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波波統治級別的教練生涯!怎樣才能戰勝NBA最好的教練?

怎樣才能在48分鐘內戰勝Gregg Popovich和馬刺?

波士頓塞爾提克的總教練Brad Stevens,在TD花園球館的賽前記者會上被十多名記者簇擁著,當他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忍不住發出了一絲輕微的不滿聲。

「我不知道,」Stevens回答到,「問別人吧。自從我來到這裡,我們對上這些傢伙還沒有成功過。」

這些年來,Stevens已經成為了NBA最睿智的教練之一。他知道如何讓球員處於正確的位置而更有效率——他在進攻端的理念非常棒,甚至讓Popovich印象深刻。

但是當談到去擊敗馬刺的教練時,這仍然是Stevens,以及其他許多人,還沒有掌握的。自從Stevens上任以來,塞爾提克對上馬刺的戰績是1勝11負。

即使是那些在教練生涯中取得過成功的人(雖然不是很多),也仍然在考慮這到底需要什麼。

因此Stevens教練和其他球隊總教練面臨的問題仍然是:

怎樣才能在48分鐘內戰勝Gregg Popovich和馬刺?

「你沒有辦法,」布魯克林籃網的教練Kenny Atkinson打趣到,「你只能祈禱。」

「沒有多少人能做到,」休士頓火箭的總教練Mike D’Antoni說到,「除非擁有一支比他更好的球隊。」

「無論如何我一個辦法都沒有,」費城76人的助理教練Monty Williams,也是Popovich的弟子,補充到,「他好幾次讓我在場上感到尷尬。你永遠都無法擊敗你的導師。

「即使你贏了,也感覺像是你的勝利和(Popovich)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自從1996年12月10日,Popovich接任馬刺總教練以來,NBA已經有160位其他教練至少執教過一場比賽,而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怎樣才能打敗他。

有的人說對抗Popovich就像是試圖在智慧上去超越一位國際象棋大師。你會發現當你的對手是馬刺時,教練們會告訴你,你需要多麼的小心謹慎。教練們都知道大多數晚上Popovich會安排好馬刺的比賽,如果球隊沒有做好這樣的準備,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輸掉比賽。

明白這一點之後,邁阿密熱火的總教練Erik Spoelstra,唯一一位在NBA總冠軍賽中擊敗過馬刺的教練,今年3月被問及在賽季末對季後賽最後的衝刺階段很多球隊選擇通過輪休來保護球員時,他笑了。對Spoelstra來說,熱火在對上Popovich領導的球隊時讓球員休息的想法是犯忌的界限。

「如果我們在這場比賽中輪休,」Spoelstra說,「我們就會讓對手大獲全勝。」

自1996年以來,熱火在客場對上馬刺的戰績是4勝17負。

當馬刺計劃在Popovich的帶領下連續22年打入季後賽時,我們詢問了聯盟中的教練們如何才能在業務水平上戰勝這位最出色的教練。面對這個人,他們說,甚至於在球飛到空中之前,一絲不苟的準備至關重要。

——

「這就像是一場國際象棋比賽,」當John Lucas[譯註]被問及,需要怎樣的必要條件才能在一整場48分鐘的比賽中擊敗Popovich執教的球隊時說,「他真的很擅長下國際象棋。」

Lucas,現在是火箭的一名助理教練,他作為對方總教練或者助理教練對上馬刺的部分經歷長達27年,其中作為總教練對上Popovich的戰績為1勝4負。

[譯註] John Lucas,指John Lucas II,1976年被休士頓火箭選中的NBA狀元, 1990宣佈退休。1992-1994賽季,執教聖安東尼奧馬刺,而後Popovich入主馬刺; 2002-2003賽季,執教克里夫蘭騎士,而後騎士選中詹姆斯。2016年起成為休士頓火箭隊助教。

「你最好做好準備,」Lucas說到,「他真的是洞察秋毫。」

一支球隊可能會對馬刺進行數週的考察,試圖去預測他們的打法以及他們擅長執行的戰術。但在這點上,缺乏經驗的教練們會陷入一個陷阱,因為他們可能還沒有準備好去面對Popovich會派誰上場或者給球隊安排什麼戰術。這是讓他讓人如此難以捉摸的原因之一。

「他會讓一些一個月都沒有打比賽的人上場。」快艇總教練Rivers說到。

如果Popovich讓一個年輕球員在比賽焦灼的時候上場,那麼這就是他的方式,讓球員獲得額外比賽經驗,並希望能在季後賽得到適時的回報。在過去兩週對上休士頓火箭和亞特蘭大老鷹的比賽中,他的確這麼做了,他讓新秀Lonnie Walker上場打了幾分鐘。

如果Popovich選擇了一名老將,那麼他可能注意到了一個迸發的火花,就像他在2月24日輸給紐約尼克的比賽中,讓Quincy Pondexter上場一樣。在對上尼克的比賽之前,Pondexter在背靠背的比賽中不會被啟用,他在過去九場比賽的平均上場時間為5分鐘。但是他仍然做好了準備,幾乎幫助馬刺反敗為勝。

當執教對上Popovich的時候,前曼菲斯灰熊教練J.B. Bickerstaff指出,Popovich通常打的是另一個層面的比賽,其中一個方面就是他會嘗試引誘對方教練上套。Bickerstaff還觀察了Popovich怎樣處理關於裁判的問題,以及他激勵球隊的方式——所有這些都是臨場調整的一部分。

「你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Bickerstaff說到,「無論在進攻端還是防守端,他都是操控大師;一切其他情緒都是比賽的一部分。他知道如何在比賽中玩轉所有這些把戲。」

夏洛特黃蜂的總教練,前馬刺助理教練James Borrego,補充到,「你最好在整個比賽期間做好調整的準備,因為他們在整場比賽中的調整經驗無人可比。他們這麼做已經很多年了;他們在飛機上都可以調整。」

在2017年季後賽對上休士頓火箭的系列賽中,Borrego是Popovich教練團的一員。Popovich知道火箭的護框不是最好的,他減少了馬刺的傳球——這是他們的進攻體系中一個至關重要的部分。他們四處用射手分散了火箭的防守,允許Patrick Mills、Dejounte Murray和Jonathon Simmons在中場使用擋拆戰術。

如果對方防守失敗,他們三人可以把球傳出去給射手們。如果沒有,馬刺還可以在禁區得分。馬刺在分區準決賽中內線平均得分最高(51分),其中包括第6場比賽的62分。

「每個人都知道波波是最厲害的,」金州勇士的教練Steve Kerr說到,「他在季後賽中的競技狀態總是非常出色。他會挑戰你,並且讓你打出最好的水平。他就是那種型別的教練。這就是他們(在聖安東尼奧)執行的程式。」

跳球前大約90分鐘,Brett Brown很擔心76人在對上Popovich執教的馬刺時會有怎樣的遭遇。

與往年不同的是,Brown並不擔心76人的陣容不夠好,不足以與馬刺競爭,但以他在Popovich手下長期擔任助理教練的經驗,他幾乎可以根據馬刺上一場比賽的結果——主場失利,來預測本場比賽。

「在他們剛經歷了一場令人失望的失利後,主場對上他們我非常緊張。」Brown說到,「我們曾經一起在馬刺公事的階段——是不允許連續輸掉兩場比賽的——我認為那時候我們做到了。」

Brown是對的。12月15日馬刺與處在重建中的芝加哥公牛的比賽中,丟失了19分的領先優勢。而後,12月17日,馬刺一掃上一場比賽的懊惱,以123-96戰勝了76人。

這是Brown第9次在執教對上前東家的比賽中失利,儘管76人本賽季不久之後終於成功復仇,在1月23日擊敗了馬刺。Brown現在對上馬刺的戰績是3勝9負。

本賽季在聖安東尼奧的第一場比賽開打之前,在馬刺主場AT&T中心昏暗的走廊裡,丹佛金塊的總教練Michael Malone承認Popovich的聰明機智,但是他說他不會在意教練團之間的正面交鋒。

「當跳球開始後,」Malone說到,「我才不管對面是不是我的前輩。現在就只是一場籃球比賽。」

在Malone發表上述評論之後,馬刺給金塊送出了在聖安東尼奧的12連敗,而後在3月4日金塊又以103-104輸給了馬刺,馬刺的連勝場數達到了13場。到目前為止,自2012年以來金塊客場對上馬刺的比賽還沒有贏過。

「球員會變,」Malone說,「但在這支球隊裡,Gregg Popovich和他所做的工作是唯一不變的。哪怕球隊有很多新面孔和新球員也沒什麼好令人驚訝的,這總是需要一段時間,但現在你再看,看看他們最近做了什麼,這是球員們的功勞,也是波波作為總教練的功勞。」

和Malone一樣,印第安納溜馬的教練Nate McMillan採取了類似的辦法。對他來說,這不是波波 vs McMillan,而是馬刺vs.溜馬。

「我來的時候也帶著差不多的比賽計劃,」McMillan說到, 「我更多的是擔心我們自己,而不是他們在做什麼。我認為,如果我們管好自己的工作,我們就會給自己一個獲勝的機會。」

當試圖去闡釋和更好地理解馬刺的體系時,這不僅是關於進攻或者防守[譯註②],教練們指出Popovich的戰術哲學,其中一個意圖是要讓每一次的控球都成為潛在的制勝球。對手們必須去防守馬刺不斷的切入、整體的移動,以及最重要的,傳球,這都是Popovich要求的。如果停球了,Popovich就會叫一個暫停來告訴球員們犯了錯誤,沒有打出團隊籃球。

[譯註②]原文為the X’s and O’s,為井字遊戲另一個名稱,是一種在3*3格子上進行的連珠遊戲,分別代表X(一般為先手)和O的兩個遊戲者輪流在格子裡留下標記;有時也被稱為「進攻和防守」;

「當我爸爸還活著的時候,他總是說,‘該死的馬刺怎麼傳球傳得那麼好?你們為什麼不能那樣做?‘」Atkinson說,「我爸爸不是一名教練。他只是一個旁觀者,一個熱愛比賽的人。」

「他總是這樣對我說,然後再看一遍他們的比賽,我就是喜歡他們轉移球的方式,喜歡他們打球的方式。」

在這個體系中有許多玩具組,在對的時間重新應用之前,Popovich會把它們隱藏起來。一旦教練們認為馬刺不再跑一套特定的戰術時,Popovich又會回到這套戰術,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他的體系,裡面包含很多東西。」前明尼蘇達灰狼的總教練Tom Thibodeau說到,「他不會每天晚上全部都拿出來,但突然間,你會看到他用一系列的戰術暫時壓制了你。然後,他們就開始跑這些戰術。」

如果一個教練企圖搞清楚Popovich叫了什麼戰術,那可能是徒勞的。NBA裡大家都知道,Popovich叫戰術的一些手勢並不是100%可信的。

「所有這些都是假動作,」Rivers打趣到,「它們都是胡扯的。我想他們已經知道他們叫了什麼戰術。他們只是在浪費一些可憐的分析員的時間。」

「他的手勢都是假動作,」 Bickerstaff補充道,「所以,當你在對面看到他在叫什麼戰術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這很艱難。你不會想被對方纏住而上鉤的。」

另一位長期追隨Popovich的弟子,密爾瓦基公鹿的教練Mike Budenholzer,在1996-2013年在馬刺擔任助理教練,他補充到,「毫無疑問這種奇怪的行為是有道理的。」

當他執教鵜鶘的時候,Williams回憶起有一次他以為他知曉了Popovich叫的一個戰術,但他還是上當了。

「這裡面有很多東西都是他在陷害你,」 Williams說到,「他時不時地會騙到你,然後他會微笑的看著你。」

當時Malone還是Mike Brown手下的助理教練,他回憶起在2007年馬刺和騎士的總冠軍賽期間,他企圖偷取對方的暗號。

「你可以試著去(偷)戰術,」Malone說到,「但是未必就是這個戰術,關鍵是看他們怎麼執行。他們在場上做任何事都很流暢。他們做任何事都有目的,有紀律。」

——

Borrego 2003年在馬刺擔任影片協調員,2012年他和另一位前馬刺助理教練Jacque Vaughn一起加入了奧蘭多魔術。2015年4月1日,Vaughn被解僱後,Borrego作為臨時總教練第一次有機會執教比賽對上Popovich。但魔術以91-103輸掉了比賽。

但是這場比賽給了Borrego一個教訓,那就是怎樣才能擊敗馬刺。在本賽季Borrego戰勝馬刺的兩場比賽中,每一節比賽的最後兩分鐘都至關重要。

「這一直是(對上Popovich)主要強調的一個重點,」Borrego說,「每一節比賽都要贏分,尤其最後兩分鐘要贏。如果你把這些(最後幾分鐘)放在一起,這將是這場比賽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部分。」

在1月14日黃蜂戰勝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比賽中,他們在第三節的最後3分30秒打出一波小高潮結束,領先4分進入比賽最後的12分鐘。這一波小高潮幫助黃蜂在進入第四節時保持住了勢頭,最終以108-93擊敗了馬刺。

上個月夏洛特再次發生了類似的情形。不僅是因為黃蜂充分利用了馬刺客場比賽的優勢,由於馬刺的防守沒有達到Popovich的標準——身體對抗,侵略性,紀律性,防守不要犯規——他們也在延長賽的最後兩分鐘做到了。但黃蜂在這段時間打出了12-7避免被馬刺逆轉,最終以125-116戰勝馬刺。

「你必須每一節都要贏分 (對上馬刺),」Borrego說,「你必須每一節都贏,並且你還不能讓最後幾分鐘改變比賽。」

「不僅如此,」另一位前Popovich的助理教練及現任勇士助理教練的Mike Brown補充道,「他們會一支打到每一次投籃時間結束和每一節比賽結束的最後。」

「所以,我過去試圖讓球員們理解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每節比賽的最後兩分鐘放鬆下來,因為他是一個天才,他能讓他的球隊在最後兩分鐘以正確的方式打球,以擴大他們的領先優勢。」

最近,有些人抱怨NBA的賽程太長,減少比賽場次有助於減少球員貫穿整個賽季的損耗。

對其他人來說,82場比賽的賽程是一個考驗,考驗那些優秀的球隊如何以最好的狀態為季後賽做好準備。

這也適用於教練團,尤其是那些要在7場系列賽中對抗Popovich的教練。正是在這裡,Popovich和他的教練團將馬刺在整個賽季所學到的一切進行了整合和簡化。

什麼樣的輪換陣容效率最高?在關鍵時刻哪套陣容最有效?哪個球員與對手對位做得最好?當對上特定的陣容時,馬刺哪一套打法執行的最好?

「我認為季後賽他會處在最好的狀態,」盧卡斯說,「他在比賽中會做出快速而微妙的調整。然後是比賽之間的準備。他真的很棒。」

在例行賽期間,Popovich聲稱他不關注對手。他把錄影分析工作交給了助理教練,而他只關注自己和馬刺。

在最近的波士頓之行中,他被問及對2018-19賽季塞爾提克陣容的看法。Popovich咧嘴一笑,在觀注對手方面堅持自己的立場。

「這不是我要關注的問題,」Popovich說到,「我關注的問題是我的球隊。」

在季後賽中,Popovich更加投入,更加有準備,因為他試圖在面對馬刺的對手時以謀略致勝。

「每一次控球都很重要。我認為這是我學到的其中一件事(和Popovich一起執教時)——每一次控球的價值,」Borrego說,「我認為他們比大多數對手更看重每一次控球的價值。如果你有一支球隊能夠做到這點,那麼你會擁有一支非常成功的球隊。」

多年來,在季後賽中馬刺蔘與過一些最為激烈的系列賽,包括2013年總冠軍賽對上邁阿密熱火的第6場和第7場。

當被問及對總冠軍賽的回憶時,尼克的總教練David Fizdale,那時還是熱火助理教練,他說到:「那是一段很長時間的連續熬夜,壓力很大,有很多針鋒相對。這直接導致了(Game 7)。所以,這就像,我討厭用這個比喻,但這就是像在執教對上Bobby Fischer[譯註③]

[譯註③]原文為Bobby Fischer,美國國際象棋棋手,國際象棋世界冠軍。2008年於冰島病逝。

「每走一步棋,就像‘好的,我得到了一些東西。’每次我們做了一些事情去打擊他們,他們就會回到正確的路上來反擊我們。我們總是說,如果有Game 8,我們不知道誰會贏。」

馬刺會在2014年的總冠軍賽中捲土重來,贏得總冠軍,但在實現救贖之前,馬刺必須贏得跟達拉斯獨行俠的經典首輪系列賽。

「這是那時候西南賽區一輪值得尊敬的系列賽,」獨行俠教練Rick Carlisle回憶到,「展現瞭如此激烈的競爭程度。」

當教練們在季後賽進入一輪對上Popovich的系列賽時,那些有經驗的教練們會對過度分析提出警告——避免那種過度執教的衝動,或者嘗試比Popovich更聰明。

「你會容易想太多,這就是你必須小心的地方,」Mike Brown說到,「他可能會去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不能想太多,因為如果你想的太多,你的球隊就會陷入困境。」

底特律活塞的教練Dwane Casey承認獨行俠在2010年首輪對上馬刺的比賽中過度執教了。當時Casey在Carlisle手下做助理教練,他透露獨行俠專門為對抗Manu Ginobili建立了戰術,甚至為大前鋒Matt Bonner在場時制定了一套指導方針。

「我們設定了這麼多的戰術,可能把我們的球員都搞糊塗了。」Casey說,「這很艱難,但這也是一個挑戰。對上他們你會過度執教,因為他們會讓你置身於太多太多的特殊情況中。」

獨行俠最終在2014年的季後賽中吸取了教訓。他們是季後賽中唯一一支在系列賽中讓馬刺竭盡全力打到第七場的球隊。

和Popovich一樣,Carlisle和他的教練團在進入這輪系列賽之前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來簡化比賽。獨行俠並沒有大量的戰術,但他們依靠對分區對手的熟悉,幾乎完成了一場翻盤。

「我們太瞭解他們了,」獨行俠後衛Harris說,「我們知道要在哪裡對他們發起進攻。」

Harris闡釋了Carlisle的一些比賽計劃:進攻方面,獨行俠需要去轉移球,讓馬刺開始努力防守。他們想要避免讓馬刺進入熟悉的防守套路,發揮與Brandan Wright的擋拆作用,並且如果馬刺在擋拆中讓大個子球員換防,他們會讓Dirk Nowitzki和Vince Carter投射3分來予以還擊。

「他們必須做出選擇,」Harris說到,「你是要阻止擋拆,還是守住禁區?我們在閱讀場上這些形勢方面做得非常棒。如果可以高吊球,那我們就轟炸籃框。如果他們在擋拆中換防,我們就投3分。」

當比賽進入關鍵時刻,獨行俠換上了他們的主力球員,在系列賽中場均拿下20.4分的Monta Ellis,和Nowitzki。

在防守方面,獨行俠需要阻止馬刺執行他們最有效的戰術。獨行俠知道馬刺喜歡在場上兩側跑兩個戰術;一個是Tony Parker的溜底線進攻和而另一側的戰術是關於Ginobili的。

「我們知道這些戰術會在某個時刻上演,並且他們不會輕易放棄這些戰術。」 Harris說到。

限制犯錯的機會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千萬別失誤,」Harris說,「比賽節奏要快。不要讓他們壓制你的系列賽。然後,對上他們要防守整個24秒,他們可能直到進攻時間還剩半秒的時候才會出手投籃。所以,你必須防守整個24秒,然後再去搶籃板。」

Carlisle說比賽計劃並不複雜。

「他們是一支歷史上從沒有被自己擊垮的球隊。」Carlisle說到,「你必須要做好一些小事;你必須要管好球,必須要搶籃板…要想打敗他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快艇在2015年的搶七中有能力擊敗馬刺。那場比賽有31次領先優勢的變化,其中11次出現在最後12分鐘,16次平局,其中5次出現在第四節的最後5分鐘,攻防兩端都表現出非凡的執行力。這場比賽主要象徵著對上馬刺的第七場比賽是多麼的艱難。

「當你想到這一點,」Rivers說,「你就會知道要打敗他們,重點在於打敗蒂姆(鄧肯)和波波以及他們整個團隊。」

沒有任何一個現任教練比D’Antoni受到過更多的來自Popovich的折磨。與D’Antoni執教的鳳凰城太陽以及現在的休士頓火箭之間的經典對決是馬刺球迷永遠不會忘記的。

但對於D’Antoni來講……

「這就像是一場噩夢,」他說到,「他就是非常擅長他所做的任何事情,並且你知道他們從沒有被自己擊垮過,他們會以他們的方式來打球。你只是希望你能做到同樣的事情,你能打敗他們。」

一個勝場數僅次於Donald Nelson和Lenny Wilkens,位列歷史第三的人讓你失去能量作為結果,這方面D’Antoni並不是一個人。

「你睡不好,」Fizdale說到,「我執教對上波波的時候失眠太多次了。」

雷霆總教練Billy Donovan很好奇馬刺是如何從2013年總冠軍賽的慘敗中恢復過來,並在第二年捲土重來,贏得所有。那個賽季,Donovan,還是佛羅里達大學的總教練,他密切觀察了Popovich,想弄清楚他是如何讓馬刺準備好迎接挑戰,去宣告他們相信自己。

「我真的對此很著迷,」Donovan說。「他是如何處理新賽季,讓一切重新開始,在整個賽季期間又是如何管理球隊,並且再次在同樣的情況下面對邁阿密,又是怎樣才能取得突破。作為一名教練,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我很喜歡學習和討論的事情。」

在最近的一次電視轉播中,馬刺在3月18日戰勝了勇士,確保了馬刺連續22個賽季勝率過半,一個有趣的數據出現在了螢幕上,這是職業體育史上第二長的記錄 (紐約洋基隊[譯註④]連續39個賽季勝率過半排名第一)。這展示了自1997-98賽季以來,這些球隊用了最少的時間從而達到五成勝率的記錄。

[譯註④]原文為New York Yankees,紐約洋基隊,MLB球隊,隸屬於美國職棒大聯盟,球隊有超過一百年的歷史,是唯一一支每個守備位置皆有球員獲選登入棒球名人堂中的球隊。;

Popovich領導的馬刺在過去的22個賽季中勝率低於五成的天數僅僅只有65天,排名第一。馬刺這個記錄遠遠領先火箭兩年半多的時間,火箭勝率低於五成的天數為1007天,緊隨其後的是獨行俠(1027天)、拓荒者(1044天)和爵士(1101天)。

「他們球隊體系的連貫性是聯盟中最好的,自從波波來到這裡後一直如此。」 Spoelstra說到。

除了弄清楚如何擊敗Popovich和馬刺之外,下一個重要的問題是:Popovich在結束他在NBA統治級別的教練生涯之前,還會繼續挫敗、迷惑以及讓對方教練們失眠多久?

有些人認為,這會在他擔任2020年奧運美國男籃國家隊教練之前到來。考慮到去年夏天他的妻子Erin的去世,可能會加快這一程序。

另一種預感是Popovich會等到奧運結束後,再執教馬刺一個賽季,然後再退休。而且Popovich告訴記者他似乎還是很享受他的職業,他中止了所有關於退休的討論,至少現在是這樣。

「這實際上是一個令人更加愉快的賽季,」 Popovich說到,「看到Bryn Forbes的成長,以及Davis Bertans和Derrick White的成長等等,這很有趣。讓我很滿足。」

Budenholzer,Popovich的老朋友也是他的門生,某種程度上,期待著這位馬刺的教練宣佈退休的那一天。對於Budenholzer來說,Popovich的退休意味著會有額外的時間來向他請教。

「每當我和他在一起或在他身邊的時候,這都是很有意義的,」Budenholzer說到,「也許當他不再執教時,我能更多地待在他身邊。所以,對我們這些想要花更多時間和他在一起的人來說,這會更好。」

這顯示了Popovich獲得的大量尊重。教練們知道他注重私人生活,所以他們不會透露太多他們和Popovich在幕後的談話和經歷。他們知道他不喜歡鎂光燈,更希望這些聚焦在球員身上,所以他們某種程度上不會用非常過分的方式讚揚他。

不過一位教練在許多方面也是一個競爭者;你想要最終戰勝對手,尤其是作為個人和一支可靠的球隊,想要去戰勝一支20多年來在NBA勝率過半的球隊。

Casey認為執教對上對Popovich的比賽是艱苦的,但他也補充到這其中有如此多的樂趣。原因是:Popovich讓他所有的同事都保持在他們的一流水平上,這是他所尊重的。

「你知道你要對上我們聯盟中最好的教練,我會說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練,」 Casey說到,「我知道他永遠不會接受這個說法,但在我的教練生涯中,他是所有教練中最成功、最堅忍、最穩定的一個。」

「Popovich,士之楷模。」


原文來源:The Athletic Jabari Young

譯文來源:波波的智力競賽:怎樣才能戰勝NBA最好的教練? – 浮生未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112867708441575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