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肩傷手術之後,K.Anderson仍被視為灰熊正確的答案

曼菲斯:給Kyle Anderson足夠的時間,他不會讓任何人失望。

他不停的擺好姿勢與球迷合照。

接受了無數的擁抱。

逗留,友善的笑。

然後,安德森又停留了一會,直到一名曼菲斯灰熊隊的安保人員接近他,告訴他距離晚上對上紐約尼克隊比賽的球隊賽前會議還有一個小時就要開始了。

安德森終於從數十名大老遠趕來麥迪遜廣場花園球館看他比賽的親友和球迷中脫身了。作為一名紐澤西人,2月份來到紐約對上尼克隊,本該是場為家鄉父老表演的比賽。然而肩部的傷勢最終讓他成為球隊陣容的隱患,並且缺席了賽季剩餘的比賽。

當時,無論是安德森本人還是灰熊團隊都不能確定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他將經歷一系列的核磁共振檢查,並且預約專家來檢測傷勢。三個月過去了,安德森從4月18日灰熊隊認為「成功的胸廓減壓手術」的初始恢復階段,開始解決右肩痠痛的相關症狀。

安德森期望在九月曼菲斯訓練營開始之前傷勢能夠完全恢復,以便於他全面進行籃球方面的活動。更重要的是,他終於可以擺脫從聖安東尼奧就一直纏繞著他的身體負擔。去年夏天,安德森以自由球員身份與灰熊簽下4年3720萬的合約。

「這是我一直在經歷的事情,我在投籃時感覺很不舒服,」安德森在休賽期經歷治療和身體恢復時說道。「不是這賽季開始時才感覺到的,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可能有兩三個賽季了。但是這賽季它變得更糟了,所以我想要嘗試去掌控並治好這個症狀,以免它影響到我的職業生涯。」

在休賽期灰熊隊每個位置的關鍵節點中,安德森恢復高水平的表現是小前鋒位置最重要的一點。在以33勝49負的成績結束本賽季,連續第二年被擋在季後賽大門外之後,安德森的遭遇也是球隊在轉型過程中最大的考驗之一

曼菲斯重建了籃球運營前線團隊,已經開始尋找近六年來的第四位教頭。關鍵決策取決於5月14號的樂透抽籤灰熊會處於什麼位置,對後衛線上的老將Mike Conley的未來如何處理,以及即將成為自由球員的Jonas Valanciunas和德朗-賴特。

而安德森和球隊基石小Jaren Jackson是球隊名單裡唯二還有兩年以上合約的球員。2014年,安德森在首輪末被馬刺選中,而這賽季,受限於肩傷的不斷困擾,安德森僅為灰熊出戰43場,並且缺席了球隊最後30場比賽。

「這是種怪異的症狀,它更像是那些投出時速95-100英里快球的投球手會得的病。」安德森在手術前這樣描述他手臂和肩部的感覺。「我的手有一種刺痛感。在比賽過程中也很痛,當我感覺到累的時候就能感受到這種疼痛。過去的幾週/幾個月,我的手上一直有這種奇怪的感覺,這真的讓我很沮喪。」

這名身高6尺9的多面手小前鋒在上賽季能以54.3%的投籃命中率交出場均8分,5.3籃板,3助攻和1.2次抄截的數據。安德森的加入被視為重要的補充,在灰熊體系中穩固契合,也能更加迎合康利和中鋒Marc Gasol的擋拆優勢。

但是隨著交易截止日前小加索爾被交易到多倫多暴龍隊後,灰熊隊轉型成開放式的進攻大隊,康利成為了這套快節奏,三分投射為主的打法的核心。1月30日對上明尼蘇達灰狼隊是安德森本賽季出場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在35分鐘的出場時間裡拿到14分7籃板,球隊延長不敵灰狼,以此開始了三連客之旅。安德森本希望能在兩場後對上紐約的比賽中出場,但是肩部的不適持續困擾著他,最終只能接受觀察治療。

所以,在12月打出生涯最佳數據統計並在一月拿到職業生涯首個大三元之後,安德森再也沒有回到場上,而他的兄弟們三月取得了一波不錯的戰績,其中七個主場對上季後賽球隊時5勝2負。

「這讓我很沮喪,因為我想和我的隊友一起。」安德森用一種複雜的情緒說道。「我想要幫助球隊,看他們打球真的很有趣,這群傢伙每天都很努力,他們刻苦訓練,所以,這真的很有趣。」

在肩傷惡化之前,安德森剛開始和小Jaren Jackson在3,4號位建立良好的化學反應。他們的高吊球十分默契,傑克遜的扣籃次數增多正是得益於此。而安德森在賽季中段成為球隊的主要進攻推動者。也許安德森最棒的能力就是他能融入任何體系,這也是他相信自己能高效適應球隊向任何方向前進的原因之一。

「是的,當然。」安德森保證道。「場地看起來更寬擴了,我看到隊友們以不同形式展現著自己的能力,這讓我更加期待能回到他們之中。」

隨著安德森在康復過程中取得了一些進展,回歸賽場將會是一個細緻的過程。而安德森已經調整好心態並為此努力了。

「這會是場惡戰,但我已經準備好了。」安德森堅持道。「他們給了我一張時間表,上面說再過四周,我就能正常投籃了。六週以內,我可以開始恢復力量訓練,在八到十週內,我就能完全回歸球場了。我相信回來時我會變得更好。我有一個夏天的時間去完善自己,這簡直太讓人激動了。」

小前鋒概覽

當安德森正在接受賽季中段就無法上場的現實時,Chandler Parsons在離開球隊兩個月後重新回到了輪換中。帕森斯在灰熊的前三個賽季一直遭受膝傷的困擾,終於在今年全明星週末之後回歸,並且在缺席4月10號的最後一場例行賽之前,一直是球隊的主要輪換。

理想情況下,灰熊期望擺脫帕森斯最後一年2500萬美元的大合約,送走這位飽受傷病困擾而未能達到球隊預期老將。一個讓人清醒的現實情況:安德森,帕森斯和CJ-邁爾斯,三個人總共佔據了下賽季4300萬美元的薪資空間。三人中,沒有一個是明確的建隊基石,其中兩人遭遇賽季報銷的傷病,兩個人已經步入職業生涯後期。很難想像灰熊隊會同時留下這三個人。

另一位側翼狄龍-布魯克斯還在尋找方向,他在NBA的第二個賽季接受腳趾手術之前能夠勝任得分後衛和小前鋒兩個位置。灰熊隊給了他足夠的重視,在交易截止日之前留下了他,同時下賽季擁有球隊選項能讓他繼續留在球隊。而同樣是鋒衛搖擺人的賈斯廷-霍勒迪,下賽季將成為自由球員。

總結

簡單來說:灰熊需要使小前位置更加年輕、更具有運動能力,並且保持健康。他們真的需要擺脫傷病的bug。球隊急需解決近年來加盟的自由球員的健康問題。先是Vince Carter,然後是帕森斯,到現在的安德森。沒有人能在加入灰熊的第一個賽季保持健康。

假設灰熊能夠保住前八的選秀權,不必把首輪簽拱手相讓塞爾提克隊,他們在小前鋒位置上的選擇遠比拿到榜眼或探花簽要更加重要。如果能夠保持健康,25歲的安德森會成為灰熊未來核心傑克遜身邊最重要的幫手。

但考慮到所有事情-從球員保持健康,到增加陣容深度-灰熊小前鋒位置的問題,遠多於答案。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