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影跡]「毒瘤」毒到76人!吉米哥讓人不想做他的敵人也不想做他的朋友

如果你處處遇到問題,那你很可能就是問題本身——

短短3個賽季輾轉公牛、灰狼、76人均陷入更衣室風波,Jimmy Butler正無限驗證這一個不友好的定律。

裹挾著明尼蘇達的寒風抵達費城不到2個月,Butler就公開質疑教頭Brown對自己在進攻端的安排,並被曝出對Brett Bown出言不遜,令關係本就微妙的76人更衣室更加複雜化。

鑑於Joel Embiid早在1個月前便對Butler到來後,自己「空間型五號位」的定位極為不滿,兩面不討好的Brown顯然有其用人缺陷。但將對教頭執教理念的質疑公開化,Butler已然犯了江湖大忌。

如果這只是合約年效應——爭取戰術地位以打出更好的數據,從而佔據合約談判的主動權——那尚情有可原。但縱觀Butler近3年履歷,這顯然不是偶一為之的合約年焦慮症。

公牛、灰狼、76人,Butler對每一支球隊的戰績提升都有立竿見影的正面效應。但同時,他又總是扮演球隊宮鬥戲的主角。細思起來,恐怕不是自己遇隊不淑這麼簡單。

公牛時代,冉冉上升的Butler在Rose屢戰屢傷後被扶正。權力交接季,矛盾叢生時。2015-16賽季,Butler在宣示球隊領袖地位的同時,對外表達了對Rose、Noah訓練態度的不滿。賽季結束後,Derrick Rose、Joakim Noah先後離隊。

Wade、Rondo來投後,與Butler組成的「三拒投」化學反應不佳不說,三人間的矛盾又鬧得風城沸沸揚揚(只有在鄙視教頭Hoiberg上,三個人是同心同德的)。最終以忍無可忍的管理層交易Butler、裁掉Rondo、買斷Wade收場。

至於灰狼的故事就更人盡皆知了,在Butler的公開鄙夷和襯托下,Towns和Wiggins兩位少主,一個成了人見人欺的軟寶寶,一個成了不思進取的養生狗。

而Butler則是那個恨鐵不成鋼,扛著灰狼時隔14年重返季後賽,帶著替補戰勝先發後怒罵隊友、教練和管理層,丟下一句「你TM需要我。沒有我,你們沒法贏球!」的決裂宣言後揚長而去的硬漢。

如今,自帶風波屬性的Butler來到了已經擁有Embiid這一超級話題王的76人,很快就將球隊推向風暴眼。如若風波愈演愈烈,Butler再度走人,76人將在這場豪賭中血本無歸,苦心醞釀的「過程」也將戛然而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在坐擁Embiid和Simmons後,76人顯然不是以球隊頭牌的職務招攬Butler的。Butler對勝利和領袖地位同樣渴求至極,但卻總是難以兩者兼得,而這正是他在多支球隊不斷帶起風浪的根本原因。

看不慣隊友的努力程度跟不上自己的步調,看不慣教練的排兵佈陣浪費球隊(尤其是自己)的天賦,這種咄咄逼人的性格,成功了就是Jordan、Kobe,失敗了就是眾矢之的。

Jordan搞定了羅德曼,Kobe搞定了Artest,詹姆斯搞定了JR。而Butler,作為與世界為敵的「獨夫」,既不能以力服人,也不能以德服人,反而不斷將原本力挺他的人趕向對立面。

Butler苦澀的成長經歷很大程度上造就了他的現狀:襁褓中被狠心的父親拋棄,13歲時母親因為不喜歡他的長相將他掃地出門,青少年時代藉著朋友的資助艱難度日,因為天賦有限未能得到籃球名校垂青……

但即便命運如此多舛,他也不願意接受任何人的憐憫:「我討厭被人同情,也沒什麼可同情的,我享受我遭遇過的一切,是它們成就了現在的我。」

Butler有千萬個理由選擇自甘墮落,成為流落街頭的混混,但他毅然走上了一條自強不息的勵志逆襲路,直到實現夢想走進NBA。

憑著拼勁和狠勁,他從30號秀,到飲水機管理員,再一路打到攻防兼備的球隊中堅乃至全明星,將自己的天賦榨乾到了極致才換來如今在聯盟的站穩腳跟。

因此他看不得任何人浪費自己的天賦,就像他當眾鞭打Towns和Wiggins時說的:「誰是這支球隊最有天賦的球員?是Towns,是Wiggins!但是誰是最努力的那個人?是我!」

然而獨善其身成就自我是一回事,能不能服眾統領群雄是另一回事。在NBA,出身遠比想象的重要。是否來自籃球名校,選秀順位是否靠前,都是球員此後行走江湖揭不掉的標籤。

能在低順位逆襲並躋身球星行列的少之又少,如Ben Wallace(落選秀)、Isaiah Thomas(60)、Manu Ginobili(57)、Marc Gasol(48)、Paul Millsap(47)、Draymond Green(35)、Gilbert Arenas(31)、Tony Parker(28),成長為球隊當仁不讓的頭牌的,更加寥寥無幾。

美國籃球成熟的球探體系決定了天才淪為遺珠的可能性極小,能從低起點打出一片天的,無一不是付出了常人難以現象的努力。生存,往往是他們在強者俯拾皆是的聯盟最現實的目標。

因此,你更加可以理解Thomas好不容易出人頭地又被綠衫軍狠心拋棄後的萬般沮喪,Green種種出格舉動的背後,則是對失去自己在聯盟位置的極度恐慌。

以及本文的主角Butler。出身苦寒,選秀時直到第30順位才被公牛以刮彩票的心態選中,Butler是聯盟中典型的庶族,來自底層的自負和自卑從一開始就融於他的血液中。

一方面是他對隊友浪費天賦不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憤怒,一方面是出身顯赫的隊友對他後來居上自居領袖的不服氣。

Butler在Rose重傷後使得公牛不至於高位崩盤,幫助灰狼兌現天賦殺進季後賽,到76人後多次絕殺力挽狂瀾。作為場上的拼命三郎,Butler理應成為教練和隊友喜聞樂見的戰力。

但當他的身邊是史上最年輕MVP,是天賦溢位的Towns和Wiggins,是未來不可限量的Embiid和Simmons,當他搭檔的淨是選秀年睥睨同齡人的狀元級明日之星時,沒有過硬個人榮譽的30號秀很難擔負起「領袖」兩個字的重量。

領袖能力是一門藝術,但Butler顯然還沒有掌握這門藝術。以他的性格和能力,29歲身處合約年的尷尬階段,他似乎很難再得到成為一支強隊領袖的機會。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將軍的席位永遠比士兵少得多,在人才輩出的NBA更是如此,能夠生存立足的已是少數,多數人註定只能成為最強者的輔助,強行上位換來的只能是腥風血雨。

但話說回來,沒有這個心氣,或許Butler早就作為末輪秀順理成章地淹沒在NBA的淘汰大軍裡了。

推薦閱讀

一切向錢看?西區某球隊經理:Butler在外的名聲,就是個「年輕球員殺手」

Brown首談JB挑戰:還未達我底限,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