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翻譯團] 愛與忠誠——Meyers Leonard的故事

邁耶斯-倫納德在一年前創立了自己的服裝線叫「邁耶斯-倫納德正代」。第一代發售的服裝中有一款套頭衫,後面印著「愛與忠誠」。

「這兩個詞代表了我的大部分人生,」這位拓荒者中鋒、大前鋒在對波特蘭雜誌的深度訪問時說道,「在人生的最後一天,金錢並不能證明什麼,所有的財產都將化為空。」

「無論何時,我總有家人和朋友陪在我身旁,我總能回想起我們相聚一堂的美好時光——這才是人生全部的意義。我所耳濡目染的,我影響他人的方式,我如何為人夫,如何為人父,這些是我人生中最舉重若輕的事情。」

也許這聽上去像是陳腔濫調,但,這就是邁耶斯-倫納德的處世之道——波特蘭版的「美國隊長」,一個非常樂觀,就像是動畫角色吉米尼蟋蟀那樣的人,另外他在場上也能像他的外號「重鎚」那樣給予球隊很多幫助。

「我叫他「白雪公主」,」艾莉-倫納德,與邁耶斯已婚四年的妻子說道,「邁耶斯經常以半滿的瓶子看待這個世界。他是我見過的最心地善良的人,絕對是。他是個樂於奉獻的人,讓人十分有安全感。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在的巨大競爭壓力下,他還能經常從積極的一面看待任何事物。」

當球員打的不好的時候,這種壓力會如同大海一樣湧入。

在2016-17賽季時,倫納德在他總共7年的拓荒者生涯的第5年中,經歷了這一切。當他因為傷病問題打的不好的時候,主場觀眾開始對他予以噓聲,這對他來說是很難承受的。

但是倫納德已經走出了內心的恐懼,這要感謝他的後援團們,包括他的妻子、朋友以及身體康復和心理諮詢的專家團隊。邁耶斯管他們叫「夢之隊」。

倫納德在這個賽季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的上場時間,但是他保持著積極的態度——在波特蘭沒有比邁耶斯更好合作的隊友了——並且他比之前更能抓住特里-斯托茨教練把自己從替補席派上場的為數不多的時間,打出更高效的比賽。

他渴望得到更重要的角色,但是他從來不會去抱怨。也許也是因為,他有著更高的使命。

「我生活的真正意義在於幫助他人,讓這個世界變得不一樣,從我自己做起,照顧好我的家庭,把我的孩子們培養成優秀的男子漢或淑女,」這位有思想的27歲的年輕人說道,「我已經收到很多的愛了,然後我想分享愛給其他人。」

倫納德現在正處在一個總額四年4100萬美元的大合約的第三年,這意味著他這賽季可以拿到1060萬的薪水。這對任何百萬富翁來說都是一筆可以用來揮霍的巨款,但是這就是倫納德區別與一般人的地方,就是他的謙卑。

他在伊利諾斯州羅賓遜縣的農村長大,一個7500英畝的小鎮,離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城150英里。邁耶斯和比他大兩歲哥哥貝利是倫納德夫婦吉姆與特雷西的孩子。吉姆是一個職業高爾夫球選手,在邁耶斯六歲那年因自行車車禍去世。也是那時候,他們的母親特雷西則由於嚴重的背傷不能出門。

儘管如此,倫納德現在卻說:「如果能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以這種方式長大,在小鎮的成長記憶潛移默化里灌輸給我了某些很重要的品質。那是藍領們聚集在一起生活工作的地方,一個小鄉村,卻是有著堅韌不拔精神的鄉野小鎮。我們滿足於辛勤勞作獲得的報酬,人們總還生活得下去。」

「迫於生活,我不得不在更小的年紀在某些方面比同齡人更快地成熟。但羅賓遜對我來說是個特殊的地方。隨著我漸漸長大的過程中,別人發現我們家很拮据,於是社區給了我們庇佑。」

在拓荒者效力時,倫納德和隊友連續三年在羅賓遜為孩子們辦了一個籃球夏令營,然後把賺到的錢用於支持社區學校的項目。

「我這兩年沒有這麼做是因為我得馬不停蹄地訓練 ,但我未來還會重開訓練營,干這個可有意思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可以說是家鄉的驕傲,這感覺超棒。一想到我激勵了家鄉的年輕人,這可真酷。」

也許是有選擇地回憶,但是倫納德確實對當年家裡的貧困記憶不深。有時候得餓肚子,有時候自來水會斷供,而且還得帶著微薄的家當不停搬家。

「我們那時候過的很掙扎,拼盡全力只為了能挺過這段艱難的時光,」他說,「但早年的磨難會讓你往後的生活步入正軌。我告訴自己永遠別把什麼當做是我理應得到的。我心懷感激,對那些幫助過我們的好心人,也為他們能理解我們的窘境。」

「當我終於長大成人的時候,我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嘗試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來審視一遍。我這一路受到過別人的幫助數不勝數。我欠了很多人——不僅僅是經濟上,更因為他們對我的關懷。」

這其中席勒夫婦尤為特別,倫納德稱他們「幾乎是收養了我」,整個故事和電影《弱點》的情節有些雷同。「養父母」布萊恩和塔莉特自己有三個孩子——奧斯丁,艾倫和艾比,後者「就像我從未有過的妹妹」,倫納德說。

奧斯丁和邁耶斯是同級同學,所以他倆成了好哥們,一起打球並且作為畢業生一起贏得了州際2級籃球聯賽的冠軍。

「我們一年級的時候在同一個班級,」現年27歲的奧斯丁和24歲的弟弟艾倫一起住在波特蘭,「我們親如兄弟。經常嘴上不願意承認,不過我們真的愛著彼此。」

從8歲起,邁耶斯越來越頻繁地住在席勒家裡,從一開始緊張局促到後來漸漸離不開他們一家人,他們不僅給了邁耶斯經濟上的支持,更給了他一個情感寄託。

「當時我們家沒有足夠的錢支持我打球,」倫納德說,「他們幫我交了球賽報名費,幫我買了球鞋……他們會帶我一起去看籃球錦標賽,一起去度假。他們帶我去教堂,而出來后我還會跟他們一起吃午飯,然後後來慢慢變成我去他們家玩,然後是過夜,到了最後幾乎我每天晚上都住在他家。」

「他們是超級棒的一家人。我感謝他們承認了我在他們家的一席之地,他們的孩子也非常無私,對此我萬分感謝。我永遠會記住他們給我的幫助。」

前兩年當倫納德正在克服自己的混亂迷茫時,他向席勒家兩兄弟求助。

「我告訴他們,我除了妻子和隊友外還需要家人的幫助」,倫納德說,「他們也搬到了波特蘭,主要是因為我。」

這對兄弟辭去了他們在西區的工作並在俄勒岡州的威爾遜維爾,離倫納德家不遠處租了間公寓。然後,他們就以邁耶斯私人助理的身份開始工作。現在奧斯丁在阿魯巴網路做銷售,艾倫則幫助艾莉打理倫納德品牌服裝,主還在阿迪達斯的商店工作,並且已經完成了在波特蘭華納太平洋學院的學業。

「邁耶斯是個很有趣的人,常常和身邊人開玩笑,」奧斯丁說,「但他也是個很有激情的人,對人非常友愛並且貼心。為了我們兄弟倆他可以做任何事。我們並不會經常討論籃球。相反我們只是經常交流生活上的事情。」

「我剛搬來的時候很擔心他。他其實是個很敏感的人。他需要一個人來給他打氣。所以球迷對他的噓聲會讓他很傷心。」

邁耶斯在生活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角色。他的哥哥貝利應徵加入了海軍陸戰隊,在阿富汗戰場上服役過兩次。現在貝利退休結婚,並且有了兩個孩子,並在伊利諾斯州做一個獄警。

「我們親密無間,」邁耶斯說,「像其他人家的兄弟一樣,我們小時候也會有矛盾,但貝利扮演的同時也是近乎父親般保護我的角色。」

「我是一個施愛者,而不是一個戰士。貝利則更接近於一個頂樑柱——我猜就像海軍陸戰隊之於國家這樣。我現在7尺1,260磅,但我還是不敢和我哥哥起矛盾。」

邁耶斯說貝利教會他很多。

「首先,不僅要堅持自己的立場,然後再成長為一個男人,但也要有高尚的品格,要謙虛,要與他人協作,要竭盡所能做好眼下的事,」邁耶斯說,「貝利是我生命中非常特殊的一部分。他不會向我索取任何東西,從不。他就是這樣的人。」

在這個採訪的前一天恰巧是貝利的生日。他和他妻子最近買了新房子,邁耶斯則出錢裝修。

「我想給他一個驚喜作為禮物,」邁耶斯說,「我能幫到他,這種感覺真好。」

當倫納德從大一籃球賽季開始到棒球賽季開始之間長了6英寸時,他突然成了一位炙手可熱的球員(他的爸爸6尺4,他的媽媽6尺,他的哥哥也是6尺4)。

「那年春天我去健身,我的訓練師說,邁耶斯,你得有6尺10(2.08m)了吧,我那時候的想法是,這怎麼可能。這真的很不可思議。我猜我可能受到了老天的保佑,一夜之間身高暴漲。」

倫納德在伊利諾亞斯州立大學的大一賽季並沒有太多出場時間,但這依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他遇到了一個同校的女生艾莉-比爾費爾特,一位身高5尺10的成熟的球隊大前鋒,她在同州的皮奧莉諾高中打了四年先發。

「我有一種感覺,我很享受這項運動,但我其實並不適合,」她現在說,「我天生不擅長籃球。我爸爸在我上中學的時候還會取笑我的籃球技術。」

「我的轉折點是我和我哥哥(馬克斯-貝菲爾德,曾經在密西根大學和印第安納州打球)一起報名了學校的籃球集訓營,而我是唯一的女孩子。但我可不想做吊車尾。所以我得刻苦訓練。」

艾莉現在還在練投籃。你可以去油管上找找她的罰籃影片——罰進兩個球,左手右手各一次。

「我能從一而終做好的是就是投籃,」她說,「我現在每周還會進行幾次投籃訓練。這日子也挺愜意。這就是投籃對於我的意義。」

倫納德對妻子在第一面就一見鍾情。這次相遇可謂是機緣巧合。邁耶斯是關於她哥哥進伊利諾依斯的面試人員之一。邁耶斯和艾莉那晚匆匆地見過一面,而他完成課程之後開始和她一起出去——「她真的是魅力無窮,我其實和她在一起緊張的要死。」他們隨意地逛到了一個體育場然後就在一起練了兩小時投籃。夏天他們開始約會,然後一直在一起到現在。

「艾莉真的給我帶來了鬥志,」邁耶斯說,「我們幾乎每晚都會去體育館練投射。我想做的像一個球員一樣。但我同樣感覺到害怕,害怕不能做到職業生涯的進步,因為這會讓她驕傲。」

「她很能給我鼓舞,同時也是我最大的批判者。她永遠是我最忠實的粉絲,同時也鞭策我做的更好,發現我的潛力。」

在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大二賽季后,倫納德以首輪11順位在2012年選秀中被選中。隨後邁耶斯——也包括艾莉——開啟了一場奧德賽般的旅途,事實證明他的生涯也確實是跌宕起伏。

同年的6號秀達米安-利拉德,自選秀以來就被拓荒者寄予厚望,同時也出人意料地摘下了年度最佳新秀。因此對於落後五個順位的倫納德說,未來更艱難了。

倫納德身上有兩次大傷,其中包括一次肩膀脫臼。自那以後他的出場時間和表現都開始有了起伏。他度過一個艱難的三年級,即14-15賽季,場均5.9分和4.5個籃板,而出場時間縮減到了僅有15分鐘,但他依然能以50+40+90的命中率進入180俱樂部——投籃命中率51%,三分命中率42%,罰籃命中率93.8%

倫納德的生涯低谷是2016-17賽季,這年他的出場時間慢慢增加,並且12場比賽里出任先發,但這似乎反倒給自己增添了壓力,命中率開始劇降,並且比賽里許多方面表現的都十分掙扎。同時他又遭遇背傷,並且經歷了包括甲狀腺炎在內的一些炎症問題。而一些球迷罔顧他的傷病,在社交軟體上開始向他開炮。更遺憾的是,在賽季末尾,倫納德夫婦摯愛的貝拉,一隻西伯利亞哈士奇,也死於淋巴瘤。

「我那時候面對著深深的戾氣和沮喪,」倫納德說,「人們不知道這些,這很艱難。有時候我當真不想起床。艾莉和我不想再走到公眾面前,因為我們害怕那些流言蜚語。這甚至影響到了我們的感情。那時候我真的是舉步維艱。」

同樣,艾莉也度過了艱難的一段時光。

「邁耶斯怎麼也不願意出門,」她說,「當你的至親之人在那種情況下你真的會感覺很無助。你其實和他們感同身受。邁耶斯深陷於內的黑暗,也把我籠罩在內。這甚至影響了我們的相處。粉絲意識不到的是,當他們抗議叫囂或者在社交軟體上潑髒水的時候,邁耶斯他們在家裡只能沉默地獨自承受。沒有人能和他一起分擔,想扛過去太難了。」

「他的精神狀態很虛弱。這偏偏又讓下坡路走得更快。當邁耶斯訓練完回家時他甚至都站不住。我覺得他實在是太累了。他只能卧床在家,整日不願動彈。他說我的腿感覺像樹榦那麼沉。我只能重複你的腿確實像樹榦。但也許是因為他當時正在處理一些嚴重的炎症問題和精力問題,他晚上睡不了多久。我們毫無辦法。」

曙光出現在2016年12月,他和洛杉磯的營養師菲利普-高格利爾醫生取得聯繫,這位正是致力於為職業運動員,如凱文-勒夫等,服務的組織的創始人。通過制定合理的訓練項目、膳食方案以及休息,倫納德的身體漸漸回歸正軌。

高格利亞曾告訴CloseUp360網站,邁耶斯在籃球訓練外的加練正在摧毀他的身體。

只要你有心在哪裡都可以是健身的地方,高格利亞說,「這就是他領悟到的東西。」

「高格利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驗血,」艾莉說,「當他看到邁耶斯的身體狀況時,他叫來邁耶斯問:我的天你到底經歷了什麼?各項指標都超過安全範圍,炎症癥狀體現在你的血液狀況里。毫無疑問你嚴重缺少睡眠。』」

對倫納德的飲食略做調整后,他的身體狀況迅速恢復正常,但「為了解決這些麻煩一共用了八個月,」艾莉說,「第二年夏天是邁耶斯第一次健康地出場。高格利亞醫生簡直讓他脫胎換骨。」

那年夏天,經前隊友韋斯利-馬修斯推薦,倫納德在洛杉磯找到了新的籃球教練德魯-漢倫。在經紀人艾倫-明茲的安排下——「其實我對他一開始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倫納德說——他們制定了一周的訓練計劃。

倫納德說:「在第一次訓練結束后,德魯對我說:每次我接下新單時,我會深入調查委託人都是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出於什麼需求請我。兄弟,其實你天賦異稟,但你真的需要一群正確的人在幕後支持,另外你現在很不自信。我說:是啊,我的信心消磨的差不多了。我不明白我為什麼不能更進一步,我只想做一個更好的球員。對你的指導我樂意至極。所以我得怎麼做」

於是,一段讓倫納德受益至今的關係開始了。倫納德大半個夏天都待在了洛杉磯,和漢倫一起訓練並和其他客戶一起訓練,一起重拾比賽,包括喬爾-恩比德,傑森-塔圖姆,布拉德利-比爾,喬丹-克拉克森以及凱利-烏布雷等。

「我們從那時成為了朋友並且直到現在依然如此,」倫納德說,「我今年夏天還會回洛杉磯再和他們一起訓練。」

艾莉記得某天晚上她,邁耶斯和漢倫在波特蘭討論了許久如何兌現倫納德的天賦,這種天賦在選秀時打動了拓荒者,並在三年前決定和他續約。

「邁耶斯覺得沒能對得起拓荒者的選擇和續約,」漢倫對CloseUp360網站說,「拓荒者的信任深深打動了他。他想幫波特蘭贏下更多比賽,並在季後賽進一步突破。這個執念使他夏天訓練甚至廢寢忘食。我願意不惜一切代價以保證每晚以最佳狀態登場。」

過去的兩年裡,倫納德給自己打造了「後勤天團」,包括力量教練本-布魯諾,女按摩師芭倫絲-貝托斯和人體專家法布萊斯-高提爾。他們大多數人住在南加州,邁耶斯和艾莉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那裡。

倫納德過去兩年表現不錯,但他還沒有進入常規輪換——在他前面第一年是梅森-普拉姆利(後來是優素福-努爾基奇),艾爾-法魯克-阿米奴和埃德-戴維斯,第二年則是努爾基奇(後來是埃內斯-坎特),阿米奴和扎克-柯林斯。但倫納德現在能以更成熟的心態來面對這種處境了。

「現在我覺得我們走出桎梏了,」艾莉說,「業內你當然會想做到百分百的成功,但你能否開心完全取決於你場外的心態。在場上的出色表現其實並不能帶來快樂。」

「去年(2017-18賽季)邁耶斯幾乎沒什麼上場時間,但那卻是我們在一起最快樂的時光。今年也是這樣。這甚至比他能在場上打球更讓他開心,他整個賽季都滿懷希望,儘管這個賽季他其實沒有一個穩定的角色。他對一切心懷感激。他認識到他沒有時間來消極頹廢了。唯一可以傷害他的是他自己。」

儘管只有零碎的上場時間,還有20場被DNP,倫納德本賽季場均仍能得到5.6分3.8籃板,在場均出場14分鐘的時間裡,他的投籃命中率為54.5%,三分命中率45%,以及罰球命中率84.3%。

「這絕對是我生涯最佳的一年,」他說,「在許多方面我都做的更好。我的防守更強硬,讀秒投籃更准,我的強投能力也回來了。當然這些都是小小的進步。」

對於上場時間倫納德不會再有任何自期自艾了。

 

「他其實已經做的很好了,」助教戴爾-奧斯本說,「他的態度無可置疑。他總是說——保持積極的心態,刻苦訓練,總是做好上場準備。他也確實總是準備好上場。」

「他是我們這賽季成功的重要原因。他總是在板凳站起來為隊友打氣。這就是團隊籃球所需要的。當你的名字被叫到的時候,你一定要做好上場準備,而他做到了。」

過去兩年無論哪個賽季,拓荒者球迷對倫納德都更加寬容。當然,他比16-17賽季表現也好的多。他們可能欣賞他的苦練,他對教練團,隊友甚至於這座城市在社交軟體上的支持。

「對於那些不喜歡我或者過去表現的過激的球迷,我想說我生涯已經經歷了起起伏伏,」倫納德說,「我並不為此惱火,真的。我那時還年輕,想找到我自己的打法。那時對於結果我和他們一樣失望,但我知道我的潛力以及我能帶給這個球隊什麼。」

「同時,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解決我以往堆積的問題。我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傷病,對我傷害很大 。我沒有怪任何人。我已經挺過來了。我已經走上了正軌,這甚至可能比一開始就一帆風順更好。」

「我知道我擁有些什麼,已經結束的和未結束的,也收穫了一些粉絲。這種感覺真奇妙。我可以說我全心全意投入了籃球里。我犯過錯誤,並且將來可能還會犯錯。但我對我這一路所為十分自豪。我現在已經到了職業生涯的新階段。過去的兩個賽季,我繼續展現我的進步,現在它有了收穫。」

現在27歲的倫納德的四年合約還剩一年。他下賽季是否還會留在拓荒者還有待觀察,但他確信未來會更美好。

「如果能有穩定的上場時間,我可以打出高效的表現,」他說,「上場時間越長,我的表現會越好。我的身體還很健康。聯盟里大部分大個子到了這個年齡都比我地位更高。我感覺漸入佳境,我是一個慢熱型選手。」

「我現在感覺我正在走向運動員的巔峰期。我還只剛剛抓到了表面。現在我的油漆區終結能力前所未有。我在防守時的反應速度也快了許多。我已經到了一個新境界,我對我脫離了消極的境地十分欣慰。」

倫納德夫婦現在幸福地住在波特蘭,陪伴他們的是兩歲的錫伯蘭哈士奇可可。未來他們計劃要孩子.

「我們達成一致要三個孩子,」邁耶斯說,「這就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現在開始落實了嗎?還沒。這會實現嗎?那當然。」

邁耶斯想在拓荒者終老。他稱自己是個「老好人」,並且他現在很樂意見到他已經和球隊粉絲有了感情。

「我已經完全愛上波特蘭了,」他說,「我愛這座城市。我和我妻子就是在這結婚。我成年後就一直住在這。我知道我不會得到所有人的認可。一定會有人認為我打不出來。沒關係,忽略他們就好。在我內心我特別渴望得到認可,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但變成自己曾經想要成為成為的人感覺真棒。」

倫納德也收到過社群媒體上的惡意信息。當然,也會有正面的信息。

「會有一些人這麼說,邁耶斯你可真爛,我真希望早早把你交易出去,」他說,「但同時,當你到了某處突然有人對你說,邁耶斯你知道嗎,你是個重要的人。你堅持在做正確的事情,我想感謝你做的一切,感謝你的進步,感謝你一直努力去克服一切困難。『這很好。』」

「這些對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東西了。被波特蘭人民愛戴和尊重讓我很高興,因為這也是我對波特蘭付出的,得到回報時的感覺太棒了。」

他可能永遠達不到自己和球隊的期望,畢竟是個看重數據表現,打出高水平比賽,並關乎贏球的運動。

但他這一路走來,從中學到了有關人生的道理——熱愛與忠誠至為重要。在這熱愛與忠誠的領域裡,倫納德正在證明,他就是冠軍。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