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今年NBA總冠軍賽上,湯神就是1969年的Jerry West

在今年NBA總冠軍賽上,Klay Thompson的處境根本就是1969年的Jerry West。

在那年與塞爾提克的總冠軍賽G5的比賽上,湖人後衛Jerry West已經擰傷的左腿腿筋再次出現緊張。West打完了最後的兩場比賽。雖然塞爾提克4-3贏得了總冠軍,但是West最終被選為FMVP。

West不但帶著嚴重的腿筋傷勢在場上打球,而且左腿被包裹得像木乃伊,還不得靠注射藥物來減輕疼痛。就這樣,West還在第六場比賽拿下了26分,在搶七砍下了42分(你沒有看錯,42分)。

我們在星期二晚上通過電話聯繫到West,他說,他知道Thompson想要上場打球,而且如果有辦法的話,他會的。就像50年前的自己。

「我不確定Klay受傷的嚴重程度。」West說道,「正如Steve Kerr說的,Klay會堅持住一切(困難)去上場。這就是我們熟知的Klay,如果情況不是真的特別糟糕,他會上的。」

West對Thompson在球場上的表現有著強烈的興趣。儘管West在三年前的黑暗時期與勇士分道揚鑣,但自打擔任球隊顧問,他就已經是Thompson的球迷了,至今也還是如此。

五年前,當勇士們即將把Thompson(和Draymond Green)交易到明尼蘇達,以得到Kevin Love時,West就力挺留下Thompson,這事現在已經家喻戶曉了。據報道,West曾威脅說,如果勇士達成協議,他會從勇士隊辭職。

當West喜歡上一個球員的時候,他會一直喜歡他,不管這個球員效力於哪個隊。而在自己離開勇士後,雖然West擔任了快艇老闆Steve Ballmer的顧問,但他也毫不吝嗇自己對於Thompson的讚美,因為沒有哪個規定說West不能為他欣賞的球員加油鼓勁。

「Thompson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年輕球員,他沒有得到太多他理應得到的愛。」West說,「他在球場的攻防兩端都很有影響力,而且已經進步了很多。事實上,他是個『鐵人』型的球員,(像這種情況)他直接上場,繼續使出吃奶的勁打球。」

69年的West和現在的Thompson之間有一個不同點:那時,決定是打球還是坐在場邊的是West自己。如果他能把自己拖到球場上,沒人會告訴他他不能打球。

還有和Thompson不同的是,West當時正在追求自己和洛杉磯湖人隊(譯者註:在此之前拿下好幾個冠軍的是明尼阿波利斯湖人隊,球隊搬到洛杉磯后還沒有拿到冠軍)的第一個冠軍。當時West已經30歲,而今年Thompson只有29歲。

Thompson對他是否能出戰第三場比賽沒有最終決定權。這一決定將由教練團做出,最遲可能在甲骨文球館跳球前幾分鐘才會公布。

當時,湖人整個球隊的醫護團隊只有訓練師Frank O’Neil一個人,隊員們親切地稱他為「小豬」。

West在第五場還有兩分鐘結束而湖人有著足夠的領先優勢的情況下,拼搶了一個球,弄傷了自己的腿筋。

「說真的,我甚至不知道我為什麼還在場上打球。」West說。West的比賽方式和Thompson的很像。他們以敏捷的腳步和極速而姿勢經典的跳投著稱,那美妙的得分方式往往能使一個球館都安靜下來(欣賞)。

「他在場上很積極活躍,尤其進攻方面。」West說,「他的腳下移動實在是太好了,顯而易見,他知道如何在場上比賽。」

West和Thompson都是NBA歷史上防守最好的後衛之一。

「傷病會令防守變得虛弱。」West說,「你很難去跑動,而在進攻上更是如此,你可以慢慢帶著傷打,但不不能真正地跑起來,更別說做出扭動、轉身還有快速的橫移了。傷病確實讓我逐漸衰弱了。我覺得我那年季後賽場均得了差不多40分(實際為37.9分),但是在防守方面,傷病實在是太影響他了。」

West的腿筋問題是個長期的病。

「我一整個職業生涯都在與之抗爭,」他說,「在我生涯的巔峰,我缺席了整整兩個賽季,就是因為腿筋(的毛病),我們那時候的球員無法得到現在的高水平醫療,包括訓練方式,包括拉伸技術。」

然而,他們當時有止疼針。West用過嗎?

「很顯然,我不想談論這個問題,但是顯然,顯然,」West說,「他們會有冰敷,拉伸還有按摩,我們那時怎麼說呢,就是傷病治療的『石器時代』。」

「我是一個慣用左腳的投手,顧名思義,在投籃時,必須快速地停下左腳。然而腿筋的傷病伴阻礙著我整個職業生涯。就有一個臨界點,比方說我一(用腿筋)發力到某個程度,因為我之前已經這樣過好幾次,所以我就知道我要是不注意一下發力程度,那麼(傷病情況)就會進一步惡化。所以我就慢慢適應這個程度了。」

不過69年總冠軍賽的最後兩場對於West來說是非常特別的。系列賽結束,當塞爾提克拿到另一座總冠軍獎盃後,波士頓名宿John Havlicek和Bill Russell擁抱了West,Russell對他說道:「我愛你,Jerry。」

Thompson不想要這種愛,他想要下一枚總冠軍戒指。

「我了解他,他會打的。」West說,「除非他動不了了,否則他不會放棄上場比賽的機會。

West一直在密切的關注著總冠軍賽。

「我認為下一場比賽是對雙方巨大的考驗,會是一場十分艱難的比賽,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觀看了。」West最後說道。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