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現役球員沒能將NBA歷史牢記於心,但他們做了哪些讓退休球員們受益的事?

上個月,美國退休籃球運動員協會(以下簡稱NBRPA)——一個在全國擁有900多名球員和12個分會的組織——宣佈Caron Butler將加入董事會。這位在2018年2月正式宣佈從NBA退休的38歲老將任期是三年。

最近,NBRPA開始招募像Caron Butler、Jerome Williams(45歲)以及Grant Hill(46歲)這些退休沒多久的年輕人進入管理層。這並不是巧合。這些球員能夠和當今的運動員們產生共鳴,他們甚至一眼就能認出現在聯盟裡最年輕的球員。

Butler和Hill對NBRPA來說為何會如此重要呢?因為很多前輩名將覺得如今的NBA球員對聯盟的歷史瞭解很少,因此他們也很難知道退休球員的需求。將這些退休沒多久的球員放進NBRPA董事會裡,就是希望他們可以加強協會同現役球員之間的聯繫,然後有更多普惠大眾的行動(要知道,每個現役球員都會有退休的那天)。

「很多時候,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前人是如何給他們鋪路的);他們以為原本就是這樣,」NBA總得分王Kareem Abdul-Jabbar提起現役球員時說道。「如果他們去問Bill Russell,他們就會知道當他剛進聯盟時,球隊裡黑人球員的數量是有限制的——在50年代,一支球隊裡最多只能有一兩位黑人。他們不知道NBA剛成立時還有種族隔離制度。而且持續了三年。他們沒有任何概念;我認為那就是問題所在。NBA聯盟在教育年輕人方面做的很不錯。他們搞的(新人)培訓我覺得很有用。一些球員確實知道了他們所認識和喜歡的(退休球員)來歷。一些球員有那種意識;那是我喜歡LeBron James的原因之一。他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對他充滿尊敬和欽佩。然而(很多球員)通常對這一切感到好奇。他們不明所以。」

「我真不覺得他們在意(過去),」名人堂成員Earl Monroe補充道。「有些球員剛進入聯盟時他們就知道。我記得詹姆斯剛到聯盟時,他對以前的球員和這項運動的歷史如數家珍。他總是那樣。但是看看現在其他一些十八九歲或者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並沒有真正(瞭解歷史)。他們知道的僅限於AAU(譯者註:北美大學聯盟)教練(教給他們的)。他們不知道這項運動過去的樣子。他們對其歷史一無所知。」

在全明星週末期間,一名現役球員與一位名將擦身而過甚至打招呼時有可能都不知道他們碰到的是誰,還以為那只是個普通球迷,對於這種現象,不少退休球員都紛紛表示這並不只是個例。

「這些球員竟然不知道剛才走過去的是誰!簡直不可思議,」有著17年NBA職業生涯的老將Sam Perkins說道。「本不應該是那樣的,但事實就是如此……作為一個菜鳥,對我來說那是首先要知道的事情之一——知道誰是誰。我想有些人是知道,但有些人卻並不知道。我知道LeBron能分清誰是誰,然而有很多球員不知道……但願他們會知道。對我來說這全靠自覺。而當下的年輕人如果沒人告訴他們的話,他們就不知道。這些應該要教給他們,因為他們理應知道誰是誰。你(在全明星週末)來回走動時會看到許多過去那些年代的傳奇人物。當然,他們很可能也不知道Emmette Bryant。這就是事實,你知道嗎?」

「他們不瞭解歷史,」5屆總冠軍Ron Harper說道。「他們就是不知道。」

「據我從退休球員協會瞭解,年輕球員們真的對過去和歷史一無所知,」名人堂成員Dave Cowens補充道。「昨天,Caron Butler描述了年輕的棒球運動員與年輕的籃球運動員之間的區別。比如說,來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年輕棒球運動員知道Roger Maris和Willie Mays是誰。我不清楚我們現在來自歐洲的年輕球員是否知道一些名將是誰,尤其是那些六七十年代的傳奇人物。你會想這種情況為什麼會出現在一個球員數量比棒球或者美式足球更少的聯盟中呢?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長期以來,退休球員們都司空見慣了,但像Butler這些人還是期望可以修復退休球員與現役球員之間的關係。這位兩屆全明星球員在他職業生涯接近尾聲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這也是他加入NBRPA的動機所在。他相信他可以幫助這兩個團體走到一起。

「聽好了,這是我加入董事會的主要目的,」Butler說道。「我們必須要修復架在現役球員和那些奠基人——給我們賺大錢的同時還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提供平台的那些真正的拓荒者之間的橋樑。我們一定要把愛傳遞下去。我想要真正的改變。終有一天,我希望我能夠回首過去,看看自己親手做出的一系列積極的改變。有很多方式可以讓退休球員和現役球員一起成長,我們必須要好好研究一番。否則,我們(最後)都會被遺忘。」

「作為一名剛剛退休、努力不讓自己被遺忘的球員,我可以傳遞這些信息並去改變劇情的發展——那正是我要做的。我們現在就在做了。在全明星週末期間我們召開了會議。我們董事會和NBA總裁Adams Silver展開了一次長達四五個小時的會面,下一步我們將把(一些想法)提交給NBA球員工會。我們需要所有人眾志成城、一起去推動這份提議。」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現役球員不太瞭解他們的前輩這種現象,有些退休球員並不在意。

「回到我們打球的那個年代,我們很可能對自己的前輩也缺少尊重和敬仰,」名人堂候選人Sidney Moncrief說道。「你不能每個人都知道。球員來了一批又走一批。所以即便我曾5次入選全明星,2次榮膺年度最佳防守球員——這些95%的聯盟現役球員一輩子都拿不到的成就——也並不意味著現在的球員都應該知道我是誰。那是太久之前的事了!……我非常尊重現在的球員。如今隨著科技的發展,如果他們看到或者聽說一個人的名字之後,他們可以很快地掏出手機查詢。我就曾碰到過幾次。他們會拿出手機(搜我的名字)。然後,他們就會說,‘哇哦,這些都是你幹的!’但我覺得讓現役球員碰到我們這些前輩時都能按照我們所期望的統一標準來,都對我們知根知底(在沒查過的情況下)是不公平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那都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

***

即使現役球員沒能將NBA歷史牢牢記住,他們近些年做出的那些讓退休球員們受益的改變還是值得我們稱讚。

2017年,來自NBA球員工會的球員代表們一致表決通過了為退休球員及其家屬購買醫療保險的提案。只要是在NBA效力過三年以上的球員都可以收到一份送給他們自己和家人的保單。這個退休球員們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提議的提案,直到兩年前才由如今的這個球員團隊投票通過。

「很早的時候,我們就開始為退休球員推進醫療保險這項議題了。以前,球員離開賽場後,他們的醫療保險就被取消了,」NBRPA董事長Spencer Haywood解釋說道。「我們有很多球員為了維持生計(在退休後)不得不繼續工作,以便繼續享受醫療保險。後來,我將這些告訴了LeBron James、Stephen Curry、Dwyane Wade、Kevin Durant、Chris Paul以及其他NBA球員工會的執行董事,他們說,‘嗨,我們會幫你們的。我們要給你們爭取醫療保險。’我原以為(那份保險)很簡單。然而,如果給我們提供跟他們一樣的醫保,他們每年需要花掉1500萬。我當時就說了一句,‘哇哦’。」

很多退休球員——包括賈霸、Monroe、Perkins和Haywood在內——都自發地對LeBron James通曉聯盟歷史並願意為前輩們爭取利益的行為表達了讚美之情。Haywood稱讚其為醫保改革背後的最大支持者之一。

對Monroe這樣的球員來說,這有著非凡的意義。過去的很多年裡,他曾動過47次手術——包括7次膝蓋手術、5次背部手術和5次臀部手術。當他在1991年——也就是距他被引進名人堂剛剛過去一年——開始遭受病痛折磨時,他被告知NBA和NBRPA都幫不上忙。在幾十年如一日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賽場之後,當自己最需要他們的時候卻得不到聯盟的幫助。幸運的是,Monroe在球員時期還接了一些電視廣告,這讓他能從美國電視和無線電藝術家聯盟(AFTRA)那裡獲得保障。

想像一下這樣的場景:是AFTRA站了出來,給他提供了比那個靠他出力才成長為萬億級的商業聯盟更好的保障。如今,他為別的退休球員不再需要步他的後塵而感到高興,然而他還是對實現這些竟花費了幾十年時光這件事耿耿於懷。

「這件事很重要,」Monroe說道。「我在退休球員協會很多年了,我們總在嘗試同如今的球員——現役球員——一起合作試圖將保險計畫以及類似的東西放到提案裡,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終有一天也會成為退休球員!為什麼不為自己做點事情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總之花了很長時間。我們這些退休球員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提議了,直到幾年前才得到現役球員們的最終答覆,‘好的,我們準備這麼幹了。’即使等了這麼長時間(令人感到沮喪),我們還是充滿感激之情,因為有很多在場上打拚過的人,他們沒有別的依靠,這至少給了他們能夠照顧自己的一絲希望。我們有很多人因為去不起醫院已經永遠地離開了。現在,那樣的球員將可以得到照顧、得到(醫生的)治療。」

Monroe提到的球員包括58歲去世的Darryl Dawkins和60歲去世的Moses Malone。他二人都於2015年逝世,因此他們不管是從NBA還是NBRPA那裡都沒有得到任何的醫療保險。看起來正是這些悲劇讓每個人都參與了進來,為退休球員能夠得到他們所需的醫療照顧和藥物治療找到解決方案。

「醫療(保險)的話題好像是我還在NBA打球的1996年時就被退休球員們拿出來討論了,」Jerome Williams說道。「當我退休後,我知道健康保障對在賽場上打拚過的球員來說是多麼的重要。由於他們曾經有過傷病和手術史,所以很難(在別的地方)獲得醫療保險。當球員們站了出來,最終將這些變成現實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聯盟賺的)錢已經遠超每個人的預期,然而還有人依舊沒有健康保障。在我們籃球這個大家庭裡,過去真的有不少悲劇發生,因為我們覺得有很多球員本不應該離開我們,但他們卻走了。我們提到的那些人都是英年早逝——他們才50多歲。」

「隨著球員們對那段歷史瞭解的日趨深入,他們更加知道感恩。我認為提供醫療保險就是其中的一種表現。今年,養老金也提高了,所以會有更多的錢發到退休球員們手上——而這一切都需要得到現役球員的同意。因此說很多橋樑已經搭建起來了,關係也在日趨改善。」

正如Williams所說,現役球員也通過了提高退休球員養老金的提案。據Butler透露,退休球員現在每個月平均可以多領300美金。

如今,一位在NBA效力10年以上的62歲退休球員每年可以領到21萬5000美元的養老金。作為對比,據《舊金山紀事報》報導,「一位在1993年以前退休的曾在NFL效力10年的老將每年的(養老金)稅前大約是3萬到4萬塊錢」。

按照NBRPA規定,當球員們在50歲才開始領薪水時,他們的養老金將提高接近50%,這樣以來晚些時候才開始領錢的球員也相應多了起來。現在50歲開始領錢的成員每個服務年度的月度津貼超過800,而之前的標準則是每月559美金。而65歲之前的養老金津貼——付給那些在養老金計畫建立以前就在聯盟裡打球的球員們——每個服務年度的月度津貼也將從300美元提高到400美元。

養老金項目的改革每年需要增加3300萬的經費,而這些經費NBA和現役球員們都同意平攤。如果一名退休球員希望攻讀大學課程,他們每年同樣可以從NBRPA那裡領到3萬3000美元的助學金。

「現役球員們——那些賺了很多錢的人——都認為有必要給前輩拿出一些經費,」Butler說道。「除了改善養老金項目以外,他們還增加了助學計畫。如今,那些沒能完成學業的退休球員們可以重返校園,而已經獲得學位的人也能夠繼續深造。他們給在聯盟打過球的每個人都提供了12萬美元的預算;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將計畫變成現實。」

和一名球員只要在NBA效力滿三年就能獲得終身保障一樣,征戰過三個賽季的球員也有義務參與到養老金項目當中。值得一提的是,對現役球員而言,為了讓他們有一個美滿的退休生活,NBA承擔的401(k) 計畫那部分比他們所貢獻的還要高出140%。

Butler很高興看到這些改變,他相信還有很多必須要做的事情。

「提供醫療保險只是一小步;那本來就是球員們應該得到的,」Butler說道。「後面,我們希望做(比那些基本的需求)更多的工作。以後,我們希望每個人——從NBA到球員工會——能夠更加尊重過去、尊敬那些奠定聯盟基石的人。我們要讓現役球員和退休球員接受平等的待遇……很多積極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在進步,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那正是我們現在努力的方向。我們要做的不只是浮於表面的工作。」

***

如今,NBA的發展如日中天,收入也比過去更加可觀。上賽季,NBA總收入達74億美元,比2016-17賽季提高了25個百分點。根據富比士排行榜,NBA的30支球隊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市值全部過10億元。

聯盟日益發展壯大的結果是,現在的球員薪資都高的嚇人。本賽季,NBA球員的平均年薪是739萬2592美元。另外,今年還有47名年薪超過2000萬的現役球員(其中11名球員年薪達到3000萬)。

如此富裕的群體應該優先關照一下那些在聯盟發展當中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退休球員們——尤其是考慮到很多前輩名將在他們打球的年代都沒有機會享受這樣的待遇。根據《美國籃球:從遊樂場到喬丹的遊戲》中提到,在1970年,NBA平均薪資只有少得可憐的35000美元。

70年代8次入選全明星陣容並且在1972-73賽季榮膺MVP的Cowens為了賺更多的錢不得不在休賽期做很多兼職。比如,他和家人一起開了一家聖誕樹加工廠、給別人安裝柵欄甚至還開辦了一個年度籃球訓練營。很多現役球員可能會對一位MVP還要靠打零工維持生計這件事表示驚訝。那正是NBRPA希望在退休球員和現役球員之間建立對話的原因,他們想讓各項提案落地以便退休球員們可以從聯盟的飛速發展中受益。

「當你看到數不清的錢流入聯盟,看到NBA如今的樣子時,你要記住,這些都是站在像Kareem Abdul-Jabbar、Julius Erving、Oscar Robertson、Jerry West、Larry Bird以及Michael Jordan等等所有這些不斷推動這項運動發展的一代又一代傳奇的肩膀之上,」Williams說道。

HoopsHype採訪的每一位退休球員都對現役球員們能拿多少薪水這個話題感到很興奮。他們有理由為現在的球星們按照市場規律領取他們的薪水感到高興,但他們也確實希望現役球員能夠對促使聯盟發展到今天的他們表示尊敬。

「我們出生的太早了,」Jabbar笑著說道。「但我覺得那很棒。上帝保佑他們能有今天這樣的日子。在我打球的那個年代這是不敢想像的。那時候我們的報酬只是來自門票收入和電視轉播合約。如今,他們的(收入來源)遍佈世界各地。他們有大把的鈔票。上帝保佑他們,他們中頭獎了!感謝在紐約的NBA管理層,他們非常地有遠見;David Stern和總裁Adams Silver做了一項極其偉大的工作。」

「他們很幸運,也應該感到高興;他們同樣應該感謝NBA球員工會,還有那些在他們之前的球員們,」名人堂成員Alex English說道。「不僅是因為我們讓很多提案落地後他們才能賺到那麼多錢,同時他們是站在像Kareem Abdul-Jabbar、Bill Russell、Dominique Wilkins、Wes Unselds、Elvin Hayes等等許多那些幫助建立了這個聯盟的先輩們的肩膀上。儘管(我提到的這些球員)沒能拿到如今他們這些人所賺到的錢,他們對現役球員們的收穫仍舊感到高興。」

退休球員們有很多經驗可以傳授給現役球員們。進一步說,NBRPA希望在退休球員和現役球員之間創造更多的交流機會,因為這對雙方來說都有好處。Butler也曾建議在賽季進行中的某個時期讓退休球員和現役球員來一次見面會,或者舉辦一次類似菜鳥培訓班的活動。

「你不希望看到老球員們不停地在告訴年輕人該幹什麼,因為那根本行不通,」Butler解釋說道。「但他們可以幫上忙,因為他們都曾遇到過同樣的事情,都曾面對過類似的處境。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夠說他們在NBA裡打過球。可以通過它建立起聯繫的更是鳳毛麟角。那真的是一個極其特別的聯誼活動。那種關係需要得到重視和優先支持。退休球員與現役球員之間的聯繫是這項運動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這也能幫助退休球員繼續同這項運動和他們深愛的這個聯盟保持聯繫,在Butler看來這很重要。NBRPA正在同NBA和NBA球員工會一起試圖給退休球員們提供更多的得以進入他們當年效力過也曾是他們主隊的機會。

「一旦在你的名字前面多了一個‘前NBA球員’稱號時,你就失去了同NBA聯盟聯繫的渠道,除非你是那種不提及你的名字他們就無法談論聯盟歷史的傳奇名將,」Butler說道。「當你曾為這個聯盟傾其所有時,你希望保持那份聯繫!對大部分退休球員來說,他們不希望失去參與比賽、進入聯盟的機會。他們依舊希望保持聯繫。比如像NBA聯盟附加通行證、一些比賽場次的附加門票等等這些簡單的東西(可能還需要很久)。」

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都沒能取得進展之後,NBA現役球員們最終還是幫助他們的先驅獲得了醫療保險。為了提高養老金,他們也自願拿出自己的薪資。也許他們對NBA歷史的認識沒能達到退休球員們的預期,但現役球員們確實願意做他們力所能及的事情。

以後,期待像Butler和Hill這樣的個體能夠進一步加強這兩代人之間的聯繫。屆時,幾年之後,像詹姆斯、Wade和CP3這些現役球員也將退休,他們將代表圓桌上的另一方繼續為他們的前輩們爭取權益。


原文來源:hoopshype – 

譯文來源: 退役球星們的憧憬:願和現役球員之間的天塹早日變通途 – 9527Shaq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93001175337103

推薦閱讀

怎麼沒去Bosh球衣退休?James:我差點輪休跑去,但我怕NBA又搞我 (影)

Manu球衣將退休波波感動大談:TD曾懷疑他,傷後回來石佛都嚇呆了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