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關於Simmons投籃成長的五隱憂

這個休賽期,Ben Simmons可以全心投入到練習投籃中,從基本功開始;要在他充滿問題的投籃動作定型、變得難以改變前做出改變。作為一個22歲、拿過最佳新秀、並在二年級就進入全明星的球員這「擔憂」是正確的嗎?我會說是。但只有你發現他身上成為偉大球星的潛能、並對他兌現潛能的方式真正感到擔憂時,你才能像我一樣做肯定的回答。這就是我對於Simmons的態度。不管他現在是否該當後衛、前鋒、還是中鋒,我都認為他有成為巨星的潛質,前提是他未來能開發出投籃。Simmons在幾周前接受賽季總結採訪,從有些內容中可以聽出他並沒有下定決心在短時間內訓練和改變投籃。這是從他那天話中得到5個令人擔憂的信息:

1. 他會隨澳洲國家隊參戰今年夏天的世界盃。他還可能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

Rich Hoffman:Simmons宣布自己將隨澳洲隊出戰「即將來臨的大賽」。我猜這指的是今年的世界盃和明年的奧運會。Hoffman:從現在來看,我覺得他的意思是世界盃,但你能想象到有很大機率也會參加奧運。Ben Mallis:他會參加世界盃以及八月在墨爾本舉行對陣美國的兩場比賽(這兩場比賽所有在澳洲的球員都會參加)。實質上他已經確定參加奧運了。放鬆。我知道這是他的權利,是一種榮譽。想要阻止它發生是不實際的。我明白所有這些。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事。了解這些後我們還需承認另外兩件可能阻礙他永久改變投籃姿勢的因素:

(A) 時間:在接下來兩個休賽期參加這些比賽意味有將近一個月時間會被佔用。比較「友好的」預測是澳洲國家隊將在八月中旬開始訓練。他個人訓練的時間就只剩現在到那個時候,這還要剔除一段他給自己的假期。他當然可以在世界盃和訓練營期間進行投籃姿勢方面的訓練,但可以推測在那段時間投籃姿勢不會是他唯一的重點。 (B) 對想要永久改變投籃姿勢的球員來說,打正式比賽通常不是最被推薦的方式。還記得這個嗎?

這裡是@DerekBodner NBA對於Markelle Fultz情況的最新報道。我很贊同他表達觀點的這一句:培養肌肉記憶大於夏季聯賽帶來的自信心(我覺得Fultz在上賽季快結束的那一小段時間似乎重新找回了自信)。 回憶一下,根據PhillyVoice的Kyle Neubeck的報道,僅僅一年之前布雷特-布朗就承認過他只想讓Fultz在去年休賽期做一些基本功方面的訓練,而非其它。「他現在並沒有怎麼打比賽,他一直在練習投籃……一切又回到了基本功之類的東西上了。

加快訓練這一方式讓我有些擔憂,因為這和夏季聯賽有點關聯。它確實有點關聯。」這種建議絕非針對Fultz的詭異情況。對於任何大的投射改動,這都是非常常見的建議。因此這種建議也是很有道理的:Simmons今年夏天要麼徹底不會去做任何的高強度投籃姿勢的訓練,要麼就會用這種令教練感到擔憂的方式進行訓練。

和其他精英訓練師一樣,Fultz那時的訓練師Drew Hanlen也堅持讓他進行連續三個月的訓練,這期間不能出現任何有組織的比賽——不少人都認為這不利於永久改變投籃姿勢。 Hanlen與Fultz的合作失敗了,但如果你僅僅因為這個就否認Hanlen連續訓練的想法,那你也應該考慮到Bob Thate在夏季休賽期曾連續17周與布雷克-葛瑞芬一起訓練(他與賈森-基德以及葛瑞芬合作的成功案例足以讓他獲得一座雕像)。根據SI的Lee Jenkins,葛瑞芬的訓練項目是每天500個投籃。這其中有一個玄機,那就是如果葛瑞芬不使用Thate認為「機制正確」的姿勢,無論如何這球都不算。這就是所謂的「全身心投入」。結果也證明了這一方法的有效性。

如果投籃姿勢真的是Simmons這個夏天最重要的事,那將一整個夏天投入其中以促進穩定手型的形成是最理想的策略。和Fultz不同,Simmons並沒有到需要拯救自己籃球生涯的地步。就算沒有投籃,Simmons依舊很好。葛瑞芬和基德也是如此。是傷病和年齡最終促使他們兩位認真訓練投籃。也許最終促成Simmons練習投籃的也會是這兩個因素。

Thate和葛瑞芬預計要想真正意識到投籃所能帶來的改變,需要高強度投籃四年。葛瑞芬和基德的出發點比較高,因為他們在下決心改變投籃之前就已經在比賽中距離籃了。距離Simmons決定把跳投當做他的訓練重點還有多久?而他又要訓練多長時間呢?

2.Simmons計劃和他的哥哥訓練以改變投籃姿勢,還有誰會和他一起訓練呢?

需要澄清的是,我對Simmons和他哥哥利亞姆一起訓練並沒有任何意見。但是我仍然很好奇究竟還有誰會加入他們的訓練小團隊。Buzz Braman、Dave Hopla、Chris Brickley、Drew Hanlen、Chip Engelland、Chris Matthews、以及Thate都和一些職業球員訓練過。休賽期究竟會不會有擁有輝煌記錄的訓練師加入Simmons的訓練團呢?在上個休賽期他有不止一個。也許這個星期我們會知道更多關於這方面的答案。

Simmons會去聯繫赫西-霍金斯,雷-艾倫,或格倫-萊斯這類人嗎?(聯繫布雷克-葛瑞芬會很尷尬,因為他們都曾和肯達爾-詹娜有過一段時間的戀情)。這賽季罰球命中率相比去年高了4%,這可能和利亞姆的幫助有關。在去年11月,他罰球時的投籃機制看起來有了些微小的改善。但是由於NBA折磨人的賽程安排以及到了12月集體湧現的其他關注點,他之前的肌肉記憶又回來了,是的他投籃時又開始肘部外擴。到了12月,那些明顯的改善似乎全都不見了。儘管請一位成功的投籃教練並不能保證成功,但是這絕對是合理的下一步。

3.Simmons希望他能獲得全面的提升

在賽季總結採訪中,NBC Sports Philadelphia的記者Noah Levick給我們提供了一段來自Simmons的話:「對於我來說,我就是希望我能在各個方面都有提升……我並不會刻意關注某個點。我會在每個方面都進行提升訓練從而取得全方位的進步。」除去關於投籃的內容,Liberty Bell以及其他媒體肯定會有許許多多關於Simmons要從哪些方面進步的文章。無論今年夏天他做什麼,期待他明年一登場就能展現出投籃方面的巨大進步是不現實的。

隨著76人通過幾個大交易提前了自己的爭冠窗口期,Simmons選擇取長而非補短就顯得很有道理了。但是以下這些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什麼東西會如改變他的投射一樣隨著年齡增長難度呈指數增加。肌肉記憶會形成,神經通道會固定,大腦也會變得不那麼像海綿。趁著年輕去修補投射會是更簡單的一條路。除此以外,解決一個需要高強度身心投入的問題也最好能在年輕時完成。Simmons是一個非常誇張、如漫威英雄般的球員:他有超人類的能力,但也像人一樣擁有扎眼的弱點。

如果將投射和其它7項同等重要的訓練混在一起,那他就很難征服他的「氪星石」。他可能需要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上面——並且藉助很多幫助——才能攻克這個難題。(但目前看起來)投射只是他眾多關注點之一。

4.重複並不管用……甚至還會起到反作用

對於大多數看過Simmons投籃機制的投籃教練來說,聽到以下這段話會讓他們感到擔憂。Eskin:你打算怎麼去訓練(來改善自己的投射)?Simmons:重複吧。我們前文說過,如果葛瑞芬投籃時肘部外擴或是在下降時才出手,那麼這次投籃是不會算的。以下是對前76人及魔術投籃教練Buzz Braman的一段話的同義改寫:馬努特-波爾曾經每天都來76人的球隊訓練練習投籃,一次幾百個,然而他卻一絲一毫都沒有進步。熟能生巧(在投射訓練里)並不是一個真理。你需要正確的方法。

Buzz說的有道理。事實就是Simmons也許能在這個夏天用雙腿綳直、肘部外擴、手腕擰著的投籃動作投出幾百萬個投籃,並僥倖在下賽季投出超過63%的罰球命中率。這就如同練習飛盤,但是用投擲棒球的方法,你無論如何也扔不了太遠。更糟糕的是,就像之前提到的,他投的越多,他就需要越長的時間來完成重大改變,(因為)他目前的姿勢會更加根深蒂固(除非他能把兩隻手都換了)。以下是Berman對於沙奎爾-歐尼爾的評價。他在魔術時曾經當過歐尼爾的教練:「沙克是個極好的球員,」Berman說,「(但)他根本不想對他的跳投做太多改變。」他確實沒做任何改變。但就像任何魔術或湖人的教練會跟你說的一樣,歐尼爾確實(用同一個動作)進行了反覆投籃。但是這根本沒用。

5.關於跳投,Simmons究竟有怎樣的「成長心態」呢?

現在你也許知道了Simmons與WIP著名的謠言煽動者Howard Eskin之間的對話,其中一部分以引用的形式已經出現在了上文中。Eskin一直用壓迫的方式逼Simmons回答他將如何在夏天改善外線投射的問題。這個尷尬的互動過程給人一種一位失望的父親試圖讓自己兒子親口說出確切的生涯規劃,或者讓兒子揭露他並沒有任何計劃的事實。Eskin總結認為Simmons太過於「傲慢」了,對於進步不屑一顧,整支隊都危在旦夕。這些都是很蠢的話。但這也暗示著Simmons對這個話題十分的敏感。Kyle Neubek,PhillyVoice的一位記者,將他的性情稱為「Simmons牆」。在此之前,JJ-雷迪克也評價過Simmons的性情,稱之為「玻璃牆」。

Eskin指出布朗教練希望Simmons能在外線投籃。這是真的。但是Simmons卻轉移了問題的重點:「我認為他只是想強調我需要更有侵略性。我不認為這只是為了投籃而投籃。我認為這個意思是我要更有侵略性,然後做好本職工作。因此,我不認為他指的是某一種投籃……」我們也知道布雷特-布朗希望Simmons在總體上能更有侵略性。但是有沒有可能Simmons沒有意識到總教練已經在多個場合明確地表示過他希望看到更多的外線跳投?

這讓我想起了去年夏天。他聲稱自己因為並不真正需要投射而沒有怎麼在這方面練習。不管你是否相信他的話(或是認為他只是在降低外界對他的期望),他都引起了人們的震驚。 當喬爾-恩比德在(暴龍主場)出口處發誓要做出改變時,他也談到自己今年的健康狀況和負荷管理並表示非常不滿意。76人的跟隊記者們,比如The Athletic的Rich Hofmann,聽到這個之後感到十分受激勵。這是有原因的。這不僅僅是成熟的表現。這也是《Astroball: The New Way to Win it All by Ben Reiter》(這本書講的是休士頓太空人在2017年贏得世界大賽冠軍)里所說的「成長心態」的一種體現。太空人對的總經理Jeff Lunhnow十分渴求能主動補短的球員。

如果Simmons將提升跳投作為首要目標,那成長心態又會怎麼被表達出來呢?也許是這樣:對於能有機會和我哥哥以及[插入一位精英投籃教練的名字]一起訓練來改善我的投籃姿勢,我十分興奮。我會在掌握正確機制之前一直做投籃姿勢方面的訓練,我甚至可能像德安德烈-喬丹一樣和運動心理學家合作。我打算暫停那些混雜的訓練,並將投籃作為我的第一、第二、和第三要務。我也許不會在一個、兩個休賽期就成功,但是我會為進步付出一切代價。當然,Simmons不一定要在公眾場合說這些,或者像我一樣用書獃子的風格說話。但他最近說的話證明了他並沒有(像我所說的)這樣想。

預計Simmons將在7月份頂薪續約,但願這能讓他在接下來的5-6個賽季都為費城而戰。這是我所傾向於出現的結果。這篇文並不是關於「交易他」的恐慌文。但是按照目前的形式延續下去,如果他能夠在下一份合約期間練出不錯的外線投射,那76人就已經非常走運了。參加世界盃和奧運會縮短了他能夠分配給投籃姿勢訓練的時間,試圖同時解決多個問題又會有手忙腳亂的風險。如果想要獲得永久的改變,他需要在心態上成長,以及需要來自有成功訓練球員經歷的專家的幫助。當他下定決心去解決他的「氪星石」時,他甚至有機會最終成為我們所見證的球員中最偉大的之一。

 

【敲鐘社·懸賞】關於本-Simmons跳投成長的五點擔憂 由  timzha3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7724384.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