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全新風潮:LaMelo走自己的道路,一年後他又將面臨哪些新挑戰?

要找到Ball家族在奇諾崗的莊園並不難。

不用查地址——你將看到的第一件東西就是固定在高高的前門上的巨型「大球牌」標誌。

如果你莫名其妙地沒看到那個標誌,那也別擔心,因為這座城堡的主人會第一時間來迎接他的客人。根本不需要按門鈴——LaVar·Ball會張開雙臂,大搖大擺地走到車道上,聲音大到響徹整座山丘。

他知道怎麼接待客人。

「這是世界上最純淨的水!」LaVar一邊說一邊拿出了一瓶立陶宛進口的「大球牌」礦泉水。「它能讓你的胸變得更挺,你信不信?」

幾分鐘後,Ball家族最年輕的王儲現身了。LaMelo沒有特意做太多自我介紹,只是握了握手,簡單地說了一句:「你好嗎?」

你很難想象這就是那個一直以來最受關注的17歲準運動員。

他單場砍下過92分。他有自己的簽名鞋。他16歲時在海外打過職業籃球。他在自己的聯盟裡作為明星場均能拿接近40分。他在兩個大陸賣出了數十場比賽的門票。

所有的這一切對一名高中生年紀的球員來說還都是第一次。

「來吧,老兄,」LaVar說。「我對咱們現在要做的事可不感到驚訝。這事兒本來就該發生。」

LaMelo原來的計劃是追隨他大哥的腳步。Lonzo從奇諾崗畢業,然後在UCLA打了一年,接著被湖人隊以榜眼籤選中。

然而對於LaMelo,LaVar有不同的計劃。他認為是時候讓家族來掌握主動權並控制一切了。這條道路與最初的設想截然不同,但是最終卻殊途同歸。

自從高三前離開奇諾崗開始,LaMelo已經為立陶宛的維塔陶斯隊、JBA聯賽的洛杉磯球手隊、參加歐洲巡迴賽的JBA全明星隊以及最近加入的位於俄亥俄小鎮的預備學校尖塔學院打過比賽。

他在每一站都做得很好。

「Melo在所有地方都幹得不錯,」LaVar說。「為什麼?因為鄙人。我和Melo在一起甚至可以飛上月球,Melo知道我給他帶來了什麼。」

LaMelo是一個開路先鋒,但是他並不完全清楚他產生的影響。儘管自從他為奇諾崗獻上處子秀以來就一直受到公眾的關注,LaMelo還是活在他自己的泡沫中。

他一年中去過的國家比大多數人一輩子去的都多,儘管對他而言每一站都只是籃球場。

「我可不是去旅遊的,」LaMelo說,「我可不希望沒有飛機。我真希望你能夠直接對我使用瞬移。」

當來自維陶塔斯籃球隊的合約報價到來時,LaMelo根本不知道這會給籃球界帶來多大的震動。

「我當時還很年輕,沒怎麼想過這些問題,」他說。「我就是打球,那就是我唯一關心的東西——像我說的那樣,那時我還是少不更事。」

那麼一年後又重回高中是怎麼回事?LaMelo的答覆差不多。

他說:「我爸把我叫到旅館的房間裡問我:你想回高中去嗎?’我說:‘可以呀。’我都不知道還有這個可能。我當時跟著JBA在海外比賽,我唯一想過的事情就是打球。」

讓各大選秀網站重新把他加入到排名當中是LaMelo重回美國高中打球的一個原因。然而當提名和他一同畢業的這一屆高中明星球員時,LaMelo榜上無名。

LaMelo只是在擔心他能不能做好他自己。

他把晨練要用的籃球放上他的賓士G級SUV,他的手臂在身體兩側隨意地晃動,他的肢體語言相當輕鬆。

假如說在十幾歲時就成為一名國際籃球新星會感到有壓力的話,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LaVar表示,事實上他的孩子們不需要考慮接一個NBA超級老爸的班,這減輕了他們的壓力。他們只需要專注於做好自己。

「一個能打籃球,回家也不必擔心‘下一頓飯從哪裡來’的孩子能有什麼壓力呢?「LaVar問。「人們總覺得這對他來說很難,但他喜歡這樣。」

LaMelo的字典裡就沒有緊張這個詞——他不排斥拿自己開玩笑來使談話延續下去。

「你們都想看我扣籃的影片嗎?」他笑了,在吃Wingstop雞翅的間隙打開了Instagram 。

LaVar堅信他從來沒有刻意推動LaMelo更上一個臺階。

「我不會去督促他們,我是在領導。如果我帶著你到了某個地方而你不太樂意跟在我身後,那咱就換個方向,」他說。「如果我要去激勵Melo,而這不適合他,那沒關係。」

 

LaMelo的母親蒂娜是這一家子中最低調的存在,但她對家族事業的愛和支持對LaMelo的成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們會在運動場上待上10個小時,而我媽媽也會在那裡,」LaMelo說。「我覺得這真的很重要。當我們打籃球時,每個人都很開心——看我們打球對她來說都成了一個約會。」

隨著高中畢業證書到手,LaMelo通往聯盟之路的下一步將會是再度出國打職業聯賽。有媒體報導該家族的主要選項是中國和澳洲。

LaMelo承認自己想過如果一直待在奇諾崗他的人生將會是怎樣,但是他並不後悔:「我走過的路引領我來到了尖塔學院,引領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這也改變了我的生活。」

因為要賣Melo一代球鞋——他的簽名鞋——還因為他在立陶宛簽下的合約,去大學打球並不在LaMelo的選項當中。但LaVar相信,去海外打球會讓他的小兒子為在NBA打球做好準備,而這是他去上大學或是打預備聯賽都無法得到的經驗。

「當一個人需要為他的薪水、他的生計和他的家庭時而奮鬥時,你會發現沒有人能比他更努力。」LaVar說。「所以當你和一群成年人比賽時,你會感到有所不同。」

LaMelo並不關心他會去到哪個聯賽,他只是想找個適合自己快節奏風格的地方打球。

無論LaMelo去哪裡,他將人生中第一次離開LaVar的日常監督。作為替代,他將由他在尖塔學院的教練Jermaine Jackson陪同。這位教練最近搬到了奇諾崗並和Ball一家住在一起,同時他擔任起了LaMelo的教練和經紀人。儘管兩人年齡差距挺大——Jackson 42歲了——但這兩人卻幾乎形影不離。

Jackson在這幾年裡執教過很多明星球員,但沒有一個的名聲能與LaMelo-Ball相提並論。當整整1500人離開一場於上午9時進行的門票售罄的練習賽時,Jackson才突然意識到這位明星多麼與眾不同。

就算拋開地處南加州的豪宅不談,LaMelo身邊還有豪華的轎車和拍攝真人秀的攝影機。即使如此,Jackson還是表示,LaMelo與其他高中生並沒有什麼區別。

「他只是個孩子,」Jackson說。「他時刻保持微笑,他精力充沛,他想要獲得快樂。他就是個普通的17歲少年。除非親眼所見,否則你並不會清楚他到底擁有些什麼。」

如果他們在海外的生活狀況和目前類似的話,那麼對於有過六年NBA經歷的前職業運動員Jackson來說,他很可能不能在夜裡舒舒服服睡上好覺了。大多數時候他們談話的主題都是聯盟中的生活是什麼樣的,這是LaMelo相當痴迷的一點。

Jackson說:「我們基本上每隔一天就會在凌晨四五點談論這件事。他總是問些讓我絞盡腦汁的問題:這是什麼?那又是什麼?這是誰幹的?你打了多少場比賽?你知道很多17歲的孩子並不會這麼做。他智商很高,很多事情你只需要給他說一次。」

LaMelo之所以這麼執著於接近聯盟的一個原因是:他終於有機會在球場上和他的兄弟們重聚了,這是他當年在奇諾崗作為一個身高5尺10寸的新人拿下35勝0負戰績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做的事。(大哥Lonzo在湖人隊擔當組織後衛,二哥LiAngelo將在幾個月後的NBA夏季聯賽中尋找機會。)

三兄弟一起打球時創造的數據說明了一切,但LaMelo渴望再次擁有的是他們兄弟之間那種說不出的流暢度和化學反應。

「我們在一起打了一輩子的球,」他說。「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舉個例子吧,Lonzo可以在摘下籃板後直接把球向後扔,因為他知道LiAngelo會在那裡。這真的是很不一樣的。」

他認為NBA的管理層知道他的首選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我愛洛杉磯,不管是快艇隊還是湖人隊都很好,但是我當然最喜歡和我的兄弟們一起打球。」

LaVar稱,任何一支擁有Ball家三兄弟的球隊——在這一點上LaVar倒是不在乎這支球隊是不是湖人隊——都能同時擁有三位不會產生衝突、不會阻礙其他人前進的球員。

「我的孩子們在接下來15年、20年裡都不可能鬧矛盾。這樣的機會你可不會再碰到第二次,」他說。「他們在一起打球還不是十拿九穩的事。如果你不為此付我5000萬美元,那我就走了。」

追逐鉅額的頂薪合約並不是LaMelo的目標,但這並不是說他不想去追求作為一名NBA球員所能獲得的前所未有的財富。

「我的孩子們將成為第一個在球場上打球的億萬富翁。我有一系列方法讓他們達成這個成就,」LaVar說。「不管我的孩子們在球場上打成什麼樣,那都將不值一提。你們還沒有人這麼做過。當一個人拿到了冠軍,你便知道接下來他想要屬於自己的球隊和更大的合約。」

LaMelo承認他討厭和Lonzo還有LiAngelo做對手,但LaVar卻認為正因如此,他的小兒子才成為了球家三兄弟當中最勇敢無畏的那個。

「LiAngelo和Lonzo曾經擋在我面前,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你們這些弱雞,」LaVar想象著Melo的想法,如是說道。「我可是每天都和兩個最冷酷的傢伙比賽呢。」

對於參加2020年選秀大會的球隊,特別是那些擁有樂透籤的球隊而言,選擇LaMelo有什麼好處呢?

他們可以得到一個在攻防兩端都擁有殺手本能的球員。

「如果哪個傢伙和他對位而分數暫時是平手,接下來你就會發現我們已經領先了22分,而他幾乎連汗都不流,」Jackson說。「當他找到狀態,充滿怒火的時候,他將用很高的命中率砍下55分,60分。」

這是真的。LaMelo在奇諾崗破紀錄的砍下過92分,其中41分都來自於第四節——在高中,一節比賽只有8分鐘。

「如果哪一次我得了0分,那我向你保證沒有人在我面前得分。」LaMelo說。

LaMelo的履歷證明了他下賽季在哪個國家打球並不重要。不管球迷講哪種語言,不管對手嘴裡冒出什麼話,也不管打球的場館面積有多大——只要比賽開始,外界的流言蜚語和天花亂墜的炒作都會消失,LaMelo的世界裡只剩下籃球。

你可以不喜歡這位走非同尋常之路的少年,你可以說他的夢想不切實際,可以說他父親異想天開。

但是請記住,他很快就將穿上戰袍,與你所喜愛的球隊正面交鋒。

「我兒子從小就是天選之子,」LaVar目光堅定,相當認真地說。「你覺得自己能擊敗他的話,就儘管試試吧。」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