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火箭追逐總冠軍的完美拼圖!Tucker:我作用比大多數球迷的人所見得多

PJ-Tucker:火箭追逐總冠軍的完美拼圖

PJ Tucker並不缺乏尊重。他是那種讓教練和經理在賽後追著表達敬意的球員。他是那種能激發喜歡使用換防能力和真實正負值來評價球員的人們的對他的高超防守技藝及防守多功能性發出源源不斷的讚美的球員。James Harden曾公開說,在跟Tucker成為隊友(還有時尚隊友)之前,他痛恨Tucker。Chris Paul則認為他可以入選一防。

然而,沒有小孩子願意長大後成為PJ Tucker。他們希望球一刻不停地在自己手中,球館中的每一雙眼睛都盯在自己身上。他們想像著自己在比賽的關鍵時刻,面對兩個人的防守,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射出投籃,並怒視著球穿過籃網。你或許還記得,在一月初對上金州勇士的比賽中,Harden正是這樣做的。但是你不會記得Tucker在離籃框30多英呎的地方追逐著Kevin Durant,並在下一個回合封住一個超遠3分,保證了火箭的勝利。

「讓我們全力以赴吧,」他說,「沒有人會幻想在最後一個回合中封殺對手。」

Tucker從小夢想著成為Larry Johnson,夏洛特黃蜂飛天遁地的得分手。「那是我生活的中心,」這個北卡羅來納州的羅利土著說。「我穿他穿的衣服,穿他的鞋子。你看我小時候的照片,我真的認為我是Larry Johnson。那很有意思。就像,就像我做到了他做的事。」因為Johnson的緣故,在德州大學,Tucker身披2號戰袍。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早期匡威的廣告中,Johnson身著華麗的藍色連衣裙,被叫做「奶奶」,這讓他很不爽。

另一個Tucker最喜歡的球員是Charles Barkley,他曾經這樣回應批評,「我既不會防守,也不會得分,還搶不到籃板。」即使到了大學的時候,Tucker還不是很注重防守。在大一,他的場均得分和籃板都超過了他的隊友LaMarcus Aldridge。雖然他們都是背框型球員,但6尺11的Alridge在2006年成為榜眼。而6尺5的Tucker被認為身高不足,到了第35順位才被暴龍選中,並在發展聯盟度過了大半的新秀賽季後被裁掉了。接下來的五年,他流浪海外,先後效力於以色列、德國、波多黎各、義大利、烏克蘭和希臘的聯賽,之後回到NBA。

二輪秀在找到適合自己的打法後逆襲的情況並不罕見。不過,這樣的球員很少能以出色的角色球員的身份成為一支球隊的奪冠拼圖。本賽季只有五名球員的出場時間超過了Tucker。這些天,各支球隊都打出了各種各樣的精彩數據,但是沒有一支球隊中有球員能表現出Tucker作為5號位對上勇士時終結比賽的能力。也沒人做到Tucker在去年五月,在接受牙齒的根管手術僅僅幾個小時後就投入到對戰勇士的西冠Game 7中的事蹟。

「實話對你說,我認為沒有人可以替代Tucker,」火箭的教練Mike D’Antoni說,「我知道有那樣一些人,也許是超級明星吧,或許。但是我還是這麼認為,因為他是我們的完美拼圖。」

Jared Dudley從來都不喜歡在Tucker周圍運球。他們曾一起在鳳凰城效力過,在球隊的對抗性訓練中,Tucker像在正式比賽中一樣大聲、充滿威脅性、喜歡身體接觸。「我總是傳球,無球移動,」Dudley說。Dudley記得球員們總是臉上帶著沮喪地希望Tucker遠離他們,希望Tucker因犯規而下場。Tucker總是利用自己的快速移動能力跟住得分手,利用自己的力量阻止對手創造空間。

「你別想過掉他,」Dudley說。

對手們總是對我說冷靜一點,Tucker說。「別這樣,夥計,」他們會說,或者「該死的,放鬆。」他不接受,不贊同,也沒有任何興趣這樣做。

「如果你不想打球,直接退出比賽就好了,」Tucker說。「我只是自言自語,因為我一直都是這樣。我的防守強度,我的能量——我要跟對手發生身體接觸。我要踢對手的屁股。你會感覺到我一直在那裡。你會想要退出比賽,因為那就是注定要發生的事。」

Tucker在場上的侵略性與他的經歷分不開。當他在NBA獲得第二次機會時,他必須好好利用。Dan Majerle,那時太陽的一名助理教練,注意到了他的身體條件以及他學習比賽錄影的方式。Majerle告訴Tucker,他會成為歷史上最出色的防守者。Tucker把證明他說的是對的當成了自己的使命。

在海外,Tucker已經習慣了作為主要組織進攻的球員,並防守對方最好的球員。「我做一切,」他說。「我把整支球隊擔在肩上。」他注意到有些球員不願意防守他,抓住任何機會換防。其他的則過於激進,也就不可避免地領到愚蠢的犯規。這些讓他學會防守明星球員,當他回到聯盟時也就能更好地理解明星球員需要角色球員提供什麼幫助。

「我知道那是怎樣的,」Tucker說。「很明顯,我沒有James Harden那樣出色的天賦。但是我知道怎樣去領導一支球隊。」

Tucker知道怎樣堅持下去,這讓他與眾不同。他的逆襲會鼓舞那些離開聯盟的人,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成功是可複製的。「動動耍嘴皮子很容易,」D’Antoni說,「實際上大多數人都做不到。始終如一,每天都帶著能量和持久性,努力打球,也是一種天賦。」Tucker的身體和意志使他成為與眾不同的一類球員——他們可以減緩自己最出色的天賦的損耗速度——他一年需要不知疲倦地打滿82場例行賽,還有季後賽和熱身賽。雖然每個職業球員都欣賞頑強防守,但這也不是一件容易讓人愛上的事。

「你會愛上這結果,」Tucker說,「你愛上了磨礪自己,愛上贏球,那是最棒的感覺。它能幫你克服了一切。它讓你更加拚命地防守。它讓你更具有統治力。它讓你更有侵略性。當你如此想得到一樣東西的時候,你會為它拼盡全力。」

在與Durant這樣強大的對手對決之前,Tucker會做好準備工作。「我會在我的iPad上觀看他的上一場比賽,看他會怎樣做,」他說。不管他防守得多麼出色,Durant還是會得很多分。但是這不會讓他沮喪,也不會讓他停止準備工作。他會注意勇士隊最近為Durant安排的戰術,並想像如果自己在場上的話應該怎樣做。

在面對未來的名人堂球員時,無論什麼時候迫使他們做出他們不想做的事,都是一次小小的勝利。所有得分手都有自己的節奏,Tucker要做的就是儘量讓他們遠離熟悉的節奏。Tucker不想讓Durant輕輕鬆鬆地就接到球。他可以接受高難度的2分跳投,但是仍然會努力去阻止。他盡其所能阻止3分投射和上籃。

「我知道他的弱點,」Tucker說,「我知道他在什麼時候會在帶球突破時猶豫,我知道他喜歡做什麼。儘管知道這些,他仍然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得分手,所以他仍然會投中很多球。我的工作就是儘可能增大他得分的難度,並且讓他在我想讓他投籃的地方出手。」

對Tucker來說,一個出色的防守者要做到不斷跟隊友交流,知道隊友的位置,有預見性,「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去協防,什麼時候不應該去協防,什麼時候要發揮演技,什麼時候要表現出無辜,知道對手在跑什麼戰術,知道對手想要達到什麼效果。」在現在的NBA,如果你能防守多個位置,那將很有幫助。而Tucker可以防守所有5個位置。

「我們知道我們要用Tucker去封鎖對手最出色的球員,」D’Antoni說,「不管對方打的是什麼位置,他都會去防守。我們也可以讓他去換防。他為我們的防守提供了太多的選擇。我無法計算他的價值。」

Tucker享受這種防守最致命的得分手的機會,因為其他任何一種心態都會導致自我挫敗。「那就像是我生命中的樂趣,」他說,如果你沒準備好 ,即使默默無聞的NBA球員也會把你打爆。每次踏上球場的時候,他都要保證自己做好了準備。

「我總是說,你必須付出比你對位的進攻球員多兩倍的努力,」Tucker說,「特別是在這個聯盟中,有這麼多的得分手,這是世界上最讓人疲倦的事情。追逐Stephen Curry,或者在任何時候都要與Kevin Durant保持一步的距離,試著去打敗他們,努力保持健康,在防守一個人時,你需要做太多的事,付出太多的努力。沒有人願意這樣做。這不是什麼讓人願意做的事。」

D’Antoni經常對Tucker的防守做出你看到大風車扣籃時的反應。「你每場比賽的防守都可以做成嗨賴,」D’Antoni說。本賽季初,D’Antoni教練和Athletic的Sam Amick瀏覽了運動畫刊的Top100名單。D’Antoni強烈反對將Tucker排在第84位,並認為他的排名應該接近排在13位的Draymond Green。

當我提起這個的時候,D’Antoni站得筆直,解釋著Tucker的多位置防守能力及投射能力——他在底角三分的投射數和命中數都輕鬆地領先全聯盟——讓他成為火箭的理想人選。如果D’Antoni組建一支球隊,一個「可以作為建隊基石的強大的進攻型球員」會更受青睞,但是火箭不需要。

「我知道聯盟中有很多超級明星,但是,實話實說,一旦我們有了兩個超級明星,我就想不到誰可以值得讓我用Tucker去交易了,」D’Antoni說,「你會用他去換誰呢?而且為什麼要去換呢?他帶給我們的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可靠的角色球員——現役的Danny Green和Marcus Smart,過去冠軍球隊的James Posey和Ron Harper——通常會被叫做「膠水人」。D’Antoni和休士頓後衛Austin Rivers也這樣向我描述Tucker,但是這個稱呼似乎還不夠。像十年前的Shane Battier一樣,他是火箭的非數據全明星。(D’Antoni喜歡這個對比,當他更希望Tucker通過拿到幾個冠軍來證實這一點,就像Battier後來在熱火做的那樣。)

在週日的比賽中,當James Harden投出一撤步三分時,Tucker在禁區裡與兩名灰狼球員角力。他在兩秒鐘內連續起跳3次,最後把球點給了隊員Danuel House。之後,Clint Capela上籃得手,House得到了一個籃板加一個助攻。Tucker的作用並沒有被記錄到數據統計中。

「我在場上的作用比大多數球迷和看球但不懂球的人肉眼所見的深刻得多,」Tucker說,「他們會說,哦,你在42分鐘內只得到了6分。是的,但是你沒有看到我搶下了8次 50-50balls(攻守雙方等機率得到球權)和那些撥到3分線之外的進攻籃板。」

如果公眾像看待進攻那樣看待防守,或許Tucker會更富有,更出名。不過,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對籃球的理解及對自己的定位都發生了改變。在電視分析人士紛紛關注數據分析和效率的時代,Tucker把自己定位成一個進攻扼殺者,使他成為一把瑞士軍刀而不是一顆牆頭草。當他作為烏克蘭超級聯賽頭號得分手的時候,他可能無法想像自己在一支NBA球隊中場均出場的35分鐘內,淨幹一些髒活累活。兩年前,當他與休士頓簽約時,他相信自己能給球隊帶來提升。

兩個月之前,Tucker說火箭正在建立良好的化學反應,這為他們彌補去年西冠中的遺憾提供了燃料。「我們還沒有打出最好狀態,」他說。所以他肯定會很高興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隨著季後賽臨近,火箭贏下了13場比賽中的12場,爬到了西區第三。Tucker對於做那些場上沒人關心的事情的承諾從來沒有一絲動搖,他的教練甚至不願意考慮失去他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我不知道沒有他,火箭能走到哪一步,」D’Antoni說,「也許我早早就回家釣魚去了。」


原文來源:CBS SPORTS – 

譯文來源:PJ-塔克:火箭追逐總冠軍的完美拼圖虎撲用戶866947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272304942787377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