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書豪的康復記:漫長復健過程,他如何樂觀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作為林書豪的朋友,也是他私人訓練師的Josh​ Fan,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作為老鷹後衛的他重重摔倒在場地上的情景了。但在2017年10月19日,當時籃網對溜馬的賽季開幕戰還有5分鐘就將結束的時候所發生的一幕,讓他立刻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感覺。

當時回到了紐約的Fan正在書豪兄弟Josh的公寓裡,與自己妻子還有Josh一家坐在電視前收看這場比賽,而看到那一幕的瞬間他知道書豪的賽季可能已經結束了。Fan自己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整個公寓的空氣彷彿都凝固了,時針也停止不動」。他知道林書豪因為腿筋傷勢,在之前的賽季就已經錯過了46場比賽,而現在,書豪可能將錯過剩下的81場例行賽。

「我經常看見他因為上籃或者拼搶球權而重重倒地,」Fan說,「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他那樣的反應。我知道那肯定是有毀滅性的事情發生——這個時候語言恐怕已經不能簡單描述了,但確實那讓人感到非常可怕。他落地之後,他的膝蓋馬上就開始腫脹了,如果要拿東西類比的話,可能腫脹的膝蓋大小有一個非常大的西柚那麼大。書豪在那個時間點上知道自己的賽季很可能就此完結了。」

當晚林書豪就從印第安納飛了回來,迎接他的是不計其數的擁抱和鼓勵,但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真正安慰到他。大家心頭陰雲密佈。不過書豪展現出來的積極樂觀的一面,讓你很難想像這是一個幾小時前剛剛經歷了右膝髕韌帶撕裂的球員。他既沒有再去細想曾經發生了什麼,也沒有讓自己顯得那麼的沮喪。

Fan和書豪甚至還打了幾小時電子遊戲,比如Dota 2,然後才去安然入睡。這是每當他們想要嘗試擺脫腦海裡一些事情時會採取的方式。第二天清晨,沒有人會再去回想前一晚究竟發生了什麼。取而代之的是兩個人腦海中的想法,「Let’s go.」 。事實上,越早的完成手術治療,書豪就能越快的開始復健過程並致力於回歸賽場。籃網的隊醫也建議手術越快進行越好。最終在受傷兩天之後,書豪被推進了手術室接受手術。

最初的兩到三週時間裡,書豪跟隨著球隊和其下屬的理療師進行早期急性康復過程。在那個階段中,他依舊需要支撐物來輔助行走,並且無法參與任何基礎性的運動。急性康復過程旨在控制傷勢,減輕症狀,開始早期的關節活動,控制肌肉萎縮,促進基礎性步行以及為接下來幾個月的康復做好準備。術後膝蓋周圍的軟組織尚在癒合之中,同時還有著明顯的腫脹,所以對書豪而言術後的六週時間裡還有著相當多的限制。

在最開始的幾週內,林書豪和Fan試著找出哪裡是他應該完成主要恢復過程的場所。位於加拿大本拿比及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Fortius Sport & Health是他們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林書豪效力湖人期間曾與Steve Nash一起打球,而後者在生涯早期就去那裡治療自己的背部傷勢。在Fortius經歷了兩個賽季的復健治療之後,當時年近30的Nash在效力鳳凰城太陽期間連續兩年贏下MVP獎盃。

書豪在術後三週,也就是十一月上旬來到加拿大,並在那裡一直待到了來年的四月中旬。他最初幾週在Fortius的時間裡依舊致力於急性康復,當時的他還需要支撐物來幫助自己行走。而據Fortius首席理療師Ryan Murray所言,當一個人的髕骨肌腱撕裂的時候,其實周圍的組織同樣也撕裂了。就他所說,書豪膝蓋周圍的結締組織其實有著「相當大範圍的」撕裂。他除了需要修復髕骨肌腱,外科醫生還需要對他肌腱附近的支持帶復位,以及置換他為膝蓋提供穩定性的髂脛帶。

「當時的目標就是盡我們最大的能力,來促進他的恢復,」Murray說,「他來的時候還處於急性康復階段,但很明顯的是他受到了如此重的傷勢,恢復的過程必然是漫長的。」

最初的兩週內,Murray和他的團隊逐漸允許增加書豪身體所承受的力量。在那之後的幾週時間內,書豪可以開始承受身體的負重。他的膝蓋還配著護膝,限制了他的活動,並且他還不能彎曲一定的角度從而承受自身帶來的張力和壓力。十二月中旬之後書豪開始了復健的第二階段,這一階段又被稱為是基礎功能復健。在這個階段,書豪需要重新訓練他的運動計畫,包括提高他的移動質量,培養區塊肌肉力量,用單腿保持平衡,培養有氧耐力程度以及建立復健的計畫。

當時的他可以嘗試一些定點投籃練習,但因為還是處在早期康復中,所以過程不能太劇烈。他所能做的其他事情鬥志在受到控制的環境中完成的,比如那些靜態的動作如下蹲和弓步訓練這樣的。整個訓練的目標是促進康復的同時不給身體帶來負擔。

書豪從十一月到四月中旬的康復都圍繞著Fortius展開。一週七天裡他會根據康復安排進行五到六天復健。早上他一般會9點到達中心,然後一直復健到下午3點或者4點半才離開。書豪的康復團隊由10人組成,其中有Murray,體能訓練師Dan Kenzie和Paul Gamble,水療法專家Erin Bussin,按摩治療師Aaron Ashe and Lorraine Hardie, 脊柱按摩師Erik Yull,運動營養師Melissa Kazan以及應用運動科學師Sean Mckeown和Chris McLean。大量的場地康復訓練都在Murray,Kenzie和Fan的指導下完成,Fan為此而經常趕往本拿比。

「他會回到自己的住所,吃完晚飯,然後做一些商務上的事情,接著就去做次要的康復過程,」Fan在談及當時書豪的生活時這麼說,「他可能會看一場電視秀,讀一章書或者玩幾場遊戲,之後才去睡覺。那就是他幾個月裡的生活。他可能不是每天都這樣,但至少一週有六天是這樣的。對他這樣的人而言,要經歷幾個月不接觸籃球的生活無疑是困難的。他遠離了自己的家人朋友,同樣也只能遠觀比賽。那可謂是他運動生涯的黃金時段,然而卻只能作壁上觀,這可能也是他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在Fan看來,這是書豪所經歷過的最嚴重的傷病,但實際上,這可能是他職業生涯裡最重要的訓練之年。Fortius幫助書豪改變了很多他在過去20年裡在場上養成的習慣。曾經的書豪是個衝擊力極強的球員,他經常突破籃下,也為此重重倒地。這對他的膝蓋還有四頭肌帶來了很大的負擔。書豪缺乏一種適當減速的能力,並且在保持身體平衡的方面不是那麼出色。而在Fortius中心,工作人員瞭解到了書豪在奔跑和跳躍時並沒有使用合適的肌肉來完成動作。因此他的每個動作都受到了監控。在沒人看他如何移動的情況下他是不被允許跑上樓梯的。而當他癱倒在地上看手機,或者吃飯時彎曲自己的背部時,都有工作人員會通過儀器觀察他的肢體如何擺放。那不僅重塑了他在場上的移動,也同樣改變了他生活中的生活方式。

「當球員開始接觸籃球的時候,他們通常會用同樣的方式在場上移動,」Fan說,「書豪現在30歲了,所以我們談論的是過去25年裡他在在場上如何的移動。要一個人經歷那些大量的重新學習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現在的他看起來更加的平衡了,因為他知道要怎麼落地,怎麼更多利用自己的核心力量,所以場上的他看起來打的更好了。在他生涯早期,書豪是一個非常依賴下背部力量的球員。你可以看到他下背部肌肉實際存在的差異。我曾經還就這個肌肉情況管他叫「巴黎聖母院裡的駝子」。之前的他用這部分肌肉而不是臀肌來起跳,突破和減速。」

「所以你應該能理解整個康復過程消耗的程度有多少。」

恢復過程中書豪經歷了很多次的懷疑,也有過很多次情況的反覆。那不是因為他太操之過急,他的身體只是不像他的膝蓋那樣更快的適應這一切。其他部分的肌肉加班加點的在趕上整體的節奏。

「我不確定是不是還有比今年更糟糕的訓練營了,」書豪坦誠而言,「我不能移動,不能命中距離籃,也不能完成比賽回合。每件事都處在不同的速度層面上。我防不住人,也不能過人。整體而言我缺乏節奏。我沒有5對5甚至3對3的機會來加強這一點。我沒有任何那些事情的幫助。自己就像是被扔進了訓練營那般,所以訓練營對我而言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煎熬。」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在熱身賽和例行賽前幾週裡,只是看起來像個球員而非真正的自己。十月份的他場均只有6分,並且命中率只有34%。當時的書豪看起來速度很慢又缺乏爆發力。

作為成長在同一片地區的人,老鷹總教練Lloyd Pierce在高中時期就已經熟知了書豪。他告訴他的控衛,如果書豪想要更多的比賽時間的話,他需要自己能適應比賽回合。賽季早期的書豪並不能過多上場,同時如果Trae Young需要離場休息的話,老鷹在場上就缺乏一個如恢復了能力的林書豪那樣真正的控衛來主導進攻。

「當你回看熱身賽的前幾場比賽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他並不特別想上場,」Pierce說,「他不想成為場上的阻礙。他只希望自己能好好的出場比賽。」

其實在Fortius的最後一階段康復過程包括了重建自信。讓球員逐漸回到他們所適應的運動環境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隨著書豪在夏天對膝蓋的忍受程度的不斷提高,Fortius也逐漸提高了他在場上的訓練持續時間,他也能跟隨Fan進行私人訓練,進而是3對3和5對5的訓練。Fortius的訓練計畫強度超過了在受限制環境下球員所能進行的情況,隨著時間的推移讓球員能更舒服的建立起信心。但因為所監控的環境中各種情況變化不大,所以這計畫也存在的侷限性,不過訓練中的疲勞情況是被儀器密切關注的。書豪在這樣的訓練下感受到了自信,但當真正的比賽大幕拉開,近乎一年半沒打球的他還是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真實的強度。

「我們都知道那會很困難,」Fan笑著說,「我們估計前幾週會是相當困難的一週。但我們沒想到居然會有那麼的困難。很多人會因此而覺得擔憂,但是我們知道需要的只是耐心。」

書豪把這個過去的休賽期當成是延伸自己職業生涯的一次機會,他更願意把這個比作Nash曾經的走過的軌跡那般。Nash直到41歲才宣佈退休。書豪希望復健他的膝蓋,儘可能的讓他的髕骨肌腱如以往般強勁,但他同樣希望提到自己場上的跳躍能力和效率。他想致力於採取更多高質量的腳步移動以及傷病預防。Murray的計畫首先考慮到了是什麼讓書豪飽受傷病。受傷因素中最主要的就是他之前受到的傷病。書豪的整個職業生涯飽受傷病困擾,而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受到重大傷病的影響。

他在帕洛阿爾託高中就讀時,高三的季後賽前一晚,他跑去了當地基督教青年會參加了一場籃球賽,最後因此傷到了腳踝。第二天他只能作壁上觀看著球隊輸球。而在他作為紐約一員的最後一段時間裡,他需要對自己的左膝進行半月板修復手術。他前後經歷的幾次輕微的膝蓋傷病,導致了後來出現的嚴重的腿筋傷情,並且最終撕裂了他的髕韌帶。

「這對我們來說並不新鮮,」Fan說,「他經常會遇到麻煩。書豪總是需要克服所遇到的逆境。而能從中恢復過來很大程度上歸功與他的信念和支持他的人與事。他總是有著積極而無私的思想。書豪不是那種會陷入憂鬱,會去回想發生了什麼的人。他會動手去做,也是一名領袖。那也是他為什麼這麼出色的原因。他總是動力滿滿,而且他不會為了金錢,名譽或者其他一些人們生活中追求的事而作為動力。他所追逐的是最好版本的自己。這不是說他在追求那個24歲的自己。這是新的一年。那些是他曾受過的傷病。‘既然我的身體有了這樣那樣的限制,那麼我自己要如何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呢?’那才是他經常想的東西。」

書豪的一個普通休賽期訓練會包括每天上午十點出現在灣區一所體育館的重量訓練室裡。力量訓練之後他會進行60到90分鐘的場地訓練,其中包括了處理球,終結,練習擋拆,傳球,防守,中距離跳投,模擬比賽投籃等等。每個休賽期他們都會在自己的單子裡列出自己的主要目標和自身最大的缺陷。而那就是驅動他去訓練的動力所在。當他還在尼克的時候,關於他的第一份球探報告指出他缺乏左手能力。於是在接下來的休賽期裡,他所做的每件事都特意加入了左手的戲份,比如從用左手刷牙,到用左手吃飯。

在完成第一次場地訓練之後,他們會去吃頓午飯然後回來繼續進行一小時的投籃訓練。書豪會出手接近500記的投籃——從運球後投籃,到接球就投,再到接到糟糕的傳球後投籃或者靜止投籃等等不一而足。今年休賽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讓他的腳步保持角度。之前數年裡他身體的傾向於向內彎曲自己的膝蓋,而當球位於他的腰部時,兩者會有所接觸。這也是他沒有依靠自己臀肌的所在,而Fortius已經糾正了這一點。書豪在接球時不是以手完全張開而是些微收縮的方式來接球。所以他們發現當這樣接到傳球時,他會更多的選擇將球往下放。一個球員接球後越多的往下放球,對這次投籃而言就意味著越多的不確定因素的存在,因為從最低點到釋放之間隔了更遠的距離。

就像他們在前幾年所做的那樣,他們找到瞭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而隨著在休賽季對他的腳步所投入的時間,這一切正逐漸得到回報。

「像九年級那樣的投籃是我們所提到的,」Fan說,「當你還是個孩子並且想要投出一個三分的時候,你需要更早的鬆手投籃。書豪本身的傾向是像投石器那樣,出手投籃。那是較低效率的出手方式。所以當我說,「像九年級那樣的投籃,」他就知道要像Stephen Curry那樣釋放籃球,那樣會減少出手所需要的體力,然後從長運的角度看減少對膝蓋的壓力。因為他不是天生射術精湛,所以大多數跡象都指向了他的投籃。在他職業生涯的這個節點上,我們知道了他曾經掙扎的原因。當他還是火箭一員的時候,他會很早就開始選擇運球。突破到內線,突破到籃下然後繼續運球。但是他的運球點太低以至於要麼失誤,要麼出手被打歪。隨著他職業生涯的推移,一個很重要的變化是當他進到籃下,他要麼選擇出手,要麼當他在底線附近運球時像Nash那樣做,保持運球然後注意觀察切入的隊友。對他來說保持住自己的運球是非常重要的事。」

書豪在十月份所面臨的挑戰而今已不復存在。十一月份他場均出場21分鐘。這個月他71.3%的真實命中率位列聯盟第三,同時67%的有效命中率位列聯盟第7。在過去的五場比賽裡,他場均以65%的投籃命中率,55%的三分命中率得到16分,

「現在你可以看到他能夠發起進攻,敢於身體對抗,嘗試著身體接觸進而博得罰球機會,」Pierce說,「你也可以看到他在防守端防守投籃時試圖去抄截。他現在已經不懼比賽回合了,這一點說明他真正相信自己已經恢復健康。」

Fan也表示,「十月份很棒,看到他的身體狀況在變好,打的也更加出色讓我們備受鼓舞。我們已經看到了曾經那個出現在場上的林書豪了。」

楊是球隊的未來,所以看起來書豪並不可能會取代他而進入先發陣容,並且當楊陷入掙扎的時候,球隊更傾向於他能自己解決出現的問題。書豪不會介意擔任替補。他只會為了自己能重返聯盟,並在這個高水平的環境繼續打球而覺得高興。

「當我提起這些的時候,我一定都是發自肺腑的說出來的,但是我會把每件事都歸功於上帝,」書豪說,「我想對我而言,這個賽季中,上個賽季裡,甚至是之前的幾年,很多時候我都知道受傷這事會有多麼的困難。我只是抱著享受這一切的心態,徜徉在自己健康的狀態中。隨著年歲的增長,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實際能控制的事情在變少,聽上去也許這話挺令人吃驚的。你可以全力以赴,但是更多的事情是你控制不了的。現在的我就是抱著樂趣打球,用正確的方式打球,然後結果會怎麼樣我都覺得OK。」

「所有這一切事情都是上天的祝福,對於能在聯盟裡繼續打球,而且能在這樣的球隊裡和這樣的隊友呆在一塊,我無法強調出自己有多麼感激這地方和這一切。」

全新完成版的書豪還在努力的路上,作為一名球員每一年你只能完成那麼多的事,但現在的他有了更好的意識,以及有著來自Fortius的新的評估自身運動和糾正的已有習慣的方法。那也是為什麼瞭解書豪的人都說現在的他正開啟剩餘職業生涯的新階段。

「這只是書豪學習新變化的開始,」Fan說,「我們在今年取得了很大的進展。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進化之後的書豪。」


原文來源:The Athletic – Chris Kirschner

譯文來源: 復健路漫長,歸來吾更強——林書豪的康復記 – JabariIverson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250281311931225

推薦閱讀

決勝時刻枯坐板凳,還要被老鷹球迷嫌棄:快點把書豪交易走…

林書豪單節8分+全面數據帶隊反超,末節再次坐板凳好險老鷹止敗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