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金州法則!湯神對勇士意味著什麼?他是連Curry都不了解的怪咖

勇士衝擊三連霸,金州法則(TheGoldenRule)功不可沒:在傳統的犧牲、團結等因素基礎之上,引入超級球星,打造先進體系。在王朝球隊,Klay Thompson卻甘於平淡,是Curry都不瞭解的「怪咖」,帶來他的故事,揭祕「金州法則」。

據最新消息,勇士球星Thompson因傷將缺陣總冠軍賽第三場比賽。

這樣的消息無異於是一記重拳,擊打在每位勇士隊球員的心上。在外界看來,湯神的座次似乎排在Curry、Durant之後,即便是Green,憑藉火爆的性格和有爭議的言論都可以隨便搶走湯神的風頭。但隊裡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長久以來,湯神就是這支球隊的隱形守護神。

沒有人百分百了解Klay Thompson。

Stephen Curry也不行,過去的八年裡,Curry與Thompson在一塊的時間,甚至超過了親兄弟Seth。但Curry是否完全瞭解Thompson,Curry笑著搖搖頭說,「就算是他親哥都做不到百分百吧」。

這些年來,Curry與Klay一路互相陪伴,彼此依靠,一起從無名之輩到功成名就。可是Curry有時候仍然對他的行為感到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他在場上是在跟誰說話,又或者是在跟自己說話,總之他有時候就在那裡不停地叨叨念,然而這一刻他是百分之百精力集中的。我不明白他為何如此,但是我喜歡這樣精力集中的Klay。」

就是這樣的湯神,默默守護著勇士,進入NBA以來,他已經連續打了120場季後賽,是勇士王朝當之無愧的鐵人。

人力有時而窮,在總冠軍賽第三場,因為腿筋拉傷,他不得不作壁上觀,但他想上場的態度,依然讓隊友動容,Iguodala說:「為什麼呢?他為什麼要這麼拼呢?」但這就是Thompson。

橫掃拓荒者連續五次進軍總冠軍賽的那個晚上,有個記者在新聞記者會上問起Klay Thompson例行賽和季後賽的區別到底有多大。

這位常駐在波特蘭的本地記者實在搞不清楚,例行賽時自己的球隊還能跟勇士打個平手,怎麼到了季後賽裡,面對沒有Durant,沒有Cousins,第四場又沒有了Iguodala的情況下,他們卻一敗塗地。

Klay的回答又為他的諸多搞笑時刻增加了新鮮內容和笑料。他還是用那張一本正經的臉孔說道:「關鍵詞就在於常規。」

馬上,他的回答立刻跳脫出了推特上那海量的賽後資訊中。

「Klay就是這麼經典。」「這老是這麼搞笑。」「他的關鍵詞就在於非常鬧。」坐在新聞記者會上的在座記者,推特底下的無名網友們又一次被Klay的不按牌理出牌笑倒。

這麼多年以來,Klay漸漸變成了媒體最為熱愛的球員。他給的回答總是最真實的,最有趣的,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網上專門有一個頻道,全部收錄了Klay的搞笑瞬間,但其實,接受媒體採訪是Klay最不喜歡的事情之一。但媒體就是願意聽他說,不管是他那份不懂得遮掩的直白真實,還是神奇所支配的行為。像是:聽到自己沒有進入三陣時翻的白眼;靠聽大自然的聲音和冥想來幫助自己找到狀態和手感。

這麼多年過去,還沒有人能摸清楚Klay的思維方式。每當你覺得是不是已經開始習慣了他的特別之後,他總是鬼靈精怪,我們永遠無法跟上他的節奏、適應他的風格、進入他的世界、瞭解他的內心。

「我們有採訪需求會去問Klay,但是不會像跟Curry、Green那樣圍著他們聊天,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們都瞭解這一點,所以我們會給Klay自己的空間。」外媒記者說。

跟勇士球員最好的這些記者,都會覺得Curry和Green會更容易跟媒體打成一片,無事聊聊閑天。但是Klay好像總是遊離於一切之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打完球就回家,跟誰也不算多親近或者多遙遠。而他們也尊重Klay這一點。

「我們沒有一個人敢說瞭解Klay,但是我們尊重他。所以我們在賽後就盡量不去更多佔用他的時間。」記者說。

俄勒岡州首府城市波特蘭的春天忽冷忽熱,一陣風雨襲來竟然有些穿透骨骼的涼意。

這裡遠不比不算太遠的灣區那裡總是恆定旖旎的風光。可是Klay卻並不在意。西決第三場和第四場的空隙期間,他自己跑到了最愛的快餐漢堡店-Burgerville,一解相思之苦,每次來波特蘭他都會吃上一頓。

人們總以為要列數西區最佳漢堡應該是來自加州洛杉磯起家的Inandout,但是Klay卻不以為然。這家來自俄勒岡當地的漢堡店是他小時候的記憶,有著童年的味道。這種情份自然是比不了的。

西決的時候,媒體報端都在講著Lillard和Auckland的故事,說著他身背的零號和這個城市的淵源,談論著甲骨文球場給予Lillard的回憶。但是卻沒有太多媒體點出一個反向的故事。實際上,波特蘭對於Klay來說也算是家鄉,是最具意義的地方。

你可能熟知於Klay的出生地是洛杉磯,高中回到了洛杉磯,大學去了西雅圖。可是不知你是否瞭解,從兩歲到十四歲,整個他有意識的童年時代都是在波特蘭度過。

他的父親麥當時在那裡打球,Klay就和兄弟一起被帶到當時還叫玫瑰花園的球場看球。他記得每次Jordan來,父親都會帶著他們去見一見飛人。第一次的時候,哥哥就大膽的走進了更衣室和Jordan打招呼,而Klay害羞的不敢靠近,一直抓著媽媽的腿不肯鬆開。

那時候的Klay因為喜歡下西洋棋而被說成是怪孩子。因為在多數人眼裡,職業球員的兒子也應該是張揚的,活蹦亂跳的。而Klay則安靜的過分,也害羞的過分。這份安靜和害羞,從來都沒有離開Klay的身體。

「是波特蘭養成了今天的我。」說這句話的時候,Klay Thompson又來到了波特蘭,站在了當年父親征戰的球場之中。那時的怪孩子已經成為了擁有三枚總冠軍的NBA球星。

「Keep Portland Wired」——讓波特蘭持續奇特下去。是這座城市的座右銘。應該說,波特蘭的奇怪是出了名的,卻也是他們的註腳和驕傲。

如果不來這個城市,你恐怕永遠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奇怪。

站在街頭,你會看到,隨處都有穿著怪異的人留著散亂的頭髮走來走去。美國人把他們叫做嬉皮士;你會看到,某個人騎著配有噴火裝置的自行車,先是自顧自的騎行著,然後突然將車頭抬起,將火焰肆意噴出,直奔出去;你會看到,特別多的無業遊民肆意的躺在大街旁。

他們不像是其他城市裡那些無家可歸的人,臉上寫著迷茫、窘困和焦慮。他們的姿態更像是一個躺在草原裡灑脫的遊牧民族。還有籃球比賽散場之後的外廣場,一群穿著女裝的男性站在雨裡聚著會聊著天。

最開始的時候,你可能會被這些「奇怪」的現象而嚇到。可當你真正去深入到這個城市的生活,和當地人去交流,才會有另外一番的體會。而這樣的體會甚至是不住的驚喜和意外。

Uber司機Jeff總是一臉開心和滿足。波特蘭的陰雨綿綿並沒有像臨近的西雅圖那樣,人們總是抑鬱著,焦慮著。相反,雨水並沒有成為這個城市不快樂的藉口,反而他們總是很簡單、平和和樂天。他錢掙的不多,可卻說自己過的很自在。聊到波特蘭,他一臉驕傲和自豪,「這裡的人活在30年之前,也活在30年之後。」

他說的沒錯。活在30年前,是因為這個城市對於綠色的珍視、嚮往和保護。大自然給予的饋贈,讓這裡有茂密高聳的樹木和河流,還有最為肥碩的三文魚。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自行車,卻看不到一個塑料袋。酒店裡甚至不放置任何的塑料瓶子連紙質杯子都沒有,一屋子發一個玻璃水瓶,全樓共享一個過濾水儀器。

街上除了書店,就是咖啡店,瑜伽店,或者是藝術品店。城市裡到處是一種又原始,又精緻,又自由,又意識流的氣氛。

說它活在30年之後,是因為對於綠色的珍視和有機產品的推崇,讓他們將大量陳舊的耗能產品淘汰,取而代之的卻是最新的節能科技產品。它們是最早擁有節能輕軌的城市,在健身房裡的跑步機可以做到不插電,但是可以通過太陽能和動能原理讓你擁有普通跑步機擁有的一切功能。

這個城市活的既原始又超脫。

這些都是Klay最喜歡的地方。他還是喜歡最簡單的穿著,舒服就好,儘管剛進聯盟的時候,他的品味還被隊友所嘲笑。

他喜歡看紙質報刊和書籍,對於社群網路根本不感冒。他動不動就帶著自己的狗狗Rocco去公園走一走,順便也聽聽大自然的聲音,然後打坐和冥想。他的狗狗跟他的脾氣很相投,不喜歡穿人類裝扮它的衣服,就喜歡光著身子自由地奔跑。

「如果你喜歡怪人,其實他很美。」

如果你看慣了波特蘭的怪人,恐怕就不會覺得Klay的奇特,只是更加意識到他那種與世無爭的灑脫和不露聲色的品質。

「我們去美國找他試KT1的鞋,他沒在家。他哥哥給我們開的門。在他家稍微等了一會兒,他就提了幾袋子漢堡回來了。原來他是自己溜達出去給大家買晚飯了,怕我們餓,買了一大堆漢堡。」

因為有更多機會私下接觸,劉碩對於Klay有更深刻的感觸。他的真誠、專註、豁達、以及考慮其他人的感受是別人很難看到的,並且並沒有自己的功成名就和巨星光環而有任何的改變。

「到現在他都記得很多中國球迷送他的禮物是在哪一年,什麼地方,什麼樣的球迷給他的。這些事情他全部都記得。」劉碩說。

NBA中國的一名工作人員私底下也透露了一個趣事,他們帶Klay做活動出門前需要給他準備好幾件衣服,因為Klay總是動不動就把東西吃到了身上。

「他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巨星,依然都是那麼單純和善良,這麼多年,都是這樣。」那個工作人員說。

如果不去深入瞭解Klay,你可能無法更多的感觸到他的那份淳樸和善良。可有些在場上發生的顯而易見的事情,卻也總是被經常性的忽略掉。比如他的堅韌、強悍、隱藏在他佛祖一般的面孔下不比任何人少,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多的求勝心。他的貢獻,他的價值,他無數次的救勇士於水火。這一切的一切,被提及得都太少太少。這才是奇怪的地方。

如果不是專門有人去統計,恐怕沒有人會注意到一個數字——120。這是Klay職業生涯所經歷的季後賽場次,也是他連續征戰的場次。「我從沒有缺席過一場季後賽,一場都沒有。」Klay說。

沒人知道,Klay是怎麼在去年總冠軍賽第一場時被JR傷到後是如何恢復的,你分明看到在第二天裡,他腫脹的像麵包一樣的腳踝根本還穿不進籃球鞋,只能踩著一雙拖鞋一瘸一拐的走。

也沒有人知道在這個快艇的系列賽中再次受傷的腳踝,是如何讓他完成火勇第二輪場均40分鐘以上的上場時間,並且主力盯防哈登和保羅的。

人們只知道,每一次他都「神奇」般的恢復,然後在季後賽那種非生即死的場合裡不動聲色的亮出自己的殺手本色一次次的讓勇士轉危為安,讓老闆跪下,也讓對手跪下。

人們只知道,需要他的時候,無論如何,他都會在。

最喜歡勇士跟隊記者LaMarcus Thompson二世說的一句話,他說,Klay到目前的職業生涯中從來都沒有像Curry在16年對上拓荒者第四場下半場大開殺戒時,那樣的大喊:「我回來了!」因為他從未離開。

就在今年,Klay才第一次入選最佳防守的年度第二隊。儘管外界都知道,他是這支王朝球隊防守外線的大閘;

儘管人們把他和Curry叫做浪花兄弟,或者把他和Curry、Durant稱為海嘯兄弟,但這支勇士隊永遠都是Curry的球隊,然後Durant是那個最好的球員;儘管人們都清楚他是歷史上最好的五大射手之一,但是他仍然沒有擠進例行賽季最佳陣容,過去兩年的榜上無名,他沒有了簽超級合約的資格。

「他最不喜歡在外界面前高談闊論自己,儘管誰都明白這個聯盟有時候你越抱怨越有利。但他總是默默的打球。他很多事情都不在意。」Thompson的父親這樣說起眼中的Klay。

他並不認為Klay不介意連續幾年落選,只是那個翻的白眼更是一個內心永不服輸的球員對於外界評價自己不如他人的反應。

至於那飛走的三千萬,他父親說:「這三千萬有或者沒有,都不是他在今年夏天決定去留的原因。打的是否開心才是他做決定的全部理由。」

Klay的父親也堅信自己的兒子無論何時都不是那個看中利益的人,他的眼光更簡單也更長遠。在一檔談話節目中他曾經這樣說,「我知道他在灣區過的很開心,他愛那裡的球迷,愛跟他在一起的隊友,很享受在那裡的日子。我想快不快樂才是對Klay來講最為重要的。」

「問問你自己看到的?」Iguodala說,「他為什麼在打球?我想你就可以從中找到很多跟Klay有關係的答案。他是為了錢打球嗎?還是名聲?還是為了贏得關注?是因為他喜歡打球,還是因為他熱愛打球。他是真心因為熱愛才去打球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傷的再重都要上場的原因,他不會在底下去看著,他只要到了球場就是去打籃球的。那種單純的熱愛是在他DNA裡的東西。」

在Klay的人生字典裡,總是喜歡把事情簡單化。就像他玩的西洋棋,只有黑子和白子。雖然走法千變萬化,但是他的目標和取勝方式只有一個,將死國王,讓對方再無路可走。

在籃球上,他的目標只有總冠軍,開心的拿下一個又一個的總冠軍。他這樣的人比別人活的原始,也比別人活的超脫。那些大千世界裡的正常人,做不到他這樣的原始和超脫。用最複雜的思維是永遠無法靠近他的世界。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一句話:往外看的人,做著夢,往內看的人,醒著。Klay Thompson就是一個醒著的人。

新聞來源: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