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咖哩3400萬年薪僅到手1500萬美元,那剩下的快兩千萬去哪了?

我們常常會驚歎於NBA球員們拿到的高薪資,即便幾年後對於千萬級數字早已習以為常,但比起一般民眾階層,畢竟每天幾萬美元的確是天文數字。但球員能拿到這筆錢中間的多少,就是另外的現實問題了,畢竟在NBA,不全都是拿著4000萬美元美元的超級巨星,他們中間也會有需要面臨現實的生計問題的球員。

首先,NBA球員的薪水是有非常大的等級區別的:雖然最新版勞資協議設立了超級頂薪條款,製造出了Stephen Curry、Russell Westbrook、James Harden、John Wall以及Chris Paul這5位4000萬美元美元年薪的球員,也因為新版轉播合約導致薪資上限水漲船高,增加了許多2000萬美元美元和3000萬美元以上的球員,但聯盟的平均薪資(中產條款)到2019-20賽季,也不過924.6萬美元,迷你中產為571.1萬美元,空間特例為476萬美元,雙年特例為361.9萬美元,而0年底薪(沒有NBA經驗的底薪)球員,年薪只有90.5萬美元,即便全額保障,也是所有條款中最低的。

而自從2年前增設了「雙向合約」之後,30支球隊各有2位寫在球隊花名冊上的球員,卻被特殊對待:他們需要反覆奔波於NBA球隊和下屬發展聯盟球隊之間,最低薪水只有8萬美元,就算打滿45天,能拿到的薪水不過也才40萬美元出頭,還不到0年底薪的一半,可以說是被嚴重剝削了。

可能球迷們還是會覺得,年薪40萬美元,放到普通人群中,也應該是高收入。但如果加上NBA的重稅和一些其他必須的費用,實際上到手的比例只有44%,那對於低收入群體來說,就真的是一個比較可憐的數字了。

用剛簽下5年2.01億的Curry的第一年收入為例:寫入帳上的是「毛收入」,為3468萬2550美元,首先其中的10%要進入聯盟託管帳戶。這筆錢將在55歲之後按照比例還給球員,屬於NBA的「養老保險」,而此時那些步入老年的退休球員,也正拿著總獎金池裡的份額,吃著退休金。這筆錢按照比例收走,每個人都要上繳毛收入的10%,在NBA的養老金之外,每個球員還要繳納萬分之五的「401K」,也就是美國的養老金。

此外,有33.61%的聯邦稅,和11.84%的城市/州稅,這些錢是一定要收走的,也是球員支出的大筆款項。此外,Curry的經紀人要拿走高達95.4萬的佣金,這筆錢其實是打折的:只佔了Curry年薪的2.75%,而對於一般的NBA球員來說,這個數字是約定俗成的4%——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跟那些財大氣粗的經紀人討價還價的資本。

當然,那筆聯盟收取的養老金,在接下來的賽季會還1.75%,根據比例按年退還給球員,其他也會有相關的返稅點,但最終每個人繳納這一系列之後剩下的比例是大致相同的,Curry的3468萬最後剩下的是44%,只有1526萬,還算是千萬富翁,只是比起自己的帳面收入看起來少了太多,但對於那些只有不到百萬,甚至只有8萬年薪的球員來說,這一下拿走一半還多,就非常心痛了。

當然,Curry能跟經紀人談價錢,一方面是他的收入太高,經紀團隊能代理他已經是大賺了(畢竟不需要談價碼,Curry的合約自然是頂薪),而且還會協助他簽下其他商業廣告的合約,不過聯盟中絕大多數球員是沒有廣告贊助的,球衣護具等裝備聯盟發放,球鞋都要自己去買。所以有時候趕上球隊核心是球鞋品牌的代言人,身為隊友送幾雙球鞋也是不錯的——當年Curry剛剛換球鞋品牌,就拉了當時還拿著底薪的Kent Bazemore一起簽了這個品牌,也就此造就了另一個版本的「KB24」。

而Curry的弟弟Seth Curry,也因此有了穿不完的球鞋,他和老爸都順便成了代言人。

對於底薪球員,或是剛入行的新秀來說,各種補貼精打細算,累積在一起也比較可觀:聯盟還會給一些飛行補貼,或是出席社群活動的專案資金,球隊會安排一些比較拮据的球員參加,變相多發放一點福利給他們。

對這些「中低收入」群體來說,只要沒有惡劣愛好,也不結交一大幫遊手好閒的朋友的話,多少打個四五年(聯盟平均效力年限5年出頭),也能存個幾百萬,這些錢通常用來購買不動產,以及養家(球員的妻子通常不工作,還有幾個孩子),而美國每年收取的房產稅又是一大筆錢,未雨綢繆總是必要的。

所以總而言之,球員真正能在一年內拿到手中的,普遍不到合約金額上的一半,但稅收和佣金這種本來就是必要的開銷除去後,球員們仍然是高收入群體,維持生計自然不在話下,雖然說比起對外宣傳的數字有一定落差,但要是為此陷入過度爭論,就有些庸人自擾,很不必要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