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awhi的死亡纏繞扼住了命運——無論希臘怪胎跑多遠

一直到98比94領先,比賽只有不到4秒,握有球權,多倫多暴龍已經基本鎖定隊史第一次總冠軍賽了,卡瓦伊·雷納德還是沒什麼表情。

雖然雷吉·米勒第三節就在場邊說,「他正在打出NBA史上最卓越的季後賽之一。」

然後,直到完成大逆轉,帶暴龍進總冠軍賽了,他還是沒啥表情。

上一場帶隊完成3比2逆轉領先時,雷納德這麼接受採訪:

「你怎麼連翻公鹿四局的?」

「我不知道,我們還沒連翻四局呢。」

「你們球隊的心志是什麼樣的?」

「我不知道,我還沒進更衣室呢。」

今天賽後,他這麼說的:

「我們從第二場后做出了許多改變……」然後就是專註、努力之類的話了。

(當然,他順口吐槽了一下哨子,但那不重要了)


一度0比2落後公鹿,暴龍連翻四局。

第五場第一節4比18落後,逆轉回來。

今天第三節結束前2分18秒,公鹿一度76比61領先到15分,眼看就要逼出一個第七場。

暴龍第二場后所謂的改變,包括但不限於:

——第三、四場大打加索擋拆,兩場14助攻。

——雷納德(與格林和鮑威爾)對位揚尼斯,鎖他的突破。

——用范弗里特代替格林,擔當定點射手,鮑威爾持球突分。

——增加替補三人組(伊巴卡、范弗里特和鮑威爾)之間的擋拆。

——擴防控制公鹿轉移球,結合換防,逼公鹿持球單打。

——放空揚尼斯,同時放空布萊索。

今天公鹿第一節就領先13分,但暴龍不怕。加索和伊巴卡犯規多,加索受制於公鹿的輪轉難以投籃,暴龍還是可以靠擋拆做機會:公鹿防守明擺著是鎖三分線和禁區,放暴龍擋拆一個突破身位。暴龍於是靠洛瑞和雷納德的突分后快速轉移找機會。公鹿第二節只靠進攻籃板過活了。

雷納德上半場只投了7個球。

下半場開始,雷納德自己借擋拆連續投中,又突分給加索底線三分球。一度追近分差。之後公鹿打出一波妖球:米德爾頓神奇的壓哨三分,布萊索詭異的手感,揚尼斯終於敢投三分球了,外加暴龍早早進入犯規危機。於是,落後15分。


那是本場比賽最關鍵的瞬間了,雷納德出現了。

借掩護,拋射;借掩護,中距離;給伊巴卡送出助攻,自己造三分罰球,罰中兩個之後,又用長爪抓住了進攻籃板球——又一次罰球。15分只差,兩分鐘內,只差5分了。

公鹿這麼防擋拆,是為了控制籃下和三分。但雷納德就在中距離,要了公鹿的命。

然後就是第四節初,范弗里特和洛瑞連續策動擋拆反超。當暴龍80比78領先時,大局其實已經很明白了。公鹿最後掙扎了一下,但這個系列賽所有人都明白——連公鹿自己都明白——只要拖進最後時刻,暴龍就不會輸。

這是雷納德先前給公鹿種下的,持久的恐懼。

就像拓荒者對勇士打到第四場,當勇士追分開始時,拓荒者連續失准似的:公鹿也很清楚地知道,對面有個無法阻擋的怪物——對拓荒者,那是柯瑞(與格林);對公鹿,那是雷納德。反覆逆轉是會產生心理陰影的。

實際上,雷納德今天22投9中而已。這個系列賽他命中率45%,比起對費城系列賽的可怖效率,並不算出色。前三節他只歇了3分鐘,第四節他多次手撐膝蓋喘氣。

但公鹿對他的恐懼很明白:每次雷納德不疾不徐地過了掩護、卡住身位、逼近罰球線,公鹿的收縮就來了。加索的兩個底角三分球機會,就這麼來的。

這種恐懼,暴龍一度也有。上半場公鹿三分如神,是因為暴龍對揚尼斯很緊張,雙人夾擊、三人夾擊,紛紛出籠。但比賽越到後來,公鹿越緊張雷納德,而暴龍越不在意揚尼斯。

因為很明白:比賽越到後來,雷納德每次持球都是一個可怕的進攻威脅,而揚尼斯每次陣地戰拿球,都在找隊友做二人轉。

你可以從屏幕上清楚地感受到,公鹿明明白白地被雷納德將信心掐碎了。

 


雷納德說他比賽最後跟揚尼斯擁抱時,「祝賀了他的進步,鼓勵他繼續努力」。

對一個大概率拿到MVP的球員這麼說有點奇怪,但是真的:

這個系列賽,有點像1995年西區決賽,例行賽MVP大衛·羅賓遜被大夢當面修理了。揚尼斯輕快敏捷修長,但系列賽越遞進,他越顯得不如腳步紮實、攻防全能的雷納德靠譜。

以及,越到後來,揚尼斯信心越是動搖,雷納德越是信心十足。

所謂殺手本色之類的,說到底,就是紮實的技術而已。

這個季後賽,所有人都在說雷納德像后三冠時期的喬丹。那,后三冠時期的喬丹和后兩冠時期的科比與今年的雷納德,有一點是類似的:他們並不是全方位發動奔襲(2006年的韋德更像早年喬丹),而是,用皮彭和費雪的話,「選到自己的點,乾脆利落地終結對手」。公鹿無法阻止雷納德用紮實的步伐、低重心和肩膀要到中距離身位,然後就像機器人似的射中球。

但雷納德這個系列賽後半段,活用了自己的威懾力。如果說此前他更像一個單體得分手,那過去兩場他完成了蛻變。第五場他9助攻,今天7助攻,而且下半場有一半球權是親自帶球過半場來啟動進攻。第五場他9個助攻全是三分球,為暴龍帶來27分;今天他的擋拆,給暴龍倒騰出了弱側一堆機會。

也可以說,今年季後賽,雷納德像是邊打邊長球:從一個單體攻防魔王,慢慢進化為一個從策動到終結一條龍服務的進攻機器了。而揚尼斯跟他一比,明顯就是技術短板導致的被針對。

實際上,今年火箭與公鹿被淘汰,都是「效率型籃球」被遏制的典型案例:依賴三分與籃下的效率攻擊,遭遇強大防守和高效率中距離會怎麼樣?理論上三分球是最高效率的武器,但實際比賽里,最高強度的對決下,中距離與單挑依然打得死人。

范弗里特在過去三場除了遠射手感恢復外,能在場上留這麼久,還在於公鹿的確沒法單挑打死他——公鹿缺少一個致命的持球單打威脅,只能靠反擊、突破三分與多點突刺。暴龍就可以穩穩地熬到最後,靠雷納德持球解決問題。於是這個系列賽,北境之王最後用長爪一次又一次抓住了企圖逃逸的公鹿,按住了。


NBA歷史上,分區決賽0比2落後再連翻四局的,去年出過一次:勒布朗幹掉波士頓。

再前一次是七年前:雷納德自己親身經歷,被雷霆連翻四局。

當時雷納德還是新秀,對面是剛拿到第三個得分王的杜蘭特。連翻四局過程中,包括一場杜蘭特用一招切出中距離連得16分。從那之後馬刺開始集中扼殺杜蘭特,然後威斯布魯克與哈登就一起開火了……大概那時候雷納德已經明白了,確認「這傢伙會一直搞我們到死」這麼個進攻威脅,對逆轉的球隊而言有多大的心理壓力。今時今日公鹿看雷納德,正如當日馬刺看杜蘭特。

當然兩年後,馬刺復仇擊敗了雷霆並奪冠,雷納德拿到總冠軍賽MVP,但杜蘭特也就是那時說:雷納德是個體系球員。

從杜蘭特的角度:他在大一就名震天下,入行之後,三年級史上最年輕得分王,高挑輕盈,得分王、MVP、冠軍和總冠軍賽MVP這麼過來的。雷納德卻是反著:用喬治·希爾換來的選秀權、三年級總冠軍賽MVP、年度防守球員、全明星,直到今時今日,進攻錘鍊出來了,一直是地板腳步流。

五年後的今天,他倆一個受傷前場均34.2分季後賽第一,一個至今總得分季後賽第一。

說他倆是當下最強的單體攻防怪物,大概沒有錯;而且如今,倆人都在總冠軍賽了。

如果杜蘭特會因傷錯過這次對決,就太可惜了——一如兩年前,雷納德受傷,馬刺vs勇士系列賽被提前結束了,一樣可惜。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