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他們被惡魔折磨!不酗酒、濫交、吸毒、玩SM,就打不好球比不了賽

性、賭癮、賭癮、酒癮,把運動員困在陰暗中的惡魔有很多。這是因為功成名就的他們有錢?

天才的陰暗面

Dwight Howard今年33歲,2018-19賽季他只打了9場比賽。這個曾經的天才中鋒,因為傷病幾乎淡出大眾視野,直到一則來自「前男友」的爆料,點燃社群網站的曝光度。

這位自稱魔獸前男友的Masin Elijè曝光了他跟Howard交往的前因後果,還揭露Howard對變性人有特別癖好,在老家亞特蘭大經常參加性派對——女人不是主角的那種。

Howard從未對此人的爆料做出回應,但網友難免對他的臀傷浮想聯翩。Howard喜歡變性人這件事,其實並不是他「人性的弱點」。這件事令人齒寒的,是Elijè說Howard從來不敢對家人朋友公開取向,同時還使用暴力手段威脅自己的做法。

「性」這個詞,可謂無數體壇巨星的痛點。今年最知名的桃色醜聞,莫過於一位自稱九年前被C羅強姦的女性,向《明鏡週刊》揭露了當年往事的全過程。C羅雖然發聲否認,但他毫無疑問陷入極大的名譽危機。

再往前看,老虎伍茲的「性癮」曾經引來全世界輿論譁然,她有多達十多位情婦,這些情人們走到鏡頭前用露骨的語言描述著伍茲混亂的私生活,還曝出伍茲男女通吃,有同性戀伴侶,並且有過群交行為;Kobe在2003年的性侵官司差點斷送了他的婚姻和生涯,當時剛做完膝蓋手術的Kobe被爆出在酒店裡侵犯一19歲的女服務員,並且當時妻子瓦妮莎已經生下來Kobe的大女兒;泰森在狀態鼎盛時期,因為強姦一位選美小姐被定罪入獄,坐牢3年……

而除了「性」之外,把運動員困在陰暗中的惡魔還有很多。

1993年,NBA東區決賽如火如荼。面對鐵血尼克,公牛一度陷入0-2落後的被動局面。而在場外卻出了一件大新聞:喬丹被曝比賽前一天還泡在在大西洋城的賭場。

那時候的喬丹,正是人生最巔峰的時候。半年前,他率領夢幻隊在巴塞隆納吸引整個世界的目光;而現在,他正率公牛衝擊三連霸偉業。然而,他沉迷賭博無法自拔的癮病,卻被曝光。

最後,公牛還是完成了三連霸。但4個月後,喬丹宣佈退休,自稱失去了對比賽的熱愛。陰謀論者對此一直爭論不休,有人說父親被殺讓他太過悲傷;也有人說,NBA要求喬丹治好他的賭癮才能回來。

另一位跟喬丹同名奧運傳奇,Michael Phelps,16年間參加了5屆奧運,拿下23枚金牌。但就在他一次次創造歷史的同時,他也不只一次因為酒駕被逮,還被拍到吸食大麻,引發巨大爭議。

賭癮,性癮,毒癮,酒癮……多少體育天才被這些「惡魔」毀掉了生涯,進了療養中心,甚至被關進監獄、失去生命。

難道真的是有錢有地位之後,誘惑也更多?事情絕非那麼簡單。

悖論的折磨

要進一步瞭解這些體壇天才的內心世界,首先應該看看三個悖論。

悖論一:他們進入體育聯賽,就是希望出名賺錢;但真正出了名賺錢,往往會失去快樂。

頂級職業聯賽的巨大壓力是普通人無法想像的。一個巨星品牌就是幾千萬上億的生意,他不能有一絲懈怠放鬆,必須滿足無數造星要求。同時,他又是無數人的仰仗,發跡前的窮親戚窮朋友都渴望從他身上分一杯羹。Barkley說過這樣一句話:「錢,會毀掉你所有關係。」

Iverson最近也在自述文中寫道:「這世界上最奢侈的一樣東西,就是無憂無慮。人們都去追求金錢、快樂,但真沒有什麼,能比無憂無慮更可貴了。」

普通人以為高收入就等於無憂無慮。但事實上,早就有研究數據顯示:當年收入到了一定數額,快樂程度就不再隨收入增加的比例提升。這個數額沒你想像中的大:只有人均2萬美元。

悖論二:競技體育對於運動員,特別是男性運動員身上「男子氣概」、「硬漢形象」的要求,往往比社會上普通人遭遇的性別刻板成見要嚴重得多。為勝利流淚可以,為失敗?不行。

相信一個男人從小到大,沒少聽過「男孩子不許哭哭啼啼」這句話。這個「哭啼」包含的意思可不僅僅是掉眼淚這麼簡單,幾乎囊括了一切示弱行為:娘娘腔、難過、悲傷、疲倦、疼痛……和抑鬱。

而抑鬱,多年來在體壇都是一個禁忌話題,但卻已經被認為是(至少在)足籃壇兩界中非常嚴峻的、威脅大量球員生涯發展的問題。

運動心理學家威廉-帕爾罕就表示,頂級運動員,特別是男性,總得用「不成文的傳統」警告自己:不要流露感情,內部消化一切情緒。如果一位巨星流露出不該流露的情緒,就會面臨被交易、被放棄、失去贊助的風險。

悖論三:惡習與怪癖,往往跟童年時遭遇的負面經歷有直接、重大關係。遺憾的是,當今體壇中為數非常多的明星,都有大量負面童年經歷。

所謂童年負面經歷,包括但不限於:身體、精神上和性行為上的虐待;身體及情感的忽視;家庭暴力;父母有癮病;父母分居或離婚;家族精神病史、自殺和死亡行為;家人犯罪和入獄記錄。

C羅小時候生活貧困,14歲退學,曾經暴打老師,因為老師「不尊重自己」。因為心跳過速,做完手術出院幾天後就照常恢復足球訓練;

Kobe不到20歲就與父母決裂,幾乎完全斷絕關係;伍茲從小被參加過越戰的父親以極其嚴格的方式培養訓練,在父親口中,他是個「完美的孩子」;

菲爾普斯父母在他9歲時離婚,給他帶來極大心理創傷,以至於他跟父親關係疏遠了很多年;

泰森在出生之前,就被父親拋棄,生活條件貧困,母親早逝給了他極大痛苦;

喬丹在保守的北卡州上學時,曾受到嚴重的種族歧視,他經常在學校打架,12歲那年還被學校停課;

Howard一家都是虔誠教徒,在他出生前,他的母親遭遇7次流產,對這個兒子自然百般珍視。而信仰和同性戀之間的歷史矛盾,已經無需贅言。

2015年,《富比士》雜誌曾解釋過越成功的人就越容易抑鬱的深層原因。他們面臨的競爭非常激烈,高強度的工作也讓他們沒有餘力去關注和在意「簡單的幸福」。暴富之人往往會跟從前的自我產生割裂感,享受特權確實也會消磨他們對誘惑的抵抗力。

當今世界頂級聯賽中的運動員幾乎完全符合描述。名利帶來的矛盾和悖論,註定他們會是抑鬱症超高發群體,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他們擁有了那麼多財富,那麼高的地位,還會做出種種自毀行為。

不能承受之重

這些魔鬼般的怪癖和惡習,最終都可以歸結為心理疾病。前火箭球星John Lucas曾做出這樣的估算:在NBA,40%的球員都有心理疾病,包括但不限於:ADHD(注意力不集中症)、躁鬱、焦慮、抑鬱。而這些疾病,大抵跟濫用酒精和藥物相關。

在重壓之下如果出現任何不適症狀,願意尋求專業建議治療的運動員少之又少。一方面,有人會覺得難以啟齒(不肯「示弱」),另一方面,卻是純粹的病理原因。因為就算意識到得病,運動員也不敢輕易用藥接受治療。

吃藥會影響激素水平,直接導致他們在比賽中過於平靜,沒法拿出正常表現。不吃藥,可以打好比賽,但比賽結束後,卻無法控制住狂躁情緒,結果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暴力事件。

Lucas猜測,10%的NBA球員都有躁鬱症。有些人每天酗酒,濫用大麻,就是為了讓自己平靜下來。但這只是暫時有效,藥效過後,又是一個惡性迴圈。

2015年,國際足球運動員聯合會(FIFPro)對各國球員進行了一次普查。其中,挪威的調查結果讓本地足壇震驚了:43.8%的挪威球員稱他們受到焦慮或抑鬱症困擾;接近四分之一的人有睡眠問題;約有7%的人酗酒。

英國小將Josh Lyons在未能得到熱刺合約後患上抑鬱多年,最終自殺;德國國腳Stefan Reinartz因為受膝蓋傷病打擊太大,27歲就宣佈退休;另一位德國名將Robert Enke則是因為聯賽壓力再加女兒夭折的打擊,32歲自殺身亡。

在體壇,抑鬱就跟性取向一樣,一直被深深藏在櫃中。但現在,越來越多的球星已經意識到保護心理健康,跟保護身體健康一樣重要。

Love和DeRozan首開了NBA巨星公開承認抑鬱症的先河。但其實,總被認為性格瘋狂的世界和平,早在2010年奪冠之後就感謝了心理醫生。2004年他大鬧奧本山,被禁賽73場。但在當時,沒人深究是什麼讓他失去控制。

泰森曾有過這樣的自白:「我母親對我從來都沒滿意和驕傲過,她只覺得我是個街上的瘋孩子。我從來沒有真正跟她交流過,瞭解過她。這對我的職業沒有影響,但對我個人情感來說,真是致命的挫折。」

今年1月,菲爾普斯也站出來承認自己從小就患有注意力不集中症,後來得了抑鬱症,在倫敦奧運結束後一度想要自殺。他說:「事實上,每次奧運結束,我都會有嚴重的抑鬱症狀發作,不想再游泳,甚至不想再繼續活著。」他也說,接受治療的感覺,比贏得金牌的感覺好多了。

喬丹多年前曾說,自己確實曾經無法控制賭癮,甚至到了「願意毀掉人生和家庭」的地步。但他不承認自己真的有去做毀掉人生和家庭的事。

巴黎聖日爾曼球員Di María也表示:「網路上製作我們的表情梗圖,對我們球員傷害很大,心理醫生幫了我很多。」萊斯特城前鋒Vardy在社群網站上寫道:「不要害怕說出自己的感受……#關注心理健康。」

抑鬱,似乎成為很多天才球星不能承受之重。上帝給了他們卓越的天賦,讓他們踏上全球舞臺。但也給了他們無法訴諸言語,無法被旁人理解的苦悶。

但2018年都要過去了,人們早應該明白,風光背後的黑暗面,從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或許,不讓天才過早隕落,不只需要體育界、心理學界的共同努力,也需要我們每個人從改變認知上做起。

加動網Line好友,重大體壇消息不錯過

推薦閱讀

籃球之神向那小鬼致敬!Hardaway憶喬丹棄自己的「康扣」而選擇了他的Air Flight Ones

[高爾夫] 16情婦曝他性成癮,損失超3千億後又陷吸毒醜聞,1876天他地獄重生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