好。我根本感覺不到我是在比賽。我很失落,但是我沒有表現得很明顯。沒有誰注意到了這些。

賽後,Oladipo做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事。一些真的很酷的事情。他來到我家,試圖讓我振作起來。他告訴我別讓一場打得不好的比賽影響自己。他說球隊需要我。這對我來說意味著很多。他就是這麼好的一個人,能和他並肩作戰我真的感到很榮幸。我會和他一起面對接下來的任何挑戰。

在場外,Oladipo不是在講笑話就是在唱歌。這基本上就是他的兩種模式,他是個挺不錯的歌手。

─Myles Turner

我很高興我將繼續在這裡效力至少四年。我說「至少」是因為在我們一起打下的基礎之上,我希望我在這裡的時間遠比四年要久。

整個休賽期,我都在嘗試著不想合約的事。我很高興有自己團隊來搞定這件事。我相信他們能找到讓我留在這裡的方法。

直到我正式續約之後,這一切才終於有了定論。簽約之後,我和父母一起回到了公寓,我們都喜極而泣。為了讓我能實現自己的夢想,他們一直在努力工作。成長過程中,我的家庭不能說不窮,但也其實差不多了。我父親為了工作日夜顛倒,我母親好不容易在一家連鎖酒店升職了,所以我才能去參加比賽、在大學加入了一直適合自己的球隊並且獲得了很多上場時間。但是最終,他們不僅僅在經濟上支持我,同時也給我展現了一種工作態度。他們給我和姐姐帶來的榜樣作用可不是能用美金來衡量的。

我同樣非常感謝我的第一任恩師——Frank Vogel。我的新秀賽季一開始很艱難。關於選中我的質疑聲不絕於耳。之後,我遭遇了拇指骨折,我以為聯盟裡的人已經開始覺得我是水貨了。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教練看見了我的潛力。我不能忘記有一次客場之旅前夕,我覺得我要被下放到發展聯盟了。我都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去韋恩堡[譯註8]了。這時候,Vogel教練走過來跟我說:「準備好了嗎?小屁孩」。當時我們正經歷著一些傷病——教練不只想讓我僅僅是被激活而已,他想給我更多的上場時間。我多少激動得有點口不擇言了:「他X的早說啊!我早就準備好了!」在那次客場之旅中,我抓住了機會——我的所有數據都創造了生涯新高,並且從來沒想過要回頭。

[譯註8]韋恩堡瘋蟻隊是溜馬的下屬發展聯盟球隊。

如果沒有他,我不會站在今天這個位置。還有那些從來沒得到應有讚譽的助理教練們。Bill Bayno在球館裡花了大量時間教我背打。他讓我把所有的小事都做好,不斷地重複直到形成習慣。我也從Popeye Jones身上學到很多。他在聯盟有著很長的職業生涯,並且他傳授給我的知識每天都在讓我變得更好。他兒子的曲棍球打得非常棒,我也想成為這麼優秀的球員。

還有Dan Burke,他是我們球隊裡的防守專家。Burke是我見過對籃球最熱情的人。但當執教時候,他卻比鬼還刻薄。他總是不對任何共事的球員說好話,無論你是什麼級別的大咖。但我們都會很開心地接受這些(不屬實,不可能總一笑了之啊),因為它能讓我們變得更好。當我們在比賽最後時刻完全封死對手的時候,這就是Burke的功勞。

最後當然還有McMillan教練。他總是花很多業餘時間來和我一起看電影。甚至當年在選秀大會上,我也和他相談甚歡。他是我想要為之效力的教練之一,我很感激能得到這樣的機會。

但最重要的是,我寫這篇文章是為了讚揚我的球迷們。在這裡的三年,這座城市讓我感覺賓至如歸。並且我們的核心陣容仍然沒有變動,對此我的激動之情難以言表!的確,上賽季和騎士的系列賽我們打得很瘋狂。主場的比賽裡,我感覺你們都快要到場上和我們一起打球了。為你們每個人而戰我感到十分自豪。但這僅僅是小試牛刀而已,我們有更大的野心。不需要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需要你們——你們知道現在該怎麼做。

但是對那些還不支持溜馬的球迷來說呢?那些只要我們把球隊帶到另一個高度,就會蜂擁而至的球迷呢?

我很抱歉,你們得排隊。

下個賽季試試看吧。

看看能不能通過我們的考驗。


原文來源:The Players Tribune – Myles Turner

譯文來源:邁爾斯-特納親筆:印城之火永不熄 – 愛火箭的驍驍驍君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5237297848594

推薦閱讀

我們不同意KG!聯盟二球星公開力挺「吉米哥」:那可是能成為McGrady的選手耶…

湖人今夏錯過的猛將:上季回春的Evans竟為聯手此人放棄詹皇!(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