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控衛沒有死!但我們是時候「重新思考」,並給予它一個新的定義

控衛已死?並沒有,但是時候重新校準控衛的定義了。

Allen Iverson大步踏進費城的瓦喬維亞中心球場的中場,身影淹沒在為回家的傳奇獻上的吶喊聲中。Iverson是來幫球隊在與籃網的首場季後賽比賽前把氣氛炒熱。76人必定會在第二輪對決多倫多暴龍,而現在所有人都很樂觀。他頂著一頂平邊76人鴨舌帽,穿著一件紅色Julius Erving復古球衣,脖子上吊著幾磅重的金鏈。Iverson向觀眾揮手,然後做了一件不同尋常的事:當到了Iverson敲響迷你版的自由鍾時,他選擇讓他的前隊友,Aaron McKie,搖動鍾錘。與過去Iverson以他的進攻哲學,為我們獻上窒息瞬間,帶來窒息爭鬥相比,Iverson的出現與現場並不協調。儘管他的6呎身高和令人眼花繚亂的處理球方式,由於他出手的太多,他某種程度上並不是一個控衛。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遭到批評的。然而就是他,在將76人帶入NBA總冠軍賽的十八年後,為那個由Ben Simmons領導的球隊做開幕表演。而後者是一個6呎10的,由於投籃不好或出手不足而被詬病的控衛。

「就是這樣的分裂會使你思考,一種運動是如何發展的以及我們又是怎樣接受它的發展。」當被問到那種改變時,Iverson說:「這絕對和過去不同了。」 但這不僅僅是這樣。你花越久來審視2019年的NBA,真相就越浮出水面:控衛正在滅絕的邊緣。

助攻數一直以來都是衡量傳球能力的一個粗略標準。但是它們的確在球員角色和球隊的進攻哲學上能說明一點東西。20年前東西區準決賽助攻數分別由控衛領跑。而到這個賽季,最後進入準決賽的八支球隊中助攻數的領跑者包括一名7呎中鋒 (Nikola Jokic),兩名前鋒 (Draymond Green和Khris Middleton),一名6尺10的無位置球員(Simmons),以及聯盟頭號得分手(James Harden),而他又恰好和歷史上最好的控衛之一(Chris Paul)一起打球。

回到1999年,八大控衛包括Charlie Ward和John Stockton等在季後賽沒有人場均得分多於13.3分。即使是操控著九十年代末籃球的單調節奏,也只有Mookie Blaylock每百回合可以得到20分以上。而這個賽季,來到準決賽全部的八名先發控衛在例行賽中都在每百回合中得到了至少20分。有四人,包括Harden的話是五人在季後賽可以在每百回合得到至少27分,

然而你是否應該把Harden包括在內呢?這個問題和任何統計數字一樣,證實著控衛的現狀。到底是誰為休士頓砍分呢——Harden還是Paul?當Jokic處理球比Jamal Murray還多時,後者真的是金塊的控衛嗎?是什麼使Damian Lillard比起C.J. McCollum稱得上是控衛呢?並且這很重要嗎?

「你會發現比賽已經有一點從Stockton和Mark Prices和魔術師強森那樣轉變為更加註重得分的樣子 」,前騎士教練Tyronn Lue說,「現在你把一個人和一群射手放在一起,那他是什麼位置就並不重要了。只要他能夠組織比賽並且有人投籃,這就都是一樣的了。」

NBA一直以來都在向無位置籃球進步。有一段時間,那基本上意味著模糊了得分後衛和兩個前鋒位置的界線,而同時與控衛和中鋒的意義保持著某種區別。接著中鋒就開始移向三分線外。而現在場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投三分了。曾經控衛被認為是只有某種特殊種類的球員可以充當的角色,現在,任何身材大小的球員都可以有效地主導進攻,同時小個球員成為比賽最致命的得分手。

在76人季後賽開場一小時前,Iverson站在瓦喬維亞中心VIP休息室的一張高桌子邊,思考著他那曾不被允許打的位置。對他在費城的職業生涯的大部分,Iverson和Eric Snow一同先發。後者是一個在76人的六個賽季投進35記三分的防守碾壓者 。相反,Joel Embiid作為先發中鋒在只在今年就投進了79記三分。

「多數時間控衛就是組織其他球員的人,只是給他們餵球」,Iverson說,「但是控衛現在卻更多地參與了進攻。」

76人2001年在Snow和Iverson的後場雙人組的帶領下進入總冠軍賽,這份成就一段時間後變得更加矚目。在季後賽中多於兩名非射手(Dikembe Mutombo和Tyrone Hill)被提為先發,並且McKie——在季後賽的先發陣容中代替了Snow——是Iverson唯一的一個在他們23場季後賽中投進多於8記三分的。賽後看來,那是一種非常倒行逆施的方法去部署NBA史上最有活力的突破者之一。

「照現在的打法,Iverson打控衛時你會把他圍在射手之間然後就讓他跑一堆擋拆戰術」,Lue說,他在2001總冠軍賽中為湖人在練習中模仿Iverson——就連袖套都一模一樣。

但在當時,Iverson的大量出手曾是與一名控衛所代表的是不相容的。一位東區冠軍賽的執行官說;」就像你需要通過DNA檢測才可以做一名控衛一樣。」

漸漸地,NBA已經從那種模式中脫離了。最近的四場中決賽都是由得分的控衛所主導 (Steph Curry和Kyrie Irving)。六名名義上的控球後衛位列本賽季得分前20名,Kemba Walker是唯一一個錯過季後賽的人。

這些小而有攻擊意識的球員從遊戲規則的改變和戰略轉變中受益匪淺。NBA在2000-01年通過了移動自由規定,然後在2004-05賽季之前減少了手部犯規的吹罰。在這些改變之前,控衛們更容易被一對一地盯防,這意味著籃球的進球時間將被拉長。這樣一來使防守更加艱難,進攻則更加傾向於在禁區拋射。

一旦後衛開始在無阻力的情況下利用運球擊敗防守隊員,這一切就發生變化,並且數據分析顯示出在籃下和三分線外投籃的價值。突然間六呎後衛開始在禁區生存,球隊被迫要決定是否要幫助射手在三分線處拉開空間。這不但給控衛更多得分的自由,得分更是成為控衛的必修技,像Eric Snow和Charlie Ward這樣的球員就變成進攻累贅。

「那種控衛已經落伍了」,快艇隊的助理教練Sam Cassell說,「那種控衛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

在90年代中期,當控衛仍然在聯盟的球場中漫遊時,Cassell曾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一個用擋拆後的跳投焚毀防守者的得分控衛,他說:「我曾是場上最好的得分手,所以為什麼不去進球呢?」Cassell也在沒有新興的三分投射提供的多餘空間下完成了他的工作。你其實可以在他思考自己在現在的NBA中打球時聽到他舔著嘴唇說:「我將有一個更棒的生涯。它本就很好,但是如果我現在來打的話將會更不錯。」

金塊對拓荒者的第六場。在第三節前期,Nikola Jokic,比賽中最高的球員,將球在Enes Kanter的防守下運至前場。當Jokic到達頂弧,他接受了Jamal Murray,金塊最矮小的先發球員的擋拆。Jokic在被兩名拓荒者球員夾擊的同時將球運向卡位的左側並進入禁區中心,為頂弧的Murray留出空位。Jokic把球回傳給Murray,墨瑞命中了一個空檔三分。

像這種小個給大個擋拆的打法已經在全聯盟發展起來,甚至挑戰了籃球應該如何打的基本原則。如果控衛的行動不再被限制,那麼誰又能阻止其他人打控球後衛呢?就這樣,金塊,和其他像金塊的球隊已經創造了一種以控球中鋒為核心的新的基本打球方式。

10年前,25個場均可以拿到至少5助攻的球員中只有5個打的不是控衛,並且,唯一的一個——LeBron James是作為前鋒先發。這個賽季,31名中有14名不是控衛,包括8名前鋒與中鋒。

這些數據表明你不能再以一個球員的位置將球員分類了。如果你看季後賽中的公鹿,把這些球員打上位置的標籤就是大錯特錯了。Brook Lopez,他們的先發中鋒是三分線外一個持續的威脅。Giannis Antetokounmpo,「大前鋒」,總是打得像控衛一樣,尤其當Eric Bledsoe不在場上的時候。「所以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沒有一個不重要的」,公鹿的助理教練Charles Lee說。

這是速度和空間籃球發展的一部分。鑒於現在的NBA越來越重視加快節奏,有一個長射程,能夠把防守人拉出油漆區的大前鋒很棒,但是更好的是他可以像小個子一樣處理球,接近籃框時還可以完成扣籃。

「我們就想要加快比賽節奏進行了交談,不管是誰搶到籃板,我們都給他們一點推節奏的自由」,Lee說,「我認為這會讓對手防守隊員不只是『好吧,找一個所謂的控球後衛』就可以減慢我們的速度,他們會更難真正回到比賽,找到自己的對位。相反,我們允許我們所有的球員在防守時打破對限制所謂控衛的關注。」

當然,從來沒有位置標籤可以概括LeBron的打法,同樣的魔術強森在40年前就作為一個身高6呎9的控衛進入聯盟了。但是他們只是少數幾個案例。如今整個聯盟看起來都在突然改變,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勇士推動的。

Steph Curry和Klay Thompson的投籃可能是金州第一個冠軍團隊留下的最持久的圖騰了,但是Draymond Green打法的每一點都是勇士的驅動力。很少有球隊有巨星可以著眼大局並如此有技巧地處理球。年輕球員正在認識到主流方向並以更加廣泛的技能設定進入聯盟,NBA球隊也在為球員發展投入更多的資源。 「更多人比過去是更加完整的籃球員了」,鵜鶘助理教練Darren Erman說,「有如此多技術出眾的人。從前,人們被放入某個特定的角色-這個人是得分後衛,這個人是控球後衛。現在不再是這樣了。」

巫師在他們在本賽季12末失去John Wall時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他們的進攻變得更好了。在此期間,他們明白了那個投射砍分的人也可以把握進攻的方向。

當Bradley Beal和Wall在這個賽季同時上場時,巫師每百回合只能得到106.7分。但是在Wall傷停之後,在Beal在場的情況下,他們的輸出躍升至113.4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Beal承擔了更多的責任。在Wall受傷後,Beal的使用,助攻比例和每百回合的擋拆數都有了突破。儘管責任增加,Beal更加經常地得分並且更加有效地得分,從場均得分23.5分53.6%的真實命中率發展為場均27.2分54.2%的真實命中率。

Beal可能不適合傳統控衛的模式,但是他可以運轉現代進攻。這是由於擋拆的激增為控球人將比賽簡單化。對於一名控衛來說不必有Jason Kidd的預判,因為擋拆使比賽中對比賽的閱讀減少了。如果控球人的防守人被卡位,他就會投射三分。如果卡位的防守人被提了上來,後衛就會將把球傳給卡位人上籃。如果弱側來補防,後衛就會將球傳給空檔射手。非常像空襲四分衛,控球人觀察防守的變化並且轉換到一系列設定好的對策。

關鍵在於,Erman說,逼迫防守人去夾擊,意味著必須讓兩名防守隊員注意球。「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打擋拆並換防到兩個你尋找的人」,他說到。「如果Bradley Beal能這麼做,你就讓他這麼做。如果Kawhi Leonard能,你就讓他做。」

暴龍就已經這麼做了,據Second Spectrum記錄,Leonard在季後賽中每百回合會組織28.4次擋拆,而Kyle Lowry則有24.5次。並且聯盟中大多數人都與Erman有同樣的看法,這也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球隊最基本的擋拆威脅只是一個普通的得分後衛。 Donovan Mitchell、Lou Williams、Zach LaVine、Devin Booker、DeMar DeRozan,根據NBA.com他們每百回合的擋拆數都位列前15,這樣一來問題似乎又被掩飾了:如果他們處理球並組織進攻,難道這不使他們成為控衛了嗎?

「來吧——看看比賽」,Cassell說,「所有後衛都是做一樣的事。當我還在打球的時候人們給球員貼標籤:他是一名控衛,他是一名兩分手。現在,他們只是後衛。」

那正是在Cassell前怎樣打比賽的。60,70年代的偉大後場並沒有代表特別不同的位置。Jerry West和Gail Goodrich;Clyde Frazier和Earl Monroe,他們都只是後衛。當籃球變得越來越專業化,控衛的標籤就變得越來越有意義了,但很明顯,在我們衝向新的邊界時,我們也在重新發現這項運動的過去。

這不僅意味著透過不同的視角來觀察當今的球員,還要求重新審視那些先於他們的球員,和他們的那些被忽略了的現代籃球的優勢。回到費城,Iverson就是這麼做的,哪怕只是暫時的。他談到了他曾夜以繼日面對的兩三個球隊,並且思考如果他和更多的射手一起打球,那麼防守隊員們怎麼也不會那麼緊逼他。以他的進攻手段,沒有人知道他可能會打出怎樣的數據,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看起傳奇生涯會怎樣。

當他想到那最後一點,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有趣」,Iverson說,「這會很有趣」。


原文作者: Jordan Brenner

原文鏈接: https://theathletic.com/981411/2019/05/29/is-the-point-guard-position-dead-not-quite-but-its-time-for-a-serious-recalibration/

譯者:kongka054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7790323.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