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Kawhi Leonard的多面人生,不變的是他始終都是最努力的那一個

2008年,Fran Fraschilla抵達加利福尼亞州聖安娜市,瑪特-戴伊高中的Paul Pierce籃球訓練營,等待著遇到能夠打動他讓他眼睛一亮的孩子。

「在訓練營裡大約有25個孩子。當時我不想僅僅看看名單就給他們排名,我親自在訓練中指導隊員們,我們有兩個小時訓練時間。在第一次訓練後,我要試著決定誰能打球,誰比誰強,或者其他什麼。」ESPN的分析師、前大學籃球教練Fraschilla說道。

考慮到這一點,Fraschilla對全國25名最優秀的高中前鋒球員進行了測試。不久,他們之中有一個孩子脫穎而出。

「從第一天早上開始,這個孩子就一直在訓練營的孩子中名列前茅。他在訓練中從未說過什麼,但他卻是一個無畏的競爭者。當我向其他人打聽起他時,他們說他是一個來自Inland Empire(洛杉磯市以東40英里的地區)的當地孩子。我們想給他一個機會。」Fraschilla說道。

「整整三天時間,他一直在訓練和比賽,一句話也沒說。我不記得我和他有沒有過交流。我甚至不記得他當時的聲音是什麼樣的。」

十年多過去了,問題依然:Kawhi Leonard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Kawhi Leonard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相信聖迭戈州立大學的教練團們很快就瞭解了這一點。在試圖招募Leonard的時候,他都很少給他們回電。

Justin Hutson,當年聖迭戈州立大學負責招募Leonard的助理教練之一(現任加州州立大學弗雷斯諾分校總教練),談起他說:「和他聊天很有趣,但他就是不容易聯絡上。一旦你接到他的電話,他就會和你交談,但你必須堅持給他打電話。」

當年Hutson經常開車從聖迭戈出發向北行駛約100英里,到加州里弗賽德市(Riverside)的馬丁-路德-金高中(Martin Luther King High School),去看Leonard練習和打球。

最終,隨著Leonard在高中越打越好——他在高四賽季獲得了加州「籃球先生」的稱號,一些大學籃球名校開始向他丟擲橄欖枝。

「但我認為他當時在我們的談話和持續不斷對他的關注中,感受到了我們的真誠。他想贏得比賽、努力打球,就是這麼簡單。他是一個忠誠的人,因此我們的真誠打動了他,在他的擇校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Hutson說道。

對於自己為何選擇聖迭戈州立大學,Leonard歸納的更為簡單。

「即使我剛剛成年,我一直認為自己應該選擇愛你並需要你的球隊,而不是那些並不是那麼想要你的球隊。聖迭戈州立大學一直在招募我,當然,我有一個朋友在那裡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我最看重的是他們一直出現在我的身邊,我想要去一所愛我的學校。」Leonard對記者說道。

當然,Leonard想要更進一步想要進入NBA。在Leonard高四那年,聖迭戈州立大學有一個大四側翼Lorenzo Wade,當時預計會在二輪被選中。儘管Lorenzo Wade最終落選,但這也讓Leonard看到聖迭戈州立大學可以培養出NBA級別的球員。

Leonard說:「這就是我想要的。去一所能給我出場機會的學校,展示我的天賦,然後能被NBA球探所關注。」

Kawhi Leonard是一個目標堅定的人

這是他從高中起就遵循的做事原則:他永遠不想被指責不夠努力。

「我以前總是在外場打球,看比賽,試著練習我的籃球動作。當我在九年級還是十年級的時候,其他球員都是高年級學生,他們都想進入NCAA一級聯盟。但他們準備得太晚了,所以他們只能關注二級聯盟。我永遠都不想讓自己陷入那種臨時抱佛腳的境地。」Leonard對ESPN記者說道。

這對於Leonard來說不是問題,他最終開始考慮比NCAA一級聯盟更為遠大的目標。早在他高三的時候,他就對自己最終能進入NBA充滿信心。

「我當時6呎6,而且我能投籃,我根本不需要低位單打,因為當時我太高太壯了。」Leonard對記者分析道自己當時的技術特點。

同時,他一直在審視自己的競爭對手,並拿自己與他們進行比較。當他在為高四賽季做準備時,另一所競爭對手高中的熱門新人馬爾科姆-李(Malcolm Lee)已經收到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青睞,準備開啟他的大學生涯。

「他當時比我強,」Leonard繼續說道,「但我知道,如果我努力訓練,我也能變得更強。」

那些最瞭解Leonard的人,他們都不會對Leonard刻苦訓練產生任何懷疑。

「Leonard很自律。你永遠不必說,『嘿,你需要去健身房。這對你難道不重要嗎?』,我從來不必這麼說。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這麼對他說過,我甚至都無法想象這個。」Leonard的長期訓練師Clint Parks對記者說道。

Leonard總是渴望下一階段的競爭。Paul Pierce與Fraschilla的籃球訓練營為他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他從人群中脫穎而出。每進一步都意味著參與競爭的人數越來越少,最終所有的觀眾都將看到每個人的表現。

Leonard說:「能夠在NBA的球探面前打球,讓他們能看到你比賽,這感覺真的很棒。這裡沒有100個球員,他們可以看到你的每一個動作,看到你是如何對抗最好的球員的。」

對Leonard來說,那些最好的球員是其他洛杉磯當地的頂級新人,他們是衡量你實力的標杆。Malcolm Lee,他是Leonard高中的宿敵,同樣是Leonard需要追趕超越的目標。來自於南加州的James Harden同樣被認為是Leonard需要追趕的目標。但在當時,Leonard的目標遠比超越Harden要小得多。

「我總是看著板凳上最後一個人,我覺得我能比他做得更好,」Leonard繼續說道,「(只要我能做到這個)我就一直能獲得出場機會。」

但其他人都知道Leonard可以做得更多。

「他在大一時候就展現出可以成為一名NBA球員的潛質。」Trevor Ariza告訴記者。

Kawhi Leonard不懼與最優秀的球員較量

2010年夏天,Leonard的大一休賽期,當他在聖迭戈州立大學訓練時,他聽說Ariza想在大學籃球場訓練(當時Ariza已經隨湖人獲得了NBA總冠軍)。

於是Leonard找到了Ariza和Ariza的訓練師,想跟他們一起訓練,Ariza同意了。很快,Ariza對Leonard對自己的防守印象深刻。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孩子是來真格的』。」Ariza笑著對ESPN的記者說道。

那個在聖迭戈的夏天,Ariza進行了大量的訓練。每天,他都會去健身房兩次,一次是清晨,一次是傍晚。訓練日程非常殘酷,Ariza認為他比所有人的訓練量都要大。

除了一個人,Leonard。

「我一直為我能夠第一個去健身房感到驕傲。可當我到那裡時,Leonard已經在那裡了,並且已經完成第一次訓練,準備進行二次訓練了。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他的職業素養,我知道他會變得很特別。」

與NBA級別的球員一起訓練和對抗讓Leonard備受鼓舞。Ariza並不僅僅是普通的NBA球員,他是Leonard尊敬的球員,但同樣是他在當時無法擊敗的球員。

「在大學時期,Ariza的尺寸對我來說太大了,與他對位就感覺在跟我自己對位一樣。我很幸運能夠和他一起訓練。我可能贏了一場比賽,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Leonard對記者說道。

Leonard不記得了,但Ariza記得很清楚。

「實際上,Leonard贏得了跟我的一對一鬥牛。雖然他沒有一直贏,但是他確實想贏下每一場。每次對抗他都竭盡全力,而你需要跟他展示同等的努力,才能與之對抗。」Ariza笑著對記者說道。

至今仍在進步的Kawhi Leonard

2011年選秀大會,Leonard在第15順位被溜馬選中,隨後立即被交易到馬刺。當時,他被認為能成為出色的側翼終結者。

「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樣,當你看到Leonard手臂如此之長,他的手掌如此之大而驚嘆。他就像科學實驗的產物。起初,沒有人能猜測他會成為什麼樣的球員。沒人能預測到他的未來。而且,沒有人看到他有什麼過人之處。」Danny Green談第一次見到Leonard時的感受。

然而,Leonard的一些與眾不同的地方,是在馬刺得到他之後才展現出來的。11年夏天正好是NBA停擺。在他被交易到馬刺後,他只有7天時間與球隊磨合,之後在停擺結束前,他將不允許與球隊接觸。

所以那一週時間,Leonard都花在與馬刺著名投籃教練Chip Engelland訓練上。在Leonard選秀報告裡,其中一項弱點就是他很難連續命中距離籃。在長達161天的停擺後,當Leonard重新回到聖安東尼奧時,他已經完全重構了他的出手。在大二賽季,他的三分命中率僅為29%,而作為新秀,他的三分命中率為37.6%。在那個賽季,他在至少投進100個三分的新秀中,命中率排在第五。

一切都變化得如此之快,可以說,Leonard已經成長為聯盟中最好的球員,一個能夠在攻防兩端主宰比賽的球員。他在今年總冠軍賽G4的第四節,連續兩次在Draymond Green的防守下強投三分命中。

「也許是幾年前,在他職業生涯初期,他開始冉冉升起,有很多人疑惑:『這傢伙從哪兒冒出來的?』剛進聯盟時,他是防守悍將,如今,他成為了單打王牌,有著一手的三分能力。」

當他開始崛起時,我認為其他球隊都在驚嘆不已。」Danny Green說道。

Leonard總冠軍賽G4的比賽中得到36分,這是他本賽季季後賽第14場30+,單賽季季後賽單場30+次數只有哈基姆-尤拉朱旺、麥可-喬丹和科比-布萊恩這三人比他更多。對於一個剛進入聯盟時並不被視為得分手的人來說,這讓人極其印象深刻。

「你必須給他稱讚,」Draymond Green說:「他將自己的意志灌輸到比賽中,其他人都會跟隨他的不發。所以我不確定是否能做到跟他一樣,但他確實出色地完成了他的任務。」

至於他是如何做到的,Leonard的訓練師Parks給了個簡單明瞭的解釋。

Parks對記者說道:「我一直告訴其他人,『Leonard一直以來就是真理、楷模』。所有關於他的故事都離不開努力訓練,我認為這是他如今閃耀的最大原因。」

私底下Kawhi Leonard比你想象中的要有趣得多

去年9月,當他在多倫多的第一次媒體記者會時,他對所有記者說:「我喜歡籃球比賽。」

在賽季初,新百倫剛剛簽下他時,他們就給他打上了「有趣的傢伙」的標籤,而他在媒體會上罕見的魔性大笑Gifs則成為了媒體和人們在社群媒體的話題。

但那些在私下認識Leonard的人都會一致認為Leonard比人們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Hutson對記者說道:「毫無疑問,他很有幽默感。這是對他正確的描述。」

暴龍後衛Kyle Lowry也贊成這一點:「他非常有趣,有點冷幽默,Vince Vaughn(美國著名喜劇演員)式的幽默感。」

後來這句話傳到了Leonard的耳朵裡,「Vince Vaughn是誰啊?」Leonard問道。

當我們進一步用「老戲骨」描述給Leonard聽時,他立馬想了起來。「哦哦,是的,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Leonard突然笑了起來說。

然後,他沉默了一會,「也許,其他人比你更清楚你自己,對吧?」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7868676.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群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