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再見了青春 PARKER宣布退休江湖再無GDP

「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她永遠不被改變。」

是的,帕克也要退休了,很多人的青春就這麼畫上了休止符。其實,這些人的青春早就已經不再。可直到某些你一直認定的,相信的,伴隨著你一路前行的事情終於改變,你才被提醒,嗯,真的結束了。

帕克宣布退休,用很低調的一種方式。他接受了採訪,也僅此而已。可他特意選擇了在聖安東尼奧宣布這個決定,確實也沒有更合適,比這更理所應當的地方了。他宣布退休,GDP就全離開了籃球場,就留下老爺子波波維奇還在,此地空餘黃鶴樓,煙波江上使人愁。

他宣布退休,讓人有點吃驚,卻也沒這麼吃驚。

有點吃驚,是因為我很多次看到在採訪,在帕克跟隨匹克在中國神州上下行走時候說到過:「我要打20個賽季。」

他能打,他已經退居到替補席上,承擔起替補控衛的角色了,比賽的任務沒這麼繁重,壓力也沒這麼大。來到黃蜂之後,一度總教練,也就是曾經在馬刺做助教和帕克關係很好的博來格選擇把更多比賽時間給年輕人成長,畢竟後來已經沒有季後賽的希望了。年薪500萬的合約,還有一年。可能在NBA世界里這錢不算多,可在現實世界里這錢也能解決不少問題,加上帕克有健康,他肯定能打。

他說了:我可以很輕鬆地再打上兩年,完成我曾經的計劃。

可你仔細想想他的經歷就能理解,做出這個決定,確實也讓人沒這麼吃驚。

「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她永遠不被改變。」可她確實不一樣啦。

打球,對於帕克來說是件美好的事情,可自從離開了聖安東尼奧,離開鄧肯、吉諾比利,對於帕克來說從來不再是一樣的事情了。這是他自己說的:

「17年以來,我為馬刺效力的這些日子,每一年賽季開始時我們的目標都是在去試圖贏下冠軍。可在黃蜂的這一年,你意識到你是絕沒有可能贏下冠軍的,雖然在那我也度過了很不錯的日子,我的隊友,老闆,管理層和我相處得都很好,可我打球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獲勝,否則我為什麼要打呢?在夏洛特的這一年,我越發感受到曾經在馬刺的經歷是多麼特別,多麼珍貴,我終於意識到和鄧肯,和馬努一起成就的事情多麼偉大。」

離開了,不在了,才越發明白過去的日子多好。

可惜,過去就過去了。

你看,鄧肯和吉諾比利是懂帕克的,帕克的家人,朋友都勸他再打一年,甚至他的兄弟也跟他說:你難道不想像諾維斯基、像韋德那樣再打一年,去告別整個NBA世界么?帕克搖搖頭,如果他還在馬刺,可能這還是一個選項,可他剩下的合約是跟黃蜂。既然過去就過去吧,反正老夥計們都已經離開球場了。

鄧肯和吉諾比利就沒勸他在打一年,他們只是問帕克:你確定么?帕克回答確定之後,那兩位高興得很,他們說那可太好了,咱們可以多一些時間打網球,吃飯,帶著家人們一起聚會。

是啊,老夥計們一起這麼過日子多好,真替他們高興。籃球把這三個成長背景完全不同的人聚集到了聖安東尼奧,共同經歷了快二十載,現在他們都留在那了,居家過日子,撫養下一代,還能有比這更好的了么?

帕克會定居在聖安東尼奧,這是他長大的地方,從少年到未來的名人堂成員,從能打上NBA就很開心,夢想著能成為一個小角色,能成為一個穩定的替補就很好,到六屆全明星,四枚總冠軍戒指,以及第一位從歐洲來的贏下總冠軍賽MVP的球員,他在這經歷了太多,贏下太多,現在他把這個舞台讓給了年輕人,他和另外一個幾個老頭退居二線,開始新篇章了。

當然,帕克和鄧肯、吉諾比利不太一樣,他會更多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幾個月之前鄧肯因為車子來了趟中國,幾天之前吉諾比利因為個體育綜藝節目來了趟中國,帕克可比他們來得多得多。他擁有兩支球隊,女隊剛剛贏了冠軍,男隊還在努力,而且男隊將在新賽季打進歐洲冠軍聯賽,他還開了自己的體育學校,他其實一直在計劃退休之後幹什麼,只是剛剛決定退休而已,而且他還將很多次來到中國,因為他和匹克的合作還在繼續,還在擴大。

他的第七代球鞋將在夏天被推出,最重要的是,他將在今年夏天,在中國,特意為中國球迷舉辦一場退休儀式。多好,對於中國的球迷來說多好,能夠在很靠近帕克的地方,看著他揮手告別,也能有機會親口告訴他:「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她永遠不被改變。」

青春怎麼會不老,鄧肯就是這麼隨性地生活著,像一個看透人間,歷經世事的老大爺一樣,其他的都不重要,我喜歡的才重要。吉諾比利是個好奇心強大的中年人,滿世界到處溜達,擁抱大自然,看那些不願意錯過的精彩。帕克這輛法國跑車倒進了車庫,不飆啦,他告別了駕駛席,坐到了後排,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他希望成為一個好的球隊老闆,能提升球隊成績,能提升球迷的觀賽體驗,他甚至盼著有一天能成為NBA球隊的老闆,他似乎有更宏大的志向。

多有趣,鄧肯帕克吉諾比利,成長的背景各自不同,一起書寫了馬刺童話,成為我們青春的平行線,等他們退休了,依舊不同,卻如此親密,在小城聖安東尼奧彼此為鄰,這多美好啊。

比賽,這麼熱血,這麼激烈的東西留給年輕人吧,他們開始了安靜的生活。

而作為跟他們平行生活,也早已經告別了青春的我們,將盼著在退休儀式里跟他們揮手再見,將盼著帕克球衣也高懸在AT&T中心時我們心裡的再一次波瀾。

我們早接受了現在的日子,就像帕克接受了現在就退休的現實。

我們會默默地哼唱:「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她永遠不被改變。」

在我們心裡,我們記住的那些,太美好了,將一直留存在我們的記憶中,直到終老。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