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球員平均年薪數百萬美元,為什麼還會有一堆人破產?

在我們的廣義認知中,NBA球員放眼全球,也稱得上高收入人群。這裡的「NBA球員」,應該是一個普遍的定義:拿過雙向合約和底薪,但基本上沒露過臉的,最多只能算「有NBA經歷」,而在一般球迷看來,NBA球員,起碼得是球迷知道名字,在遊戲之中偶爾能輪換上場,打過三四年比賽,每場亮相10分鐘左右的。如果達到這個標準,球員的生涯也應該要有一千萬美元左右的收入,要是在球隊打幾年主力,進幾次全明星,就又能翻好幾倍,帳單上的收入,可能要逼近上億美元了。

NBA球員平均年薪數百萬美元,怎麼一大堆破產?

但就是這樣一群月收入甚至日收入超出常人一輩子總和的富翁們,卻經常窮困潦倒地出現在花邊新聞中,能夠在退休沒多久就敗掉全部身家,讓人感慨的同時也有些詫異:這些錢到底怎麼揮霍出去的呢?

首先最花錢的通常會在身邊:貴為籃球之神的Michael Jordan,以及生涯總薪資2.9億美元的Shaquille O’Neal,都在離婚時被分了一半財產出去,而除此之外,他還需要每個月提供給Shaunie 24300美元的燃油費、17200美元的服裝費和6730美元的乾洗費,加上自己的開銷,O’Neal一個月就要燒掉87500美元以上。

另一位90年代赫赫有名的全明星球員Kenny Anderson,生涯14個賽季賺到6300萬美元,卻因為付撫養費付到破產:風流成性的他和5個女子生下7個孩子,光撫養費每個月就要丟4萬美元以上,現在他好不容易在大學找了一份工作,勉強夠養活自己。

無獨有偶,有著「雨人」之稱的超級暴力大前鋒Shawn Kemp,巔峰時與Gary Payton一起殺入總冠軍賽和Jordan激戰,生涯合計賺到9150萬美元,也因為揮霍無度和撫養費搞到自己破產:表面上就有6個女朋友和7個孩子,更可怕的是,Kemp當時選擇早早進入NBA,就是已經有了私生子,需要賺錢來付撫養費。

這樣一看,自己都不記得有多少私生子的魔獸Dwight Howard,未來真的要有苦日子過了。

球員們風光之時,身邊從來不會缺少女人,甚至有些女人的規劃就是要找個明星嫁好讓後半生無後顧之憂,但當這些明星四處留情還不小心的時候,一切情況就都失控了。最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無止盡的花費,讓他們破產的速度快得嚇人。

和O’Neal同在TNT的老對手也是好搭檔的Charles Barkley就曾透露過,自己在賭場一共輸掉2000萬美元,「當真正嗨起來的時候,錢只是數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虧掉了。」

NBA球員平均年薪數百萬美元,怎麼一大堆破產?

Barkley已經痛定思痛地表示遠離賭場,但對於一些好賭成性,或者有不良愛好的人來說,就沒有那麼容易收手了:O’Neal的前隊友,曾經的全明星和總冠軍成員Antoine Walker,就揮霍掉了生涯總計1.08億美元,現在還欠銀行400萬美元,他的總冠軍戒指,也在第一時間被拍賣還債了。

Walker破產的另一個原因是投資不當:他的合作伙伴拿他的房地產做抵押詐騙,最終入獄,而Walker的房子卻因此被銀行沒收。此外Walker也曾經因為和隊友誇口,而在第二天就花了35萬美元買了一輛邁巴赫跑車。而另一位NBA全明星大前鋒Vin Baker,更是花光了9700萬美元的生涯收入,現在正試圖找一份星巴克的經理工作,這位嗜酒成性的球星,最終為自己的愛好賠掉了後半生。

NBA球員平均年薪數百萬美元,怎麼一大堆破產?

揮霍有時候並不是燒錢亂花掉的,但往往他們以為的「投資」,比花天酒地更可怕——花天酒地是一次性的,但有些投資不知不覺就變成債務,跗骨之蛆一般,一直磨到你破產為止。

我們耳熟能詳的「不夠養家」的Latrell Sprewell,就是因為把錢花在數百萬的遊艇上——買的時候沒有在意其他隱藏的條款,又付不起高昂的維護費用,導致他們把自己逼到了窮困潦倒的地步。

而生涯總收入其實高於Jordan的Scottie Pippen,總收入超過1.1億美元,都在莫名其妙的投資中敗掉了:Pippen完全不懂經濟學知識,又盲目信任新認識的合夥人,在多項一看就知道是騙錢的專案上大手一揮,就完成了損失。而他最著名的一筆投資至今還被當做反面教材流傳:Pippen從一家高利息的擔保公司那裡借款400萬美元訂了一架雙引擎飛機,然後又花了不少錢改造,試圖靠著這架飛機搞點產業,結果完全沒意識到那筆帳單的利息已經滾到了非常嚇人的金額,美國銀行隨後起訴Pippen,而法院判決Pippen還款並支付利息,這架飛機最後的開銷是400萬美元的好幾倍,而在Pippen把這些錢都還完的時候,飛機都沒改造完。

NBA球员平均年薪数百万美元,怎么一大堆破产?

球員們肆意花錢,動不動就在夜店裡開上萬塊一瓶的酒,狂歡一晚花掉幾十萬,或者是在車庫裡堆滿了一年沒開幾次,只為了拍照炫耀和隊友吹牛用的豪華超跑,最終自作自受痛苦懊悔的都是這群人。當然更可怕的是:還有一群好吃懶做的朋友親戚,每日無所事事地敗掉球員辛辛苦苦賺回來的薪水,就真的是無計可施:拿著底薪的Delonte West要養全家8個不工作的親戚,在沒發出薪水之前,自己無家可歸,在老闆Mark Cuban的安排下住進了球隊的更衣室打地鋪;而Allen Iverson已經成為反面教材:從來沒認真理財,甚至都沒幫自己記過帳的Iverson,養著一票遊手好閒的兄弟,這群人每天尋歡作樂,竟然敗掉了Iverson生涯存下來的1.5億美元。儘管他到40歲就能領取聯盟的第一筆退休金,但前面幾年還是相當艱苦的,為此他不得不去中國參加各種賺錢性質的邀請賽賺錢養家,情況何其難看。而Pippen到了2008年還要去芬蘭打聯賽養那架他坐都沒坐過的飛機,也實在是又可憐又可笑。

所以聯盟決定提高選秀年齡,就是為了讓球員們多讀一些大學課程,未雨綢繆起碼明白如何理財。NBA也在賽季中期幫球員專門開設課程,呼籲球員注意理財,小心花錢,甚至在勞資協議中提早拿走了球員10%的年薪替他們保管,以防未來破產。但一個人真的想把自己身家敗掉,有的是辦法,球員需要明白有錢是一時的,只有懂得開源節流,節儉開支,才有更長遠的未來。這對藍領階級,或是億萬富翁,都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