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被低估者之旅!感謝被瞧不起的時刻,Curry:我以外沒有人可以撰寫我的故事

2001年夏天,我13歲,我們在田納西參加AAU全國錦標賽。

我當時大概166~167公分,撐死了也就100磅。

我們輸的很慘,我自己打的更爛。

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個我等待了一年的機會,一個能讓我證明自己的機會,但是我卻沒有能夠把握住,而且差的很遠。這給我敲了一個警鐘,好像一個真相大白的時刻,唯一一個解釋就是:我根本不夠好。

我記得回到那個Holiday Inn酒店的房間裡生悶氣。我並沒有惱火,也沒有因為輸球而發火,我只是非常的沮喪。就像是烏龜縮回了自己的殼似的。我想我當時的感覺,正是這些大型比賽總會給人帶來的感覺,再加上籃球這種殘酷的環境:似乎我們走上的是一條一去不復返的路。我的父親曾經走過這條路,而且進入了NBA。但是他的兒子呢?他連一個13歲年齡組的比賽都贏不了。

所以就像我說的,我並不是惱火,而是那種湧上心頭的沮喪:所以呢?只能這樣了嗎?我根本不夠好?籃球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就完了嗎?

對我來說,那一刻,我的籃球夢已經結束了。

但是正是那一刻,我的父母讓我坐了下來,在那個田納西的酒店房間裡面,在那裡,他們跟我說了一通對我來說這輩子最最重要的一段話。

我多希望我能給你看當時那段話的稿子,因為那段話裡面有太多的金句了。大意就是這樣的,母親開頭說:Steph,這些話我只會對你說一次,說完這些,你的這個籃球夢,該是什麼樣的就讓它自然發生吧。但是我想說的是: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撰寫你的人生。不是什麼球探,不是什麼錦標賽,不是那些在某些方面可能比你做的更好的孩子們,更不是你的姓。這些人,這些事,都不能撰寫你的故事。只有你能。所以你要好好的想一想,花點時間,然後來寫你自己的故事吧,用你自己的方式。只要你記得,這個人生,這個故事,是你的。

這段話我真的從來不曾忘記。

這段話一直伴隨我成長,它也一直伴隨我的籃球生涯。這是我所得到的最好的建議,不管什麼時候當我需要它,我都會想起我和母親那天的對話。每一次我被冷落對待,或者被低估小看,或者甚至被不尊重的時候,我都會想到那個在酒店房間的對話,然後我就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

我對自己說,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可以撰寫我的故事。這只是我的故事,不是其他任何人的。

等一下,你現在不會是在想,這又是一個小孩被心靈雞湯教育一番,然後馬上所有事情都蒸蒸日上的童話故事吧?因為…..

真的不是。

說真的,我當時真的太太不起眼了。

那個時候,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我特別的瘦。真的,我告訴你,我實在是太瘦了,不管怎麼樣,我就是沒有辦法增加體重。我和我的堂兄弟Will,有的時候會走到家附近一個小購物中心裡面的GNC店(賣保健品的商店),在店裡面盯著一個又一個貨架上面的那些神奇的藥品。我們從來沒錢買什麼,只是看著。但是我猜我們當時是想要試著……怎麼說呢?試著哪怕能呼吸進一些GNC店裡有魔法的灰塵?我們會在店裡面待20分鐘,用意念吸收著這些大罐的神祕的藥粉,想著:必須……要……長肌肉!

然後有一天,突然一下子,真的發生了!

我們變得特別的壯。

我開玩笑的。我們根本就沒有變壯。除了長高了幾英寸以外,我高中時候的球員資料上面基本就是:矮,瘦,得分水平一般。

你能想到接下來的故事是什麼樣的吧?

我記得我得到的第一個對我有興趣的大學,是我高中三年級的時候,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對我有一些興趣。

或者說是「看起來」像是有興趣。如果你特別仔細的眯著眼睛看,他們有興趣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我的父親從那裡畢業的,我也曾經說過自己也想要進這所學校,而且我當時終於開始有了一些比較好看的資料。

當一個維吉尼亞理工的助理教練說他會來我們學校見我的時候?怎麼說呢……我當時真的眯著眼睛,把剛才說的都當回事了。

我真的開始想他們有可能會想要我了。

我提議我們可以一邊吃午飯一邊談話,聽起來很酷?很正式對不對?我當時16歲,在一個只有360多人的小高中。所以當我們說「午飯」,那意味著「食堂」,在整個學生群體面前,所以也許不那麼酷。

但是那天到來的時候,終於到了午餐時間。他們的助理教練走進來,他穿著一件大的維吉尼亞理工的上衣,戴著一頂大的學校帽子。我們握手坐下,然後,說實話吧,我當時真的自我感覺特別良好。整個學校都在竊竊私語談論著我和我的這個會面,整個學校都裝著 「我沒在看(但是絕對在偷看)」。那簡直就看起來是個強強對話午餐,我當時感覺好極了。

然後他開口了:「聽著Stephen,謝謝你見我。真的很榮幸,我們想要邀請你入校之後作為後備隊員入隊(注:不屬於提前招募作為體育特長生獎學金的運動員)

原來,維吉尼亞理工之所以想要見我,雖然不應該說是因為我父親「拜託」的,因為他絕對不會做那種事情,但是應該算是「看他的面子」?給一個學校傳奇校友兒子一個後備隊員的機會?我還得自己付學費。

或者換句話說:他們對我根本不感興趣。

我清楚的記得我在戴維森大學整個經歷是多麼的令人感到謙卑。

說起來很好笑,因為現在想起來很美好。真的,如果你在讀這篇文章,你一定要考慮去戴維森大學。那是一個非常棒的大學和一個同樣厲害的籃球專案。但是我當初在校的時候,我只記得當時學校是多麼的強調我們不只是在打頂尖的大學籃球,而是,我們是學生運動員。大寫的「學生」,小寫的「運動員」。我們在校的待遇是:你打球不錯,但是你還是得交那篇哲學論文。我們當時還和排球隊共用一個訓練場地。

然後我們來說說當時「酷炫的」運動裝備:每年兩雙球鞋,兩三件球衣,還有一雙護踝。真的就只有這樣而已。我的最喜歡的一個記憶就是,每次我們的新球鞋運到了,那感覺就像是第二個聖誕節來臨。然後那副護踝,這麼說吧,在賽季最開始的時候它們還是白色的,結束的時候就不是那個色了。

但是想起來確實都是愛啊。能夠在戴維森打球,在那個水平的大學聯賽裡面贏球,從某種意義上講塑造了我。它讓我瞭解到想要創造一個東西所需要的過程,一個真正的創造過程,是一個任何人都無法從你那裡剝奪的記憶。一個完完全全屬於你的經歷和感受。

說起來很有意思,我對我的大學生涯印象最深的記憶?你們可能都覺得是我們在16進8的時候擊敗威斯康辛大學,或者在8進4的時候對陣堪薩斯大學那場比賽。但是真的不是。

其實正是這兩場比賽中間的一個時刻。

對陣堪薩斯大學前的那個晚上,當我吃完晚餐回來,走到走廊的拐角的時候,看到了一幕及其奇怪的景象:半個隊的隊員都坐在地上,還穿著訓練服,拿著2007年代的厚重的電腦。這幫人當時剛剛竭盡全力打敗了喬治城大學和威斯康辛大學。

我問他們:嗯你們在幹嘛?

然後他們齊聲說到:期中考試。

我真的沒開玩笑,這絕對是真實故事。這是發生在美國大學聯賽四強決賽前,一個對我們來說這輩子最重要的比賽前12小時發生的故事,這幫兄弟坐在走廊的地上寫著期中考試的論文。在Word文件裡面「揮汗如雨」。說真的,我從心底裡熱愛戴維森。

我記得Doug Gottlieb,他當時是個很有名的籃球評論員,他說我那年有六個得分後衛比我更有上升空間。「體育中心」節目當時播放了一個他發表的推特… 我猜有人在那幾年後當金州勇士開始得到一些成功的時候,又翻出了那個推特。所以那個截圖現在還時不時被大家傳播。

球星看臺的各位,如果你們也「不小心」截圖了那個推特然後發表在這,我可能不會生氣的。

當然啦我是在說笑,我現在可以笑著談論這些。但是當時?說真的… 很難表述當時這些評論讓我多麼的心煩意亂。所有這些人們發表的分析,所有的球探的報告之類的,當時所有的一切都聚焦在我「不能」做的事情。「體型太小」,「不能成為關鍵球員」,「能力非常有限」,我到今天還能夠列舉很多這些話。但是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雖然現如今我已經向人們展現了他們看法是錯誤的,現如今,還是有很多獨特的球員進入NBA,展現他們特殊的才華,那些所謂的專家們還是繼續著和之前一樣的球探方式:聚焦這些球員的短處。

而不是試著找到他們的能力的獨到之處,以及他們的上升空間。

從很久之前,我就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組織一個「被低估球員巡迴訓練營」(暫譯為「不容小覷球員訓練營」),是這樣的:我們有各種的籃球訓練營對吧?這些全世界,全國的籃球訓練營,都非常的棒,很有特殊意義,因為很多NBA球員正是從這些訓練營裡面走出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繼續這些。但是對於這些訓練營,我一直都在想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仔細想想,這些訓練營,從來都是隻有很小一群頂尖球員在來回參加。全都是這些4星或者5星評級的新生,他們已經是所有的球探都熟知的一群球員,但是還只是這些人在全國參加一個又一個的訓練營。

我絕對沒有小看這些藍籌股的孩子們的意思,但是其他孩子們呢?那些因為某一方面不夠強,而被標為2星3星級別的球員呢?我並不是說這些孩子們需要被邀請到所有的頂尖訓練營(說實話,沒人能)。但是如果我們現在的系統讓這些孩子無法參加任何一個訓練營,那我覺得就很有問題了。我認為這些熱愛籃球的孩子們,是因為別人的看法和評價而阻止了他們去追求這份熱愛籃球的機會。現如今的情形是,這些孩子在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之前,就已經被限制了證明自己的機會。

所以我的想法是這個「不容小覷球員訓練營」,一個由Rakuten(日本樂天)贊助的訓練營,讓所有那些沒有學校簽約的,評分得分一般的高二,高三球員們參加。一個讓那些沒有被看作是頂尖球員,但是喜愛籃球並且想要提高球技的高中生們參加的訓練營。提供一個能夠讓那些球探能看到這些球員的機會,讓他們意識到這些孩子身上那些所謂的弱點,也許能夠成為他們的祕密武器。

更重要的是?

這是為那些不願意讓別人來撰寫自己故事的球員準備的訓練營。

我還逐漸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當你獲得了一些成功之後,人們就覺得「被低估」這種感覺就會離你遠去,當你達到了某種終極目標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是永遠離你而去了。

但是從我自身的經歷來說,這種感覺在你腦海中,永遠不會消失。

說實話,在我腦海中,這種感覺甚至根本沒有減少過,比如在這些時刻中:

2010年,在我想要讓那5支不選我的球隊後悔他們決定的時候,

2011年,在我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遠遠高於作為交易籌碼價值的時候,

2012年,在我努力從腳踝的傷痛和輸球中恢復的時候,

2013年,在我想要證明自己值得那個人們覺得我並不值得的新合約的時候,

2014年,在我想要證明,「Curry的打法不適合季後賽」的想法是錯誤的時候,

2015年,在我想要證明,「Curry的打法不適合決賽」的想法也是錯誤的時候,

2016年,在我們想要打破公牛隊的72勝記錄的時候,

2017年,在我想要搞清楚勇士是如何在前一年3-1的時候被逆轉的時候,

2018年,在我試著對抗一系列傷病,還有那支強得不能再強的火箭隊,以及其他所有挑戰我們的東西的時候,

甚至是2019年,對,甚至是今年,當人們已經想要把我們這些年的成功都活埋,而我們正盡全力從這沼澤中跳出來的時候,

在這種種時刻中,我從未失去過那「被低估」的感覺。

我想要證明自己的那股勁從未消失。如果要說,我覺得那種感覺甚至越來越強烈。

我覺得這正是我在過去的17年中,越來越瞭解自己的地方:「被低估」也許最初看來是一種整個世界強加在你身上的感覺,但是如果你能掌握駕馭這種感覺的方法呢?

那麼,它就會成為一個你反之強加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越發的我才意識到,比起其他所有的任何事情,這才是我今天想要向大家宣告的東西。這就是我為什麼想要創立這個「被低估球員巡迴訓練營」(暫譯為「不容小覷球員訓練營」)的原因了。我之前自己已經開設了一個很棒的訓練營,但是你們猜哪個球員肯定不會被邀請去參加那個訓練營?

我。

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我開始慢慢覺得這個傢伙很不錯,千萬別小看他。

這孩子是個厲害傢伙。

推薦閱讀

昆凌幫拉票引來Curry親自回應邀請,周董超羨慕IG發吃醋文

半季最差!四大因素遏制「宇宙勇」,實現三連霸還得掀最後底牌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